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的老人:走哪儿把真相讲到哪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很内向的八十岁老人,九八年末得法,到九九年“七.二零”,大法才学了几个月,江魔迫害法轮功就开始了。经过好一阵子困惑,又从新振作起来学法、炼功。到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开始讲真相救人。

咋讲啊?刚开始不会讲也不敢讲,那就从家里人开始吧!我与女儿、儿媳同修共同配合,经过几个回合,把家里的晚辈们都劝了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一个外孙还写道:“我感到做一个邪党的团、队员很可耻。”他们有的对我们讲真相很支持,有时领我到某地找有缘人去讲;有时还帮着说上几句;有时把有缘人带到家里来听真相。唯独我这个老伴就是不听,不但不听,还说我反党。

我就又去看《九评》,找机会给他读,让他听明白。我一读,他又说:“你别读我不听。”这样我就再看《九评》、《解体党文化》,同时多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东西。我不放弃,一有机会就给他讲几句真相。慢慢的他不那么激烈的反对我讲真相了,有时也听進去了。一次,他主动让我给他念《九评》。从此我就经常给他念,再放《九评》碟叫他看。他终于认清了邪党的本质主动退出邪党,也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悔过声明。

一次,我到姐姐家去,因为每年只能去她家一两次,觉的机会很少,就心急,我想:吃饭时再讲吧,吃饭时人集中,大家一起听,省时间,效果也会好。结果适得其反,谁也不买账,大家都不吱声。只有一个外甥女怕我下不了台,说了两句应付的话。真是一次失败。经过这次教训。我以后再去就一个一个的讲,能讲几个算几个。多去几次或请他们到我家来,不失时机去讲,这样渐渐的都讲退了。

我已经退休二十多年了,早就和同事们失去联系了。怎么讲呀?就请师父加持,把有缘人送到我面前吧。真灵!多次出去时就能遇到老同事、老同学。去年夏天我到一个小公园去散步遇到一位坐轮椅的老人,谈话后得知我们是同行,年龄又相同,一说我们都是某年某校的毕业生,才知道是同学。可我们是不认识,直到我们通报了姓名才知道是同班同学,五十年不见,谁也认不出谁了。她是外地到这来住院,好长时间在女儿陪同下才来这儿一次,我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我们能在这相遇这不是师父巧安排吗?以后我又几次去医院看她,把她的子女都劝退了。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时常遇到多年不见的老同事,都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然后通过他们打听其他旧同事的电话、地址。有了线索我就可以找更多的人,救更多的众生。在找同事过程中,常常遇到神奇事,比如我要找的人只知道大概居住位置,具体在哪儿不知道了,这时师父就安排人指引我顺利找到要找的人。大法就是这么神奇!

面对面找生人去讲真相,开始怎么讲?跟哪些人讲?这就得走出去,在家坐等着哪有哇?到商店、菜市去,试着讲,慢慢时间长了,也就会讲了。现在我是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坐车、坐船、车站、票房、公园、住宿、走路、参加婚宴等等,都是讲真相的场所,从北方讲到南方,从城市讲到乡村,反正走到哪儿就讲到哪儿,不分职业不分阶层去讲:有军官、教授、公务员、公安人员、教师、学生、也有工人、农民、商人、打工的、扫大街的、捡破烂的等等,不分男女老少都讲。

什么人都讲,也就什么人都能遇得到,有听后信的,也有不听不信的;有的一听赶快走开,也有抬杠的:“你别说了,我不信那个,我就信我自己”;有的说:“我就信××党,它给我钱。”有的拉开架式要辩论、有骂的、有要举报的等等,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不被带动。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有怕心、怨恨心,现在是泰然处之。也许这就是师父说的成熟吧!

在讲真相时也遇到过一些昔日同修,也遇到有缘人走進大法中来。在讲真相中也修掉不少人心:爱面子、怕心、怨恨心、不让人说的心、求安逸心,今后继续努力做好。

师父说:“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1]让我们牢记师父的教导,做好三件事,完成好我们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