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虐杀 这些警察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警察郑庆海、张明被六一零怀疑曾为法轮功学员传递过信息,于九月二十五日遭绑架,至今下落不明。现任监狱长吕允强在召开监狱内部由各科科长和各队队长参加的“狱情分析会”上说:警察郑庆海和张明参与了为法轮功提供信息……

这两位警察被绑架,应该追溯到二零一一年三位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监狱连续被迫害致死的恶性事件。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接着成立了严管队。至少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严管队。可是半个月之内,就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医院一楼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头部,强制他靠在椅子背上,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食。灌食时,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灌食回去后,秦月明仍然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喊叫。犯人找来狱医赵伟,赵伟说:“怎么插到肺里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点多,于云刚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紧急送往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进行开颅手术,从头部取出一块头骨,并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诉家人准备后事。术后于云刚被推进重症监护室,门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监守,不许外人介入。三月五日,于云 刚不治身亡。事后得知,于云刚的颅内出血,是被恶徒用矿泉水瓶子击打造成的。

刘传江遭到的迫害是:恶人们拿着四根电棍电击他,直至电到没电为止。殴打、酷刑造成他一只手臂折断。在他解手时,犯人们看到他的臀部都是伤,刘传江自己说是被电棍和警棍打的。刘传江在三月七日晚十点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监狱医院,他因感到窒息,还叫医生快给自己输氧。当时监狱医院的氧气已用完。医生说:“人都不行了,抢救不了了。输氧气也没用了。”据看到这一幕的人说:“不一会儿,人就死了。满身是伤,真是太惨了!”

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被迫害致死后,监狱统一口径,说秦月明与刘传江都是死于心脏病,于云刚死于高血压导致的脑出血。还威胁知情的犯人说:“谁说实话就收拾谁!”

值得关注的是,明慧网在三月二日,就已经报道了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三月五日,于云刚被迫害致死的当天,明慧网还报道了《一死一命危 佳木斯监狱迫害仍在继续》的新闻。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前后,明慧网上几乎是同步跟进报道着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详情。国际反响十分强烈,在国内外强大的谴责压力下,佳木斯监狱不得不于三月九日解散了严管队。

当时监狱为了封锁消息,竟将所有的警察封闭在了监狱里,对内部还进行了彻查。三月十一日前后,中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秘密派人去调查,调查法轮功学员致死的过程,怎么这么快就被详细报道到外界去了。同时,佳木斯监狱又成立了“特勤队”,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莲江口公安局与国保大队,将迫害延伸到了看望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身上。特勤队每天来回巡视,并监督、盘查、殴打接见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佳木斯监狱最为恐惧的就是为什么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会传出去的那么快。显然,这些消息的曝光,有力地制止了罪恶的继续发生,如果没有如此及时和准确的曝光,不知还要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由此可见,在迫害最为血腥的地方,仍然有坚持正义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有篇报道《我被马三家秘密投入男牢的遭遇》,是辽宁法轮功学员尹丽萍揭露自己遭到的迫害。她在被绑架到辽阳教养院摧残时,有个姓尹的副队长对她很照顾。每次她值班时就会趁没有其他警察时把尹丽萍叫到她的办公室,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见她吐血就偷偷地给她冲豆奶,并告诉她:上边有令,你们法轮功死了会白死,你快喝了吧,先把命保住再说。这个尹队长打过法轮功学员,但了解法轮功真相后,她就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学员说公道话,后来她很快被降职调离了。

后来尹丽萍又被劫持到龙山教养院。一天,龙山教养院的某教导员值班找尹丽萍谈话,小声告诉她:你要把你的事一定要让家里人知道,要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江泽民已对你们法轮功下令,你们死了会白死的,对你们会杀人灭口的,明白吗?后来,这个教导员智慧地帮助了她,偷偷地给她的妈妈打了电话。她也在那里见到了自己的妈妈、孩子和弟弟。

这些警察真是用心良苦。身在那样的环境中,他们也只能这样帮助法轮功学员了。冲杯豆奶,补养一下身子;打个电话,让家人知道自己的亲人正在这里受迫害。那目的很明确,因为她的家人知道她在这里,恶人就不太好下死手迫害她了。

还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了,有的警察就想方设法告诉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真正的凶手是谁。

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修炼者于连和被非法判刑,非法关进四平石岭监狱。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四名刑事犯人殴打,经抢救无效死亡。于连和家属从沈阳请的法医教授同狱方派的两个法医,在于连和家属和狱方多名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共同作了尸检。发现于连和的右耳朵有血,两眼青紫。开膛后发现胸膛内充满了积血,约有1500毫升;脾被打裂三个口子,靠近脾的内部组织有充血内伤的迹象。法医教授说:“造成他死亡的原因就是脾破裂。”

于连和的家人面对于连和的屈死非常气愤,强烈要求监狱和参与毒打于连和的犯人承担一切责任。家人去询问情况时,有个狱警手指着一个办公室门牌上的名字“郝玉林”说:“你们要记住这个人。”于连和就是在他的监区被迫害死的。显然这个狱警是在用这种方式帮助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还有一些警察,他们目睹了虐杀,可是却无能为力去帮助法轮功学员。然而他们选择合适的时间勇敢的站了出来,将中共的罪恶曝光出去,所起到的作用也是非常大的。例如:一位辽宁省的公安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打给“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一个电话。他在电话中讲述了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对一个三十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进行器官摘取的过程。他说:“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位女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活摘她的器官之前,已经对她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酷刑,并且还多次遭到恶警的强暴。这位公安当时是在现场担任警卫。由于他的讲述,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场景更真实的展现在公众面前。

当然他所目睹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场已经过去多年,可是那种罪恶并没有结束,而且在以后的时间里愈演愈烈。二零零六年这种罪恶被曝光后,这位公安的讲述成了更真实揭露中共这方面罪恶的证据。这也为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中共迫害法轮功,利用的工具之一就是警察。被中共完全洗脑了的警察真是邪恶,有时他们自己动手将法轮功学员打死,有时则利用犯人将法轮功学员折磨致死。然而,还有一些正义的警察,他们于心不忍,就选择了这种曝光的方式来尽可能的帮助处在死亡线上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选择为自己的人生奠定了美好的未来。而中共极其邪恶的党徒对此却十分仇视和恐惧。他们毕竟是在犯罪,即使今天有中共政权的撑腰,也改变不了那罪恶的本质。当这一页历史翻过去之后,这些作恶的警察怎么办?他们怎能不为自己今天的罪行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