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深圳市审计局干部庄文舒蒙难广东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原深圳市审计局干部庄文舒,坚持以真、善、忍为准则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屡遭中共各级“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流氓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盖世太保等法西斯组织)的野蛮绑架、酷刑逼供、暴力洗脑和冤狱迫害,至今仍在北江监狱饱受摧残。

庄文舒,男,江苏省连云港市人,出生于一九七二年四月十九日,现年四十一岁。他从小就心地善良、勤奋好学、乐于助人,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直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高考时庄文舒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大学武汉水利水电学院(后并入武汉大学),本科毕业后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在校就读期间,因成绩突出、工作能力强,加之领导才能出众,曾担任校学生会主席、研究生会副主席等职务。硕士毕业后,温文尔雅的庄文舒就职于深圳市审计局,是准备提拔处级干部的重点培养对象,前途极佳,是一位年轻有为、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

依法进京鸣冤遭深圳 “610”绑架囚禁

二零零零年五月初,庄文舒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然而在邪党江氏流氓集团的独裁暴政下,老百姓已无处伸冤,被逼无奈,为和平抗议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庄文舒来到天安门广场公开炼功,随即遭深圳市福田区“610”伙同福岗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后,又被劫持到福田看守所非法囚禁。

非法囚禁期间,庄文舒曾以血肉之躯绝食反迫害,遭看守所恶警强制野蛮灌食迫害,曾多次发生噎气现象。据悉,绝食反迫害七天时曾虚脱,十五天时人已面色大变,连其家属都认不出其本人来。后几经周折获得自由。

中共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广传大法福音再遭绑架和冤狱迫害

福田区是深圳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之一,也是深圳市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区。福田区 “610”操控“国保大队”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紧跟江氏流氓集团,采用各种卑鄙手段,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实施跟踪、监控、绑架、抄家、拘留、酷刑、办邪恶洗脑班、劳教、判刑等残酷的非法打压中,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多少年幼孩子失去父母、流落街头;又有多少老人失去儿女、无人赡养……

庄文舒等深圳市一群深明大义的有为好青年,为打破舆论封锁,维护深圳人民的知情权,让他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在第二届中国高新科技成果交流会在深圳开幕的当天,他们冒着被抓、被打,甚至被虐杀的危险,在深圳市深南大道、华强路等主干道沿途的电子科技大厦、赛格广场、华能大厦等大楼上撒下数万份大法真相传单,传单的内容是“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责任”,此举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也让许多被谎言蒙蔽的民众了解了真相。

随后深圳开始非法大抓捕,庄文舒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遇深圳福田区“610” 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后,庄文舒等法轮功学员被长期非法囚禁在深圳福田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江氏流氓集团导演荼毒世人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后,狱警更是对庄文舒等法轮功学员用尽各种卑劣手段野蛮强制洗脑,但都无法改变他们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正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深圳市福田区伪法院执法犯法、非法庭审仗义执言的庄文舒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在法庭上讲述法轮大法真相、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为自己作无罪辩护,表现出了法轮功学员不畏邪恶的浩然正气。

二零零二年底,福田区伪法院对庄文舒等法轮功学员诬判重刑,其中,庄文舒被诬判七年,接到非法判决后庄文舒绝食抗议二十多天,随后被秘密劫持到广东省四会市监狱继续遭残酷迫害。

在广东省四会监狱饱受摧残

广东省四会监狱属省一级监狱,位于广东省肇庆地区,是广东省非法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那里还关押着上万名刑事犯,规模庞大,内部设有奴役犯人的黑工厂。

该监狱前面是四会市人民医院、监狱门诊部,进入时要登记车牌、人员姓名和进入时间。直进几百米大门口写着“广东省四会市监狱”字样,里面到处都装有监控器,右边是狱政科(也是专门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从这里出大门向左走是济广塘工厂和济广塘的酒家,再直走就是守卫森严的监狱。

上图:“01办”(即“610”)在二楼(红圈内),狱政科在一楼
上图:“01办”(即“610”)在二楼(红圈内),狱政科在一楼

该监狱分济广和罗塘两个关押点,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囚禁在十八个监区,这十八个监区,加工各种各样的奴工产品,有鞋、帽、衣服、手工艺品等,而对外则谎称“某某工厂、某某车间”,以掩人耳目。

其中长期非法关押庄文舒的十五监区,奴工产品主要是藤制品,包括藤椅、藤桌、藤篮子,甚至月饼盒等,还有玉石加工,后来又开始编织高档毛衣。无论是哪种奴工产品的加工点,空气都非常的污浊,藤制品加工点充斥着染色剂、漂白剂的刺鼻气味,空气中充满了藤条原料的呛人粉尘;毛衣加工点更是飘散着毛线的细碎粉尘。做奴工时常有犯人当场晕倒,那里被奴役的犯人肺结核、矽肺病的发病率都很高。

