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母女得法,苦去甘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们是二零一一年九月走入大法修炼的,自从妈妈对法轮功学员说“请教我炼功吧!”从那时起,她的病就再没犯过。我也和妈妈一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邪党毒狠、妈妈命大

我老家在东北,姥姥、姥爷文革前是医学教授,出国留学回来一下飞机,就被中共关入监狱去了,逼着离婚。姥姥在迫害中疯了,由外蒙政府接走,后经好心人悉心照料渐渐清醒过来。她告诉我们,她在中共监狱被打毒针,隔一段时间打一针,后来人就不清醒了,中共在对姥姥施慢性毒药,卑劣杀人不留痕迹。

中共当局以姥爷出过国为由,要把他的儿孙都枪毙,那年妈妈才几岁,在一家人被拉出去执行枪毙时,有好心人一把把妈妈从人群中拉出,说她是“孤儿”,就这样母亲是家族中唯一幸存下的一个孩子,真的成了孤儿,开始这一家那一家的流浪生活。

妈妈真是命大。后母虐待妈妈,让几岁的她劈柴、洗衣、做家务,东北天那么冷不给她点火取暖,竟几次让妈妈晚间上山去抱柴,离家远,晚上回不来。冬天晚上外面太冷,一次她为了取暖不小心钻進了狼窝,窝里十几只小狼,她正抱着一只小狼取暖,看见外面進来两只大狼,两眼放着绿光,直瞅她,见她抱着小狼,就没过去转头出窝趴洞口睡一晚上。还一回晚上走路,前面一群狼挡住了去路,她闭上眼双手捂住脸,心说这回完了,还不得让狼吃了。在等死的时候,半天没动静,她睁眼一看,狼群分两边中间闪出一条路,她壮着胆从狼群中间走过去,狼群后边跟着,最后一直把她送到村口,全部转头集体跑回去了。

二、母女得法、苦去甘来

妈妈为什么这么命大?就是为了今天得大法。师父一直就在看护着今天要得法的人啦!我们于二零一一年九月走入大法,当时妈妈患有严重心绞痛,严重到医生都不给医治了,让回家活几天算几天。自从妈妈对法轮功学员说“请教我炼功吧!”,从那时起,她的病就再没犯过。

我出于眷恋母亲走入大法,她去哪我都跟着,生在一起、死也要在一块。别看我年轻,学法前患有心绞痛、便秘、血糖高。心绞痛犯上来,一下就晕倒地上,牙都咬紧了,全身抽成一团。有次犯病,光剩下白血球,再严重就是白血病了。医生看看说我没啥希望了,说我不行了,打一针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吧,母亲抱着我叹气,以为这回我就不行了,抱了我一夜,第二天早上,我又醒了,我们母女真是命大!

得法后,我把我的命交给大法。血糖高的病人不能吃甜食,我不怕,不能活,死我也认了,不知啥时候病就好了。现在我明白从走入大法,我就把生死放下了。

开始学法老是困,我就两手端着书在院里走来走去走着看,不让看我就得看,再后来怎么看书也不困了。干活时,就抓紧时间听师父讲法录音,我听着听着就笑,师父讲的风趣,家人还不知道我乐什么!

炼功到点不愿起来,我给自己规定到点必须往起爬,愿不愿意都得起,炼第五套功,再疼也咬牙挺到炼完,现在能轻松起床,盘腿,已经成了自然了。从法中我明白,炼功时胡思乱想心不静是练邪法,我注意脑子杂念多静不下来,就喊师父,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很快思想就能静下来。现在从法中明白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

有时有怀疑大法的思想出来,我立即灭掉,我就相信师父和大法,谁来破坏灭谁,经常正念很足把握自己,做到后来很自然手递手发真相资料,没有一点怕。

三、正念救人、坦坦荡荡

我认识到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新学员也同样要做好救人的事。修炼后,我身体好,身材挺拔,每出去讲真相,都换上干净漂亮的衣服,化妆,大法弟子要把最好的形像呈现给人。

