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沈阳监狱犯人医院遭受的迫害

我被马三家秘密投入男牢的遭遇(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九、犯人被警察恶行激怒

2001年6月14日伤痕累累、下肢不灵便、尿已失禁的我和全身是伤的邹桂荣第二次被沈新教养院秘密押送到沈阳地下犯人医院,即沈阳监狱的犯人医院,那里关押的人除了法轮功学员是被非法劳教的,其他都不是被劳教的。

这次的到来,吓坏了犯人们,因为我俩已没有了人形,管房的王大姐见到我们是又高兴又担心,叫人赶快给我腾出了个床铺,叫我快躺下。邹桂荣被分到了一号房。我不放心邹桂荣,管房王姐明白我的心意,就派人到那屋看看邹桂荣怎样。王姐告诉我,那屋的管房也给她腾出个床铺你放心吧。我对她流下了感谢而又感激的泪水。

我昏昏沉沉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全身疼痛难忍,一个小个微胖的女人站在了我的床前问我:喂,“法轮”,(那里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称呼)怎么了,说说你的案子让我听听,那时的我已经没有回答任何问题的能力了。王姐代我回答了一些她的问题。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监狱的戴医生来到地下2号房,看一位癫痫病人,管房王大姐等戴医生问诊完,就跟医生说:我房昨天新来了一个“法轮”伤的挺重,你看看。那个戴医生没有回话就走了。管房王姐木讷了一会儿,对我说,你可要命大点啊,看样子你们“法轮”没有主治医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我被灌食灌得鼻子、嘴、喉咙、食道胃都不行了。无法进食,王姐为了让我活命,就把自己的豆奶粉拿出来,冲好调凉后一点一点的喂我。每一次的吞咽我都痛苦无比。我看到王姐焦急的样子,就吃力地跟王姐说,王姐,唯一能救我活命的就是大法,你最好能把邹桂荣叫到我这里来,她能给我背法听是最好,因为那法是很超常的。王姐听了我的话,就到了一号房,跟那屋的管房说,我这屋里的“法轮”生活不能自理,没人照顾,让“法轮”他们自己照顾自己吧。就这样,我和邹桂荣除了睡觉又能在一起了。

伤痕累累的邹桂荣见到我就喊我的名字:丽萍,丽萍,激动地哭着说,你咋样啊?我说,你给我背经文吧。她说,你要听经文啊?我说,你背给我听吧,我不会背。她想扶我坐起来,我没有坐起来。她坐到我的身边给我背经文,她会背40多首经文。王姐又找来了纸和笔让邹桂荣把能背的都写下来,她说她也要看看。

慢慢的我能坐起来了,一点点能下地炼功了。

我们房间里10多人每天大量的听邹桂荣在背大法经文,在学炼功,那个矮胖女人她是邹桂荣那个房间的,她每天都到这个房跟着学炼功。有一天她跟我要我家的电话号,我也没问为什么,她也没说,我就给了她。后来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她对我说,法轮,你记住,只要我能出去,我第一个电话打的就是这个号。她把我家的电话号码记在了她的脑子里。

(注:后来在我们生命攸关的关键时刻,她神奇的被释放了,她的案子是涉嫌倒卖杜冷丁。她完成了她的诺言,回到家就给我的妈妈打了电话。她在沈阳接待了我的妈妈和孩子,还大胆的跟着我的母亲与监管医院理论。请我的妈妈和孩子吃饭,还帮我妈妈付了打车的钱。我一直想感谢这个人,可是我一直都不知她现在在哪里,如果她能有缘看到这篇文章,就请她接受我的谢意,非常感谢你当年的正义所为,谢谢你!)

