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丰润区政法委、610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一直遭到中共的严重迫害。到目前为止,丰润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的千人以上,二零零一年到目前非法关进洗脑班的两百余人次,被绑架到看守所的至少有两百余人次,绑架到拘留所的有五十多人次,至少三十多人被非法判刑;七十人以上被非法劳教,其中女性大法弟子占百分之六十;十多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致残。

中共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开始,政法委是直接下达迫害命令者,“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开始,从邪共中央到地方层层设立“六一零办公室”,简称“六一零”。来自全世界正义的呼声反对中共对善良修炼者的迫害,中共为掩盖迫害实质,将六一零对外改称所谓的“防范办”。虽然它不公开出面迫害,但它是隐藏在幕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正黑手。它受同级邪党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指使,政法委书记就是六一零主任,经常由政法书记主持召开各种秘密会议,密谋策划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各地公安、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情况,每月向当地“六一零”汇报。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劳教、判刑,都是由“六一零”在幕后操控公检法、国保、干的。这个邪恶组织从上到下遍布社会每个角落,从邪党中央、省、市、县,到下面镇乡、村、街道、各系统、各单位、各企业都有该组织,自成独立的体系。镇政府部门以上设有专门“六一零办公室”,由邪党书记或政法书记兼职。

政法委、六一零等人员迫害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的事实如下:

一、疯狂骚扰,给大法学员及家庭造成严重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唐山市丰润区六一零,紧追江氏流氓集团,在邪党区委(二零零二年以前叫县,以后和新区合并叫区)和政法委的指使下,利用全县执法部门、政府职能部门、工厂、街道、学校、派出所、广播电视媒体等国家机器、舆论工具造谣诬蔑法轮功。

七二零前,全县近万人炼功,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县政法委秘密召开会议,以关心名义做秘密摸底调查登记,农村由镇村摸底上报,县城由街道居委会和机关抽调的人员按炼功点调查,有公职的由单位上报。七二零后,所有炼功人都受到过骚扰,如迫害开始驱散炼功点,把法轮功修炼者强迫赶到或骗到村里看邪党电视,逼写“不炼功保证”,要求人人到派出所按手印。公职人员则由单位领导谈话,不写“保证”不让回家。被认为是头的或他们认为是骨干的绑架到派出所,镇乡机关,有专人看管,逼写“保证”,不写的就打,甚至施以酷刑,如用电话机长期电身体一些部位。以后便隔三差五派公安局、镇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的人员进行所谓的“家访”、填写表格,实际上就是骚扰,逼着交大法书、写“保证书”。六一零下密令:没收所有法轮功炼功人身份证,发现有人炼功就抓。两个人在一起就说是“串联”,不许进京,不许出门。逼全县群众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煽动全区人民仇恨法轮功,把善良民众推向罪恶的深渊。

对炼功人强行监视居住,整天整夜的在门口秘密监视,造成生活的不便。有的被常年监视,失去人身自由。被监视居住的法轮功修炼者还经常被电话和夜里叫门等形式骚扰。只要邪党认为的敏感日就有大法弟子经常被骚扰,有的家属吓得几天吃不下饭。这在前几年是很普遍的现象。

由于对单位和乡镇实行连坐、立“军令状”,所以迫使有的单位积极参与迫害。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及家人不堪忍受流氓骚扰,有家难回,流离失所多年,有的无奈夫妻离了婚,家庭被拆散了。

还有一部份学员不堪忍受压力,高压下患病离世。

二、野蛮绑架,抢劫财物

执行绑架的主要是机关干部、乡镇公安派出所,城里主要是公安分局和国保大队,政法委、六一零是幕后操纵者。迫害开始是公开绑架,只要知道谁是炼功人,随时都可能被绑架,他们说绑架谁就绑架谁,说什么时候绑架就什么时候绑架,开始绑架到看守所、拘留所、各地派出所,后来成立了洗脑班,有的直接绑架到洗脑班。随着国际抗议中共对大法弟子的灭绝性迫害,后来绑架经常在发生在夜里,或以欺骗手段进行,同时抢劫私人财物,如电视机、录音机、电脑现金等,有的大法弟子家的粮食都被抢走,能拿什么就拿什么,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时,恶警连他家的铁锅、铁门都拿走了。从迫害开始到目前,全区已有千余人次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每个乡镇和派出所都关押着法轮功学员,有的单位也关押,看守所和洗脑班平均都关押几十人,有的是劫持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有很多都是从单位或家里直接绑架的。

二零零一年底的一天,左家坞一名大法弟子走在大街上,突然几个左家坞派出所的警察将他围住,光天化日下,从身上抢劫了八千多元,五六个恶人有的抬胳膊有的拽腿,把他举起来往地上摔。大法弟子的头撞到地上,摔出大包。当晚,他们又闯入他的家中,将他和妻子绑架至左家坞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夜。

任各庄镇某村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被任各庄派出所强拉到派出所大院站了一天,中午也不让吃饭,下午让写保证、交五百元钱就可以回家。有到唐山市政府讲真相的,全部都劫持到任各庄派出所三天三夜。两名大法弟子被用手铐铐了三天三夜,并遭时任派出所所长李武扇耳光等毒打,后又强制每人交五千元保证金才放人回家,没收身份证,没收大法书,强制写“不炼功保证”。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江魔头来南厂,一次就有十一人被绑架,有的家人被强迫交所谓的罚款人才被放出来。

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上午九点多,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杨官林镇副镇长李国勇、杨官林镇派出所李国栋带一帮人闯到辛店子村,翻墙入院,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邓秀艳,抢走打印机、年历、法轮功书籍等个人财物,并将串门的亲戚许志荣一同绑架到杨官林派出所迫害。在这之前,他们多次以“回访”为名,找邓秀艳逼签“不炼功保证”。第二天,家属找他们要人,才知道当天晚上十一点多,把邓秀艳非法关押到丰润看守所,把许志荣劫持到丰润拘留所迫害,抢劫私人财物三万元左右。

