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为他的基点上 正念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丈夫是九八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了。现将这十四年来,从三个不同方面用大法制止坏人行恶,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一下大法伴我世间行的修炼历程。

难中得法

一九七七年,我因公受伤,那时才二十岁,以后就落了一身疾病,中途练过各种气功,也花了很多钱,都不能治好我的病。到后来,生活都快不能自理了。

当时大法刚洪传到我村时,丈夫听说现在有一本书叫《转法轮》,讲的是修佛修道,他马上就请了一本,他没看多少,就叫我看。我说现在骗人的东西太多了,我不想看,你自己看吧,就这样错过了几个月。

师父为了使我这个满身业力迷失的生命返本归真,多次点悟我,我还是无动于衷,最后为一件小事,丈夫赶我出家门,甚至离婚。由于二十多年疾病缠身,使我变得心胸狭小,嫉妒、气恨、自私,在含恨中想了结此生。

写好遗书准备轻生时,这时师尊的《转法轮》映入眼中,当我顺手翻开书看时,大法的法力展现在我眼前,当时只觉得跟其他书不一样,我一定要好好的看看,书一遍还没看完,师尊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将我的身体净化了,病全好了,当时我就发了愿一定要好好的修炼,那是一九九八年。

我刚修炼了一年,大法弟子就开始被迫害,由于我得法不易,我坚持不懈的学法,当大法刚开始被迫害时我就意识到,要走好这条路很艰难,但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走下去,从那时我就开始背法,把法都装在心中,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今天主要是想写在被迫害期间的三件事。

堂堂正正找610人员 清除邪恶展板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次赶集,看到街上有很多展板,全是诽谤大法与师父的,当时我的心很痛,这么好的师父和大法,怎么能让他们诽谤与抹黑呢?越想越不是滋味,当晚学法时,一个个的意念在脑海中回荡,不能平静,觉得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诽谤我师父,一定要制止他们,当时,提笔以信的形式澄清法轮功是什么,告诉他们自己在大法中怎样受益,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自己犯的罪是无法弥补的,其实都是师父看我有制止他们迫害的心,就给我智慧,第三天,堂堂正正拿着信走进了610办公室,与他们正面交谈,因我怕自己讲不全,才用信的形式让他们看完,看完后,才回答他们所提的问题,当天堂堂正正回了家。从此以后,在本乡镇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

站在为他的基点 在看守所讲清真相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由于我家的黑白电视机坏了,我以前被病折磨,经济困难,修炼后又被几次迫害,在迫害中又被罚款几千元,所以电视坏了半年,没有钱买,当看到十三岁的女儿很可怜,我借钱买了二十一英寸的彩电,我就借了VCD,又向同修借了讲法录像,在看录像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刚买回来三天的电视被乡政府及市610的人抢走,包括VCD,还绑架了五位同修,而且我丈夫在公安局被打。

刚进看守所时,要我们向武警报告入狱,我为了不让看守所的人对大法犯罪,正告所长,为了你们,修炼的人不能入狱,只能入寺院,所长说,这里只有监狱,没有寺院。我说,那我们不能進去了。所长说,不想進去,就在这里站死你。我说,不就是站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后来,所长看我真不动心,他就回家去了。十分钟后,公安局副局长来了,因他管看守所,说,不用报了,就带我進去了,从此,出進都不用报告了。

我为了反迫害,绝食七天,在第三天提审时,610问我讲法碟从哪来的,其他三人是不是你叫来的?我坦诚的告诉他,讲法碟是我借来的,我绝不会告你是谁的,你就把它当成是我自己的吧,他们也不是我叫来的,他们路过我家,看到我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作为大法弟子就進来了。请你给我一张纸吧,把你的笔借我一用。他就真给我纸笔,我就在纸上写到,我在这里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与看守所的领导及工作人员没有任何关系,请看守所的领导转告我所有亲人,告诉他们一定要找绑架我们的人算账,当时610提审的人还要我按了手印。

离开提审室,我将纸条交给了公安局管看守所的副局长,当时副局长又把我叫出来问话,我告诉他既然与你们无关,那就无可奉告,如果可能的话,就让绑架我的恶人的上级领导来和我说话,就这样,在第七天八点多的时候,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将我叫出来问话,当时我不肯出来,工作人员说,今天由不得你了,你好大的面子,来了三位公安局长,要看看你是怎样一个人。我说,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吗?用不着大惊小怪。