一个多星期后的一天,管房王姐被狱警叫了出去,那时气氛凸显紧张了;中午王姐回来了,跟我说:狱警给我们管房的开会了,让我们看着你们“法轮”,不让你们炼功,如果发现有谁炼功,就让我们报告狱警,给你们铐起来,挺吓人的,你说这可咋办。我说:“我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多来,遭了无数的罪,你已经看到了,现在我没吃一片药,也没打一针,用炼功来调整我们被残害的身体,你说这法超常不,你看到没有,那你说我能不炼吗?”他们不让我们炼功又不给我们医治,这不明摆着让我们死吗?

管房王姐马上明白我的意思,然后对着全室里十多人说:今天监管医院给我们两个房的管房开会说,不许“法轮”在这里炼功,如果谁发现、谁就自己去报告,会有减期的机会。然后狱警会把他们铐起来。他们如果被铐起来,生活不能自理了,谁报告的谁就负责照顾她们,接屎接尿,听到没有,警察问你们可别说我没有告诉你们。

我象往常一样照常炼功,管房王姐见我炼功就收拾收拾钻到了被窝里,然后对所有人说:我现在睡觉了,我可什么都没有看到,听懂了吗?她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东西,吃零食的也不吃了,闲聊的也不聊了,另一个房间的犯人也赶快离开了。她们陆续的都钻到被窝里去了,另一个房不知情况的走进来,见我炼功也马上跑回去了。

每天我的功都是这样炼完的,中年女警官从来就不到犯人的病房,因为这里骚臭味道,熏人。一天她突然的进到我住的2号房,警告我不许炼功。然后抽调犯人出去了解我是否炼功,我房所有人都说没有看到过我炼功。

我还活着,我还能下地了,还能走几步了,这位女狱警,她是不相信犯人的话的,因为她知道我们法轮功在这里是没有医生给医治的,没有医生给我们问诊的,没有任何生活用品的,我们是奄奄一息被抬到这里来的。我们还活着,向她证实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年近七旬的法轮功学员李素珍阿姨帮助我们提供了一些生活用品,我们非常的感激这位老人家。)

不知是什么时间,法轮功学员周艳波也被沈新送到监管医院来了,法轮功学员赵素环被沈新送来不到两天就被带回去了。沈阳市第五看守所又送来了法轮功学员李素珍,沈阳市看守所送来了法轮功学员王杰,王杰被抬来时瘦的没了人形。新城子公安局送来了一个叫吕国芹的法轮功学员,这时监管医院里,法轮功学员先后共有六七人在这里。

我和李素珍阿姨在二号房,邹桂荣、周艳波、吕国芹住一号房。王杰、赵素环住走廊。一号房的管房叫王素玲、杨恕、申福实。她们几个人为了表现自己,不让法轮功学员炼功,她们管房24小时分班看着法轮功学员炼功。一天邹桂荣坐起来炼静功时,被杨恕一拳打倒,邹桂荣的头撞在了铁管子上。当时邹桂荣休克五分钟之多。然后王素玲、申福实叫来了狱警,狱警拿来了手铐把邹桂荣铐在了走廊的床上。(因为走廊有监控,王杰调进了一号房) 我房里的犯人急忙跑过来跟我说这事。

当我见到邹桂荣时,她的脸就象发烧一样的红肿,嘴里不觉的会流出口水,头抬不起来,昏昏迷迷的,吃不下东西。

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向管房的王大姐报告,要求管房向监管医院领导反映,我们法轮功学员要求监管医院给邹桂荣医疗鉴定,我们要起诉追究这起伤害罪的责任人。

监管医院听到我们法轮功学员的报告,怕承担责任,就要求沈新教养院来人解决问题。几天后,沈新来了四个狱警,三女一男(男的是往禁闭室送我妈妈饺子的那个,女的有院长助理邓阳)把我先找到提审室谈话,他们手里拿着一个表和笔,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看样子是想让我填表,炼或不炼。我说;请你们弄清楚我的案子,我是被冤判“扰乱公共秩序罪”进来的,你的问题跟我的案子有关吗?如果你们谁说有,那你就写下来,签上你的名字,给我留个证据,以后等我活着出去告你们好用。

