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路上有师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六年了。每次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很受感动,师父也曾点化过我让我说一说自己修炼的事情,这也是助师正法,所以请同修代笔说一说自己助师正法中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

一、学会识字 体验大法神奇

在修炼前,因老伴过早去世,失去了顶梁柱,简直象塌了天一样,自己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确实不容易。整天在痛苦中煎熬着,悲痛欲绝。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1]身体搞的一身病,心脏病、偏头痛、头晕、肩周炎、颈椎病、关节炎、妇科病、贫血(6克血色素)等,每天中药西药一把一把的吃,药吃多了胃也难受。

那时我们村有炼功点,正在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在朋友多次劝说下,由于爱面子,在不好意思拒绝的情况下,一同走進炼功点。第一天晚上,听师父讲法,心中就有一种依靠和踏实的感觉,心里很舒服,没有以前那种压抑痛苦的感觉了。第二天早上,似乎有一种动力想上炼功点,看看他们是怎么炼的,到了那里,同修正在打坐,有人给我一个坐垫。我就坐下学盘腿,第一次,我就单盘半小时,同修们都说:你真有缘份,我们炼了这么长时间,也单盘不了半小时。

打那以后,我每天早晚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请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两本宝书,我不识字,开始,别人读《转法轮》,我就用手指着,一行行的看,有时找不着行了,不知读到哪了,同修再帮着我找到读的地方,继续往下指,后来不知不觉的,我就逐渐的也会读《转法轮》。

刚進修炼的门,师父就管我了,经常点化我,我学法炼功从不放松,修炼不长时间,全身的病一扫而光,从来没体会到的一身轻,走路生风,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心中无法表达对师父感激。师父替我承受的太多,无法用语言表达,举两例师父给我清理身体的神迹。

有一次,我半睡半醒的状态下,身体就飘了起来,起来后“咚”的一声落在床上,这时我就颠醒了。听到师父在讲法(和录音带讲法一样的声音),我周围感觉坐着很多人,我也听不懂师父讲的什么,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师父一只大手向我的心脏部位抓去,我感觉力量非常大,我身体一震,就感觉师父把我心脏部位一个黑东西拿出来了。从此,再也没犯心脏病了。

再一个,师父给我清理偏头痛,一天晚上头痛的特别厉害,我在学法就感到头里边有个东西在转,还听到吱咔吱咔的响,因为学法少,不会悟,第二天,头就不痛,从此再没犯,后来才悟到是法轮在给我调理头哪。

二、大法蒙冤 屡遭迫害 有师护

“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这么好的师父,使大法遭到诬陷、诽谤,我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替大法鸣冤。走到天津被警察截住,把我们关進一个大礼堂里,那里关了很多大法弟子,有的带着《转法轮》,在大声读,没带书的都静静的听着,警察气坏了,把电扇全关了,可我们一点没觉着热,就象师父录音带上讲的“习习的小风”很凉爽。可是警察却热得满头大汗,衣服都湿了。

第二天,我们被送回原地,把我们关在宾馆里,我就向单位的人、警察讲真相,从我的身体变化说起。说明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师父是被冤枉的,我们没有任何组织,自发的去北京说句公道话,警察代笔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定地说炼。问我去不去北京了?在这个问题上,我正念不足,错了。说:“不去了”这不承认了迫害吗?这都是法理不清所走的弯路,回想起来真对不起师父。所以,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们三位同修一块又去北京证实法,当天傍晚,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三人同时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被警察拖到北京派出所,第二天带回当地公安局关押,然后又关押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

一个月后,我和另一同修回家了,那个同修被非法劳教。年底,我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邪恶放自焚录相、诬蔑大法的录音叫我写“保证”,我坚决不配合,用正念抵制不听、不看、不写。后来把我和另一同修送到市洗脑班,有邪悟的人专干坏事把师父的话断章取义,反面理解来“转化”学员,我们都不听,用卫生纸堵着耳朵,他们一看没招了,就说:“这两个老太太理智不清,送回去吧,以后再叫辅导员来。”我俩又被送回当地洗脑班,这段时间里,我和同修们学法、背《洪吟》、炼功,从不放松。开始警察不让炼,我们不听他的,后来警察也不管了。

