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景点讲真相中修心性 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主要在真相点上讲真相劝三退。很高兴能有这个机缘在洛杉矶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上与同修们交流我在讲真相中修心性,在助师正法中讲真相劝三退的一些心得体会。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我感受到慈悲的能量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香港法会后的第四天晚上,在真相点,我给排队上观光船的游客讲真相劝三退。那时游客排队的地方是沿着一个拐弯的,拐弯的前面一段是進闸口的通道,不长。等我劝退到过了拐弯时才看到游客很多,排了很长的队。但都静静的站着,没有往日的喧哗和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我心想:“啊,这么多人啊!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众生都在等着得救呢。我只要去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就行了。”只微微的一念,我立刻就感到身体被一个巨大的、温暖的、祥和的、纯净的能量场包围了,甚至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那温暖,思想里没有一丝杂念,心里很平和,感到很踏实,感受到了一种依靠,那是一种用人的语言难以表达的感受。那天晚上开两班船,在六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我神态安详的,从容不迫的劝退了九十个人。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时段里劝退了这么多的人。

那个温暖祥和和纯净的能量场是慈悲的场,这是我后来才悟到的。慈悲的场是那样的祥和纯净,圣洁美好,思想里没有一丝杂念,心里静静的。不过,当时我只知道是师父给我感受巨大的慈悲的场,好让我来救人的,而我没有想太多,也没有想过去悟。

直到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上背读《转法轮》的时候我突然悟到了:记得师父说过“慈悲是巨大的能量”[1],只有多学法,修好自己,才能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修出大慈悲心,才能多救人。“心性多高,功多高。”[2]

师父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当然,慈悲的能力随着层次的增长而增长,所以他也决定于层次的大小。力量决定于层次的果位的高低,这也是肯定的。”[1]“刚才我讲的这些是告诉大家,当前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应该做的更好,怎么样做的更好。”[1]

二、在讲真相中向内找 修好自己

怎么提高心性,怎么长功啊?师父讲了:“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2]“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怎么向内找向内修啊?我从前一直不知道怎么样去向内找向内修的。我自认为自己没有显示心,因为我知道我劝退的每一个人都是师父救的,我今天能够讲真相劝三退也是师父赐给我的智慧,是师父给了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机缘,让我们来兑现我们曾经立下的誓约的。我觉的自己也没有欢喜心,亦没有争斗心。我找不到自己有什么心。什么心都没有那不就是佛了吗?今年五月我参加纽约法会时还对同修说:“怎么办呢?修来修去我发现自己到今天还是一个人啊!”

参加纽约法会回来后,有一次在讲真相中我发现了自己的争斗心。这个争斗心因为被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掩盖了,所以长期以来我都没有发现。就是在讲真相中,有一些不了解真相、被中共洗脑中毒太深的游客讲些负面的话,为邪恶开脱罪责,甚至谤佛谤法,对大法不敬等等,我的心一下就被带起来了:非得把他们拧过来不可!我马上调大了小喇叭的音量,举起手中的真相图片册,讲一张翻一张的让游客们看着讲。象发表演说似的,抑扬顿挫的,很有气势。有很多时候游客都很专注的听。因为不是恨他们而是实在是想救他们,所以讲完了就和颜悦色的走到那些人面前,对他说:“你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都在理,对不对?我知道你都明白了,我帮你退了吧。大家来香港就是做三退来的。”经常都能把他劝退了。因此就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有的人就得这样才能把他拧过来。这“拧过来”不就是争斗心了吗?为什么不想到用正念和慈悲把他们归正过来呢?操控他们的是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灭掉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就能把他们归正了吗?平时经常在讲真相中给游客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有的人很快就能劝退了。可是争斗心一起来就把什么都忘了。

当然,对于那些诽谤大法、诽谤师尊的人,我们制止他们的言行是必须的,即使严厉一些,甚至带有争斗心,也是无可非议的。我们绝不能以去掉争斗心为借口,对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言行不加阻止,那连大法弟子都算不上了。我这里说的是,在制恶和劝善的过程中,不要被常人所带动而带着争斗心去应对,而是应该以大法弟子的正念和慈悲来做,这样才带有金刚不破、无坚不摧的力量。

