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没治好的病,学大法后几星期就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辽宁偏远山区的一名没念过书、七十五岁的新大法学员,我才得法三年多。

我一辈子没治好的病,学大法后几星期就好了

我小时候家贫,我们兄妹八人,父亲一人劳动负担过重。我年小时多病,治不好。十七岁那年,因多病无钱医治几次昏死过去,父母亲无奈,说让她等死吧,活着一身病谁要她!

丈夫当时十八岁,因家贫娶不上媳妇,当着父母的面把我要下来,马上和我结婚。是求人把我抬到他家的。经过他的诚心和精心护理,和到处找偏方求医问药,真把我的命给夺回来了!我这一生多病挣挣扎扎,是为了报答丈夫的救命之恩、为了孩子们才活过来的。

由于胃不好,多种疾病,近二十多年不能吃饭,只能喝牛奶,把饼干用水泡了喝,很少吃菜,魚肉蛋什么也不能吃。有一次女儿给我蒸一碗鸡蛋羹,我只吃了一口就都吐了!身体很不好什么也不能干,苦不堪言,面黄肌瘦,几乎是天天用泪洗面!

正是屋漏又遭连阴雨。十五年前丈夫遭大货车从身上压过去,虽没丧命,但车祸后不能干活,行走不便,拄棍还得我跟着护理。我自己一天就很难支持,还得照顾他,雪上加霜,真是生不如死。我想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有时我俩对坐,一对泪眼相望,说不出话来,我还得强打精神安慰他,好好养,一定能好,你心好,一定会有好报!他说:“你跟我吃一辈子苦,我就七十多岁了,还连累你,人活七十古来稀,真不如死了好!”

三年前一名法轮大法弟子知道我的情况,来我家串门,给我讲大法真相,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如你认为可以就和我们一起学大法。我念了三天心情好多了,身体也不那么难受了,我就找她说:“我也和你们炼功吧”,就这样我走入大法修炼。

我不认识字,只能听师父讲法录音和看师父讲法录像,到学法小组开始只能听别人读法,我听师父讲法录音越听越爱听,我就象从来不知道怎么做人,有时感觉好象在哪听过,又好象我失落的什么,找了多长时间没找到似的,我一口气两天听了一遍师父讲法。我精神振奋,心情舒畅,全身上的病不翼而飞。

我明白了做人不是目地,是要返本归真,我明白了我为什么吃这么多苦,是从我生下来师父就管我,让我消业,准备缘份到时得法修炼!当同修拿来师父讲法录像,看见师父我哭了,我放声的哭,我感到师父怎么那么熟悉,好象久别见面的父亲!我连续三天看完录像,就去小组参加学法。

七十多岁不识字的老太太能读《转法轮》

同修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个字也不认识,只能听别人读,我回家后晚上打开灯,我双手捧着《转法轮》,看着师父法像我双眼流泪,我喊:师父我可找到您了,我再不离开您了,可我一个字不认识,我怎么学法呀!求师父可怜可怜我,让我能学法吧!我流着眼泪捧着《转法轮》,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去小组学法一人念一页,到我那我也念上了(虽然不流利还有时不成句),大家都愣了,我哭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师父给了我智慧,让我认字了!能学法了!我都七十二岁了得法认字了!大家也都明白过来,都高兴的泪流满面,一齐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学习完了,回家一進门我高兴的对丈夫说:“我认字了,我能读《转法轮》了!”丈夫看我象小孩子似的高兴,就说:“你念一念我听听。”我拿起《转法轮》打开来却一个字也不认识了!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急忙跑到老同修家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说:“你是不是太高兴了?出了欢喜心了,这是让你学法的,不是叫你显示的,师父开始就给你去执著心了。”我明白了。

第二天到学法小组我又能念了,而且没丢字也流利了,我彻底明白我能识字这是让我学法的。

三年了,我能读《转法轮》(在家也能读),在别处一个字也不认识。在小组学炼功时,真难哪,我七十多岁都是在病魔中度过的,炼功真难学会,特别是盘腿,我连散盘都盘不上,何况双盘,我用半年时间炼只能盘二十分钟,没突破半小时。半年中流了多少汗,流了多少泪,哭了多少次也记不清,反正要学会,学好,决心不变我终于学会了!

不久我(身体的病)全好了,真的无病一身轻了。能吃饭了,什么都能吃,能干活了,屋里外头的活都我一个人干,笑口常开,全身有用不完的劲。

七十多岁了,我第一次尝到做人无病的滋味!我现在是心宽体胖,脸面上白里透红,红光满面,儿媳说:“我妈哪象七十多岁的人?也就六十来岁吧!”我丈夫虽然不修炼,但他有时也看《转法轮》真相资料他都看,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身体也好了,也能干一般轻活了,每天早晨自己出去散步锻炼身体。

被医院判死刑的儿子幸得师父的救度

我家的人和亲属都三退了。我儿子今年五十岁了没修炼,今年初得了脑血栓,住医院好长时间,最后医生告诉我儿子媳妇,无法治了,已抢救好几天了,他一直昏迷不醒,不能动,不能说话,不睁眼睛,回家处理后事吧!儿媳妇从三十里以外农村哭着把他送我这来,说:妈妈,你是学大法的,你想办法救救你儿子吧,他才五十岁呀!