他们叫人把我带了回去。又把邹桂荣提了出去,邹桂荣被提出去不一会儿,就听到邹桂荣惨烈的叫声:“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喊声断断续续不断。听到喊声,两室的犯人能起来的都跑到了铁栏杆门前观看,我和王姐、周艳波和其他犯人们焦急的摇撼着铁门喊“警察打人了”,对着走廊王姐就大声的喊:沈新教养院警察也太猖狂了,打人打到医院来了,原来电视说的都是假的。那个矮胖跟我要电话号码的妇女,不停的在走廊里大声的喊;警察打法轮了,警察打法轮了,法轮被警察打了,快来看啊。另一个胖妇女大声喊,监管医院为什么让警察到这里打人。这回我们可知道电视说的都是假的了,警察到这里打人监管医院管不管。

监管医院的门卫就这样被喊过来了,进到提审室说几句话就出来了。他刚一走,就又听到邹桂荣凄惨的叫声,铁栏杆里的女犯人们这回就更愤怒了,就又一次的集体呐喊沈新教养院的警察到监管医院打人了,警察执法犯法,电视说的都是假的。男病号的犯人们听到喊声,就手拿小镜子,把手伸到铁门小窗外,用镜子反光照想看个究竟。

这一次门卫惊慌快步跑过来,对着愤怒的女犯们吼叫,你们喊什么喊,不想活了,都给你们扣起来。随后就进去把邹桂荣带了出来。沈新教养院的四个警察随后就跟了出来,他们没有人敢看铁栏杆里那群愤怒的女犯们,低着头,快速的在女犯们的喊声中消失了。

经过此事,女犯们在我的心里再也不是劳教犯人了,她们的灵魂在这次正义之举中升华得高尚,谱写了她们生命中最辉煌的一页。

下面是邹桂荣笔下记录那时她在里面真实经过的片段,《我在马三家、张士、沈新、大北等邪恶场所历尽磨难不屈不挠》:

“一天,沈新教养院院长助理邓阳奉院长刘经(音)的指令,领着教养院的三个恶警:徐X、唐X、王X到地下监管医院,说是找我谈话,我被叫到女房外的一个屋子里,它们问我一些事情,并作了笔录,让我按手印。我看笔录不符合事实,于是我撕毁了笔录,它们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四恶警一起上来,把我按倒在沙发上,暴风雨的拳头急促砸在我头上,我大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执法犯法!’喊声惊动了女房里的尹丽萍、周艳波等人,她们跑向铁门,尹丽萍对我所在的屋子方向大声喊:‘沈新教养院打人了,沈新教养院警察打人了!’咣咣的门声使门卫赶向我的屋子并拧开门,四恶警立即停止对我的毒打,站起来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等门卫一走,两个恶警又上来强按我的手让我在另一份询问笔录上按手印,我不从,它们又要按我,我大声喊:‘警察强行逼供!警察强行逼供!’门卫警察听到喊声打开门不让我喊,我说:‘它们又打我,又逼我按手印,我不喊,它们还要继续折磨我。’门卫警察只好带我回女房,常人王姐说:‘沈新警察太猖狂了,打人打到医院来了。’女房人看到我颈部被抓挠出一道殷红的伤痕。当时我被四恶警打得晕头转向,不知道打哪儿了。”

邹桂荣出来后被打得晕头转向,她的嘴、脖子、脸都是伤痕,上半身几乎都是被抓挠的血道子。等她冷静一会儿才得知,沈新四个警察强迫她在“死也炼法轮功”的诱骗书上按手印。

邹桂荣因炼功被打伤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又被四名沈新教养院警察来监管医院打伤。监管医院又不管,法轮功学员和愤怒的女犯友们要求监管医院马上派医生给邹桂荣照相验伤,王大姐报告门卫说,沈新教养院到我们这里把人打伤,出人命这算谁的,快叫医生过来拍照看看吧。过了好一会儿那个姓代的老年男狱医来了,我们向他要求给邹桂荣头部拍片验伤,身上被抓挠的血道子希望监管医院给拍照下来。面对我们的要求,代医生向我们无奈地说:法轮功的事他说了不算。说完就走了。

