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救人别厌烦

记给一位同修家人三退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走出A同修的家我有点兴奋,又有点重任在肩的感觉。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多年的修炼中遇到过坎坷挫折,但是我没有被困难屈服,也没有因为困难在坚信大法上打过折扣。学法中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清除了十几种慢性病,在师尊的呵护下过了一次次的关,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大法使我焕然一新。

当有人说我不像近七十岁的人时,我就借题发挥讲清真相;与人交往中别人说我心肠好,我就告诉他们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十多年中我做了多少三退我不清楚;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先后有十几名新学员走上修炼道路,不过具体的过程已记不清了。

唯有A同修的丈夫退党了,让我忆起了邪党的瘤毒害他太深,三退的过程中让我抹不去这段记忆。

A同修六十多岁了,和我在一个学法小组,七二零时在邪恶的逼迫下签了字停止了学法。A同修的丈夫与我同龄,是六十年代在部队的邪党党员,在我们地区是小有名气的人。

那是二零零三年夏的一个雨天,我去了A同修的家,告诉她要走回大法中,我给她送去了师父的新经文和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互相切磋、鼓励。A的丈夫在一旁不耐烦的说:你这人有水平没用到正处,我对你看法不好,你干点什么不好?××党不让学法轮功保证有道理,你们学法能当饭吃吗?我不动声色,心里发着正念,并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按真善忍做事的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江××搞的戏。”A和我读起了《转法轮》,他不听,把身体背过去。

第二天晚间,下班吃饭后,我们又继续去学法,我俩对着他读。他翻身过去不吱声,学完法后我站起身对他说:“我是真心对你好!我师父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上来,大家想一想,再发展下去是什么样子呀?能让它永远这样存在下去吗?人不治天治。人类发生劫难的时候,都处在这样一种状态下。’ [1]”他还不吱声,我告别要走时又对他说:“我是真心对你好!为了你的将来着想,我才不得不在这深更半夜来打扰你的。”走出A同修的院,A难为情的说:“对不起,他这人说话总不近人情,他不让我学大法,怕被抓。”

我鼓励她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要听师尊的话。你丈夫为人热心肠,爱帮助别人,是受邪党流毒时间太长了。只要正法没结束,我们就有机会救他。”

从那时起我每遇到他,就对着他发正念清理他空间场的邪恶流毒,我们的协调人还给他寄去了劝善信,有的同修给他打电话讲真相。

二零零六年夏A的家中一个难接着一个难,她的丈夫遇到了车祸,两只眼睛受伤,家养的母猪带着十四个小猪突然死亡,他们夫妇在医院,为她们看家的亲友有一天又死在她家的院内。同修们去安慰她,在经济上帮助他,一次又一次的去医院看望他,他们家的农活我们无论怎么忙都放下自己的去帮她干。

同修们不止一次的告诉他,人没有好的出路,只有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福报。

在这过程中,A的丈夫说出中听的话,也有拉着脸不吱声的时候,有一次他对我说:“小时候我很苦,冬天连袜子都穿不上,脚冻得穿不了鞋。吃的苦就没法说了,如别人知道都会笑话我。”往下说不下去了,他哭了。反过来他又背起了《毛选》,能背好多段子,我就顺着他的思路,我们说到了高岗,谈到了反右,又说起了文化大革命。我说我们小时的苦是三年内战造成的,六十年代的苦是中苏反目,还债使人民饥不择食,而共产党把人祸说是三年自然灾害,让他看看《九评共产党》,这回我们很说得来。

又是一年的秋天,A陪着丈夫从医院取钢板回来,我们共同去看他,给他带去了《风雨天地行》、辛灏年的抗战,拉上话他笑了,意味深长的说:谢谢你们了,见到你们我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嫂子,你有空吗?咱们好好唠唠嗑。我知道他终于觉醒了,这回终于把他那个邪党给退了。

去年的下半年,我们的学法小组因为安全原因转到A家去,每天晚上她的丈夫都给我们准备好茶水,安排好座位,这是多么可喜的变化啊!

回想为这个邪党党员退党的过程,真是非常漫长的。但师父慈悲,珍惜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并且已经为我们铺好了路,只待我们去做,就看我们的用心程度了。只要我们怀着一颗慈悲的心,顽石也会被熔化。

自己现阶段的一点体悟,与同修共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