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修炼如初 明明白白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明明白白 听师父的话

二零一零年七月华盛顿DC法会后不久,媒体第一协调人来找我,说你可不可以全职来做媒体。我意识到,该如何做,这是一次对我在个人修炼上最大的考验。

反反复复读着师父经文《再精進》,似乎我明白了自己今后应该必须走的路。师父在讲法中谈到了“无条件配合项目第一负责人”的法理:“无条件的执行,听懂我说的了?很多时候哪,在问题争论不下来的时候,只要他一表态,就那么做了。甚至于有很多事情可以不需要与大家去商量,直接布置,大家去做。为什么呢?很多事情以前争来争去,我不在这上表态,是因为我有意的锻炼你们要有自己的思考、成就自己的路。那么现在这段时间已经够长了,该有的都有了,状态也应该过去了。”

我理解第一协调人来找我是有一定道理的、不是偶然的。我已经在媒体工作了很长时间,相关的技能已经具备,对本地的情况已经很了解。总部来到本地,很多事情需要人手参与。协调人应该是考虑到了这个需要,很需要我来做全职。对于一个真修弟子,可能就应该当机立断,无条件听从第一协调人的安排,马上辞去常人的工作。对于一个更精進的弟子,可能不用第一协调人的要求,早该看到这一点,出来全职做了。但是,面对这明明白白的考验,我却犹豫了。

我的犹豫表面上是有道理的。1)我太太已经全职在做媒体已经有许多年了,我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媒体的经济补足相对有限;2)家里不修炼的需要抚养的老人可能会不理解;3)师父有关“无条件配合项目第一负责人”主要在讲项目配合上,没有讲到个人修炼和全职做这样的具体问题;4)我还有一些不平的妒嫉心,觉得为什么要求我和太太要如此付出,本地区那么多学员都是双职工,为什么就不可以有出来做全职?

反正我的条件不成熟,成为自己一个可以有条件不听从第一协调人的安排、躲过修自己的理由。其实,我还有自己强烈的执着:1)放不下几十年的专业和职业;2)不愿过着经济上克扣的生活;3)不愿放弃现在相对舒适的家庭生活。

就在这样的矛盾中、在修炼上的挣扎中,我走过了一段痛苦的时间。我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一路风调雨顺,而“不愿过着经济上克扣的生活”是我个人的一个生死关。但回想这十多年来,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想到媒体要起飞、要良性循环所需要的我们大法弟子的努力,我慢慢走出了个人的框框。

经过一段时期的学法和与同修的交流,我下定了决心,准备走出人来,放弃个人的那些根本执着,放下一切:是呀,在中国国内,走上街头发资料,就可能会失去一个人全部的家产和舒适的生活;而在国外,我为什么就不能放弃这一切?为什么就放的如此艰难?

终于,我决定向老板提出了辞呈,说我将全力去做媒体。老板也很感动,询问了我个人经济上的一些情况后,他说,这样你看如何,你可以在公司做半职,公司会保留你全部的福利,你个人的办公室可以保留,你的时间也可以由你灵活支配。

没有想到老板会这样说,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还有害怕自己在法上悟的不对造成的可能影响,也还有没有彻底放下的因素,我把老板的话当成了是师父给自己安排的又可以做媒体、又可以维持常人工作和生活的好办法,就答应了。

这样,我做媒体的时间多了,但是,还是不能全力以赴。有时候,读到师父《再精進》中一段法,总不是滋味;常常在问自己,我是不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了。师父说,“讲到这我就顺便再说几句,就说‘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其实有时你们嘴里讲的师父要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可是一到具体情况不自觉的还是打折扣。你们总是有你们自己的想法,你们觉的你们的想法切合了你们的实际、切合你们的情况,其实不是。你们别忘了,今天的历史是为了正法留下来的,也是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成就自己用的,不是人的想法那么简单。再有哪,也有一些人总是想:师父要,我们就做,但是我要做的更好一点——把师父要的还是又给变了。总是有一些人心在起作用,也会起到一些干扰的作用。”

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我失去了常人的那份工作。对于我,心里却非常的踏实,这意味着我没有任何借口掩盖自己的执着,也意味着在法理上我不用再去悟了,全职做媒体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今后修炼的路。

(二)走出魔难

在做全职前的几年一段时期,因为自己没有兼顾和平衡好媒体和常人工作,所以在学法和修炼上的长期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身体状况一直不好,整个人提不起劲来。

时间上,做完常人的班,还要开车一小时去媒体办公室,常常是半夜一、二点才回家,第二天一早就要上班。常年累月的这样做,加上经营管理上的不足,媒体经济上的压力让人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炼功、学法和发正念都会昏昏沉沉,有撑不过去的感觉,背上常常剧痛,有时还在床上打滚。但是,白天面对常人和同修时,又必须打起精神来;这种苦是难于言表的。

