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向大陆游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在美国的西人弟子。二零零五年得法。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并接受我作为大法弟子。我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有救度众生,尤其是救度中国人的使命。

自去年四月以来,我一直坚持向中国游客讲真相

在这之前,我一直在尝试向住在老年公寓的中国人讲真相,总是在车的后厢中准备着大量的中文真相资料。

有一天,我路过一家亚洲餐厅,在停车场看到很多中国人。我想他们可能是来自中国的游客。我把车停住,向他们走去,并向其中的三名男子递大纪元报纸。

其中一人说,法轮功!似乎在警告其他人。我只是微微一笑,说:“是的,我是法轮功。”然后递给他大纪元,他不要。但他旁边的人要了。其他游客也过来看是什么,有些人也要了。我又递给他们一些有关王立军事件的特刊,他们很感兴趣。

几乎每个人都感到非常兴奋,甚至那个先前拒绝接受大纪元报纸的男子也来拿了一份。当我离开时,其中一名女子走过来用英文对我说,“谢谢你”。

我感到非常高兴,并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遇到这些珍贵的中国人。我想,这家餐厅是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从那时起,我每周五至周六每天到这家餐厅的停车场,每天二小时左右,另有两个西人同修照管其它的一、二天。在过去的十六个月中,我们已向数以万计中国游客发送真相资料,结果相当不错。

游客提问

许多游客当看到西方人修炼法轮功感到很惊讶。我学了一些中国话,一般用中文与他们打招呼:“你好,中文资料,免费的!”我经常面带微笑。

一些游客也回以微笑,有些人拿资料时说,“谢谢你,谢谢你!”也有的人拒绝接受真相资料。但往往如果我坚持一些,或当他们看到别人拿资料时,他们会改变初衷,也接受资料。

也有一些人很负面,不能被说服。我就用中文说,“法轮大法好,迫害不对。”有的游客也讲一些英语,而且有时会问问题。

有一个人想知道为什么我修炼法轮功。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已有七年之久,我很健康,不需要服用任何药,再也不需要看医生,我已经六十五岁了。他听到后致以微笑。

不少人问我是否去过中国,有时还补充说,中国现在不同了,应该去看一看。有时我会问他们:“我修炼法轮功,请告诉我,如果我去中国,在公园里炼功会发生什么?”他们通常沉默不语。

有时我也告诉他们:“我希望到中国访问,也许江泽民进监狱的时候,我会去。”

也有人想知道我这样做得到多少报酬,谁给的钱。我就告诉他们,我是一名志愿者,我自己花钱买资料,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自己花钱买资料。他们一般都能接受我的说法。

有一个人问我是否讲中文。我说不会。他问道:“一点点?”我说,“法轮大法好!”他笑了,并重复了一遍,“法轮大法好!”

干扰

开始的时候,我遇到过很多干扰,如车子出事,车道被封,阴雨天气,或工作上的障碍。但这些干扰从未阻止得了我去讲真相。老板一天问我,我每天出去二个小时,不能接电话,什么时候是个头。我说,“直到迫害法轮功结束的时候。”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每个人都有权午休。”

冬天有时下雨,往往是我刚要从家出发,天就会开始下雨。我就发正念,到达餐馆的时候,雨就停了

我有时也不得不面对恐惧,有时不知道可能遇到什么。当时听到了很多关于中共在香港的干扰,我们当地的协调人说,如遇到麻烦,应立刻叫警察。有天晚上,我发现我开始感到有些害怕。我决定完全消除它。我在救度众生,在做宇宙中最正义的事情。我有师父保护,有什么可担心的。就这样,我的心定了下来,感到无所畏惧。

讲真相过程中,我尽量保持冷静,友好。我经常发正念,我经常请师父和正神帮助。有时候,我唱大法歌曲:法轮大法好。

司机和导游

巴士司机对法轮功的态度很重要。他们都是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他们或鼓励游客拿资料,或告诉他们不要接受。有些司机是中性的,他们让游客自己选择。所以我决定与司机交朋友,并告诉他们真相。

许多司机都非常友好和乐于帮助,但有些则不是。

有一名司机,非常生气。他对我大喊:“你为什么这样做?你为什么恨中国?你到过中国吗?”

当时有约七八个人在我们身边静静地听着。

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好的。我不恨中国。我喜欢中国人,但我不喜欢中共政府,他们撒谎害人。”

他就大声喊:“走开!”我对他说,“这是我的国家!”他又大声喊道:“这是我的国家!我是总统!”我有点无语,并努力保持冷静,同时发正念。我有点发抖。不过我并没有走开。然后我对他说,“你应该做一个好人。”

他没有再说什么,然后转身就走了。周围的人看着我,笑了。一个女士走过来对我说:“谢谢你。”

后来我想起这件事,我想应该尽我所能来拯救这个人。

师父说:“我早就跟你们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1]

几个月后,我又遇到了这个司机。他看起来很生气,对我说,“走开,回家睡觉去!”

我没说什么,只是面带微笑的发资料。司机接着对游客说了些什么,使一个已经拿资料的游客又把资料归还给了我。然后那司机对我说,他直呼师父的名字,说师父的坏话,说师父反对中国政府。

我平静的说,“法轮大法好,我的师父是好人。”然后,我用资料在司机手臂上拍打了一下。但我心里很平静。

又几个星期过后,我再次遇到了这个司机。这次他的表现好了很多。他与我打招呼,并说他不反对我什么,但是他不喜欢师父。

我一直带着友好的微笑,并说:“你必须说法轮功好,我师父会保佑你。如果你说不好的话,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

他说不相信这些。但这次他并没有生气,当游客拿材料时,他也没有干扰。

下一次再见到他时,我跟他打招呼说,“怎么样,我的朋友?”