一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河北唐山市丰润区杨官林镇政府伙同杨官林派出所再次翻墙进入杨官林镇辛店子村法轮功学员邓秀艳家,当时邻居看到,斥责他们这是违法行为,恶警却蛮横说邻居管不着他们。第二天,家属去杨官林派出所问非法翻墙的事,他们说与派出所无关,是镇里的决定。十七日上午,邓秀艳的几位家人又去杨官林镇政府想问清为什么又非法跳墙抄家时,杨官林镇政府信访办人员叫嚣说以后隔三五天就去一次。

五月二十日上午,邓秀艳的一些亲友再去丰润区杨官林派出所要求放人,其中白官屯镇刘三屯村的张立军被恶警扣在派出所。中午,邓的婆婆、大姑姐张维云以及张宝香、叶素平去派出所给张立军送饭时,被恶警非法扣押。下午,恶警所长王秀新和一警察又绑架了在派出所外面的荆淑香。而将其他五名亲友劫持到丰润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 邓秀艳的婆婆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而另三位法轮功学员──张立军、张宝香、叶素平被杨官林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并要立即劫持到劳教所。一名家属当场就晕倒在地,其他家属也忍不住上前和派出所的人论理,双方在拘留所门前僵持了两个多小时,拘留所调来了十多名警察,将张立军、张宝香、叶素平强行劫持到开平劳教所。杨官林镇和杨官林派出所一帮人几次私闯民宅,翻墙进到张维仲家院内想要抓人,邓秀艳的丈夫张维仲也被绑架到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被丰润区法院以所谓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冤判两年,邓秀艳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至今还在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丰润宾馆职工李雅萍,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左右在早市讲真相,被丰润“六一零”成员陈建福绑架后,几名亲友去林荫路派出所看人。一到派出所二楼,警察即关上一楼的栅栏门,将他们几人关在里面,铐了起来。后以“扰民”为由被强行送往丰润拘留所行政拘留七天。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岔河镇派出所绑架杨国光时,恶人着便衣,声称是杨的熟人欺骗其家人把杨用电话骗回,杨国光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电信的,抢过杨的摩托钥匙把杨暴打一顿后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自始至终没出事任何证件。抢劫私人财物近万元。现在杨国光被非法判刑四年半,送到冀东监狱迫害。厉玉书被太平路派出所绑架抢劫私人财物近十万元。何素英被林荫路派出所绑架抢劫私人财物七八万元。孙建忠,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抓、被打,被巨额罚款约一万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遭丰润区公安局科长齐连富、曾祥海等人绑架,受尽酷刑。在丰润区看守所遭受疯狂迫害,最后奄奄一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左半身麻木,不能站立、不能翻身,整个人都折磨得脱了相才放回,回家后,丰润区公安局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不许出楼道口,回家仅十三天又被丰润区公安局局长李春元、科长曾祥海等几十人,用气焊切割开防盗门,野蛮的把孙建忠再次绑架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判刑七年,送河北省第一监狱冀东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以上几例还只是中共迫害的冰山一角。

三、洗脑班暴力洗脑,施用多种酷刑

现在的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设在丰润区看守所西面的拘留所院内,与看守所紧相邻。看守所与拘留所中间又设有武装警察部队。洗脑班对外挂牌“法制教育转化学校”,其实它是中共当局为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私设监狱,洗脑班直属“六一零”。

臭名昭著的原丰润区小八里庄洗脑班从一九九九年开始设立,开始只是超期(无限期)关押、迫害,到二零零零年正式挂牌叫 “法制教育转化学校”,校长林秀华,由公安调入;副校长石爱成,由丰润镇调入;工作人员十几人,由公安及各单位抽调。

那时洗脑班关押的大法弟子已达两百多人次,有的是直接从家绑架到洗脑班的,有的是被绑架到看守所超期关押的。对外谎称教育、感化、“转化”,实际上就是象劳教所、监狱一样,执行江魔头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直接迫害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流氓残忍。

小八里洗脑班实施的酷刑:

强迫洗脑,精神折磨

监室安上小喇叭每天早晨或晚上播放诋毁大法的广播,此外工作人员经常夜里叫门骚扰,半夜在院子里大声叫骂,不让睡觉。还强迫把法轮功学员关在教室里统一看邪恶谎言录像、听邪恶宣传。到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又增加“转化”力量,调入一名专职校长,九月份县“六一零”从开平劳教所接回几名(当时)邪悟者,开始由洗脑班“转化”人员配合邪悟者,几人包夹一人,整夜熬鹰(即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会良经常来洗脑班听汇报、副主任钱立民,何爱荣坐镇。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关单间用手铐铐着,直至“转化”。肉体上摧残让大法弟子两手举着砖高过头顶跑,紧接着是一只手平端着三块砖站着,眼睛都不准眨一下,武警手拿着竹竿站在大法弟子在面前,谁要眨一下眼就打谁。然后让大法弟子双腿蹲着走鸭子步,双手背后跳跃。让大法弟子跑步,在跑步的过程中,武警们手举粗竹竿、拿着桃木棍子打,用竹竿掸眼睛、用棒子猛劲打大法弟子,竹竿被打断,棒子被打折,之后用折断的一头直捅大法弟子前胸,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连出气都困难,浑身黑紫象黑布一样。打完之后又挨个把大法弟子叫到一个小黑屋问炼不炼,说炼那就是又一阵拳打脚踢,双手左右开弓打大法弟子的脸,被打的眼冒金星,脸肿的都变形,有的看不出本人的面目,真是惨不忍睹!