半夜从媒体办公室开车回家,常常也是半睡半醒之间,遇到警察为我开路和断后也是常有的事。有一次,开车在高架桥上,车子险些开出车道,幸亏有师父保护,在千钧一发时猛醒,才免于出事。回家的路上,常常因为错过高速公路的出口,又往办公室方向往回开,等开了一段路后才发现已经过了桥,必须掉头才可以回家。

这样的魔难,从法理上自己懂得我必须提高,才可能走出困境。但是,要一步就提高上来,也是相当的不容易。个人的这些承受还好,雪上加霜的是,在这样的困境中,我的承受在一些同修“恨铁不成钢”的责备时,在看到整体状态的无奈、前景无望时,超过了极限。

有一次,当我也是在凌晨开车回家的路上,回想起刚刚在媒体开会时遇到的事,突然一个念头出来,“就此放弃吧,不做协调人,让其他能干的人来做吧。”我当时想认同这个念头。哪知就在这时,后面警车的警铃响起,我一看车速表,已经到了大大超速了。

因为很久没有吃罚单了,我才意识到,一定是自己刚才的念头不正,才受到这样的严重警告。之后,我还是这样熬过来了,也再也没有想到放弃。

从开始全职做媒体开始,我的身体状态一天天的变好,原来在难中的那种感觉一扫而光。现在其实才悟到,过去的那些魔难,是自己本质上的原因造成的。我一直没有放弃常人,就象 师父说的:“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对照自己,我这一关是走过来了,但是,还是走的跌跌撞撞的。比起精進的同修,比起师父的要求,还是相差很远。

我还有一味的吃苦的心,认定那是修炼人要走的路,也许,在魔难中坚持走下去是对一个修炼人的基本要求。但是,如果不从根子上放弃常人,结果可能还会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能从迷惑中走出来,影响到救人的伟大使命。如果我早就全职来做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也许早就走出了那个难关、那个迷惑。不在媒体和常人工作之间分心,可以全力来做媒体,做大法的工作。在此,我要感谢媒体第一协调人让我跨出那关键的一步,也要感谢许许多多的同修,一直在提醒我走正修炼的路,但是我的悟性不够,走了很长一段弯路,其中,对于本地区和救人方面的损失,也只有在今后加倍努力来弥补。

从全职做媒体至今,已经有一年半时间了。能够全力为大法付出、救度众生,心中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以前,做着常人的工作,又做媒体,自己体力和用心上难于支撑;现在可以安心如愿以偿了。师父说,“如果把讲真相和做大法弟子媒体的事合在一起,那不就减少时间的分担了吗?而且又解决了生活问题,解决了常人社会的工作问题,何乐而不为呢?我觉的势在必行了。”(《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现在再读师父的这段法,有些懂得什么叫“听师父的话”的含义了。

回想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在正法接近尾声的时刻,我们是不是还有一些明明白白的执着没有修去?在这万古机缘将逝的时刻,还有多少必须救的众生要救?

最近,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提出了“修炼如初,圆满必成”的法理和要求。细读师父的法,深深体会到,修好自己、在正法时期在修炼上能够跟上大法对于我们大法弟子的不断提高的要求,是我们能够救度众生、能够有效的救度众生的第一步。

(三)学法炼功是基础

开始全职做媒体之后,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摆放自己的问题。在本地区的媒体总部,有两点是非常明确的,一是全体员工是听社长、第一协调人的;第二点是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经营开展的。而且,作为一个走向正规化的大法学员参与的媒体,正规化管理也是师父在带领弟子们办神韵的过程中,给我们做出的榜样和提出的要求。

无条件的服从、以经营为中心,同时还要保持新闻部的正常运作,实现正规化管理,作为编辑部的负责人,又是对我的一大考验。其实,这对于我们编辑部的每一位员工和同修,都是一大考验。对于从来没有带过一个全职的团队的我,一切也都在摸索之中。

作为主管,我要求自己和员工每周必须学法炼功,并要求大家把学法炼功的时间公开化。一段时间的磨合后,个别原来不重视的员工从原来的每周二、三小时的学法炼功,提高到每周十四小时;编辑部整体的平均学法炼功时间一直在上升。编辑部在中国城的小组从一开始建立,就保持工作日每天坚持集体学法至今。

