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企业老板的经历与呼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

突如其来的抢劫

“没良心的呀,你们干什么呀!”一位老妈妈那凄厉的呼喊划破了本来寂静的夜,只见一群黑衣人正在撕扯扭打着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子,黑衣人嘴里骂着:“你他妈的还跑,整死你!”但是白衣男子并没有被打倒,只见他左右一甩,竟将这群扭抱着他的黑衣人甩出去一丈开外,白衣男子乘机奔跑,等黑衣人们晃过神来,他已经似风一般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群黑衣人见没有得手,于是就气势汹汹地转过头来砸白衣男子的家门,并闯进屋里翻箱倒柜,房里俩个小女孩被吓的紧抱在一起,惊恐的眼神呆呆地看着这群闯进家门的歹徒。这些人砸开房门,冲进房里,不仅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抄走,还将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办公设备与耗材全部抬出来装上车,还将白衣男子的妻子也绑架后塞进车里,并强行拖走家里的小汽车,吵吵嚷嚷之中,疯狂地叫嚣着扬长而去。

以上的情景发生在湖南省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里,时间是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上,那个白衣男子是龙少爷食品厂的老板,名叫曾立文,现已有家不能回。

糖果行业的一颗新星

曾立文,也许在洞口县没有多少人熟悉这个名字,但是说起洞口县的糖果制造业人们可能会非常熟悉。曾立文在父亲一九八五年开办糖果厂时,只有九岁,可以说他是与糖果厂一起成长的。到二零零零年的时候,他们这个家族通过不断的产品更新和市场拓展,已经在全国糖果这片领域独领风骚,产品风靡全中国。那一年曾立文二十四岁,已经结婚生子。因为自幼在糖果世界里成长,曾立文深谙糖果制作之道,创业的激情澎湃,他通过一番努力,赢得父亲的全力支持,自己又开办一家糖果厂——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从此曾立文在糖果这片天地里如大鹏展翅。也因为他们这个家族的努力,整个高沙的糖果制造业飞速发展,厂家如雨后春笋般的遍地开花,给洞口县经济的发展增添了非常大的活力。

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
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

曾立文的厂门口竖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兢兢业业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在他的名片上写着:“诚信是金,吃亏是福”他不但如此的标榜,同时也身体力行,他待人接物谦卑有礼,从不露锋芒与人争斗,真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好人。不但他的高尚品德被大家所认可,他的企业也欣欣向荣,龙少爷糖果产品香甜可口,畅销全国各大小市场,是洞口县糖果行业一颗亮眼的新星。

下面就让我们来听听曾立文先生的亲口讲述:

了解真相 深受震撼

我们家族做糖果多年,对于糖果事业胸有成竹,做起来也得心应手。我们一家七口就生活在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内,父母慈祥,妻子贤慧,三个孩子聪明听话,一家人和和美美,幸福美满。

二零零七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缘听到了法轮功修炼者讲述的发生在我身边、却不为我所知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迫害真相!我了解到了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真诚、善良、坚忍,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各行各业,他们也有美满幸福的家庭,可是就是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而被当局迫害,他们中坚持信仰的很多被劳教、判刑,遭受着酷刑的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死!他们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了,原来健康的身体被摧残的面目皆非!他们在社会上被世人歧视、排挤,甚至伤害!他们的要求只是停止迫害和信仰的自由!他们在呼唤正义,呼唤良知,呼唤人们伸出援手制止这场迫害!他们在残酷地迫害面前的那种不畏生死,不屈不挠的精神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看到这一切,我的心几乎在颤抖!听到他们的呼唤,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不禁在问:怎么在这个看似太平的世界里竟然会出现如此惨烈的事情!难道法轮功真如政府所宣传的,为这个社会所不容吗?对这群人难道非得要除去而后快吗?面对法轮功学员所展示的真相,已经超越了人类道德能承受的底线,出于对自己良心的负责,作为一个有正义感的青年,作为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是真是假,孰是孰非,我不能等闲视之,我非常理性地选择了调查了解真相!