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虽然发现这个争斗心了,可是去不了。好象反而更强了,隔不了几天就因为那些游客讲的负面话,我被激起来去给他们“发表演说”。而平时我对游客讲真相时是很温和,很亲切的。也有同修对我说,说我对游客讲真相很温柔。也许是那样吧,因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对他们讲话是很温柔的。这是天性中善的一面的流露。这不是做出来的,表现出来的,而是从心底里生出来的,是一种对人的生命的慈爱。我以前是做医务工作的。我一向都是这样对待病人的,我的病人都很喜欢我,尊敬我的。而病人只是治病而已,今天我们面对的游客是要救他们的命啊!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们不知道是被中共邪党洗脑欺骗,被捆绑在中共邪党的死亡列车上飞速的驶向地狱!在讲真相时,有的人冷漠、无动于衷;有的人不耐烦的挥手叫我别打扰了他们来香港旅游观光的好心情;有的人还为中共邪党歌功颂德;甚至个别人还对我们无礼。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们都知道了:他们不知道自己曾经是多么伟大的生命,而面临的又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一心只想叫醒他们,救了他们。我一定要赶快去掉这个争斗心,好多救人啊!我加强了学法。

记得好象是六月二十九日的晚上,第一班船的游客提早上船了。在等第二班船的空档里我去旁边的金紫荆广场那边去讲真相劝三退。正准备给坐在会议展览中心大楼外台阶上的游客讲真相时,一个矮个子的背着大背包的男人走过来不客气的让我走开。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立刻就发怒了,举起两个拳头挥舞着,满口造谣诬蔑大法,谤佛谤法,还为邪党歌功颂德。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带起来了,大声的一再的对游客说他是在造谣,请大家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更邪恶了。我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争斗心没去招来的魔。当然我制止他的恶行、揭露他的谎言,这样做是应该的。

回到游船真相点,游客已经排了长队了。我走上前去要给一个游客讲真相,他马上摇手让我走开。我就走到另一个游客面前,打开图片册,还没等问候平安的话说出口,冷不防被他用力一挥手,图片册差一点被他挥到地上。我打了个趄趔后退一步才站稳了。我知道这都是对着我的争斗心来的。怎么办呢?我当然不会退缩,我会坚持讲真相。但怎样能做得更有力呢?我心里很着急,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时间学法、学法、多学法。

九月一日晚上在真相点,一开始就是给一对大约四十多岁的夫妇讲真相。男游客在我给他太太讲天安门自焚伪案时,马上用两个手指头堵住两个耳朵,一边跺脚一边扭动着身子大声说:“造谣!造谣!”他太太笑着赶他到一边去他也不走。他太太一定要听讲真相。他就在旁边不停的跺脚扭着身子不停的说。我指着真相图片给他太太讲真相,讲清一张就问她一句:“这都是真的,是不是?”她说“是”。讲完了,她全部听明白了。她一直在笑着听,然后笑着做了三退。

于是又给这位男游客身后边的三拨人讲真相劝三退。我笑着讲,这些人都笑着听,笑着认同我讲真相全都是真的。其中有一个瘦高个子的中年人听说要点头给老天爷表态做三退,就从靠海的栏杆边笑着走过来鞠躬似的点头做了三退。三拨人共十三个人全都笑着做了三退,并答应回去传福音劝三退--游客都是活传媒,只要时间来得了,我就请游客回去传福音劝三退,这样就能救了更多的人。

游客都上船了以后,同修对我说她刚才没动心。我才发现自己当晚一点没动心。师父说了:“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2]谢谢师父帮我拿掉了争斗的不好物质,心里好轻松。从那之后还发生过一次争斗心,意识到马上归正了。没有了争斗心,也就再也没有那些讲负面话的游客出现在我面前了。