连盲人也不放过,冬天把两个大法弟子铐在一个大水泥柱子上冻一夜,武警还打他们。还强迫另两位大法弟子搂着大树铐着,天下着小雪,恶人在后面打,桃木棒子打折了,又捡起来扎大法弟子。恶警王立华用在部队训练成的手段搓大法弟子的腿,还说,让你骨头不疼肉疼,这个大法弟子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军训时一个武警会气功,威胁说;“我一拳就让你出血”,说着就照着一个女大法弟子的胸口一拳打去,当时就眼睛翻白,嘴角流血,一跟头栽在地上。

对男大法弟子更残忍,强迫一位大法弟子举汽车轱辘上的铁瓦过头顶,上面还压上几块砖,让他跑步,跑慢了恶人就用脚踹,还用一个三十多公分长的铁棒子打。另外还把大法弟子四肢抬起象砸坑一样墩上墩下,连续几天的折磨,每个大法弟子都被打的几天起不了床,脱不了衣服和鞋袜。大法弟子被害成这样,他们还嘲讽的说:一个个好像做了绝育了。有两位大法弟子因进京证法,十冬腊月寒风刺骨,夜里两个人被铐在一起,扒光衣服,只穿三角裤衩在外面站了一夜,再冻就要冻僵死了。

所有被关押人员都被铐、被打过。最邪恶的是军训,强迫大法弟子站队,由武警军人训练,站不直、脚并不齐就挨打、抽嘴巴、脚踢,有的被打的直挺挺摔倒,身上都摔的青一块紫一块,脸被蹭破,有大法弟子被武警打嘴巴打的脸红肿冒血丝。每天训练都要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只要说炼,就用木棒打,有一个女大法弟子被打一百多棒子,很长时间不能动。

还有惯用手法是借家人探视或单位来人劝说为由,如不写保证,当着家人和单位人就打,家人走后打的更凶,这时用的都是胶皮棒,打了只留内伤不露外伤。打完还铐上。发现炼功的无论白天黑夜将人拉出就打。凡被认为是顽固的、带头的,经常铐着。有一个大法弟子被他们认为是头,被关单间,因为在集中训话时他们准备铐背法的大法弟子,这个大法弟子大喊“不许打人”,当即被打嘴巴、被踢,过后校长叫去谈话,进门就打了十几个嘴巴,以后经常抱着大树铐着,十二月冬天不许穿棉衣。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被打的腰椎脱臼不能动,落下毛病,几年后通过炼功才好了。
洗脑班副校长石爱成,象恶魔一样折磨大法弟子,用烧红了的炉钩子烫、用绳子勒脖子、用脚踢肚子。把一个女大法弟子双手倒背,用绳子捆住挂在椅子背上,把两脚抄起来猛踩,惨叫声不断。把另一个大法弟子用绳子绕住脖子,象刹车打骠一样用木棍绞,直到窒息。然后用三接头皮鞋往脸上踢,象踢沙袋一样。随后又将他拉到小黑屋,双手铐在暖气管上,恶徒用准备好的大镐柄往他身上猛打,把皮袄都打出大三角口子。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又被送进看守所遭受酷刑,和狗关在一起。

冬天冻饿,夏天暴晒。洗脑班冬天不生火,地铺只是一张床板,离地一寸多高,冬天脱去大棉衣,每天在外冻着,雪地站着,西北风吹着,不让站阳光下。夏天白天站阳光强的地方暴晒,晚上站院子里、夜里敞开窗户让蚊子咬。每天早晚稀粥,中午无论男女都是一个小馒头,一点盐水煮洋葱或白菜。有大法弟子家人送来吃的,好的被工作人员留下,如肉食、水果,根本不让本人见到。

塑料袋套头、炉钩子烫

有一天下午,大伙都被强制去后面大屋上课洗脑,把孙建中单独留下,是周秋生和公安局一个小个子、黑瘦的,把他叫去到一个“办公室”里。

屋子里烧着“扫地风”炉子,火烧红了的烟桶足有一、五米高。强行给孙建中穿上两个棉大衣,铐在椅子上,又在外面连人带椅子裹了一个棉大衣。然后抬到炉子近旁,打开炉盖开始烤,一会儿头如雨淋,全身湿透。他们却加煤加火不断升温。这过程中他们嘴里不断侮辱个人、诽谤大法。约烤了一小时,把孙建中抬到一边,然后在他头上套上了大塑料袋,袋口扎到脖子上,勒紧不透气,一两分钟后,由于缺氧,急促的呼吸呼呼的煽动着塑料袋,他们摸着脉搏,到了极限就放开一点口,人体本能的急促呼吸,刚有一点缓解,他们又扎上了袋口。那天大法弟子孙建中在生死线上挣扎约一小时。结束迫害的时候,他们说:“别跟别人说啊,谁也不要说。”作为公安人员,知法犯法可有多么胆虚。

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丰润镇石爱成以亲朋探望还不“转化”为由,对孙建中施暴,无数的耳光、拳脚,打的他脸、嘴都是血,一个多小时后打累了不行了,石就把炉钩子烧红,对着孙建中叫:“还炼不炼?”孙建中说“炼”。他就用力把炉钩子烫在孙建中脖子上,当时一股烟呼的就起来了,难闻的焦糊味很呛人。第二天早上,他看着烫伤伤口说:“转化”不“转化”?孙建中说不“转化”。二零零九年,石爱成遭恶报,丢掉了可怜的生命,他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浇汽油、木锹拍头二零零零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七,左家坞镇镇长王肇田带几个恶人到一大法弟子家,大叫一声:“这不是在炼功呢嘛!”之后几个人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绑架至小八里庄“转化班”进行迫害。 到那里后,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王肇田和左家坞派出所所长等七八个人在商议如何整治这位大法弟子,又不能留下外伤。王肇田说:“别以为我们不敢把你怎么样,上边说了,打死你们算自杀,用绳子勒死算上吊,浇上汽油烧死算自焚。”说着便从墙边拎起一桶汽油往大法弟子身上倒,以此恐吓。大法弟子正视他,告诫他不要行恶,否则要遭报应。他又找来一根绳子,一边拼命勒大法弟子的脖子,一边疯狂的谩骂。此后的几天,他们轮番用木棍抽打大法弟子的两肋、肚脐,碾压手指脚趾,用铁锹拍头部脸部,造成此大法弟子眼球出血,几乎失明。

