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师父给我铺就的证实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提笔准备写稿的前两天,我的女儿遭中共绑架。通过和同修们交流,我悟到,女儿是大法弟子,她有师父管,我应该放下情,不被干扰,做好自己该做的。下面,把自己这些年来如何找回、帮助昔日同修,以及向内找与同修共同提高的体会,和大家交流。

公安厅厅长的父母修大法  全家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我们炼功点上有老俩口,儿子是省公安厅厅长。在当时铺天盖地的邪恶压力下,他们因为怕牵连到自己的儿子,尽管知道大法好,大法救了他们的命,也不敢继续炼了。老俩口还有意躲着我们,搬了好几次家。

直到三年前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通过他们的女儿了解到老俩口其实一直不想放弃修炼,迫害之后在家里偷偷炼功,但不学法,也不知道现在大家都是什么情况,老太太还得了脑血栓,卧床不起。我一听,知道这是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啊,于是我和同修通过他们的女儿找到老俩口家。看到老太太卧床不起,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我们鼓励她:只要继续诚心修炼大法,师父就管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她当时就非常高兴的跟我们念“法轮大法好”。一周后,老太太大小便失禁的状态消失了,穿上衣服能坐起来了,不仅如此,还能在儿女的搀扶下去卫生间了。大法在老太太身上展现的神迹,让他们全家老老少少都很震惊,非常认可“法轮大法好”。

老年男同修原来是一个单位的厂长,多年来受党文化毒害很深。一听我们说退党,他非常反感,说我们反党搞政治,有时候魔性上来,不给我们开门。有一次,冬天下大雪,路上的行人很少,我和一位同修(我们俩也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还是来到他家陪他们学法。没想到一敲开门,老年男同修就撵我们走,我们没被带动,笑呵呵的说:“老大哥,我们两个老太太大老远的来,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你咋也得让我们歇歇喘口气吧。”看着我们满身满脸的雪花,他也不好意思再撵我们了,于是我们还是在一起学了法。

我们想到,还是有邪灵因素操控他,于是一边跟他讲真相,一边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老年男同修最后终于同意退党了,还让我们配合着收拾出一大纸箱的邪党书籍等物品,我们帮忙都给销毁了。此后他就象换了个人似的,一个劲儿的向我们道歉,说自己那次是因为害怕才那样对我们的。

老俩口的儿女多,整个家族的人多数都在公安部门工作,在我们的配合下,对其中很多人都讲了真相和做了三退。

他们的一个孙子是部队军官,因得了脑瘤准备到北京301医院手术。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帮这个孙子和他的母亲都做了三退,他们也不断的默念法轮大法好。到了北京,医院让三天三宿不睡觉观察病情,结论是未见异常,不用手术。回来后不久他就上班了,一直到现在都很正常。他们整个家族的人真是皆大欢喜,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就这样,我们不辞辛苦,无论刮风下雨,坚持每周去老俩口家学法一天,一直坚持了两年,老俩口的状态越来越好,后来他们的女儿也得法了。我们就把他们介绍给周围的同修和他们继续配合,我们又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同修了。

现在,老年男同修八十九岁,女同修八十八岁,平时每天给师父上香敬拜,过年更是想着给师父问好,女同修现在能扶着轮椅在屋里来回走动了。他们不怎么下楼,但是只要到他家来串门的人,他们都尽量的劝三退。

修去“不让人说”等人心

多年来由于我多半是主动热心帮助别人,耳朵里老听到一些赞扬和感激的话,渐渐的开始执着自我。有一次,听说一位老年女同修D由于忙于挣钱,忽视修炼,我就把她找到家里学法。没想到,她不但没文化,读法很费劲,更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做事非常不符合我的观念。比如来学法总是迟到,不管你怎么说她都是那样,平时走路说话大大咧咧,非常不注意,动不动还不来学法了,每次我都给她打电话,她不是忘了就是忙着种地卖菜什么的。我心里非常不高兴,因为自己平时做事有板有眼,看不上这种不符合我观念的人,于是在心里对她形成了间隔。

越是这样麻烦越多,她也不让人,还直接用言语顶我,真是让我难以接受,经常闹的不欢而散。但是事后我还是不放弃她。静心向内找,她的表现有我的人心促成的因素,我多年来就愿听好听话,把自己的东西强加给别人,接受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师父安排她的出现是帮我提高啊,我真是太差劲儿了,悟到这些后,她也好多了,不象以前那样了。

还有一邪悟的E,他就想上我家来学法,学了一段时间后,没想到他还把另一个邪悟的(这个人出卖过同修,导致同修被非法关押四年)也领来了。我产生了怕心,不想和E一块学法了。一天走在非常熟悉的街口,我却突然转了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啊。我悟到,邪悟的学员不就是转了向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多可怕呀,我不应该放弃他们。就这样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后来E坚持不懈来学法(他本人有想学法的愿望),他带来的那个人(这个人没有学法的愿望)再也没来,我感谢师父的安排。

就在提笔准备写稿的前两天,我的女儿遭中共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本地看守所。女儿是全家人的骄傲,她从小成绩优异,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都是班里的佼佼者,现在又有一份待遇优渥的工作,她小时候在家我们照顾,出嫁后丈夫照顾,从来没吃过什么苦。听说她被绑架时,因不配合恶警,抵制邪恶的迫害,是被几个恶人抬下楼的,连鞋都没让穿。我被亲情带动的泪如雨下、心如刀绞。

但是,通过和同修们交流,我悟到自己和女儿都是大法弟子,应该把她当成同修,她有师父管。我应该放下情不被干扰,做好自己该做的,写出了这份稿件,向师父交一份答卷,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走好师父给我铺就的证实法之路……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