江城雾霾横 百姓有冤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远在清初,康熙皇帝曾以“松花江,江水清,夜来雨过春涛生”的神来之笔赞美过吉林市江城秀美的山水圣境。

可是近日,吉林江城阴沉沉的上空笼罩着悬浮的似烟雾、灰尘等颗粒,使得整个城市看起来灰蒙蒙的,这就是被气象专家称为的“雾霾”。人们常说“天意难测”,这异常的天气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发生在江城的冤情。

古人讲“天地人”三才相应,政通人和则风调雨顺,当权者残暴无道就会天灾人祸连绵不绝,民有奇冤必天呈异象。

就在三天前,也就是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十八日,吉林市国安局、公安局及各区分局合谋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即使五岁儿童也未能幸免。

十月十八日上午九点钟左右,吉林市柴草市附近的“武汉鸭脖”总店老板朱玉君、妻子和五岁的女儿遭船营区黄旗屯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又按照鸭脖店进货的名单到各分店绑架抄家。

十月十八日中午,吉林市国安伙同船营区公安分局、河南街派出所一行人,到吉林银行江北支行营业大厅,将在班上的钱立军绑架。恶警在钱立军的办公桌子上和柜子里抄走几张大法资料,然后打电话给钱立军的丈夫王建华(吉林银行九站分理处上班),让王建华下午到吉林市河南街派出所去一趟。随后将钱立军劫持到其家(船营区和龙街)抄家,抢走两部电脑。

下午,王建华到河南街派出所后,被直接扣押。可怜家里九十多的老母和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料。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法轮功学员李德全、李德祥在家中被绑架并抄家(还有租的车库)。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晚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李文华、刘丽、姜威、辛秀云被吉林市丰满区红旗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河东村法轮功学员王守信、苏丽荣夫妻俩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于老师及其她两人(姓名不详)在江南一号被绑架,详情待查。

十月十八日上午约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李艳芬被吉林市船营区临江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十月十八日中午,法轮功学员孙长盛在自家的鸭脖店被船营区北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家中三台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等物品,还有现金七千元左右、两个存折、两个吉林银行卡、两张身份证户口簿等私人财物被抄走。孙长盛现绝食抵制迫害。

孙长盛的外甥女未修炼法轮功,也被一起抓走,晚八点两人还被非法关押在北山派出所。孙长盛的外甥女于当晚回家,受惊吓,现打针吃药。

十月十八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车平平在家里被北山派出所绑架并被抢走大量私人物品。

……两天内,至少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人们常把文革称为阴霾年代,在那段可怕的日子里,多少家庭被中共当局整的分崩离析,多少人含恨以终。当那场浩劫结束后,人们或多或少的都在反思人造政治运动留下的灾难与苦痛。可文革四十多年后的当今,文革似的人间悲剧还在我们身边上演。

由于中共封锁消息,更多的事实我们还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罗列在这里的,并非是冰冷的数字,他们都是平凡而鲜活的生命。这些人中,有上至七十多岁的老人,还有年仅五岁的孩子。有大学教师,有公司职员,有生意成功的老板,也有淳朴可亲的农民。

他们仅仅因为拥有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就被剥夺基本的人生而具有的权利。

江城的雾霾在诉说着这些善良人遭受的冤屈。

一、拨开迷雾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的根本指导,要求修者遇事向内找,事事为他人着想。修炼法轮功不但能达到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从一九九二年五月至今,从中国大陆到世界众多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受到了各族裔人们的喜爱,法轮功著作被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公开发行,法轮功获得各国、各级政府及组织的褒奖及支持信函和决议达三千多项。

法轮功为什么会遭到中共的打压呢?就是因为中共邪党认为炼的人太多了。一个正常的政府自然希望好人越来越多,可是中共偏偏不正常,就象有网友评论的那样:一个强盛的国家,开放枪支都不会被颠覆。一个虚弱的政体,买把菜刀、火车票都需要实名。中共邪党从开始到现今,都是在用“假、恶、斗”维持着它的生存与统治,六十年统治害死八千万中国人。

