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文章帮助我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丈夫是个未修炼的常人,虽然支持我修炼,对我做“三件事”不阻不挡,有时也给予帮助,但还是有些心结没能打开。比如,他对邪党还抱有幻想,对它的邪恶本质认识不到也想不到,对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理念不清,甚至麻木不仁,也不相信有神的存在。我自己以前恨他怒他对“真相”熟视无睹,能上动态网他也不经常看,更不上明慧网(这都是我修炼的不好造成的,我必须突破这种状态);我总是带着争斗心去跟他争辩,希望他认可我的观点,每每事与愿违。

后来我把明慧网中的《时事评论》文章集中整理,针对他的心结隔些日子就打印几篇出来放到茶几上,他还真认真的看了,而不是象看别的东西那样走马观花,看书看皮,看报看题。渐渐的,他对邪党的认识改变了,早晚散步时跟别人讲的多是“评论”中的认识,还主动跟我要破网软件、真相年历送人了,看到常人把真相小册子扔掉,他也能捡回来给我。虽然他嘴上不说(担心我“有恃无恐”),但我看的出他对大法弟子写的评论是非常赞赏和认同的。

我因为讲真相,劝三退认识了一个修鞋的刘师傅,他不但自己三退了,那以后还帮我讲真相,劝三退。因此他的生意非常好,修鞋铺一开门就有顾客進来;有时坐一屋子人天南海北的闲聊,屋外边还有下象棋的。我看到这些人对真相小册子不怎么重视,我就把明慧网《时事评论》中的“智者的远见”、“时间不等人 中国人快觉醒吧”、“将母亲逼上绝路的逆子”、“高官落马彰显天意 恶报天惩真实不虚”、“拜佛与三退”、“从中共法官集体嫖娼说起”、“从 ‘你的钱是共产党给的’说起”、“中共的邪恶永远不会改变”、“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倾听天象的警示”、“天道好还”、“她们为什么变成了魔鬼”、“中共要把‘包青天’法官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因果和转换”、“不能再被中共迫害失明”、“神就在我们身边”、“中共的庭审秀”、“搅扰修佛修道者的下场”、“中共邪党的罪恶”等,分期分批的打印出来送给他们。他们很愿意看。从那以后,刘师傅一看到我就说:“还有什么(资料)吗?”当我把打印了几页、十几页、二十几页的评论文章递给刘师傅时,他高兴的大声说:“好啊!”我问他:“您给大家看了吗?”他说:“都给啦,肯定得给!都看。”

我原任教学校的教师绝大部分都三退了,但还有两个人到现在我们还没能把他们劝退,我们很着急。他们一个曾是校长,一个曾是教导主任,都是老大学毕业生,邪党党员,七十多岁了,不相信有神,还认为“共产党给的钱,不能背叛”,却很关心也热衷议论时事。上个月我把打印好的上述评论文章送到他们各家,每人一份,告诉他们:“聪明人看聪明人写的文章。我很惦记您,过几天我再来看您(劝退)。”他们很高兴,连说,“好,好。”痛快的接受了。同时我把另一份给了另一位也曾是教导主任的老辽宁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没想到第三天在路上碰到了这位老先生(他已经三退了),见面就跟我说:“你给我的东西我看了,很好,写的很实在。”我问:”您都看了?”“都看了。……其实上头的那些人最容易掉头。”我知道他所说的“掉头”有两层意思:一是掉脑袋,二是退党。他可不是轻易服人、夸人的,但他对这些评论文章却大加赞赏,“不是一般人能写的出来的,也不是谁都敢写的”。因跟他一起散步的人在等他,我就跟他再见了。我确信,他会把他所看到的讲给别人听。要知道,他们就是活传媒呀。这些老高知总在一起高谈阔论,很多人都愿意听他们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