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地摔跤后的反思

老年同修发正念天目所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学员,年逾七十。得法之初,重病的身体神奇康复了,顽固的无神论也被破除了,天天都能感受到身心的升华,天天都有惊喜。修炼十几年,亲友说从我这个昔日的老病号身上看到了“时光倒流”——比同龄人健康、精神多了。

最近我遇到几件事,让我意识到虽然修炼多年了,越到最后越该“修炼如初”[1],切不可放松。

有一天,我打坐发困,手、头、身子都歪了,一旁的家人同修多次提醒我,可我却越听越烦,最后甚至大发脾气。家人同修此时却很平静,不仅没与我争犟,还马上帮我发正念清除不好的因素。接着我肚子胀痛难忍。我意识到这是在点醒我呢:你不是有气吗?就让你气更胀,胀的难受,看你还清不清醒。回想在邪党社会生活的几十年,脑中邪党文化“假、恶、斗”的因素时不时还会体现在我的思维和言行中。意识到后,我发正念清除自身不好的因素,勉强过了这一关。

可是不久,我竟在短短几天内多次摔跤,不是绊到床角就是在平地走路也跌倒,膝盖肿了,腰肋都痛,走路都困难,打坐连单盘也做不到,只能散盘。这回把我跌清醒了。除了“一说就炸”,我还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前段时间听同龄人说老年人可以办免费的医疗保险,而我刚好要配眼镜和补一个牙齿,就想也去申请,表面上说不是保身体健康、只是为了配镜和补牙省钱,实质上心里放不下的是“利”;而且,修大法就是最大的福份,本体不断向神体“转化”,一切都向好的方面转变,心里若笃信这一点,还搞什么医疗保险呢?

于是我抓紧学法背法、发正念。一次,我心中默背师父关于善解的讲法,当背到“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2]这时我天目中看见许多动物外形的小灵体排着长队高兴的往外走。之后这些小灵体又变成了人形,打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三角旗等,咔嚓咔嚓的齐步走着,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接下来当背到“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2]又见另一批形状扁平的小灵体服服贴贴的趴到地上,伸出细长的触角,高兴的拍打着地面,表示也愿意接收善解。

当背到“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2]我看到一些眼睛鼓突突的生命,手里拿着斧头和镰刀,拼命奔逃,还发出呱呱的怪叫声:“快走!快走!”开始我还没意识到,过后才想起这是癞蛤蟆形的恶党邪灵。后来空中放射出万丈佛光,佛道神显现,邪灵烂鬼即化为乌黑之气。

此时我浑身大汗,打坐中剧痛的膝盖不那么痛了,我便双盘起来,感到特别舒服。打坐完,我已是泪流满面,禁不住在师尊的法像前磕了九个响头,从心底喊出:“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我体会到了修炼之初的神奇,那种欣喜。“修炼如初”对我来说不再是知道一个道理而已,而是实修中必须切实做到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