我骑车不下车就往路人车筐里放资料,有次放一老阿姨车筐,她着急大叫:“是法轮功吗?快拿走”,“看看对你好,阿姨”,她更着急吵,说的全是央视谎言。看她气的不行,我劝说“阿姨别生气,我拿走,别生气了”,心里说你不要,有很多人等着要呢!希望给阿姨留个好印象,我的善良能打动她,下次再有人讲,就能接受。

孩子老师是团员,我左讲右磨的终于讲退了,别看孩子在她那,救人这么正的事,我才不怕她。

妈妈每次来我家,都带来一箱一箱的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我们一起去发,庙会人多,发不发?牙一咬,发!带出来了怎么还能带回去!就是让人看的,贴没人地方谁看!我在旁边发正念,发出强大的正念,黑手烂鬼全都被灭掉,妈妈边贴边发,见人就递手里。有人接过资料问:“是法轮功的吗?”“是,好好看看对你有好处。”刚贴完就有人凑上去看。一路贴到派出所门口摄像头下面,我吓一跳,喊妈指摄像头咧嘴,“没事,我们做最正的事,摄像头是照坏人的,不照我们,灭了它背后邪恶。”我赶紧发正念,结果什么事都没有。

有次我们到铁路贴真相传单,一年纪大的铁路工人走过来,问:“贴什么?法轮功吗?”我和他一路走,讲了许多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笑着念着“大法好”走了。

贴到水泥线杆上后,看到线杆左右摇动,以为地震,看看左右不摇,正常,揉揉眼仔细看,线杆还在动,整个线杆左右摇晃着,埋那么深,这怎么晃悠啊!地上咋没裂缝呢!我明白了是向我点头!师父显出真相鼓励我继续做好哪!

妈妈没有怕心,我也没有,我们经常做伴,笑着说着轻松自然的把救人事做完。我们没有迫害的概念,那些念头一来立即灭掉,有师父保护看着能怕它们吗?做最正最神圣的事,谁也别想干扰。我们就听大法的,就相信师父。

妈妈平时抓紧净心学法,干活缝隙她也要赶快洗把手,捧起书看几眼。一次回家,看到家里安暖气,几个工人在那忙活,她在沙发上盘腿看书呢,这么吵她竟然还能坐的住看书。

四、修好自己,家人转变

我丈夫是黑社会混混,打架远近出了名,我在院子里忙,公公就在院子里撒尿,刚结婚过门我孝敬公婆连他们袜子裤头都给洗了,月子里婆婆不管我,我母亲来管,他们到大街上四处胡说我母亲不懂事。丈夫不高兴就打骂,心绞痛就是从那时开始,矛盾大到差点离婚。

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学了大法后,从法理中彻悟,要无怨无恨,凡事找自己错,改变了暴躁的脾气,使家庭变的和睦。因为作为女子,矛盾大多发生在家里,在外面高兴多说两句,不高兴扭头走人,基本没有矛盾。

我用陪嫁钱往婆家安空调,公公跑来骂工人,我说公公:“我尊敬你是老人,别在这乱骂,我花娘家钱帮家里装空调,又没花你钱,骂什么!如果不是现在我学了法轮功,不骂你个狗血喷头才怪。”公公理亏转身走了。

我请老年同修来家看真相光碟,丈夫進家恶意问:“她是谁?”我没吭声,心想:“这是我的家,愿让谁来谁来,我有师父管,谁也别想管我。”丈夫就没再问,后来其他同修来家他也不干涉。丈夫处于惧怕中共迫害,不怀好意拿我的大法书,我指着他说:“一边去,你敢动!”连说带闹的丈夫连说:“不敢!不敢!”丈夫在家看抗战片,我给他讲:“那都是假的,骗人,害人,快关掉!”丈夫听了赶快关掉。我出去讲真相,丈夫旁边也帮着讲。

修炼大法后,心性改变,身体变化大,婆婆看到我性情的改变,从得法后病再没犯过,一粒药也不需吃,现在也得法了,家里环境越来越好。

每次在梦中遇危险,都能想起来向师父求救,还在梦中救人。我努力不让欢喜心冒出来,出了就灭掉,平时我们很辛苦的工作,为的是挣钱,不觉苦,反而还乐在其中,为什么修炼做好一点就沾沾自喜?还是没把自己溶入法中,和人比,和过去比,才生出欢喜心。我做的很不够,我要继续正念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谢谢师父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