我们又向监管医院反映了几次,没有任何回应。面对眼前这一切,大法弟子王杰、(被中共这场迫害致死)周艳波、邹桂荣,和我还有李素珍,吕国芹两位老年大法弟子,目目相对,我们的心此刻凝聚在了一起。看样子面对此事此刻绝食绝水是我们争取合法权利的唯一出路了。

监管医院面对我们的绝食先是无人理睬。没有人过问。

李素珍阿姨,年已近七十,在她坚持绝食绝水一个星期左右身体突然出现不适,被她的办案单位接走了,后听说回家了。之后吕国芹阿姨也被办案单位接走了,监管医院里就剩下了我们四个:王杰、邹桂荣、周艳波和我。周艳波不知绝食了多少天,心跳和脉搏出现了异常,倒下了;王杰人瘦得脱了像,也倒下了,她们俩都被挂上了点滴。他们由监管医院的男犯杂役冒充护士天天给扎针。邹桂荣本来伤的就重昏昏沉沉的也倒了下来。

我在女犯友们的保护下,天天加强了背经文、炼功、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因为这个缘故,即使在身体严重脱水、各脏器近衰竭的情况下,我的头脑还是异常的清醒。王杰告诉了我发正念的口诀,那口诀威力无比,我每天正念中清理了大量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晰可见。

我们绝食期间,跟我要电话号码的矮胖妇女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出去了,我房又新进来一个家里很有钱的沈阳人,叫田某某,不知什么原因被王立军抓捕判10年,还不许她减刑。因为监管医院早已知道管房王姐维护我们,就让他俩一起管2号房,刚开始她对法轮功不太理解,只知道学法轮功的人都不坏。

看到我们绝食,她不断的规劝,她的家里天天能送进来水果和很多好吃的,每天都会拿荔枝、西瓜等水果到我的面前,每次拿来,我每次都会给她讲我们绝食的原因,每次拿来,我都会给她讲我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经历,她知道了真相,骂警察都不是人,没有人性,王立军更不是人,判她10年,还不许减刑。

听杂役们讲,监管医院从来就没有做过猪肉豆角炖粉条的菜,这回打饭的男杂役,欢天喜地有节奏的敲着菜桶打着菜,边敲边吆喝着,猪肉豆角炖粉条了,每人一份,快来打,打晚了就没有了。肉香传遍整个走廊。女犯友们见到了荤腥,不舍的慢慢地品味着每一口菜。看到这一次次食欲的诱惑,我脑子里有过对食水的渴望。可是想到我们的责任,那一点点的欲望就必须得割舍掉。

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的菜分给了犯友们,监管医院了解到我们无一人吃,对我们就一反常态了。

绝食到九天后,邹桂荣就被一群男杂役摁着强行扎点滴。因为我们长期被灌食身体都很糟糕了,这次是先打针了。

我们的集体绝食是要解决被非法关押到这里的种种问题,绝食到这份上监管医院没有一个人出来解决问题的。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邹桂荣不配合他们,就被男杂役拿来几十斤重,锈迹斑斑的脚镣子,两脚“丫”字型铐在床的两边,床单瞬间锈迹斑斑。双手被固定铐上动不了。邹桂荣反抗,男杂役就打她。这一切的发生吓坏了两个房间的女犯人们,因为她们还没有见过这场面。

