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师父给自己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前些时,我被恶警绑架,走出邪窟后醒悟到自己的修炼出了大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

赶快向内找,可一时没有头绪——每天晨炼、学法、发正念都没落下,讲真相救人的事也平稳的在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没等想出来,整点发正念的时间到了。发完这十分钟正念真是吓了一大跳——脑子里象塞進了一个马蜂窝,又吵又乱,哪还有什么正念,就是在那儿摆了十分钟的姿势。“发正念”是师父赋予我们的清除邪恶、解体烂鬼助师正法的神通,我这样的状态哪能起到作用呢?而且我发现这样糟糕的发正念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态呢?难道只是因为发正念的状态不好就摔这么大的跟头吗?我继续向内找。正好学法学到“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1]忽然恍然大悟——我就是有一颗“求心”!

回想起自己的修炼过程,可以总结为一个词——平静。首先家里的环境很平静:家人认同大法,多年支持而且保护。其次在自身消业过程中也只发生过一次特别难受的,快挺不住的时候求了一下师父就消失了,之后一直身体状态很好,就连炼功抱轮、打坐双盘也没有出现过那种痛苦难当、无法坚持的,一直很平静。在过心性关时也有难受的时候,但只要看书学法,很快就过去;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也一直很平静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干扰,总之我的修炼状态和环境是风平浪静的。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一切都是师父慈悲于我。但时间长了,心里倒有点不平静了。

远了说:每天明慧网上看到的同修揭露的被迫害的事例,那么多同修被绑架、被毒打、被迫害,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近了说:周围的同修有的被邪恶骚扰,有的被病业迫害甚至失去肉身,有的发烧几个月不退住了医院又出来,有过亲情关家里闹的不可开交。每每想到此,环顾自己的小环境,真是舒适而温馨。难道这就是我修炼的环境?难道我就是应该这样修炼的?师父不是说修炼得吃苦吗?我的苦在哪儿呢?这一念在我心中藏的很深也藏了很久,渐渐膨胀成了一个大的执著而不自知,直到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还都没想太明白——我不是不想修炼,不想吃苦啊。

直到前些天和家人切磋时说出自己内心的疑问,同修的一番话打开了我的心结。“你还记得你小时当常人时的样子吗?那时爸妈背后就说你怪,别人争什么你也不争,别人生气的事你也不生气,你老是去干别人不干的傻事儿,修炼后认识到那不就是没那么多的执著吗?师父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来安排不同的环境和道路的,你是什么材料,师父就安排什么样的路。”真是,师父都说了“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最好的”[2],师父说:“那么在走自己这条路上、证悟自己的威德上,那必须得有自己走过来的认识过程、修炼过程,带有自己的因素、特点,所以每个人都得走自己的路。”[3]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是师父从根本上就不承认的,而且“善恶有报是天理”,修大法,做好人,就应该有福报,怎么还应该被迫害呢?我不安于、不甘于师父安排的修炼环境,患得患失的背后隐藏的正是没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人心,也有一颗为私的心——只想到自己修炼层次的提高与否,没想过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走师父安排的路,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真是人心招的鬼上门。想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想到自己的人心泛滥,真是感到万分的惭愧啊!

除了这些人心,我还找到了怕心、争斗心、气恨心等许多执著心,一并写出来,曝光出来,作为去掉它们的第一步,作为主动修炼的又一个开始。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