“文革”再现,大会公判

一次邪恶把几位大法弟子哄骗到小陈庄集贸市场,到那一看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也被铐来,才知道是开劳教公判大会,两个恶人扭住一个大法弟子,让他们一个一个站排椅上,会场下面赶集的人山人海,这个场面好似文革再现。邪恶架起录像机,前三人每带出一个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宣布三位大法弟子被劳教时,大法弟子们异口同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口号声响彻云霄,震慑了邪恶,他们录像没录成,宣判会草草收兵,又气急败坏,当场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采住衣领,象揪犯人一样,把带头喊的三人关进市场小黑屋暴打,把洗脑班大法弟子采回小八里黑窝,在阴冷的院子里罚站。气急败坏的石爱成大打出手,搧每个大法弟子大嘴巴子,有的被打的嘴直冒血。

限制自由,拒绝探视

洗脑班限制自由如同监狱。凡被关进洗脑班,就失去了人身自由,除了所谓军训、奴役劳动外,长期关铁窗、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子,同室的几个人之间不许说话,不准给家人打电话,不放弃信仰的不让家人探视。白天夜里一切行动都由从各乡镇派去的专人看着。

大法弟子采取绝食方式反迫害,恶徒就用暴力手段灌食。大法弟子的家人每天都担心亲人被迫害,来人看望时却被拒之门外。有一次大法弟子的孩子发烧,想看看爸爸,恶徒不让见,可怜的孩子眼巴巴隔着门缝喊了几声爸爸,哭着回家了。一个女孩踩着大雪走了几里路来看妈妈,说了半天好话,还被恶徒威胁,在大门外站了好久,只好踩着大雪回去了,恶徒回头还说大法弟子没人性。有的亲人夜间来探视,被恶人发现,不但不让见还拳脚相加,打的浑身紫烂青,然后又被扔到玉米地里。还有一个家属来看望亲人,不但不让见,还把这个大法弟子打的满地翻滚连声喊叫,然后恶人打电话叫公安局的人把他拉到公安局进行迫害。

表面伪善,实质迫害由于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转化”,无论什么手段都改变不了修炼人的正念,家属和部份镇乡机关单位认清洗脑班邪恶本质,不再配合抓人,洗脑班人员闹矛盾,人心散了。到二零零零年冬,洗脑班办不下去了,原洗脑班解体,被关押人员有的放回家,有的关进看守所。

年底洗脑班又改头换面,从校长到工作人员大换班。校长王利民,由六一零派来;副校长刘永,由邪党宣传部派来。“转化”方式更狡猾更邪恶,表面不打不骂,屋子生火,给吃饱,工作人员用假善关心、照顾,象服务员一样,这时洗脑完全由从劳教所回来的邪悟人员用断章取义的歪理、邪悟文章灌输,看邪恶宣传的录像,白天不停的灌,晚上熬夜到半夜,不配合的就熬整夜,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假善迷惑写了所谓‘保证’。原六一零主任陈会良、副主任何爱荣、钱立民分别亲自坐镇参与迫害。

丰润区洗脑班从八里庄解体后,又在老林业局成立,由于当地大法弟子的正念不长时间也解体。

二零一零年洗脑班又死灰复燃,“十一国殇日”前,六一零又秘密部署迫害计划,有的单位和镇乡,又挨家找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不顾善良人们的义愤,先后又绑架几十名大法弟子,主要迫害手段就是伪善、单独关押迫害、分拨包夹、把法轮功学员单独调入一工作室强行灌输邪党一套和邪悟理论,不写“三书”(悔过书、揭批书等)不放人。这时洗脑班的成立,六一零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勒索钱财,每个被绑架到洗脑班的人,不仅都得写保证放弃修炼,至少还要交一万元至几万元才放人。

洗脑班无论怎么改头换面迫害本质都是一样的。无论用什么手段迫害,目的就是让正法修炼者放弃信仰,让以真善忍为原则做人的好人不再信真善忍,不再做好人,为此他们践踏法律、漠视生命、耍流氓手段、大打出手,这就是洗脑班最邪恶之本质。

四、非法关押,酷刑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公安、国保、看守所、各地派出所就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与黑窝,十几年来听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指令,积极配合“六一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关押都是栽赃的莫须有的罪名,而且无期限关押,并实施名誉上、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残酷迫害。

看守所实施的酷刑:

铐刑

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普遍、时间最长的就是戴手铐、脚镣,特别是迫害刚开始,抓来上北京的大法弟子,进屋就铐上,背铐在桌子腿上,人只能坐在地上。有的双手前铐几十天,有的长达半年之久,好多大法弟子被背铐(双手背后铐上)长达七天七夜,不能吃饭,不能洗脸和上厕所,只能学员之间互相帮助。有的因铐的太紧,手腕卡出血,由于铐的时间太长,摘下手铐胳膊也很长时间不能动。被他们认为是顽固的、是头目的看守所所长就下令给戴上八斤重的大脚镣,双手再戴上手铐,一戴就是几个月,五六十岁的女大法弟子也不放过。

二零零零年,一位大法弟子由于进京想说句公道话,被驻京办事处绑架到看守所,恶警王爱华强行给这位大法弟子背铐并罚站,由于铐的太紧,不到半小时双臂双手就疼得发麻,两臂象要掉下来一样痛,十冬腊月的天气大汗直流,此学员喊狱警给松开手铐,恶警王爱华说等到我下班再说吧,一铐就是五个多小时,当把手铐松开时,双手好长时间不能从背后转到前面来,右手腕被铐进一道半厘米深的紫黑色的沟,大拇指失去了知觉,半个多月才好一些。第二天又给戴上手铐,这次是前铐,一铐就是五十来天,当解开手铐时,双手又不会向后去了。

也是二零零零年,一位法轮功学员由于不写保证书被恶警王爱华强制戴上小手铐,背铐。这种小手铐是无链儿没间隙的,戴上手不能动,越动越紧,卡住肉疼痛难忍,一切需别人护理,就这样背铐七天七夜,人都脱像了。 又一位男大法弟子不写保证,被所长于从瑞铐上那种小死铐整七天,三天内后臂膀肿痛,手也肿了。又有犯人说帮助活动活动,用拳狠捶,疼痛难忍。象这样挨铐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太多了。狱警王爱华是丰润看守所有名的打手,此人曾在唐山工作,就是专门的“打棍”,进过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几乎没有不被他打过骂过的。