当我深入地去了解法轮功的时候,发现身边修炼法轮功的都是这个社会里非常善良的好人,法轮功在全世界被不同族裔的人们广泛认同,现在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国大陆禁止法轮功外,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的港、澳、台,全都允许人们自由修炼法轮功,大多数国家还给予法轮功以高度的评价,世界各国给予法轮功的表彰就超过一千多项。法轮功修炼宇宙特性“真善忍”,对人身心有益,对人类道德回升贡献卓著,这已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也已被大多数中国人所认识。这与现在的中共政府在中国大陆的血腥地迫害形成鲜明的对比。难道全世界都错了吗?

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权利,任何打击信仰的做法都是违背国际法的。信仰自由由来已久。从历史上看,可追溯到古罗马的《米兰敕令》,它以法律的形式首次规定了,信奉各种宗教都享有同样的自由,不受歧视。到1948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1987年11月,联合国大会又通过了《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再次规定:“任何人不得受到压制,而有损其选择宗教或信仰之自由。人人有表明自己选择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权利,也是中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神圣权利,任何打击信仰的做法都是违背国际法的,也是违宪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我虽然不是什么评论家,可是我有自己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在客观的事实面前,是非善恶,已经昭然若揭了。在中共对待法轮功这个事件上,中共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至此,我看到了中共政府的邪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是这个政党带给中华民族的一场浩劫,回忆起那个历史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而在现实之中这个政党又发起的对信仰真善忍普世价值法轮功群体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邪恶至极!

我陷入了沉思!我回望人类的历史,回首自己走过的人生,审视着中国这个现任政权,感慨万千!我的生活虽然现在过得舒适安逸,但是面对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们现在所遭受的苦难却使我感到惶恐不安,因为我看到中共政党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运动不仅仅是在迫害法轮功,它是在对人类的基本道德良知的挑战,是在对人类基本人权的践踏,是在对中国法律的亵渎,也是在考验所有中华的炎黄子孙一次善与恶的大抉择!

走入佛法修炼,身心受益

我们家族开办糖果厂,用我的话说是从事甜蜜的事业,通过多年的打拼,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也算是有我们的一席之地,我们一家人分工明确,合作无间,父亲负责生产安排兼财务,老婆负责物流调度兼文秘,我妹妹负责原材料采购,我负责市场营销兼法人代表,一家人快乐而充实。因为我负责市场营销,经常天南海北的跑,每一次出行都是像在旅游,当将一个地方的市场业务联系妥当之后便会自己安排游览,领略当地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可以说事业一帆风顺,生活快乐逍遥。

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老板曾立文先生
洞口县龙少爷食品厂老板曾立文先生

我是爷爷给取的名字,立文,就是立于文化之上,因此,从小我就喜欢神奇美妙的中华民族文化。我八岁时父亲就让我练习拳术,少年时代我又热衷练习功夫搏击,可是在读高中时因练拳击过于激烈引发心脏病而停止。肢体上没有什么锻炼后,我对修身养性方面多有涉猎,阅读了不少中国的古代典籍,其中释迦牟尼的故事告诉了我,释迦牟尼确有其人,他通过修炼变成了觉者。佛法的修炼是多么的神奇啊!那种神奇非常令我向往。

三十岁的时候,有一个问题就一直不断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难道人生就是为了如何多赚钱吗?现在的中国社会,表面看似繁荣,可是社会矛盾也空前激发,官商勾结,贪污腐败,黄赌毒泛滥,假货横行,社会道德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作为一个生意人,就首当其冲地面对着这一切,在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来往之中,对这个物欲横流,道德堕落的社会可以说是深恶痛绝,同时又在现实的驱使之下,身不由己而深受其害,无可奈何之中,只能蹉跎岁月!

