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治愈瘫痪 却遭中共关押洗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叫崔雅惠,是山东省日照市法轮功学员,于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瘫痪之际幸遇法轮功

修炼以前身体多病,胃溃疡、胃痉挛、骨结核等很多毛病,头部曾经被木方压崩砸在头上,造成经常头疼,不能看电视,不能闻烟味,不能着急上火,睡不着觉,必须吃止疼片。更严重的是腰部因儿时在东北睡凉炕,造成严重伤害,腰变形,连例假都没了,后来发展到瘫痪不能行走,真是生不如死,到医院检查骨头都发黑了,为此曾经动过三次大手术,至今还缠绕在腰部三道深深的疤痕。虽然当时病情得到暂时控制,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又开始旧病复发,又不能行走,加上其它毛病,再次瘫痪的阴影笼罩着我,我又感到生不如死,很绝望,这时我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功。

从此我象变了一个人,满身病痛消失的无影无踪,最严重的头痛也好了,脑子神清气爽,什么活都能干了,严重的腰痛也好了,无论骑车还是步行,都觉得身轻如燕,整个人年轻了十几岁。

坚持修炼遭监控迫害

但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安部门多次骚扰监控我,二零零五年我被绑架关押在日照看守所近一个月,回家后一直对我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几次坐车都是百般刁难。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我送孙子到他姥姥家上学,在日照火车站检票时,检票员就拿我的票和身份证让我跟他走,把我领到一个屋去翻包,翻出优盘来(因他们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查到盘里有法轮功的东西,就把我扣下了不让我走。紧接着就到我家抄家,抢走整套大法书。这些人都是日照火车站派出所的。由一个孙所长指挥,通知我单位领导、纪委书记和管安全的都来了,让我和他们配合一下,晚上就接我回来。我说配合什么?我不去。接着上来两个人强行架我出去,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把我推进车里劫持到日照火车站派出所,然后日照开发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把我劫往看守所。

因查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他们就打电话汇报后又到另一家医院找大夫造假病历,有个年轻医生,我就和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被他们迫害要送看守所,身体不合格不收,你可不能造假,是要遭报应的。那年轻医生于是说什么也不写。“六一零”头子气得把我一把拽出去,把门关上,威逼利诱年轻医生得有半个小时,又听到年轻医生向上级请示,最后还是写了假病历,我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就绝食,让我干活,我说干不了。第四天又转到拘留所,说第六天放人,结果第五天把我绑架到山东章丘洗脑班迫害,单位还硬派了一人陪着。

山东章丘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那里是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和洗脑班,对外称山东省法制教育中心。我八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那儿。听说之前有七个炼法轮功的都放回家了。就我一人在那儿。他们说:你不写“三书”是出不去的,到一个月再不写就直接送监狱判刑,我们都有时间陪你。每天派两个人轮流洗脑,放录像,全是他们那一套歪理邪说,我不看也不听,我心想你们有时间我没时间,也学不上法,没时间和他们熬着,就违心的写了什么“三书”,当然不能按他们的要求写。他们说我写的不合格等于没写,我说我就不写了,我只会这么写,他们就给我打草稿,看别的转化的怎么写,我坚决不按他们的写,他们就威胁我等着蹲监狱吧。当时整个大院子空空如也,就有几个人陪着我,我是最后一个去的。到九月六日来了一个日照国保的、一个日照火车站派出所的和一个我单位管安全的,开了单位车来接我。回来才知道,他们还无中生有给我捏造了一个罪名。单位还来人到我家叫我外出要和他们汇报,对我进行监控,妨碍我正常的家庭生活,我坚决不配合,坚决抵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