在去争斗心的过程中,我又找出了自己的显示心,就是在对游客“发表演说”时特别投入,其实就是在救人的表象下掩盖了的显示心,显示自己能说。经常有游客听了我的“演说”之后,在上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悄悄竖起拇指赞许我,也经常有游客当面由衷的称赞我的。我心里真是感到很欣慰:因为我原来是个性格内向、不太善言词的人,我一直很羡慕同修们一个个的讲真相都讲得那么好。还有在集会上、主持会议时,同修拿起麦克风就出口成章。因为羡慕同修能说,又生来自卑心。我一向对自己是不说高兴这个词的,就说“欣慰”,也就是感到高兴和安慰,其实就是欢喜心。是这个后天的自我为了掩盖这个欢喜心而说成是“欣慰”来骗自己没有欢喜心。再者,其实对游客讲真相的温和、亲切或者是温柔也都是情,是人的东西,也是要去掉的执着心。在师父的讲法中我们都知道了,慈悲才是高尚的、永恒的。

一位同修在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的交流文章《说说求名》中说:“求名容易和做好事联系在一起,也就是做好事的目地不纯。”大家不妨反思一下自己讲真相是不是混杂着让人恭维、赞美的心。看了同修的文章,我找到自己有求名的心,就象同修讲的是潜在的意识。

这一下挖出了那么多的执着心,把我吓一跳!这些都是为私为我产生的执着心。这些与生俱来的私,都是由后天的观念形成的,都是人的东西。要想从人中走出来,就要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师父告诉我们:“我告诉你们哪,你们那个本质的生命比我说的还清楚,因为师父现在是用人的语言在说,真正你们自己,明白着哪,只是被后天三界内的因素、不好的这些事物给你形成的观念、经验、积累,象土一样把你埋在这里了,真念返不出来,所以得修。就是往出爬,把这些污染拨去,洗净自己。修炼中你们就是在做这个事,同时在魔难中还得去救众生。”“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3]

我们怎么“洗净自己”[4]?怎么去掉这与生俱来的私?只有学法、学法、多学法、学好法。“金刚百炼清纯现”[5],只有把自己放在大法这个大熔炉里,才能把自己身体从洪观到微观、到最微观、最最最微观的粒子中不好的这些东西熔化掉。不管我们有多么大的决心、多么大的毅力我们也是去不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我们做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恩赐!我们之所以能够今生修成,能够跟师父回家,就是我们能够与师父同在啊!慈悲伟大的师尊,慈悲伟大的师父啊!我们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6]是多么幸运、多么幸福啊!

三、正念正行 讲真相救众生

师父讲:“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那是你的誓约、那是你的责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圆满的路!”[7]“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就是多救人、多救人。”[8]

我是在香港湾仔码头旁边的真相点给等候上游船观光维多利亚港夜景的游客讲真相劝三退的。在一般情况下,每天晚上开两班船,每班船游客排队等候上船的时间大约有三十分钟左右。

七、八月份暑假期间游客比较多。八月份大约有一半是每晚劝退五、六十,六、七十人左右;还有一半是每晚劝退七、八十,八、九十人左右;还有四个晚上是劝退一百人以上的。最多的一天晚上劝退一百二十四人。退五、六十,六、七十人左右的一般都是开两班船、也就是六十分钟左右退的,其中也有开三班船退的。其余劝退人数多一点的就是开三班船,也就是九十分钟左右退的。八月份每天晚上劝退的人数比“香港青关会”干扰之前退的还要多。

大法是超常的。六十分钟左右劝退五、六十、七、八十人,九十分钟左右劝退七、八十、八、九十甚至一百多人。同修觉得不可思议,纷纷在问:“她是怎么劝退的?”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做的,是大法的威力,是靠信师信法正信的一念。什么是证实法,这就是证实法。大法无所不能,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师父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只要是为救众生,只要是为证实法,不管是多么超常的事,师父都能帮了我们。我们一定要敬师敬法,信师信法,正念正行,金刚不动。

师父说:“时间对你、对宇宙无量众生都是紧迫的”[7]。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回家的路不远了。我要遵从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学好法,同化大法,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最后,请让我念诵师父的诗词: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9]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们!谢谢!

(2013年美西国际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感慨》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
[8]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