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铁椅、扇耳光、浇冷水、电击私处……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付辉女士的血泪控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四十三岁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付辉女士,自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在辽宁沈阳站前被便衣绑架后,至今一直遭受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的残酷迫害。现附上付辉女士的血泪控告状。

我在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在沈阳站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到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地方,有三个男警察把我又绑架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屋里,把我扣在一个铁椅上,双手用手铐铐住,双脚也扣住,一点不能动弹,铁椅子冰凉彻骨,然后三个男警察开始打我耳光,打了很多下,因为问我问题我一直不说,他们一直打下去,还使用电棍电击腿部,电击阴部,剧烈疼痛,又开始把我的衣领解开浇冷水,不知浇了多少下,然后用三个纸壳扇风,还拿一个象头盔的东西套住我的头部,用棍子敲,不知敲了多少下,还有一个男警察试图用牙签扎我的手指,打了我多少下我记不清了,浇凉水从头湿到脚,冰凉彻骨,一直湿三、四天,打完后,当时又把我铐在铁椅上,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完全是酷刑折磨,而且我当时一直浑身疼痛,而且一口饭也没吃。又给我送回兴工街派出所,检查完身体后半夜就把我绑架到沈阳第一看守所,身上一直湿着,而且没有吃饭,脸上带着伤痕,嗓子一直哑着说不出话。打我的三个警察一个胖胖的很凶,两个瘦的也很凶,我当时问他是哪的,他们骗我说是协警,见面我能认识他们。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这种酷刑从三月二十日晚上到二十一日下午为止,然后又送到兴工街派出所。

我被折磨以后,身体出现很危险的状况,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等症状,一直很严重和危险,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在看守所一直定期检查身体,这其间看守所曾要求办案单位领我出去检查身体,出去检查身体时是专案组的警察,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医院检查,量血压的医生量过血压后着急的说,赶快送急诊,血压200多,心律140。他们把我送到急诊等着,又量了一遍血压还是很高,医生让打点滴,可是几个警察嘴里说着我没病,把我架到他们的车上拉到另一个医院,在没有量血压的情况下,让医生随便填了一个不严重的单子,在送回看守所时我竟然吐血了,看守所问他们。他们扔下我说没病急急忙忙走了。

我现在要求依法查明对我进行酷刑的三位警察的真实身份,并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和刑事责任,并对我进行身体全面检查。我现在在看守所里被视为高危病号,身穿红马甲。我是无罪的,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现特委托我母亲作为我的辩护人,依法维护我作为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并代表我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和控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