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认清真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尊敬的同修们好!

我今天交流的题目是,“在修炼中认清真我”

我本科毕业后一年左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花了很长时间,寻找可以加强我灵性的方法。虽然我很年轻,但我知道,我的人生中会有非常超常的事情发生,只是当时还不确切知道那会是什么。

在大学第一年,我去中国当教师。记得是春天的某一天,下课后,一个学生跟我聊天,并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后来,他给他母亲打电话,要她帮忙找一本英文版的《转法轮》。很快,这本书就寄了过来,并送给了我。

当第一次读《转法轮》的时候,我记得当初的想法就是,这就是我一直追寻的大道,我的余生,就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还记得当时也有一个负面的想法。我当时想,如果我的心性提高了,那我所梦寐以求的常人朋友们的那些乐趣,就得不到了。

我当初还没有意识到,那些乐趣是不健康的。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

师父还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通过这几年的修炼,我的心性得到了提升,我更加注意自己的念头。对照法,随时将那些不正的念头去掉,师尊也帮助我消去业力。

随着师尊不断的指导我们的修炼,消除我们的业力,我们也会逐渐的认清真我。

我的理解是,尽管我们犯了很多错误,师父不会放弃我们。因为师父最清楚,我们的真我是谁。师父也看得到,我们当初做出随师下世、助师正法的决定那一刻,心中的那份真诚和神圣。师父是在等待我们整体发挥主导作用。

在经文《再精進》中,师父说,“有一点大家都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历史能够走到今天,就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留下来的,这段历史就是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兑现你们的誓约而存在。”

我的工作

在过去的14个月中,我在大纪元作全职销售。而在此之前的七年中,我是一位高中教师。我非常喜欢那份工作。在开始教书生涯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的恩赐。这份工作让我养活自己之余,可以有大量时间讲真相。我在暑假可以休息。有几个暑假,我曾尝试在大纪元作销售,但我发现这种零散的方式作销售工作,是不可能成功的。

在讲我做销售经历之前,我想分享一些在高中教书的心得。我当时理解到,这个工作环境要求我既要提高心性,还要证实大法。我与其他老师相处很好,我用专业的态度与他们合作,最大程度的履行我的教学责任。这也是证实法的一种方式。我还要学习在一些事情中取得平衡。比如,首先我需要拿捏好讲真相的方式。有几次讲真相中,我本应该作出更好的判断。

在讲真相的时候,我需要找到能够使对方接受的方式。

有一天,我想那是师父的安排,我走進学生活动中心,询问如何成立一个大赦国际俱乐部。一个学生旁听到了我的讲话,提出他希望成为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后来他成为了这个俱乐部的主席,并且帮助其他学生加入,以及组织活动。我们曾经做过信访,与其它俱乐部见面,以及讲真相。他的学习成绩也在学校出类拔萃,最终成为那年普林斯顿大学在那所高中招收的唯一的学生。

我曾经在三个高中工作,每个高中我都成立了大赦国际俱乐部。我发现参与这个俱乐部,以及相关课外活动的学生,往往都是比较出类拔萃的人。大赦国际俱乐部主席组织能力出众,召集会议及安排活动,都完成得非常出色,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看他们如何工作,也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在高中这个环境中,另外的一个讲真相的方法,就是跟历史老师谈论共产党的历史。我接近过几个历史老师,曾经在他们的课堂上播放《九评共产党》的片段。这对教世界历史的老师尤为对口,因为他们课程中有关于文化大革命和大跃進的部份。

第二件在高中工作我需要平衡好的事情,是如何管理我的学生。开头那几年尤为挑战。按常人的说法,就是有些学生对我并不象我对他们那么好。从修炼者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向内找的机会,看看我哪里不足。我意识到自己缺乏自信,站在教室前面也缺乏吸引力,特别是当学生做了出格的事情,我没有及时作出判断,告诉对方不能这么做。当对方需要受到纪律处分的时候,我也没有采用合适的处理方式。