女儿生孩子的预产期到了,婆家是外地,不能来照顾她。我和610的头目说:“我要回家照顾女儿坐月子”他说:“不写保证不放回去。”女儿逼我写,这时我的情也出来了。怎么办?魔的心很难受,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师父的法点悟了我,通过学法,我放下了情,心里也亮堂了,女儿也不埋怨我了。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时,后来市里又来一些邪悟的人搞“转化”。我一看不行,我得走,这不是我待的地方,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黑窝。走到一个村东头,河面上一座桥是必经之路,桥的那头就是公安局,路灯一片亮,怎么办?忽然心生一念路灯灭了就好了,就这一念,瞬间路灯真的全灭了,我顺利的闯过去了。

出来后,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三个多月,女儿生孩子请的保姆照顾,这段时间610和单位人员经常去家里骚扰,看我回来没有,威胁恐吓我女儿。后来悟到长期在外躲着,不象大法弟子的样子,听师父的话,回去救人证实法,当时也没多想,后来悟到是师父在保护着我。

三、助师正法、讲明真相、救度众生

回家后,当时资料缺少,又没和同修联系,一开始不知怎么写,叫女儿把别人贴好了的揭一张回来照着写,女儿说:“我那不是干坏事吗?”我说:“不是干坏事,你拿来我可以照着写,再贴出去救人,这是干好事。”一开始照着写都不会,写的一点不象样子。这怎么往外贴?师父看我有一颗救人的心,就帮我了。越写越好,越写越顺,大法太神奇了,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太太,又能通读大法,又能写字了,太感谢师父了。

有一天,正在学新经文,突然大门铃响了,610和单位的人又来了,女儿急问:“怎么办?”我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说,你把卧室门都打开,我拿着《转法轮》和《经文》到阳台上坐着,心想不叫他们过来,就这一念,他们真的就没来,单位的人问:“你妈回来没有?”女儿说:“没回来。”他们不信,女儿说:“房间的门都开着,有人你还看不见吗?”这时,有个女的刚走進有阳台的卧室,就听见一个男的说:“走吧。”她就出去了,离阳台就差几步距离。他们走后,女儿害怕说:“妈,你再出去躲一躲吧,他们再来怎么办?”我说:“没事,不允许他们再来骚扰了。”可能当时念正,师父又保护了我。体会到只要大法弟子有正念在法上,师父就帮我们。

后来资料多了,由于多学法,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足,不管白天晚上带着孩子,進楼道发资料,由于经常带着她做事,她也受益。她要真相本往人家门上放,还贴不干胶,现在有时间也跟着学法,炼功了。

孩子上学,我有时间了,随着正法的向前推進,师父叫我们面对面地讲真相救人,每天上午,我带上“九评”光盘,真相本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下午在家学法,晚上还出去讲,八点左右回来发正念炼功,直到夜晚一点再睡觉,精力非常充沛,我从来没有“敏感日”的感觉。

夏天孩子学校放假,我带她出去讲真相,劝退的人叫她给记名字,有同修结伴,我就把孩子送到超市,叫她看画书,从没因为孩子放假耽误我救人的事。和同修一块,最多一天能劝退三十多人,少至一二人,有时也有空着的,除了恶劣天气外,很少间断过,没有做伴的,我就一个人出去讲,劝退人数多,我也不起欢喜心,劝退的少也不灰心,什么样的人都碰到过,什么话都听过,从不动心。

有一天晚上,和一同修出去讲真相,一个小店里有个小伙子,我俩给他讲,那个同修用人的情劝三退,说我和那人是老乡,不会害你的,当时我也没在意,结果适得其反,那小伙子态度就变了,打电话说:“姐姐,这里有两个人闹事,来几个人。(其实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可能是黑话)”这时那个同修就出去了,他给姐姐打电话怕啥,我想救她,就没走,接着继续给他讲真相。突然,那个小伙子把门关了,灯也关了,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我问:“你关门关灯干啥,给我开开。”瞬间他就把胳膊往前一拢想耍流氓,我往后一闪,瞬时师父的法打進头脑(“正念制止行恶”[2])。我高声地说:“你给我站住,别动”,他真的就站住不动了。我说:“你把门打开。”他马上就把门打开了,我就出来了。

回来后,我向内找,为什么遇到这个情况,不能怨同修不配合,是我的心不纯,有我要修去的因素在里边,所以才让我碰上这件事,是师父又保护了我。出去讲真相有惊无险的事很多,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无事走脱,稳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当然,我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太远,比精進的同修也相差很大,但我会更加努力精進,多救众生跟师父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