饿刑

一九九九年去北京的大法弟子被驻京办事处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六个人才给一个馒头吃,丰润县公安局局长李春元叫嚣:给死刑犯大鱼大肉吃就不给你们吃,饿死你们。看守所的狱警说:凉炕冰着你们,饿着你们,把你们的身体拖垮。就这样一饿就是几天,法轮功学员被饿得浑身没劲,头晕目眩,一身一身的出虚汗,想炼功调整身体,又被狱警毒打。丰润县政法委书记蒋凡军也到看守所亲自坐镇,命令看守所饿着法轮功学员,学习北京房山经验,把学员饿回去。就这样又一段时间看守所每餐三人一个馒头或二人一个馒头,每人半小碗土豆汤,喝完汤碗底都是泥。后来每人每顿午餐一个馒头或两个小窝头,汽油味很大的白菜汤,早晚一小碗粥,长毛生蛆的咸菜,十几个人给一碗,根本不够吃,有时都让犯人抢光。法轮功学员都被饿得皮包骨脱了像。有一段时间给法轮功学员吃的窝窝头戴着绿色的油漆,全是稀料味,从胃里往外冒油漆味儿,满嘴稀料味儿,象中毒一样都感到烧心难受,一连七天直到法轮功学员说要绝食才不这样了。

二零零一年有一段时间又叫男性法轮功学员挨饿,有的被饿得起床都费劲,整个人脱相,只剩一身骨头架子。

毒打

凡是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被毒打过。原丰润看守所所长于从瑞(一九九九年前直到二零零七年八月任所长,后从看守所调离当巡警大队长)亲自指使狱警和犯人经常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他自己也经常亲自动手打另一副所长吴玉良也经常自己动手打或指使犯人打骂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炼功,于从瑞指使狱警焦希波用刺儿棒狠狠的打大法弟子,又指使犯人用鞋底子失控的猛抽大法弟子的脸和头,一大法弟子耳朵的软骨被打折耳朵变了形,一大法弟子小拇指被狱警打骨折,至今未好,留下伤残。很多大法弟子的牙被打的不能正常吃东西,有的牙还被打掉,有的被打的耳鸣听力下降,有的被打的耳穿孔。 左右开弓扇大法弟子嘴巴是经常的事。

二零零零年,一次大法弟子十几人集体炼功,所长于丛瑞亲自带值班警察(白纯安、焦希波、王金祥等)和男犯人共二十几人手拿着刺儿棒,橡胶棒,三角带,手铐等刑具冲进监室,分头扑向正炼功的大法弟子,动用刑具大打出手,又把炼功的大法弟子全部背铐上,直到恶警打累了,各个喘着大气满头大汗才住手。岔河镇一位大法弟子当即被打的大拇指肿的老粗,胳膊抬不起来了,疼得一夜不能睡觉,很长时间手不能干活,洗衣服都得别人帮助。所长于丛瑞亲自动手猛扇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孙秀云的脸,一边打一边骂,直到法轮功学员们齐喊:“大所长打人,执法犯法”才住手。

冻刑

为消磨法轮功学员意志,十冬腊月冻着。除吃饭睡觉外,不让穿棉衣,站在雪地上,一连一个星期。五十多岁的女学员杨澜芬,腊月天寒风刺骨,被强行拖去外衣,只穿内衣内裤,四肢吊在放风场铁栏杆上四十分钟,还被毒打,妄图“杀鸡给猴看”使学员“转化”,结果没一个妥协。对男大法弟子更是残酷,冬天让大法弟子穿着单衣服,从头上往下泼凉水,然后毒打。十冬腊月很多大法弟子被犯人顺着衣领往身体里灌凉水,使大法弟子冻得浑身抖个不停。对外地大法弟子还采用了近乎老虎凳的刑具。

上“死人床”

男、女大法弟子都有上过“死人床”的,所长于丛瑞就亲自和犯人将大法弟子绑到“死人床”上,手分别紧绑在两侧的床腿上,脚戴上跑镣拉开紧绑下面床腿上,紧到跑镣象一条直线,挨不到床。不准睡觉,二十四小时有犯人值班。有犯人经常推一下说,千万别睡觉,要不我们会挨整的。大法弟子孙建中,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被迫害的只有一口气才放回家,十八天后又被抬下楼关进看守所,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被于从顺绑上死人床,看守所狱警利用被邪党蒙蔽深的犯人,对上“死人床”的大法弟子拳脚相加,左大腿后面打得全部紫黑,当时昏迷,后来才知大腿骨打坏了。他们还利用犯人用饮料瓶接尿灌大法弟子,往脸上倒。在死人床上被折磨了整整七天七夜,后几天神智不清几乎没了知觉,后背巴掌大的褥疮溃烂,左侧身体不听使唤,嘴角溃烂,耳朵经常有声音干扰。最后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活了过来,半年多左半身才渐渐恢复。

二零零八年看守所所长宋殿春、副所长吴玉良、狱警马秀梅等人员对六十来岁的女大法弟子孙秀云施以“死人床”的酷刑摧残长达三天三夜。

野蛮灌食 灌水 强行输液

大法弟子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看守所对绝食的不论男女大法弟子野蛮灌食。有的被插上很粗的胶皮管灌食,疼痛难忍,经常呕吐,有的插的胃出血,有的嘴角被撕裂,有的门牙被撬掉。有的被捏鼻子抠腮强灌,有的被送到县医院或中医院灌食或强行输液,不知输的是什么药。狱警郑立军(看守所所谓的医生)指使四个犯人按住一位大法弟子在椅子上,按头,捏鼻子,抠腮,后又增加到十个人左右强行灌食,折腾迫害了两个多小时。还一次把大法弟子两脚铐在椅子上,手背铐在椅背的背后,恶警用脚踩着背铐手的铐子,一人按头两人按臂,再有人捏鼻子,撬嘴,抠腮强灌,抠腮把法轮功学员的牙都抠掉半块。郑立军用橡胶棒打大法弟子从头到脸到腿打遍全身,然后再强行灌食。一次他给法轮功学员直接“开棍儿”,臀和大腿被打的紫黑,只要灌食不好好等着的就被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昏迷。