两个房间的门都被男杂役们反锁上了,我焦急的在门缝里看着这一切。我拼命地晃动房门,喊着邹桂荣,呵斥着男杂役的粗鲁行为。

十、放下生死 继续劝善

看到邹桂荣遭受的魔难,管房王姐和犯友们的恐惧,王杰、周艳波的昏迷,我冷静了下来。我预感到监管医院要对我俩下手了。我跟王姐要了纸和笔,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给监管医院的领导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信中大意说: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我们只是单纯的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心里话。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莫名其妙的被判了个“扰乱公共秩序罪”劳教了。可是到了教养院就不提“扰乱公共秩序”了,跟我们大谈法轮功,转化法轮功。我们用生命鲜血和泪水谱写着每一天的劳教生活,见证了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邪恶与流氓,认清了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六家教养院的迫害,把女人跟男人关押在一起,这无人性、血的见证,人的都不敢相信。超期的关押,无休无止的迫害。命在旦夕时,跟你们监管医院建立了这样特殊的关系。我不明白的是,我们法轮功跟你们监管医院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智商如此的低下,非要充当那个人家牵的驴,你非要把那橛子拔下来的人?监管医院就这智商吗?你们以为我们会惧怕生死吗?你们认为我们的灵魂会放过每一个死不悔改、迫害死我们的人吗?监管医院如果执意要插进来这脚,趟这个浑水,那就冲我来吧,放了那三位母亲,谁家都有孩子。

管房王姐和田某某看了我写的信都为我捏把汗,王姐报告了门卫把那封信交了上去,并嘱咐门卫狱警说,这是“法轮”给监管医院每个领导的,最好让院长看到。

王姐看到危险已向我走来,就急着要了我家的电话号码,给了当晚值班狱警好处,晚上她的姐姐来见她。王姐回来告诉我:她把我家电话号码给了她的姐姐,让她的姐姐先不要跑她的案子了,什么都别干,就接我妈,让我妈妈快来监管医院要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听了这些话,不知要对这位大姐姐说什么好,两行感激的泪水再次无法止住。

第二天上午10点多,监管医院终于来人了,监管医院中年女狱警站在走廊里,询问哪位“法轮功”是大学生?一号的管房说,我屋这两个,一个是护士,一个是单位的主持人,都不是大学。走廊里的邹桂荣是中专生,我住的2号房新来的管房田某某马上过来问我,“法轮”你是啥毕业?我说我是初中毕业。

女警官见没找着大学生就又说:怎么有人敢写,没人敢承认了呢? 这回王姐、田某某我们三个才明白,她是在找我。管房王姐说,你是在找她吗?那信是她写的,我报告了门卫,是门卫交上去的。然后王姐又问我,你没有写上你的名字吗?

这个女警官进到了2号房,走到我的床前,我尽量的起身坐起来,我对她说了声你好!她见我的身体很虚弱,就让我躺下。她说,那封信是你写的吗?是你一个人写的吗?然后看看王姐,王姐向她点点头。我说是我写的,我们的经历已经超出了我所学的那点文化能表达清楚的了,是吗?我是倾尽了我的一切所学,向你们表达我们凄惨的遭遇。

她说,你的信写的挺有力度啊,全院的领导都看了。她说;这是监狱医院,这里不许炼功。绝食就得灌,你们和办案单位之间的事,我们监管医院解决不了。我说,你们解决不了,那监管医院为什么配合沈新教养院到这里来打我们。她说不要用配合这个词。我说,那就用“允许”,为什么允许,你能解释吗?邹桂荣的身体被4个警察和一个犯人打伤在监管医院,我们要求拍片和照像,为什么这里没人管,这不是医院吗?这里强行灌食是你们工作范围的吗?我们愿意不吃饭吗?我们现在已经是超期关押在这里了。她说这个我不清楚,然后把两个房的管房的都叫了出去。

回来王姐偷偷告诉我,狱警给他们开会了,让她们配合看着你们给你们灌食。

第二天,监管医院就来了一群穿白大褂的男杂役,门卫让管房的把我看好。就先把我住的房门锁上了,然后门卫狱警把邹桂荣的手铐脚镣打开,又命两个男犯架着,把她拖了出去。那时的邹桂荣已吐血多日。

