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六十八岁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四月三十日走入大法修炼。从这一天起,我的生命重获新生,这一天我永世难忘!

在这之前的几十年里,我每日都挣扎在多种病痛的折磨中。母亲常说我:你就只有那头发夹儿上没病。我曾患有血管神经性偏头疼、美尼尔氏综合症、脑动脉硬化、肠痉挛、高血压、心脏病、食道炎、胃炎、乳腺增生、附件炎、腰疼、类风湿等疾病。经常头晕、走路脚下无根、忽忽悠悠、风能吹倒。说话有气无力、心慌气短。黑眼圈、青嘴唇、蜡黄的脸上罩着一层黑气,严重的一副病态样。这么多种病,集一人之身,是啥滋味?疼!这儿疼、那儿疼、浑身疼!中西医看遍,常年吃药当吃饭,不顶事。我为治病还练过五种假气功,结果更糟。怎么办?没办法,硬扛着吧,整天半死不活,以泪洗面。

就在这无思无盼、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九八年四月三十日,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我得救了,我福份大呀。炼功一个多月,所有的症状不翼而飞,真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好激动!我未见过师父面,师父没要我一分钱,就凭一本宝书——《转法轮》,让我脱胎换骨,我对师对法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当时就抱定一念:今生修炼法轮功,永不放弃!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过了十四个年头,如今的我与过去比,判若两人。快七十岁了,脸上光光的,几乎没有皱纹。一头黑发,乌黑铮亮,人们都说我象五十岁的人,越活越年轻。我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单位同事以及周围认识我的人,从我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的哥哥、姐姐、妹妹也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炼。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只是身体受益,更重要的,是心灵也得到了净化和提升。师父要求修炼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性,从一个好人做起,修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以前我是个对名利看重的人,活的很苦、很累,得法后修炼中明白了好多好多道理,渐渐的对名利看淡了,对得失看淡了,心放宽了,处处与人为善,活的踏实、坦荡。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也曾遇到过几件切身利益受到冲击的事,下面我就说说其中的两件事儿。

丈夫家在农村,兄弟二人,他是长子。家里有房屋八间,其中有两间是给我们的。公公一辈子在外上班,家里的事一直都是婆婆当家做主。我和丈夫在县城上班,婆婆和小叔子一家(在家务农)一块儿生活。八六年婆婆脑溢血,在婆婆即将咽气的时候,妯娌把我叫到一边,对我说:家里那两间房,只能住,不能拆、不能卖。当时我听了没有吱声,原因是我若答话,妯娌俩就可能发生争执,婆婆还没断气,两个儿媳妇就开始争财产,岂不让人笑话?别看我没言语,并不是我姿态高,妯娌的那句话,可在我心里憋着哪。

婆婆去世一个多月后,公公去了我们家(县城),我便对他讲了一遍妯娌说的话,同时要求他给我们把这两间房写起来(房产文书)。从八六年到九六年这十年间,我只要见着面就央求公公给写,可他只是承认房子是我们的,就是不给办。在这问题上丈夫不支持我的要求,我一提写房产文书,就和我吵,我真生气呀!生气妯娌不承认房子是我的,生气公公当老人的不给做主,生气丈夫胳膊肘往外拐。街坊众人都知道我是个通情达理、孝顺老人的儿媳妇。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原因就是我没有儿子。公公典型的重男轻女,小叔子家一儿一女,我们家两个女儿,都在姥姥家长大,奶奶家一天也没待过。公公太偏心,一辈子挣的钱全花在了小叔子一家,从小到大没给我的女儿们花过十块钱,我一点没夸张。大女儿结婚的时候,当爷爷的只给了一百块钱。我委屈、生气、不平衡,加上恨,一气之下,我三年没登他们家门!

其实我要求写房产文书,只是为了赌一口气,我并不缺房,写了也不会去住,也不会拆、不会卖,可是,我可以不要,你做妯娌的不能不承认是我的。那时好斗的我,就为争这一口气,折腾了十三年。我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心里很苦很累,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患了心脏病、高血压。

学《转法轮》,师父讲的法,让我看到了我身上的争斗心、妒嫉心、和由此而生的种种恶念。看到了就修去,师父说“做到是修”[2],于是,在得法五个月后,九八年的秋天,我带着两个女儿一块儿回了家,把公公三年没拆洗的棉衣、毛衣拿走,换洗一新,从此再没提过房子的事。真的从心里放下了,而且放的干干净净。

公公是离休干部,每年工资收入四万多。前年,公公拿出一生的积蓄(二十来万元)将家里的八间旧房,翻盖成二层带尖的新房。对此,我心里很平静,不争钱也不再争房,顺其自然。老人现在八十九岁,行动不方便了,我和妯娌轮流伺候,轮到我照顾的时候,我象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吃、穿、住、行精心照料。街坊四邻看在眼里都说:老公公这么偏心,你能做到这样真不容易,这法轮功没白炼,真好!

另一件事儿,我家装修房子的事儿。二零零二年,我家装修房子,粘地砖的工人因为技术不太好,有一间屋的地板砖粘的七高八低。带班的一看,对那个工人说:这不行,掀掉重粘。掀下来的瓷砖粘着已凝固的砂子、水泥,不能再用了,结果废掉了五十多块瓷砖。还有几次,傍晚要收工了,拌好的水泥还剩下一大堆,第二天干活的时候,早已凝固成硬块,不能用了。他们给废掉的料,合款五、六百块钱。带班的人也知道是他们的责任,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婶子,这都怨我们,废掉的这些料合多少钱,最后结账的时候,从我们的工资里扣吧。”说实话,这要是在以前,我不会客气的,还可能跟他们闹一顿,因为不但废了料不说,还延迟工期。但现在的我,听师父的,师父说“做事先考虑别人”[3],所以这件事怎么处理,我心里有数。

完工那天,我说:進屋来坐下,我把工钱给你们结清,就不用再跑一趟了。不但没扣他们一分钱,为了凑个整数,还多给了他们两个工的钱。他们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一个劲儿的说:您心眼儿真好!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真善忍”的,师父教我们遇事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你们也不是故意的,都是拉家带口的,挣点钱不容易,你们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几个人连声说:记住了,记住了。后来有人跟我说,给你家装修的那几个工人,逢人就说炼法轮功的人好,一个村子的人都知道。

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师父的救度之恩,我无以为报,只有精進实修,做一个听师父话的真修弟子,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