这些年来,特别在我教学生涯的第四、六,和第七年,我逐渐学会了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我的课堂规则就是围绕“真、善、忍”,并将这些原则放在了我的教学大纲中。而我管理学生行为的准则,则是围绕“失”与“得”的原则。当学生表现出努力的态度,或者展示出主动性,我会迅速对其表示认可。相反的,对于不良和不当的行为,我也会反应迅速。这些正面和负面的行为,都会在课堂结束后,用分数来标记。然后我会累积他们的得分。

我感受到师父利用了我的工作经验,帮我克服了自己的缺点,帮助我成为一个“真人”。

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中说道:“走在街上,或者是在其它社会环境当中,也可能遇到麻烦事。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第三件在高中工作,我需要平衡好的事情,则是我经常太全神贯注于自己做的事情,而忘记退后一步,看看做事情的基点。

对我们而言,“基点”是指要随时谨记自己是炼功人,有任何机会都要讲真相。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悟”的那小节讲,“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

许多年前,当我正在银行,忙于完成一个任务。一个同事问我,是否去餐厅后庆祝CEO的退休。我告诉她,我太忙了。后来经她劝说,我答应她晚点去。

当我来到餐厅时,正好坐在CEO的对面,我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跟他讲真相的机会。那同事开玩笑说,我差点错过CEO的退休聚会,因为我说我太忙了。

在高中工作,我经常忙于与其他老师,准备和学生以及家长开会的报告。

有一群教师总是在我房间的圆桌上一起吃午饭。某一天在经过他们时,一位老师指着我带的小册子,说,“用这个做明天的教材再完美不过了。”那本小册子的内容,涉及到对法轮功的迫害,她邀请我在她的英语课上,提出这个话题。因为这涉及到她的班级正在阅读的一本书的主题,有关歧视和不公正。

我告诉她,我愿意做这个演讲。但在我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着,我现在有多么多么忙的念头。我也感到焦虑,感觉没有时间来准备这个演讲。

直到当天的晚些时候,我问自己,“你为什么活着?你不就是为了这种讲真相的机会而活着吗?”一旦认清了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马上开始准备这个演讲。

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

大约教了五年书后,我了解到自己可能符合申请短期的“停薪留职”。我想看看这样做,是否能给大纪元更多的支持。我给学区工会代表打了电话,但看起来这根本不可能的。两年后,当与其他老师聊天时,“停薪留职”的话题再次被提起。所以我决定联系校长,作出申请。

我也跟太太和家里人進行了多个月的沟通。对这个决定,尽管他们并不是全力支持,但也没有全力反对。

二零一二年六月,我向校长提出申请。跟校长谈了几分钟后,他接受了我的申请。我很惊讶竟然如此容易。事实上,校长了解法轮功遭受的迫害,以及活摘器官的事情,所以基于他认定我将会投身一个很好的事业,他批准了我的申请。

我刚跟校长谈话的时候,心里有些紧张。当时还做了个打算,准备回头给他写一封信,这样可以更充分的表达我的思想。但没料到他这么痛快就同意了。如此可见,我的常人观念是唯一阻碍我修炼的障碍。

这也让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到,“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

在大纪元工作的乐趣

能在大法学员创建的媒体中工作,讲真相,让人有一种满足感。事实上,还不仅仅是满足感。当我面对面跟人们讲真相的时候,那是一种兑现誓约的感觉。那是一种在正法时期“我就是应该这样做”的感觉。当然还有很多重要项目,需要人手。我们可以在任何项目中走出自己的路。

在大纪元工作之前,在我的其它工作中,我发现工作之前炼功或学法非常困难。我习惯晚上十二点,或者凌晨一、两点才上床睡觉。所以,我一般早晨七点半或者七点四十五分起床,赶快准备去学校。一天工作之后,回到家里,我还要平衡好学法,炼功以及做项目,有时候真是让人喘不过气。