为使迫害法轮功合法化,中共炮制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在联合国会议上声明指出:整个事件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尚且如此,其它更是谣言抹黑。

即使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来看,修炼法轮功也是无罪的。中国宪法规定了信仰自由,也就是说,中国公民是可以信仰法轮功的。宪法还赋予人们传播信仰的自由,所以法轮功学员发小册子、光盘、《九评共产党》等都不违法。法律管辖的只是人们的行为,而不是思想。一个人想去做违法的事,如果他只是想而没有任何行动,法律就无法制裁他。用思想给人定罪,这是根本违背法律精神的。共产党强加给法轮功学员的罪名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可是谁也说不出来法轮功学员究竟具体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其实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是中共邪教在破坏法律实施。

其实在这场打压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及其帮凶是真正的罪犯。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一项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中共高官。首恶江泽民,至少在十三个国家被控告。至少有四十多个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在世界三十个国家受到控告,而且多人已经被判有罪。“追查迫害法轮功”等国际组织已经收集掌握到几万名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罪证。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其行为都是违法犯罪。

二、上天警示

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再警示迷中世人。其实不仅仅是吉林江城的雾霾,中国大陆近年来气候异常,冬日无雪,阴霾横行。因为阴霾过重,大气中化学颗粒物直接威胁人们的身体健康。一九五二年十二月,英国伦敦大雾持续四天之久,几天内就夺走了四千七百人的生命,以后两个月中又相继死亡八千多人,这是历史上雾霾给人类造成的最严重灾难。

那么按照这种说法,雾霾这种灾害性天气的频发也绝非偶然。当今中国大陆人心不古,信仰缺失,道德尽丧,世风日下。当归正人心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使上亿的民众从新找回善良的本性,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时,却被强权小人所陷害,使多少众生受谣言蒙蔽,用仇恨的心理对待这部济世大法。古话说:打僧骂道,必遭恶报。诽谤佛法、迫害佛法修炼人,那罪业多大呀?近年来频发的天灾人祸,正是上天对人们一次次的提醒。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毒世的谎言,就如同这“毒”霾,多少被其谎言利用的人们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断送了未来。明慧网上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报道每天大量出现。下面仅简单报道近期吉林市山前派出所副所长姜海涛遭恶报死亡的实例:

二零一三年初春,姜海涛和朋友开车去吉林丰满松花湖游玩,在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当即丧命,年仅三十二岁。结束了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的人生,得到了上天给他的应有惩罚。

姜海涛参与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命,几乎是每次迫害他都冲在前面。十四年里,据不完全统计,当地邓世英、张俊英、关玉凤、刘广智、董淑兰、刘红霞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他们中有被关洗脑班的。有多次被非法劳教的。有的被非法判刑的。其中邓世英被迫害致死。关玉凤被非法判刑七年。刘广智被非法判刑六年。

俗话说:三尺头上有神灵。恶警姜海涛多年来,干了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现在,姜海涛出车祸死亡,死的罪有应得,是善恶有报在人间的又一实例。

其实,无论强权怎样猖狂,“天灭中共”已成定局。六十多年中,中共的政治运动造成了八千万中国同胞的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一九九九年邪党又无端的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据不完全统计,被直接迫害致死的已超过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还有大量的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更残酷的是还有军队、公安、医院相互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这种超法西斯暴行,实乃逆天叛道,罪恶滔天,邪党必遭上天的惩罚和历史的淘汰。

只可惜至今还有一部份人生活在邪党的谎言中,甚至还在被邪党利用来充当迫害的工具。为了世人免于随同邪党一同遭殃,法轮功学员们怀着慈悲的善念,怀着对生命的珍重,倾尽自己的所有,不断帮助世人认清真相,告诉人们脱离这个不信神的邪恶组织,因为只有神才能给人以平安永恒。

“强者自救,圣者救人”,这是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经典台词。相对于强权中共而言,法轮功学员并不是强者,也许他们的所为在今天还不能被世人更深的理解。相信不久的未来,人们会认同他们所实践的,正是一个个圣者的心灵写照。

山水圣境的江城,阴沉肆虐的雾霾。祈愿更多的世人能体会这份悲悯情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