有一次把大法弟子孙建中手和脚分别铐在椅子上,拧出两大塑料桶水,按住他,捏住鼻子,只要一张嘴喘气,就灌进一杯子水,几次水呛进气管,连人带椅子翻趴在地上大咳,最后被迫害得筋疲力尽,半昏死中被他们灌进大量凉水。

一次一法轮功学员被灌食呕吐,吐出的东西中有一只只的苍蝇。这时法轮功学员才明白,恶人们在灌食时互相问的那个黑的东西进去了没有,原来那黑东西是苍蝇。

后来看守所又请来中医院的大夫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他们相对来讲比较“专业”。把法轮功学员按在床上,撬开嘴,上下牙间塞上最大号的广告笔杆,一边一人按住,动一点嘴角撕裂的疼痛,然后插管灌食。后来木杆换成了钢筋,说是木杆被某法轮功学员给咬断了。 有时他们也用开口器灌,有时灌进去的东西从鼻子里哧出来。 好多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灌食而嘴撕裂不能恢复,致使嘴角感染。

杀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大法弟子张宗权进京上访被恶警们绑架到看守所,在副所长于树庭等人的指使下,对大法弟子杀绳迫害。杀绳就是把人双手反绑在后面,全身用绳子捆住吊起来,一般常人杀绳超过十五分钟就会致残,手臂肌肉坏死。

二零零零年的年底,恶警王爱华和看守所副所长于树庭打一五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按到床上狠狠的打,打完又用小绳将大法弟子捆住用力勒(杀绳迫害),直到大法弟子被勒的快犯心脏病时才松开绳。后又调到放风场吊着打,吊了一整天。看守所唯一的一位女狱警马秀梅,对大法弟子打骂也是经常的事,专打大法弟子的脸,扇嘴巴,边打边骂。更残忍的是用高跟鞋踢大法弟子的下巴。

丰润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梁福新(现已调离)提审大法弟子,指使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背铐在高桌面上,再放上东西,胳膊往上撅着,逼着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不放弃就再往高垫东西,增加大法弟子的痛苦。用打人用的抽条抽大法弟子的脚和腿,当时天气很热穿的很少,打在大法弟子的身上眼看着起大泡,回监室时鞋都穿不上了。还抓着大法弟子的肩膀按在师父的法像上,说大法弟子流氓,这样连续折磨好几天,还说了很多侮辱大法弟子的不堪入耳的话。九九年期间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被释放前都让交保证金一千元至二千元,一般都是梁福新经办,都不给收据。

于丛瑞任所长期间,为了叫大法弟子妥协写保证书,还把大法弟子三三俩俩的分到外地更加邪恶的迫害,给大法弟子上大挂,把大法弟子五花大绑吊起来打,用小细绳把大法弟子的胳膊背过去捆紧,然后往上撅大法弟子的胳膊,接近窒息。用皮带左右开弓抽大法弟子的脸和头,打的惨不忍睹,打完后投进监室时,一位犯人当场吓晕。用电棒电大法弟子的脸直至糊焦全是黑点,迫害完送进监室时,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脸都变了形,互相都认不清了,只能问你是某某吗?在看守所里,有的大法弟子的头被狱警和犯人揪住往炕沿上磕,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身体撞墙上,有的被一种刑具碾的两大腿肿的老粗,黑紫色,里面的软组织撕裂不能行走,看守所见要出人命怕担责任,怕家属控告,才叫家人把被迫害几近昏迷的大法弟子背出看守所。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曾祥海(专管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就参与抓捕迫害大法弟子直到现在,经常去看守所提审大法弟子,加重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二零零七年于从瑞任所长期间,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五十人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遭到各种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宋殿春开始任所长,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二年年底至少五十多人被绑架到看守所遭到迫害。

乡镇派出所实施的酷刑

杨官林镇政府副镇长王业胜和派出所高尚把大法弟子绑架到镇里,夏天,镇里恶人强迫大法弟子暴晒,中午强迫站在水泥板上烫,让村里的大法弟子头顶四块砖,脚踩两块立砖。还把七十多岁的老人也绑架到镇里,也让顶砖、踩砖,老人不听他们的,就强制她在外面晒着,拔草。还索要一千元保证金。晚上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睡觉只能躺在六七寸宽小板凳上,就一个姿势不准翻身。有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有一个叫葛小勋的,拿着木棒打,把每个大法弟子的屁股都打得漆青烂紫。

一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邪党镇政府里,因恶人怕打人时被认出来,所以他们不敢开灯,夜里十二点多,恶人拿着拖布杆乱抡,一下抡到他后脑勺上,因拖布杆上有一个铁箍,把脑袋开了一个大口子往出淌血。血从后脑勺直流到脚底下,到后夜两点多恶警们用手电照,一看真淌血了才送到医院去。到医院检查时,院长见他一身秋衣变成了血衣,就训斥他们:“你们这是干啥呢,等流这么多血才来,这人要死了你们谁兜着”?家人听说了就到镇里去要人,他们不敢让家人见,把他藏起来了。

沙流河镇和派出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除体罚,关押,罚款外还给大法弟子的家庭停电停水,数日后叫大法弟子写保证才让使水和电。