再下一次,我很惊讶。他走出餐厅,拿一罐苏打水给我。我笑了,表示非常感谢。我双手合在一起,向他点了点头,微笑致意。

师父说:“大法的尊严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维护的,是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现带来的,不是创造出来的,不是人的行为、用人的手段创造出来的,是慈悲中产生出来的,是救度众生和你修炼中体现的。大家整体上都修的好,世人就会说大法好,都尊敬大法。过去我跟我们的负责人讲过,我说大法的负责人呢不是靠常人的管理,是靠你们对大法的那颗心和你自己对修炼的负责,是你自己修的好而得到的,人家敬佩你,尊重你。你有错也不承认,想叫人知道你没错而表现你不错,那谁也瞧不起你,因为那是常人的手段。我们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这样,有人说不好,你用常人的办法跟他去辩论、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会越使矛盾激化。我们就自己表现的好,慈悲对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争、去辩论,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会被感化”[2]。

我已经向司机们发大约一百份《九评共产党》DVD。一位司机告诉我,他一直在寻找这个DVD,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

有些司机和我握手。有的问,“你还记得我吗?”有个人给我一些饼干并和我拥抱。还有的问我是否吃了午饭,或者给我带来水,说,“这么热,你站在这里这么久了。”

有些人把游客带到我周围,并介绍说,这是位优雅的德国女士在炼法轮功,大纪元是一个好报纸,大家都应该看。

救度中国人

我已经发了约一千五百份《九评共产党》小册子。有一天,一个大的公交车,几乎每个人都要了一本。

有一天,一个司机和我聊了一会儿。他说,他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十年,热爱自由。我问:“你想退出中共吗?”他干脆的回答,“是!”并给了我他的名字。

另一位司机同意退出少先队。

有一天,一位年轻的导游干扰游客拿资料。我笑着问他,“你再来的时候,就不再干扰了。”

有一组人,大约六名男子站在那儿吸烟。他们拒绝接受资料。导游走了过来,向我招手。我递了一份资料给他。他接了过去,指着那些男子说,“给他们。”然后用中文向他们解释,法轮功和大纪元是好的。那些人就都要资料了。我笑着拍了拍导游的肩膀,说:“你是个好人。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说:“是的,谢谢你。”

有一次,我跟一些人谈话,问一个年轻的男子是否说英语。他说不会。我问他从哪来,他说广州。我说:“广东省。”他说没错。我说,“汪X是你们省里的头。”他笑了,告诉别人说我知道汪X。他们都笑了起来。司机走了过来要了一份资料。这是一个巧合,我刚刚为英文《大纪元时报》编辑一篇关于汪X的文章。

一名男子一度拒绝资料,说他是一个佛教徒,他不想要法轮功的任何东西。我告诉他,“我们可以有不同的信仰,但应彼此尊重。法轮功学员不应该因信仰被杀。”然后,他表示同意,并开始微笑。

去年的十一月上旬,世界肾脏大会在我市举行。中国医生坐几辆巴士来餐厅吃饭。许多人拿了特刊。一个人读后找我谈话,他很严肃的问资料上说的是否真实。我说是。他说,这是很难让人相信。我与他谈了一会儿,他离开时握了握我的手。

有一天,我给一个司机特刊,他说,“我担心游客们看到我看这个,会有什么想法。”

我对那个司机说:“你不应该有任何的担忧,这对他们好,你应该鼓励他们,这是件好事。我在德国长大。我们曾经受纳粹的控制。那时每个人都怕他们,因此他们可以控制人。对共产党也是一样,如果每个人都害怕它,它就可以控制和压制,为所欲为,利用你。”

那个司机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

当他的游客从餐馆出来时,不少人拿了材料。司机对我笑了笑,似乎很高兴。

有时候,会有几人大声喊:“法轮大法好!”

有一次,一名男子拿了资料后竟然要给我一支烟,让我感到很好笑。

最近,一个司机告诉我:“我支持你,真的!你是正确的,你说的是真的。”

有一组游客都拒绝接受资料,其中一些人敌对的看着我。我站在他们附近,面带微笑,反复劝递。一名男子用严肃的表情看着我。我心里请求师父帮助。然后我就看他的眼睛,微笑。不一会儿,他的表情变的柔和了,他问道:“你炼法轮功?”我点点头,说是的。然后他拿了份资料。另一名男子也拿了份资料。

最近,我开始向懂一些英文的游客和司机发英文的活摘器官的资料。效果很好。

有一名男子拒绝接受大纪元,我给他活摘器官的传单,并说:“这是中共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做的。杀害他们并出售他们器官给需要器官移植的美国富人。”

他说,“可我生活在这里。”我就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想把这个传单给你,你可以到网上查询,自己做出选择。这些都是你的兄弟姐妹。我是德国人。为什么在这里告诉你这些?因为这是对人类的犯罪。我们国家曾经有过希特勒,杀害了六百万犹太人。德国人当时不希望相信我们的政府会做那些坏事。同样的事情正在你的国家发生。”他接了传单,说:好吧。

师父在《洪吟三》中写到:

只为这一回

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恶尽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

我觉的能向中国游客讲清真相是一个莫大的荣幸。这帮助我提高忍耐力和心性。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2013年美西国际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