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修 走出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性格内向、胆小怕事却心胸狭窄,自私心、妒嫉心、争斗心极强。婚后和公婆的矛盾非常尖锐,丈夫的脾气又很不好,我经常一个人生闷气,渐渐的落下了一身病,感觉自己的人生很苦很累,真是不想活在这世上。

一九九九年正月的一天,我在朋友家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就觉的象有一丝甘露注入我的心田,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心胸一下就变的开阔了,眼睛也明快了,师父的话(法)句句说到我的心坎上……从此我便走入了大法修炼

一、走出家庭关,改变修炼环境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由于学法不深,我中断了修炼,直到二零零四年春才从新走回到大法中。丈夫出于怕心开始反对我修炼,只要看见我学法炼功,就对我拳脚相加,粗话脏话随口即来,经常说一些不敬师父和大法的话,大法的东西抓起来就毁。我不敢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大法的书到处藏,只能背地里看书。

丈夫有了外遇,三天两头往外跑。后来骗我说在外打工,实际是同别人一起生活。他每次回家总是指使我做这做那,稍不顺意就是打骂。渐渐的,在经济上对我也开始克扣,留给家里的生活费用无论怎样精打细算,都难以维持。我只好在院子周围找些空地挖地种菜,想尽一切办法节省开支。公公婆婆与我家住隔壁,他们五个儿女都不在身边,我一个人默默帮他们干一些杂活,可是公婆对我艰难的处境视而不见,还挑拨儿子不给我钱物。我想自己是一个修炼人,要善待他人,于是长期默默的忍受,从不与他们计较。无论我怎么努力做好,都不会看到丈夫的一个微笑,我很困惑,找不到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二零一零年腊月,我无意中得知小叔子的临时工作也是丈夫的情妇给安排的后,顿时明白了自己在家里小心翼翼的做人,处处怕得罪人,怕被丈夫打骂,却处处四面楚歌的真正原因,是旧势力抓住了我的“怕心”对我進行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的迫害。师父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1]正是自己不明白这个法理,使得自己的修炼非常艰难,丈夫和家人对我的迫害步步升级。自己没从法上悟,错以为自己只要多做事就是在做好人,别人就会认同我,也会认同大法,其实这是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

随着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人心:这些年来我对丈夫的关心很少,都是认为他应该怎样怎样对我好,而没有真正站在丈夫的角度上替他分担家庭的重任,这是“自私心”;他有了外遇,我更觉的自己是一个受害者,从而对他有了“怨恨心”;由于两个孩子对他父亲的认同,我对他们的关心也越来越少,产生了“维护自我”的心。对家庭和丈夫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达到发自内心的为他人着想的境界,而是出自希望感化丈夫的“有求”之心。师父讲:“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2]对照法理,我明白了这些都不是“真我”,是人心和观念形成的“假我”,我下决心去掉它。这样做了之后,各方面的情况都有了好转。

我坦然的奉劝丈夫在自己和第三者之间作出选择,阻止他继续造业。丈夫既不想离婚,也不愿离开第三者,我抱着善心和丈夫讲真相,告诉他善恶必报是天理,渐渐的他愿意向我倾诉他的心里话,我也耐心的听他说,并用法中的道理开导他,分担他的忧虑,肯定他对家庭的贡献,同时我又写信劝导第三者迷途知返,化解了长达八年之久的家庭矛盾。现在,全家人都能放弃前嫌,和睦共处,深切体会到了大法的威严。

二、坚定正念,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

丈夫不让我出去讲真相。二零一零年正月,丈夫的几个朋友在我家吃饭后,我让朋友观看开在我炼功磁带盒子上的几朵优昙婆罗花,丈夫便又大发雷霆,还召集所有的家庭成员象开批斗会一样阻止我讲真相。

当时,我明白这不是表面上人对人的迫害,是有背后的邪恶生命操控,便通知了几个同修发正念,清除操控丈夫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共产邪灵、黑手烂鬼。丈夫逼我保证以后不再出去讲真相,不往家里拿大法资料,否则就离婚。

我感到来自另外空间很大的压力,头沉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有思路,但就是坚守一念,我不能向邪恶妥协,不会向任何人保证什么,大法就是我的生命,要我放弃大法就等于要我的命。我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丈夫让我写离婚协议书,我便写:我答应与你离婚,是为了解除你的怕心,以后我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与你无关。我要照顾好孩子们,离婚不离家,你也不能再干涉我做证实大法的事,然后签了自己的名字。丈夫看了协议后没有说话也没有签字,转身走了。我知道这是同修们及时的配合和自己坚定的修炼信念震慑了邪恶,我撕毁了“协议”,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从此以后,他不再干涉我做“三件事”,我还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

师父说:“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3]“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3]当事情出现以后,不要停留于表面看谁对谁错,要看这件事情是针对我们什么“心”来的,去掉人心才是真正的提高。

三、走师父安排的路,和孩子共同成长

二零零四年,已经是儿女双全、在十年前就做了绝育手术的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我不想要这孩子,但又知道修炼人不能杀生,发生这样的事不是偶然的,我决定生下这第三个孩子。

在我怀孕期间,正值与丈夫因为第三者的关系闹矛盾最厉害的那段时间,我承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一次次想到轻生,可一想到腹中的孩子,就会强忍着撑下去。孩子生下来后,丈夫不是一走几天不着家,就是与我生气不休,我想一死了之,可看着孩子即将失去母亲无人照料,便又打消了死的念头。

孩子渐渐长大了,也与我一起学法,他心性守的很好,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他从不拖后腿,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吃了很多苦,陪伴我从困境中走出来,也是我与丈夫间的纽带。

我现在悟到,孩子的到来不只是来这里结缘、得法,还是师父对我这不争气弟子的慈悲呵护。为叩谢师恩,弟子唯有精進实修。

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