五、非法判刑和劳教

十四年的迫害,丰润区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百余人,有的被多次判刑和劳教。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自始至终都是违法的,无论有无证据想抓就抓,捏造证据想判就判。正义律师在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都依法严谨的论证了修炼法轮功无罪,讲真相救人是高尚无私慈悲之举,而应该追究的是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公安、国保、六一零人员。而政法委、六一零幕后操纵伪检察院、法院伪法官无视法律的尊严,滥用法律,捏造事实,非法构陷,枉法裁判。有时开庭只是履行程序,都是先定罪后开庭,所以即使律师辩护无罪、无证据也照样秘判。有时开庭六一零人员还亲自到庭指手画脚。过程中允许请律师,但对大法弟子请的正义律师百般刁难。在非法庭审时,多次打断律师发言,阻挠辩护,并驱逐律师。大法弟子自己辩护时根本就不让说话。开庭对外宣称公开,实际很少有亲属能进去。法院刑二庭庭长徐天鹏,是中共利用最顺手的伪法官,经他手诬判大法弟子十人以上。已被列入恶人榜,被追查国际追查,被四名大法弟子的家属控告。

为构陷大法弟子厉玉书,公诉人的所谓证据都是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比如,说他家有八百二十多本挂历,有四千多个项链挂坠。厉玉书自己说:我家最多有两本自己用的挂历,家里只有十来个别人送的项链。我不明白这些大数量的物品从何处而来?我是做小生意的,买卖些小商品、维修二手的电脑和打印机为生。家里的所有物品都是我的私有财产。

在非法庭审王希文时,公诉人没有提交任何的物证,只出示了一些照片和国保大队出的认定结论作为主要证据。律师提出对本案的物证要进行实物质证,这些照片不符合物证的条件,不能作为证据来认定;国保大队是本案的侦查单位,任务是为本案搜集有关的证据,无认定权力,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而违法行为所得的证据是无证明力的。

杨国光的律师说:我的当事人,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修炼者,一心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是一个正直守法的公民,我的当事人所做的事只是为了向别人介绍法轮功,并讲真相给人们听,其用意和出发点是好的。所采用的手段也是和平的方式,是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

伪庭长徐天鹏要根据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给杨国光定罪枉判时,被律师指出说他是利用职权滥用国家法律,枉法裁判,国家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规定法轮功是邪教,而且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要追究徐天鹏的刑事责任。最后律师还从法律条文与事实的层面进行了全面深刻的剖析,论证了杨国光的所作所为都是合法的。不仅如此,还应该追究参与抓捕杨国光的丰润公安、国保所有的人违法犯罪的行为。最后徐天鹏无奈以休庭走掉。

对所有律师的辩护,徐天鹏都不作任何答复,即使无罪也不放人,而后就是黑箱操作,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滥用法律,枉法裁判,至少枉判大法弟子十二名以上。诬判厉玉书十年徒刑、谷友文七年,杨国光四年,何素英四年,王希文四年,贾元峰三年,张维仲二年,凌云三年,……。

不通知家属,秘密开庭,枉判徐杰七年、张明凤三年、张桂芝四年、邓秀艳四年半。而当家属依照法律规定问他们为什么不通知家属,答复是没必要通知家属,我们通知当事人就行了,向他们索要判决书,法院狂傲的说判决书从来就没给过家属,就是不给。

中共法庭给法轮功学员定的罪名都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因为他们找不到任何一个真正的罪名,只能昧着良心以这个罪名强加给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上诉,根本不按照法律程序办理,欺骗家属,不予调查审理,更不开庭,家属得不到任何消息,连维持原判的话都听不到就把人送进监狱,更甚者连上诉的机会都不给就送进监狱迫害。

对大法弟子判劳教更是随意决定,到二零一二年至少七十人以上被非法劳教。

六、经济迫害,株连家庭和单位

六一零执行江泽民 “经济上搞垮”的密令,对大法弟子实行经济迫害。首先就是绑架抢劫,非法关押中的罚款及各种费用。只要能绑架一个炼法轮功的,就可以随意抄抢财物,有钱抢钱,有物抢物。有一个大法弟子家中有几万元是准备结婚用的,被恶警一抢而光,群众都说他们是穿着警服的流氓。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罚款一二千元,甚至有上万元的。家里没钱就拿粮食、生活用品、值钱的东西,进洗脑班一个人,就跟家要伙食费一千元~二千元,而洗脑班费用都是上边给拨,谁“转化”一个人得奖金五百元,这些钱都是搜刮大法弟子来的。特别是二零一零年十月后,死灰复燃的洗脑班,更是大肆勒索钱财,每人至少要一万到两万元,不交钱就别想从洗脑班里出来。在看守所里也是一样,凡是被绑架到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每人进去要交几百元(二零零零年价码二百二十~二百六十元)包括被、号服,还要交生活费,二零零零年期间,每人每月生活费要交三百元,很多人都是无限期关押,出去时每人要交几千元生活费,此外每人还要交保证金二、三千元。这些保证金根本就不给收据,不退还。有的是家人给交,有的是从微薄的工资和工厂倒闭买断工龄一次性补助中扣的。

在小八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每人至少被勒索两千元以上,有的大法弟子最多被勒索两三万元甚至十来万元。据不完全统计,自迫害法轮功以来丰润区六一零、公安、国保、各派出所勒索被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钱财至少三百多万元。邪党政府和六一零还对大法弟子封锁生活来源。对公职人员停发工资,而且对由银行发放工资的单位,强行收缴学员的工资存折。有的停发生活费,有的降级降职,有的到退休年龄的也不给办退休,有的甚至被单位开除。有很多大法弟子原本有自己做的红火的生意,多次被迫害后生意无法维持,特别是被劳教或判刑几年后,家里剩下老小没有收入生活非常艰难。

有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家人受骗被邪恶不断勒索,结果花几万元人还被送劳教或判刑。

有大法弟子的单位也被牵连迫害,凡抓一个大法弟子,就跟单位要钱并出人看着。有去北京或流离失所的,政法委、六一零抽人去找,单位就要又出人又出费用,最少一万元。不“转化”的单位领导就受处分,单位不评先进,自然单位也得不到奖金。这样迫使单位出力“转化”,积极看管,但这些钱最终还是由大法弟子自己拿出来。

七、以上所列迫害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

1、侮辱罪、诽谤罪2、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3、滥用职权罪4、诬告陷害罪5、非法搜查罪6、非法拘禁罪7、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8、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罪; 9、虐待被监管人罪10、故意伤害罪11、徇私枉法罪

