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西市六一零为何胆敢扣押唐吉田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鸡西市虎林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惠敏,指使虎林市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及良种场领导,让良种场给本单位职工于金凤打电话,谎称要她去领工资,结果却在途中将其绑架,劫持到鸡西洗脑班(原鸡西劳教所)迫害,至今不让家人接见。于金凤的丈夫杨开成为此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唐吉田为妻子于金凤维权打官司。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下午,唐吉田律师陪同于金凤的丈夫杨开成前往鸡西市六一零办公室,就于金凤长期被拘禁一事交涉,结果当地公安以所谓“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借口,将两人行政拘留五天,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唐律师依照法律程序替当事人维权,完全合法,但却被鸡西市公安局非法拘押,且冠以风马牛不相及的罪名,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这次恶性事件再次暴露了中共警匪公然践踏法律的罪恶行径。

当然,这次恶性事件的幕后黑手是鸡西市六一零办公室。那么,鸡西市六一零办公室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操控当地公安悍然扣押唐吉田律师呢?

原因大致有两个:

一是害怕洗脑班的罪恶曝光。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以来,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为了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全国各地纷纷成立洗脑班,对外号称“法律培训中心”或“法律培训基地”,将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动用种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特别是在目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机构“劳教所”在全国陆续解散后,中共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比起中共的劳教所或监狱来,洗脑班违法更为露骨,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践踏法律!把法轮功学员关进劳教所或监狱,多少还走一点虚假的表面程序,而洗脑班一点程序也不讲,随意绑架,随意抓人。洗脑过程中它动用的酷刑手段有时甚至比劳教所或监狱来的更为惨烈。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偷偷的进行。邪恶害怕曝光,害怕解体,更害怕遭到清算。过去,正义律师大都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辩护,如今唐吉田律师受聘为被非法关押在鸡西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于金凤伸张正义,必然会引起鸡西市六一零的极大恐慌,于是它就一手导演了这起罕见的恶性事件。

二是威胁恐吓、当众耍流氓。流氓的最大特点就是当众施暴,威慑旁观者,使众人慑服,服服贴贴的任其摆布、欺凌、敲诈。中共建政以来搞的历次政治运动,如:土地改革、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反击右倾翻案风、学潮……都是当众耍流氓,通过对不同政见者或邪党内部不同声音代表人物的残酷镇压,威慑全国民众,迫使全国人民就范,任其宰割、吸血。鸡西市六一零这次非法扣押唐律师,就是当众耍流氓,意在威慑全国正义律师和各界维权人士,看你们谁还敢为法轮功说话!十月十九日,董前勇、郭蓬辉、刘卫国等律师陪同唐吉田的妻子到鸡冠区公安分局就唐吉田被拘进行交涉时,局长郑海洋跟董前勇说,对唐吉田行政处罚是考虑到唐吉田不是一般的律师,其在国内外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不能放人。并说对唐律师的行政处罚是鸡西市六一零请示了黑龙江省六一零,省六一零请示了中央政法委。他还狂妄的扬言:“看你们全国能来多少律师!” 其“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流氓嘴脸真是暴露无遗!

然而,鸡西市六一零根本想不到,它的倒行逆施在全国激起了强烈的反响。唐吉田事件曝光后,已引起社会各界抗议及国际媒体的关注,大陆律师和民众在网络上掀起营救唐吉田的活动,除有十多名律师和民众亲赴鸡西市营救外,大陆各地访民还以各种方式抗议,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唐吉田。为了营救唐吉田,连续多日声援团到鸡西市政府、公安局、检察院、鸡冠区公安分局、鸡西市第二看守所等有关部门来回奔波,并向市政府递交了六十八位律师、一百零三位公民联署的《紧急呼吁书》,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唐吉田,撤销处罚决定,追究相关人员滥用职权的法律责任,并向唐吉田律师公开赔礼道歉。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早上八点三十分,唐吉田律师从看守所走了出来。大家向唐律师献上鲜花,相互拥抱。据悉,法轮功学员于金凤等仍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洗脑班,希望各界正义人士继续关注与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