下面是邹桂荣笔下记录的那次灌食经历,让我们回放一下。摘自《我在马三家、张士、沈新、大北等邪恶场所历尽磨难不屈不挠》:

“男犯把我从床上拽下来,拖到灌食屋,她们把我撂倒在一条长椅上给我灌食,插了十几次管子也没插进去,都叫我把管子给吐出来了,它们有点急了,就把我按坐在靠墙边的一张椅子上,两个男犯一边一个死死的按着我的双臂,后脑勺被重重的顶着墙,继续给我灌食,插了十几次还是没有插进去,又叫我从嘴里吐出来了,气得男犯扯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坐着插不行,又把我拽倒在长椅上躺着,两腿被两个女犯压着,头发男犯按着,嘴被报纸和毛巾捂着,当它们还插不进去时,医院里一个护士朱姓老太太上前扇了我两个耳光,并用脚踹我的腿,咬牙切齿地对我说:‘我今天非得给你灌进去不可。我是法西斯,你是刘胡兰,我这法西斯就对付你这刘胡兰。’并恶毒攻击谩骂师父和大法,还说些低级下流的话,侮辱大法弟子,此时我已经身心交瘁,它们还是不放过,当我被插了三十多次管,历经两个小时的折磨,把我拖出灌食屋时,我已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被拖回住的走廊时,呼吸已经困难,我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被四个女恶警同时用四根电棍电,被邪悟的叛徒打得眼部充血,被打得大小便失禁,死去活来,被女恶警邱萍体罚五昼夜没让睡觉,连续五天五个半宿马步蹲桩,我也没有哭一声,可是这次我被法西斯折磨得痛苦不堪。(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就是被折磨致死的绝食女大法弟子孙宏艳备受折磨的地方。)

“当晚,我被强迫打滴流,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痛,值班医生给我做心电图和胸透,心电图出现异常,胸透肺叶有大面积阴影,第二天复查,结果一样,医院不得不通知沈新教养院我的病危状况,此时我已吐血多日。”

在我绝食到第十三天,那群白衣男杂役和门卫狱警拿着手铐,脚镣,走到了我的床前,两个男杂役刚要架起我,我就告诉他们,不要用那肮脏的黑手碰我。不然我就会撞死。门卫刚要强行弄我,王姐急忙过来说:她的腰可是折的,可别粘包。门卫狱警叫来了一号房的管房再加上王姐和田某某。她们五个把我拖到了灌食室。这里也有一群男杂役,和一个姓朱的老太太护士,还有一位不知名的女护士正在那里兑灌食的东西。

他们把我强行摁倒在长条椅子上,我拼命地反抗。他们一群人摁着我全身所有部位,我的身体无法再动弹,我就感到马上要窒息了。一双黑手死死的摁住了我的头,一条罪恶的管子插进了我的鼻子。不知灌进去的是什么东西,我不停地呕吐。

我全身被灌得哪都是脏水,男杂役退了,我起身就向墙撞去。一群女犯们把我抱回了屋,我叫王姐把盆子给我拿来,我不停地呕吐,吐到胆汁都吐不出来为止。这一天我手脚都被扣上了。绝食的第14天的上午,他们那一伙又来给我灌食,他们刚一进我的房间就把那个癫痫病人吓抽了。一个医生赶紧赶来,一伙人忙活抢救她。医院见事不好,就在我被拉出去灌食前,就给那些血压高的、心脏病的都弄到一个室去。

我被架了出去。昨天那个医生正在配灌食的东西,我跟她说,今天咱们谁都不用麻烦了。请你们把你们的领导叫过来。我有话要对他说,要不然你们把我灌死你们还有责任。就这样他们找来了杨主任。杨主任个子不高,进到灌食室就跟我说,你有什么要求吗?我说是有要求,我说今天这食谁都不用麻烦了,就你一个人灌就行,我绝对的配合,绝不反抗。因为你们监管医院执意要插进来这只脚,非要拔那橛子不可,那我也没有办法,那你就亲自来灌吧。不知趣的朱姓老太太在一旁大声的骂师父,骂难听的话。我让她闭上那张臭嘴。她低着头跟着杨主任出去了。