此外,政法委、六一零官员滥用手中权力,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不仅个人涉嫌犯罪,而且涉嫌指挥、组织、胁迫犯罪。


直接责任人有: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邪党区委书记曹金华(现调到唐山市任副书记)
原唐山市丰润区区委书记姚继志、刘彦华(遭恶报猝死在河北保定一饭局上)
原县委书记董保全、雷士明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政法委书记杨爱民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政法委书记蒋凡军、冯宝成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委部长部长蔡永茂、 副部长陈文平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防范办主任 郑瑞学 电话: 3081055 13623333068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防范办副主任 钱立民 电话: 3081152 3952667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六一零主任陈会良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六一零副主任何耐荣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校长林秀华、王利民
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副校长石爱成(遭恶报死亡)、副校长谷友静、副校长刘勇(宣传部)
现任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校长 钱立民 电话: 3081152 3952667
现任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副校长 陈建富 电话: 3135499(宅)
丰润镇书记魏久林,王士存
丰润镇610办公室王秀丽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杨官林镇镇长鲁刚健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杨官林镇副镇长李国勇、王业胜(退休)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左家坞镇原镇长王肇田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国保大队
刘立新  大队长  2534676      13832985689
董福存  原大队长   13832986066
么焕库  教导员  2534667      13832982290
曾祥海 副大队长 (专管迫害法轮功) 2534672  13832980405,
王树敬 副大队长  13832989971,
陈焕富 副大队长  13832985486 、18832985486,
冯春华   中队长         13832984482
张跃松  副主任科员   2534672   18832980409
公安局
张广会  局 长    2534688  13832986198
马爱军  政 委   2534612    13832989389
张海军  副局长   2534610     13832985528
张连生  副局长   2534611    13832987618
李春元  副局长(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专管迫害法轮功已二线)   18832987098
高长正  副局长  2534615      13832985589
孙继绵  副局长  2534616    13832985919
王建国  副局长  2534606     13832987656
白印存  纪委书记  2534666    13832983808
么亚民副局长 (专管迫害法轮功)  2534668  18832989598白书辉 法制科科长(专管大法弟子判刑后何时送往监狱)
梁福新 原政保科科长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看守所所长宋殿春,
原所长 于从瑞,
副所长 吴玉良、白纯安、鲁明山、高首才、才庆福,
原副所长 于树庭(已退休),
原队长 王爱华(已调离),主任科员 张志礼,副教导员韩继明,狱警 马秀梅原指导员王金祥(已退休);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拘留所所长  孔德会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法院
院长 付春生 5185598 13832981075
副院长 毛俊阁 5183513 13832988086 3138869
副院长 郭玉华 5113777 13513395116 5187868
副院长 刘金国 5181627 13803306010 5181420
副院长 杨柏树 5175200 13831519566
副院长 崔福华 5175102 13803300248 5128168
纪检组长 兰众民 5183302 13603383600 5199729刑二庭庭长 徐天鹏:5155522
刑庭审判长 孙树俊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 5183447 5157650
检察长  韩俊华 5186999 13803310668 3315858
副检察长 左宝胤 5177186 13503253678副检察长 高宗山 5184003 13931556568 3136918
副检察长 李树权 5170168 13831551918 5011052副检察长 徐 超 13933396116
副检察长 蒋建忠 5182966 15932596988 5167988
燕山路派出所
梁福新 所 长 13832986079
赵士全 指导员 13832987601
纪友刚 副所长 18832987062
周秋生 副所长 13832982117
翟 建 副所长 13832989720
太平路派出所
张树胜 所 长 2534769 13832984778
刘晓康 指导员 2534818 13832986383
韩丽君 副所长 13832982236
王 晨 副所长 13832986511
史利国 副所长 13832989702
林荫路派出所
杨军义 所 长 13832985579
马向忠 指导员 13832986520
于占东 副所长 2534801 18832984903
张学武 副所长 13832983842
付文国 副所长 13832983948
团结路派出所
戴希双 所 长 2534999 5187802 13832982385
闻善军 指导员 13832987622
崔志丰 副所长 5196885 13832984539
王爱国 副所长 2534713 3239128 13832985309
齐志敏 副所长 2534776 3128618 13832986527
端明路派出所
赵 民 所 长 2534760 5118728 13832985978
永济街派出所
董少军 所 长 2534758 3137659 13832988130
张 斌 指导员 2534800 3316168 13832985865
戴政国 副所长 2534839 13832984510
石 磊 副所长 (专管法轮功) 2534829 13032987607
张立东 副所长 2534830 5176685 18832986244
新军屯镇派出所
付占稳 所 长 2534731 13832982107
李国富 指导员 2534728 13832984503
赵学军 副所长 13932549900
韩城镇派出所
王东辉 所 长 2534727 13832986009
边久贵 指导员 5404110 13832985967
王爱华 副所长 5404110 13832953817
韩志勇 副所长 13832985790
张 诚 副所长 5508118
丰登坞镇派出所
常荣硕 所 长 2534718 13832982279
郑志山 副所长 13832987671
王志岭 副所长 18832986351
王官营镇派出所
葛晓雷 所 长 5193390 13832985668
李国林 指导员 3996878 13832984529
韩彦顺 副所长 13832983602
高丽铺派出所 外线:13933302592
李长文 所 长 13832987685
杨长和 指导员 13832984855
李 勇 副所长 13832989848
姚付文 副所长 13832986602
原任各庄镇派出所 外线:5500110
王秀新(遭恶报死亡)
岔河镇派出所 外线:5521110
凌泽齐 所 长 5196858 13832989781
张照丹 代副所长 13832985848
杨官林镇派出所 外线: 5410110
王秀新 所 长 13832985887(遭恶报死亡)
陈庆宝 指导员 13832982372
王柱安 副所长 13832983250
葛小勋
泉河头镇派出所 外线:5577110 5582110
高 尚 所 长 18832982676
费宝泉 指导员 1383298223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