正当我善良的本性挣扎于这个迷离的世界,期盼自己不要迷失之时,我看到了这么一群人,他们处在社会的不同阶层,从事着不同职业,普通的如你我的兄弟姐妹,他们真诚、善良、宽容而忍耐,他们在不断地去除自己人性中不好的观念和生活习惯,让自己的思想变得更加纯净而高尚,返本归真,他们如浊世的清流,污泥上的莲花,他们就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看到他们,我觉得是那么的亲切,他们慈悲而祥和,和他们在一起,我就像是那迷失的羔羊回到了羊群。

法轮功修炼者大善大勇的行为,无惧生死、不屈不挠的精神也让我见识到了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儿女们的铮铮铁骨,同时令我感到法轮大法的伟大,在中共专制的铁幕之下,在疯狂地迫害之中,法轮功学员们不但没有被中共打倒,却如那寒冬的梅花,越是风雪严寒越发遍地开花了。我在问自己:是什么造就了这种金刚不动的意志?是什么创造了这种现实中的神话?答案就摆在我的面前:法轮功!

明白真相之后的我非常理性地选择了修炼。我按照法轮大法师父指导的用“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去做一个好人,我戒掉了烟、酒,去除了在生意场上养成的一切不好的生活习性,净化着自己的心灵,纠正着自己的言行。我前面提到的心脏的毛病,以前就一直纠缠着我,症状表现为有时身体一动,心脏就会像匹马在乱跑,接下来脸色苍白,冷汗直冒,头眩晕,眼前一黑就会晕倒,每一次发作就像死过一回,我曾去过湘雅医院,医生诊断为窦性心律不齐,说这种病医院不能有效医治,只能靠自己注意。所以后来我就很注意自己的身体,不敢去随便做激烈或突然运动,但是再注意,时不时这个病就会跳出来折腾一下,非常苦恼却又无可奈何。可是自从我炼功之后,这种状态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记得那是二零零七年的秋天,我刚一炼功,尤其炼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时,人就像虚脱了一样,脸色苍白,冷汗直冒,我跑到厕所又吐又拉。每次都是如此。同修告诉我这是法轮在帮助清理身体。果然,这个状态十多天就过去了,从此我的身体变得轻松、充满能量。我记得那年冬天天气很冷,以前因为心脏不好,冬天怕冷,手脚总是冰凉,可是自从炼功,我全身都是火烫烫的。法轮功真的好神奇!

我沐浴在博大精深的法理之中,我的心灵因此变得坦荡而充实。我体会到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真是溶于法中,其乐融融!

讲真相、反迫害义无反顾

香港有着东方明珠之称,很多大陆人都愿意去香港旅游、购物,我们洞口县就很多人去过香港,从那里回来的人,除了大包小包珍惜的物品之外,都会跟你兴奋地谈论起他们所见识到的一些新奇的事物,这个说:嘿,我们一出罗湖桥口岸,就有人在用喇叭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看《九评》,读《九评》,明白真相,退出中共邪教组织”,“中共不等于中国,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

那个抢着说:我们还看到游行呢!游行队伍浩浩荡荡的,一眼看不到头,警察还为他们开道,他们打着横幅,什么“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呀,“活摘器官,天理不容”呀,“惩办迫害元凶江泽民、罗干”啦,唉!内容精彩着呢,看,我这里还拍了好多照片呢!

这个又接着说:真可惜我没带相机,可是我带回来好多真相资料呢,我们碰巧来到一个“退党服务中心”,义工们免费给我的,我们几个在义工的细致解说下都明白了真相,知道中共是邪教,都做三退了,看,我这里还有退党证书呢!”……

去过香港有幸亲身体验过的人都深有感触,很多人会问:共产党为什么不抓他们?为什么他们可以集会游行?为什么法轮功在香港那么受欢迎?为什么警察还为游行队伍开道?……太多的为什么,我只告诉你: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欢迎!不信你可以去香港或出国亲身感受一下。