不一会儿,给我灌食的那伙人接到一个电话都走了。食没有灌成,把我带了回去。

刚过下午,监管医院的院长(50左右男的)来到了我的病房,摸了摸我的脉搏,然后说,等一下沈阳法院的两个院长来看你们,请你配合一下,我们先给你挂一瓶点滴。然后你有什么话,什么冤屈你跟他讲。他见我明白他的意思,就吩咐房里的所有人看好我,别出事。

我被狱医护士挂上了一瓶点滴,(不是男杂役)不一会儿,沈新教养院的院长助理邓阳和打邹桂荣的那几个警察都来到了地下监管医院。

管房田某某上去接见回来告诉我,沈阳市看守所叫来了120车,抬着担架下来了。1号房一阵慌乱。昏迷不醒的王杰被抬了出去。

王杰被送走后,邹桂荣突然又大口吐血。狱医赶快让杂役把邹桂荣背到上边去检查。回来后,邹桂荣不停地喘着粗气,昏迷了。医生下了药,杂役又把邹桂荣铐了起来。男杂役几次都扎不进去,找不到血管了,最后找来了监狱护士,护士也找不到血管了,最后就说要给邹桂荣的动脉割开。我躺在那里动不了,向王姐投去了求救的眼神。王姐马上对她们讲,把动脉割开那出人命算谁的。

我被女管房们抱到一个房间里,进屋的左边沙发上坐着沈新教养院的两个女警,其中有一个是院长的助理邓阳,前方的办公桌坐着两个沈阳市的法院院长,监管医院的院长叫我坐到沙发上,然后向我介绍那两个人,其中有一个姓张的院长。我向他们讲述了我们的被迫害的经历,然后说要起诉这些部门。那个胖院长说,这些警察的所为是违法的。你好好吃饭,回到沈新教养院好好养一养,然后你再写个起诉书。我说,我现在就是在非法超期关押。我看你这院长当得也不清醒了。

我顺手拔下了那点滴的针头,药水血水淌到了地上。监管医院的院长马上喊来了人,把我抱了出去。这回他可真的怕充当那个拔橛子的了。

我被抱回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什么时候,我脑子里看到一片金黄色,两条金色的金龙四目注视着我,飞舞着。旁边还有个天女在向我散花,不一会儿我又看到了高档的家具,上面刻着龙和凤。那时的意识里我们已不知道我在哪边了。隐约间我听到田某某趴到我的耳边告诉我,杨主任让我偷偷的告诉你,你们三个“法轮”今天都回家。

我的两个胳膊被手铐固定住了。两瓶点滴以最快的速度流进了我的血管里。我的胸膛象烈火一样燃烧,烧得我无法忍受。王姐见我折腾得难受就给我不停的用凉水擦身子,田某某把她那20多元的毛巾送给了我,然后对我说,你一定要活着,以后我家的生意一定让你帮着打理。她也亲手给我擦身子。最后我的胸膛就象要烧炸开了一样,昏迷中我在喊着“冰,冰,冰”。

晚上六七点钟,监管医院来了最少二三十个男女警察。监管医院的院长再次来到我的床前,再次摸了我的脉搏。不知几瓶点滴下去,我平稳了很多。王姐含着眼泪守在我的身边,不再叫我“法轮”了,她说:丽萍啊,看样子你今天晚上就要回家了。你要挺到家啊。等我回家后一定到你家去,我大姐和你的妈妈已经处成好朋友了,她都去过你家了。我无力的点点头。

这时监管医院的杨主任叫管房的给我们三人收拾东西,给我们收拾收拾。王姐给我洗脸洗手时,我发现我手的五个指甲只剩下两个了,另外那三个手指没有了指甲,只有一层薄薄的透明肉皮。我的牙齿全都松动,头发全都白了,身上除了骨头没有一点肉。我13、14天没吃没喝又没死,成了监管医院的奇迹。周艳波先被背了出去,邹桂荣有护士跟着也被背了出去,就剩下了我。