编辑部的工作从早到晚,常常忙到没有时间和累到什么都不想做。但是,作为大法弟子,学法是做好一切的保障,也是一个大法弟子必须要每天做的三件事中很关键的事;不能用忙和累作为不学法炼功的借口。经过反复的交流,编辑部的同修大家都意识到了坚持学法炼功的重要性和好处,也成为编辑部做好工作、积极配合、能够坚持不懈的法宝。

我自己也能够通过这段时期的集体学法,调整了状态。从原来学法老困,到愈来愈清醒,修炼状态了愈来愈好。身体和修炼状况也有明显的改善。

(四)“管人和被人管”

师父说,“分工就会有管人和被人管,说你管我了我就不高兴了,你指挥我了我就不高兴。(笑)其实哪,如果大家都是发自内心要办好这个报纸,说轻说重、谁指挥谁、谁服从谁那都不是大问题。”“大法弟子在一起哪,你们往往就最不愿谁指挥谁了”(《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其实,我就是那个“就最不愿谁指挥谁”的人中的一个。但是,要形成一个整体,就必须出来协调、管人。特别是一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团队,修炼状态、个人性格、做事方式有很大的不同。还有,学员许多都是自愿做大法工作惯了、又都想做好工作,所以,如何管理好,也是我一项大的修炼课题。

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做好。我们编辑部制定了一些规章和流程,对于时间管理,都是以公开登记的方式透明化。这样一来,我自己的工作就必须走在前面。一天做编辑下来,几乎每天都要在十二点后才能睡觉,下一天早上五点半就要起床报到、开始看电视听新闻、安排当天采访任务等,都不能落下。而这些作为一个主管,都必须首先做好,这样才能带领整个团队。

在这以前,我也有顾虑,其实不实行这些管理措施,自己可以放松一点,而要管人,首先就要管好自己。对于被人管的同修,也许不能看主管,但是,作为一个主管的我,是绝对不可以放松自己的。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管理的实践中,也深深体会到“先他后我”的法理:不光要把别人有困难的事留给自己,还要把机会多多地留给别人。对于手头上的一些重要的事项,我希望别的同修都可以参与,更可以早日来取代,共同完成编辑部的目标。

对于员工的一些反弹,我常常与他们一起在法上交流。我们每次都会在开会前背诵师父“真修”、“境界”的经文,勉励大家放下常人、去掉常人心,共同提高,完成我们弟子的使命。

(五)救人急 做主角

自从总部编辑部来到本地区的唐人街,我们就明白,我们肩负这一个重大的使命:用媒体在旧金山打出一片天,救度这方的众生。

大家知道本地区是邪恶长期花重金经营的地方,邪恶势力非常的嚣张。编辑部针对这里的情况,制定了长远方案,就是针对在这里华人,深入细致地开启他们的善念,打开他们的心结。同时,当起正法时期的主角,掌握媒体的话语权。

具体做法上,我们调查到一些有正义感的华人,他们有爱国的情怀,但是被邪党的宣传所迷惑,不能认清真正的卖国贼是中共,反而对大法有所误解。我们每周连续刊登了相关的系列评论、专题广告,让这里的华人一提起卖国贼,就想到是中共邪党。就在上周,在一个大型常人集会上,一个原来比较暧昧的常人侨领就用这些真相内容,公开怒斥中共是历史上最大的卖国贼,给他自己摆正了位置。

我们的报纸,几乎每天都对当地华人感兴趣的重大议题发表评论,与中共的媒体针锋相对,揭穿他们经营许多年的谎言宣传,同时,给当地华人以正的力量,敢于面对中共的挑衅和渗透。

最近一段时期,本地侨社因为升旗事件纷争。大纪元及时连连发出评论,主导了这次的舆论,让中共的恶行大曝光,使得有正义感的常人敢于公开站出来,用大纪元评论的内容和策略,向邪恶回击。大大遏制了中共势力,也让这批常人放下了许多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观念。一位侨领从原来在内部开会时诋毁我们;现在,他主动在升旗事件上因为大纪元的作用向我们学员致谢。他们也主动开始在我们报纸上刊登了活动广告。这些都是媒体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取得的好的结果。

前些时候,本地区学员齐心协力,一起赶走了常年在街头诬蔑大法的邪老头,对在街头出手打讲真相的学员的坏人進行了大规模的揭露。其中,大纪元在过程中起到了一个媒体应有的作用,大大遏制了邪恶媒体。我们连续整版整版刊登事实真相和现场照片,有力地震慑了邪恶。最近一次发生的再一次街头事件中,邪恶媒体的记者虽然到场,但根本不敢对此事做任何报导了;而我们报纸的头版头条,刊登了坏人行恶的照片和文章,再一次震慑了邪恶。

上面是自己的一点过关中的心路历程。感谢师尊一路对弟子的呵护,走到今天。上述发言中有不妥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