我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之中受益良多,可是我也非常的清楚,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正被中共政党残酷迫害,我非常清楚还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正在被中共的监狱酷刑折磨,被中共洗脑班灌输着党文化洗脑毒害,被中共的精神病院进行对中枢神经的药物摧残,被中共的各级医院活体摘取器官……为了揭穿中共的无耻谎言,为了营救被关押的同修,为了正义与真理,我义无反顾地做了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应该做的:要求中共政党停止迫害法轮功。当然在我之前的法轮功修炼者们为了这个诉求已经前赴后继地付出了太多的血与泪,他们曾经依照中共法律和平上访可是却被抓被打,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完全不讲法律,迫害手段仿佛文革再现。

我和万万千千法轮功修炼者们拥抱在了一起,我义不容辞地采取了行动:我厂里有打印机,电脑等办公设备,我就打印真相资料,刻录真相光盘,然后就在洞口县各个乡镇去散发,遍及大街小巷。后来我又在网上学会拨打语音电话,发彩信,我将这些真相语音和信息传播给身边的每一个有缘人,因为我明白,只有曝光中共的邪恶,揭穿中共的无耻谎言,才能唤醒世人的良知,共同参与制止这场迫害!才能让正义与真理彰显”

遭遇绑架和抄家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们这个大家族选择这天清明节前的扫墓,老老少少都走到了一起,大家回首往事,祈祷未来,声声的礼炮声过后下午一起在高沙镇环城路口的酒店吃了顿团圆饭,吃过团圆饭,我就开车载着我们这一家,父母亲,老婆,加上三个孩子说说笑笑地回到了龙少爷食品厂。想不到的是,黑手已经悄悄向我伸来,到了晚上八点,我开车去高沙,可是我将车一开到高沙就遭遇一群不明身份的人,他们在高沙镇医院门口将我的车截住,大声吆喝叫我下车,我一看是打劫的,没有下车并急忙就将车头一拐一踩油门冲出他们的包围,他们马上开车咬住我不放,我被他们从高沙镇一直追到龙少爷食品厂里,开头的那一幕就上演了。

我被迫离开了自己家,后来才知道,这群人是受政法委罗美光指使,“610”杨满玉协同,公安局副局长曾立新领头对我实施绑架和抄家。

中国《宪法》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功赋予我全新的人生观,让我做一个高尚的人,不偷、不抢、不嫖、不赌,何罪之有?制作、散发资料有罪吗?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的自由。”在民众的视听权被堵塞,电视、报纸对法轮功报道极尽诬蔑的情况下,我向广大民众善意的解释是符合宪法规定的。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

我是在二零零七年开始修炼的,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一九九九年,我能够走入法轮功修炼中来,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非常理性的选择,在法轮功是否违法这点上我是经过反复的调查取证的。在中共媒体所制造的谎言欺骗下,很多人都以为法轮功是违法的,很少人真正去思考过法轮功是否违法的问题。一个惊人的事实是:法轮功根本就不违法!就是按现行的中国法律,也不能说法轮功是违法的。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包括律师和法官,也都逐渐认清了这一点。

中国最高效力的法律是《宪法》。翻遍中国《宪法》,没有任何条文规定法轮功违法,相反,《宪法》保障了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按照中国现行法律体系,在效力最高的宪法之下,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基本法律”和“其它法律”(统称“法律”)。 翻遍中国的“基本法律”和“其它法律”,也没有找到任何一部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

我查阅了中国现行的法律规定,咨询了多名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经详细核实,我得知:至今中国现行的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认定法轮功是“邪教”!

我看过公检法针对法轮功团体的所谓案件,公检法机关理应依照法律来办案,而不能依照政治运动中的媒体报道或内部指令来办案。有的公检法人员一再说他们是依法办案,可是当法轮功学员请他们拿出具体的法律文件来时,他们又不能拿出明确的法律文件来。实际上,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一直在“以权代法”,根本就没讲过什么法律。

期待正义的呼声

我被迫离开了洞口县那片喜爱的热土,亲朋好友们,我想念你们!因为中共流氓的残酷迫害,采取一系列卑鄙下流手段,电话监控,潜入房中安装监听器,蹲坑,布置眼线在家的周围等,我不方便与你们保持联系,请你们原谅。