我没着急,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在小组同修帮助下给他听师父讲法录音,让我丈夫和儿媳妇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了两讲后他就醒过来。当他明白一点就给他看师父讲法录像,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十多天他就好了。生活能自理,还能干点活,现在三个多月了,状况一直很好,有时还到小组参加学法。我很高兴,家里人都高兴。

我女儿告诉我说,得脑血栓好了后要打预防针,防止再犯。我心疼儿子,怕儿子再犯,就去请医生,回来时摔了一跤,起来没怎么的,自己也没悟,医生给儿子扎两针也没扎進去。第二天我不甘心又去请医生,一出门就摔一个跟头,坐在地上就起不来了,被抬到医院照像是三节尾椎骨摔折,得住院治疗,并告诉都七十五岁的人了,不容易接上,不易治好,好也怕直不起腰来了,得坐轮椅了。我一听我想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管,住什么院?我一定能好,还能干活,坚持回家,不治也不用吃药,就回家了。

我一路向内找,为什么连续摔两个跟头?我找出情、怕、私等好几个心,但这都不是根本,根本是不信师、不信法。我学大法病好了,我让儿子听师父讲法病好了,我又怕他犯病,这不是对师父对大法不信了吗!我去请医生,信人间的医药,第一天摔了一跤还没悟(师父点化),这次要再悟不明白,我还能对得起师父吗!师父为我们母子承受多少啊,给我们净化了身体,我还不信师父了!

我真心的痛悔,泪流满面,我向师父承认错误,求师父原谅我,我一定改正。信师信法的心永不变!

我到家躺在炕上,全身不能动,只两条胳膊能动,我就听师父讲法,发正念,用两只胳膊炼功。第二天能坐起来炼功,虽然疼的全身是汗、两眼流泪,但我坚持坐着炼功,三天能下地站着炼功。到一周时同修送来不干胶,问我能出去贴不?我说能!我就咬着牙一步一停的走到马路旁电柱那,一手扶着电柱一手把不干胶贴上,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就回家了。同修还在屋等着我呢,看我轻松的走回到屋里,她高兴的喊起来:你好了啊!

就这样我俩一起到学法小组,把同修找来学上法了。我好了,过了一个生死关!大家都说你好了,才一个星期你好了,师父管着我们呢!大家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大家都满眼含泪,表示一定要认真学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助师证实法。真心、真正的相信师父、相信法,共同认识到帮常人、找医生、出主意治病,也是不符合法、不相信法的表现!我这一个跟头,不仅提高了我,也使我们小组同修也都提高了对法理的认识,坚定了信师信法。

我认真做好三件事,助师证实法,我坚持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原来双盘二十分钟,现在能盘二~三小时,每天正常炼功双盘一小时腿一点不疼。

以我家的故事当例子讲真相,效果很好

有一次,我在外边贴不干胶,被村长看见了问我干什么呢?我说:“你没看见我贴真相资料吗?”他说:“你怎么白天公开干呢,你不怕抓你吗?”我说:“我怕啥?我干的是正事是好事,是救人的事。你是咱们村的老户了,你有时也上我家去,我家什么样,我这一生是怎么活过来的,你心中比我都明白知道,我现在什么样,我家现在什么样!你大叔七十六岁了现在能到处走了,还能干点活了;你小弟脑血栓医院告诉处理后事吧,现在好了;我七十五岁了,一生有病不能干活,二十多年不能吃饭,现在全好了。这几年园子菜我自己种,前几天我还上山捡榛子去了。这些都是怎么来的?不是我学大法好的吗?我一辈子没治好的病,学大法几个星期都好了!学大法有什么不好,你都是亲眼看到的。人不能没有良心,不能恩将仇报!我用什么办法也报答不了师父和大法的恩情!何况我做这个事是在救大家呀!你好好想一想你也学吧,你三退没有?你起个名把你那个党退了吧。”他说:“我已让你们那个老学法的给我退了,我们全家都退了,我是怕你不注意叫上边看到,因为我为保护你们,我已向乡和县保证我们村没有炼法轮功的,有了我负责。”我说:“你不要怕,乡长再来你把他领我家去,让他在实际面前,我也给他办三退!”

亲朋好友和本村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他们家的变化也太神奇了,变化也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

正是:

坠落凡间几轮回 世世苦苦把师寻
历尽沧桑吃尽苦 苦辣酸甜都吃过
幸遇主佛来普度 看破红尘想归真
信师信法再精進 抓紧时间多救人

由于修炼才三年多,学法不深,又没写过稿,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