当我到局长面前时,他们对我很客气,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告诉他们,我很想吃饭,真的不想死,而是你们的手下不让我吃。他们说,不会吧?我说,我因公受重伤,到后来生活不能自理,你们当官的谁照顾过我,理睬过我,问候过我?是我的师父无条件的将我的病全治好了,教我做人的道理,按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没犯国家任何法律,也没伤害过任何过一个人,他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抓我?局长,你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们想想,从经济上讲,农村就靠柑橘收入,刚要打药时,他们把我抓来,正在插秧时,又把我抓来,稻谷需要打药时,又将我绑架,现在正要摘油茶时,又将我们弄来,你想,现在钱也没有了,粮也没有了,油也没有了,我们吃什么?孩子吃什么?你们也有孩子,现在这个社会谁家没有电视?我的孩子到别人家看电视,别人把门关上,当我看到自己的孩子受这样的委屈时,是多么的难受,所以我借了钱买了电视,我跟你手下好话说尽,他们非要抢走,我今后怎样面对孩子?VCD是借来的,我拿什么还?现在孩子还有安身之处,如果象这样没完没了下去,会被你的手下弄得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孩子还有安身之处吗?是不是你的手下不让我吃饭?局长说,原来是这样,那好,电视、VCD都还你,让你丈夫回家摘油茶,当时我想到还有其他同修也一定要放出去,而没有想到自己。我问局长,其他人呢?局长说,都放。最后我说,我呢。局长想了一下,放,你就放心的吃饭吧,别损坏了身体。

最后,另一局长说,现在你身体好了,我们签个约定,半年你的病不复发,就不能修炼了,我告诉他们,佛法修炼是伟大的,同时也是很严肃的,我既然选择了修炼这条路,不管这条路怎么艰难,我一定会走下去。这时,他们露出了笑容,局长说,在家修不能声张。我说,那不正中了江泽民迫害的理由——法轮功是某教吗?见不得人,我就要堂堂正正的修炼,让世人来见证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有两个老年同修因消业,其实是师父演化成病业,十天就回家了,我丈夫十四天后回家摘油茶了,我和另一同修二十七天才回家,在我回家时,电视、VCD一起退回。有个公安说,公安退东西是开天辟地头一次,从此也没有干扰了。

师尊点悟 讲清真相 正念解体洗脑班绑架

二零一一年九月,恶人疯狂的办洗脑班,到各地各户大法弟子家中抓人,欺骗大法弟子的亲人,要大法弟子去办“学习班”,当时搞得鸡犬不宁,有的弟子已被抓进去了,有的在洗脑班已经被整疯了,有的在洗脑班看到同修受的酷刑写了“保证”,而且恶警天天来村抓人,所要抓的人在他们的名册上面都写了名字,其实学法的人都在他们的名册上,连晚上都到大法弟子家串来串去,连常人都感到害怕,看来问题越来越严重,而且镇上的大法弟子无意中看到我,告诉我同修被抓的情况。

当时我向内找,为什么这些都让我碰到,这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制止他们,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更不让他们毒害更多的人,我是大法弟子,怎么制止呢?当时,师父看到我有护法的心,在炼功时,师父的法打入脑中“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1] 。“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2]。我立即动笔,用法律向市四大家(公检法司)以信的形式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大法对国家、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大法弟子没犯任何法,而他们的手下在知法犯法,无法无天,把他们的所作所为揭露出来,“学习班”就是私设公堂的真面目,要他们为民做主,制止悲剧发生,为自己留下好的未来,为历史留下光辉的一页。给610办公室用信讲真相,揭露“学习班”的真面目,讲大法美好,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讲迫害法轮功的人得到恶报的例子,讲了谁对大法做了不好的事如不改过自新,会招来报应,讲如何才能躲过报应与劫难,否则上天一定会清算的,如不改过,还在作恶者,到时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给乡村写了不同的真相信,信寄出后,再也没有谁来干扰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师尊做的,只是师尊看到弟子有这颗心,师父就把一切都摆平了,我真正体会到,只是心中有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只要心中装有法,师父时刻在身边呵护着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兑现自己的誓言,才能报答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