我的父母、妻子、儿女都期盼我回来,我何尝不是呢?记得在农历五月初一的那天,是我父亲六十岁生日,家里办了宴席,我是家中儿子,理应代表父亲向父老乡亲敬酒,可是我却被迫颠沛流离在外,那天父亲看到侄子们代我去敬酒时,不禁号啕大哭!父亲身体不好,在我出走之前几天,还陪他去邵阳中心医院治病,跑上跑下都是我做儿子的在料理,父亲感受到儿子的一片孝心,很欣慰,病情马上就好转了,可自从我被邪恶赶出家门,父亲的病情恶化了,只得去洞口县医院去做血透,因为没有儿子在身边的细心照料,血透出来后眼一黑摔倒在台阶上,头都磕出了血。老母亲天天以泪洗面,思念在魔难中的儿子,听到这些我的心里都是在淌血!我的儿子现在上初二了,很聪明但也很顽皮,在家里只有我管得住他,因为我的出走,他天天想念自己的爸爸,无心上学,呆呆站在别人的屋檐下,向别人说他现在是个孤儿!两个小女儿都还小,二女儿现在读小学三年级,小女儿读一年级,天天吵着要爸爸,因为爸爸会天天开着车带她们去兜风的。妻子在家很是辛苦,老小都需要去照顾,每当听到不明真相的人说:老板不当,去学法轮功,她只能默默地哭泣……

亲朋好友们,你们一定要明白,我现在的处境以及我家人的痛苦是中共这个体制及其下面系统的所谓执法人员带来的,我本来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大家在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正因为有了中共邪党的迫害才导致现在的局面。

我修炼法轮大法,这是完全合法的,传播法轮功真相也是无罪的。受害者有权申诉,有权向社会各界说明事实真相,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和平申诉和请愿活动的目的是要凶手停止迫害和对无辜生命的虐杀,还我们的合法权益,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活动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我们法轮功学员作为受害者在受到如此不公和残酷迫害下,用各种和平、理性方式传播真相,揭露凶手江氏集团的残酷和野蛮行为,这完全是合理和合法的行为,是实践“真善忍”的大善大忍的行为。

说到这里,还有个非常大的误区,这也是现在中国民众所不能明白真相的重要原因:对共产党不能说不能动。《宪法》规定:任何人任何组织都应在宪法及法律范围内活动。这个共产党为什么就凌驾于《宪法》之上呢?这个党为什么想迫害谁就迫害谁呢?自从这个党建政以来从五十年代镇反、土改接下来的三反、五反到六十年代的全国大饥荒,再到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再到八十年代的六四屠杀大学生,及到九十年代开始至今的对信仰真善忍的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害死了中国8000万人口,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这样邪恶的党为什么不能反呢?它就是坏,不允许说它坏吗?它就在耍流氓!就在犯罪!不该制止它、反对它吗?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中共败坏到这种程度,人人都在厌恶唾弃它!我们法轮功学员及正义人士把事实真相讲出来,说出人们的心里话,怎么还不理解呢?还抵触反对呢?这不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吗?连中共高级领导人自己都知道濒临灭亡的状态,都在纷纷找退路、留后手,贪款外移、老婆孩子移居国外,自己在伺机而动,为什么不明真相的你们还在大被蒙头!该清醒了!

邪不胜正是天理,无论邪恶的迫害有多么疯狂,但终有被清算的一天,但这也需要亲人您伸出援手呀!正如我在写回去的信中所说:当将这些助纣为虐的非法之徒绳之以法之时,就是我们的相见之日!(这封写回去的信被“610”组织人员在邮局无耻地拦截了)我坚信这一点,我也希望我的亲人们:请你们认真地思量一下,您的亲人为人如何?为什么中共要绑架您的亲人?相信你们的良善会帮您找到答案。更希望你们能马上行动起来,伸出你们的援手!只有制止这场迫害,将这些不法之徒送上正义的审判台,我才能安全地回到你们的身边,我在殷切地期盼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