在过去的十四个月里,尽管我还没能够每天都做到,但我在工作日的每天早晨五点学法,接下来在上班前炼功。这样来开启我的一天,感觉相当棒。有一小群同修,则在公园炼功。

我和太太做了一个协定。如果我希望在大纪元做销售超过一年,那我一定要签满一定数量的合同。十个月后,我离这个目标还相差很远。我想我可能注定要回到以前的工作。

六月初的一个晚上,在大纪元员工每个礼拜集体学法交流中,我告诉大家计划回去教书。当我发言的时候,我很伤心,于是我低下头,控制自己不要流泪。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同修,眼泪夺眶而出。另外一个同修严肃的告诉我,我一定会对这个决定感到后悔。那个晚上,我从同修们那里感受到巨大的慈悲,没有人的情绪的东西,满满的全是正念。那种慈悲和正念,让我感受到我所对应的所有众生,对我的信任支持。

讲到支持,我想说一下大纪元办公室那种互相支持的氛围。每个月,即便有,我也只带回几个合同。但是其他销售和经理总是不断的告诉我,“你能做到,你一定行!”一个月接一个月,他们会不断的这样鼓励我。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到“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

在第十一个月和第十二个月,我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太太和我发现,这个目标还是定得太低了。尽管我非常努力才达到现有目标,但我们意识到,要想达到之前工作的收入,我业务需要达到当前目标的两倍。

我的理解是,这个过程和修炼很相似:我得到了某种启示,我也认为这是正确的。于是我做了些事情,我认为做的不错,自我感觉也良好。但事实上,我离标准差的还远。只有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有颗坚定的心,总是记住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我才能得到提高。

有两个销售员和我搭档,我轮流每个礼拜和其中一人搭档。我们直接拜访客户,跟進潜在客户,同时维护好现有的客户,更新他们的广告,为他们写文章。这要求客户、我的同事、美工人员、排版人员,以及广告拜访人员之间,有非常好的配合。

几个月前,我和同事的工作中,得到了一个教训,认识到工作中协调好是多么的重要。

我们和一个商业主進行了好几个月的接触。大约七、八个月后,我们到了签合同的阶段。就在签约的前几天,合同的某一个方面需要修改。我们需要和这个客户沟通。我对同事想采用的沟通方式不认同。尽管我告诉同事,我不反对她的做事方式,但我对整件事情很有看法,心里过不去。由于工作的不协调,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个客户根本就没有签合同,他也停止和我们接触。我希望情况会有改变。只要我持续提升与同事的沟通方式,跟她更好的配合,我相信这件事情会有转机。

师父也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提到这个问题,以及其解决方法:“难就难在每个人都有想法,每个人都有好主意,那么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想法就配合不好了。但是毕竟是修炼人,大法弟子嘛,最终要做的事情会摆在面前,修炼人的正念应该起主导作用。”

当在不同的社区碰到人们,向他们介绍大纪元。我们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态度。有些西方人从来没听说过大纪元报纸。绝大多数中国人知道大纪元,态度有正面的,有负面的。

一个管理一家餐馆的年轻人告诉我,大纪元报纸有政治倾向。我告诉他,凡是报纸,就会有政治倾向。我向他解释,大纪元是唯一值得信赖的中文报纸。因为他提供没有过滤的新闻,并且敢于报道敏感话题,保护人们的权益。我们没有达成合约,但是帮助他了解到不同的见解。我认为那些在大纪元工作超过10年的中国同修,真是太了不起了。他们要跨越多少诋毁和歧视,才使得大纪元有今天这样的面貌。

我感到能为大纪元工作是一种荣幸。同时,我也了解到我们可以在很多不同的环境,和方式中修炼和救度众生。无论在哪里,无论做什么,指导我们的法是一样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讲,“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

为了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我们应该更加勤奋的学法,讲清真相,和发正念。由此越来越多的显露真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