我望着帮助我的女同胞们,对她们说了声谢谢,然后把我还能用的东西分给了她们。面对王姐和田某某我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叮嘱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为了坚持宇宙真理不畏生死的我们。你们的正义相助将会记录在我们修炼的故事里面。我会记录下来留给后人看的。

沈新教养院的邓阳和宋小石都来了,他们见了我,让人把我搀扶出去。当我走出铁门再回头看那一群同胞们。她们都哭了,王姐就在她们中。我无法止住泪水,含泪向她们告别。当我走到另一个铁门时。快看不到他们时,我意识到我将再也没有机会与这里的与每个人相遇,于是我停下了脚步,运了运气,然后我就掉转过头来,向监管医院的每个铁门里的生命喊出了我心中的叮嘱: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啊,“法轮大法好”……

邓阳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你们几个可是生死之交啊,回去你们好好珍惜吧。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我感到有些吃惊。原来她不糊涂啊!

到了上面,我被架到了一辆高级的小轿车上,邹桂荣的车是辆面包车。她的车上配了七八个穿白大褂的男女警察。周艳波不知给送到了哪里。路灯下二三十警察们在晃动着。我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一只手伸了进来,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低头看着我说:你真了不起,你给你们师父洗清了清白,如果法轮功都象你们这样,我们早解脱了。不一会儿,他又把手伸进来,这次是想与我握手,我把手伸给了他,他又说:江泽民没配,他完了。

不一会儿,监管医院的院长也过来与我握手,告诉我多保重。司机和邓阳不知去办理什么去了,这会儿回来了,车就要开了。那个杨主任再次把手伸进来,与我重重的握了最后一次手说:请你多保重。邓阳说:你看我们警察对你都多好。我说,那是对正的生命的一种尊重,跟好没有关系。

一路上我的脑子里都是邹桂荣,不知她是否还能活着。邓阳怕我路上死掉,就拿来一瓶高档的饮料给我。我没有接受,她说,你喝吧,你喝了我们也会给你送到家的。我都不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周艳波在临走时喝了她们的一杯牛奶,当晚就没有放她,第二天她的家人交了三千元才放回。

历经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就是晚上10点多,我被沈新教养院偷偷地送回了家。到了家以后,邓阳就跟我家要住院费,我妈妈说;我的女儿是站着进去的,怎么躺着回来了呢?她原来体重有160,现在你们咋给整的光剩骨头没有肉了呢?你还跟我白呼(撒谎)啥呀。我女儿怎么跑到你们教养院去了呢?今天我告诉你们,我的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告你们去。

邓阳见要钱无望就走了,他们的汽车消失在了黑夜中。

后记:我的妈妈在我绝食期间,接到了那个矮胖妇女的电话,然后我的妈妈又接到了王姐大姐的电话,那个矮胖妇女先到沈阳车站接到了我的妈妈,然后向我的妈妈介绍了我在地下监管医院的情况,打车领着我的妈妈和孩子到了监管医院要人。到了晚上,我的妈妈又给王姐的大姐打了电话,王大姐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的妈妈和孩子。后来这位王大姐就天天带着我的妈妈和孩子到各个公检法去告。

王姐出来后就到了我家,在我家里跟我的妈妈讲了我被迫害的事,我妈妈才知道那么多我的事。王姐在我的家里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写下了《我在狱中见到的三十四位法轮功弟子》那里记录了三十四位大法弟子永不磨灭的伟大瞬间。

因为家属被抓捕关押,心理压力承受到极限,没能及时写完这后续部分,很是抱歉。其实对我的迫害并没有因为我的释放而结束,之后还有两次被关马三家。以后我有时间还会写出后面的经历,还原历史,做一个人应该做的,不再麻木与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