二零零四年六月,该黑窝还成立了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监区。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一被劫持到监狱,刚一下囚车,一帮恶警便开始拿DV全程录像,之后录像被拿去研究分析这个法轮功学员的性格特点,再就是各种各样的所谓“心理测试”,以便更有效针对每个法轮功学员进行心理迫害和精神摧残,还要进行所谓的全面“体检”、抽血化验,甚至注射什么所谓的结核菌素。

四会监狱紧跟邪党江氏流氓集团疯狂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和邪恶的“转化”,已经使其成为一个罪恶的黑窝。那里的恶警们常说:“对付你们法轮功,怎么整都是合法的。”“有本事你就出去告我们,反正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中共恶警为每月三千元人民币(广东省警察月工资水平)而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切身利益与政治压力激发了恶警们人性中最恶的一面,而不知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如何偿还?在那里,恶警会专门指定至少四个刑事犯如影随形的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每个法轮功学员,这就是臭名昭著的“互监组制度”(互监组成员在北方监狱、劳教所中通常称为“包夹”或“夹控”)。它的邪恶在于将刑事犯的个人切身利益与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表现捆绑在一起,如法轮功学员炼功或是向刑事犯讲真相,则互监组成员将受到恶警的严厉惩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奖励、减刑,因此这些刑事犯就会非常仇恨法轮功学员。在这种制度下,中共恶党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也在迫害这些刑事犯,因为他们在这种现实利益面前更难明白法轮功真相,甚至受个人利益驱使犯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罪。

监狱里的规矩多的数不清,除互监组制度外,还有罪犯分级制度,另外还要穿囚服、戴罪犯牌、剃光头、说报告词、避让警察、蹲下说话、背司法部十二号令、反复报数、每天强迫看殃视“新闻联播”(若“焦点谎谈”是关于诬蔑法轮大法的内容,则亦强迫看之)、队列操练、集体唱邪党歌曲、排队走路、蹲在地上排队吃饭、整理内务、叠豆腐块被子等等。违反任何一点都可成为遭受迫害的理由。监狱中还有一个最突出的现象,那就是“犯人管犯人”。中共恶警挑选一些较有文化或有社会关系的罪犯充当“事务犯”来管理其他犯人,而这些“事务犯”往往更是被恶警利用,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可以说,中共邪灵利用这些生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在使这些人走向毁灭。

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仍然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人,在普通刑事犯中赢得了良好声誉,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很多犯人甚至追着要学法学功。因为他们也长期被共产党恶警折磨,心里也非常清楚谁是谁非。专管监区有一个罪犯组长跟恶警跟的很紧,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也不得不发自内心的说:“你们法轮功真的是很伟大的”。某年轻警察悄悄的对法轮功学员说:“关押你们是政治迫害。”

二零零四年新上任的监狱长尚东平,派监狱“610”的人到北京清河监狱学习所谓的“转化经验”,并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在全监播放抹黑大法的电视录像,监狱报纸出全版诬蔑大法的邪恶内容,各监区都出栽赃大法的墙报,继而成立专管监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于同年六月三日、九月三日开会下达了每个监区至少“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硬性指标,并与各监区的工作成绩、年终奖金挂钩,所以各监区的恶警为了眼前利益,为了追求所谓“在押转化率”和“出监转化率”,不择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

庄文舒被劫持到四会监狱后依然非常坚定,正念很强。在入监队被迫害一段时间后又被非法关押到十五监区。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开始,整个监狱开始在晚上收工后向全监狱所有犯人播放诋毁法轮大法的邪恶录像片,这是对众生的严重毒害。为了抵制这种罪恶行径,庄文舒和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清华大学博士生黄奎一起开始绝食反迫害,后来知道其它监区也有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的,这些都有力的抑制了邪恶,使得毒害众生的录像片很快停播,同时他们还拒绝参加奴工劳动,这使监狱狱政科、“610”办公室和监区的恶警都非常紧张。后来虽然他们开始吃饭,但仍坚持拒绝做奴工。恶警便强制他们蹲在车间门口。庄文舒拒绝接受“罚蹲” 侮辱,开始第二次绝食抵制迫害,遭强制野蛮破坏性灌食迫害,恶警还给他双脚戴上了几十斤重的重型大铁镣,铁环直接锁在脚踝上,每走一步都异常艰难、疼痛万分。恶警给庄文舒戴重型脚镣的当天,下了一场罕见的雷暴雨,似乎上天在为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非人迫害而震怒。

酷刑演示:脚镣
酷刑演示:戴重型脚镣

监区里的气氛越来越邪恶和令人窒息,恶警指使犯人在监区的两块大墙报上登满了诋毁法轮大法的龌龊内容,还有恶意丑化法轮功创始人的低级漫画,监区的墙壁则到处贴上抹黑法轮大法的恶毒标语,邪恶的横幅也挂了出来……

四月二十一日中午,紧急集合哨突然吹响,全监区犯人被命令蹲在操场上。文革式的“批斗会”开始了。庄文舒和黄奎被恶警押到队伍前面,两人被恶警迅速反铐手铐,当时庄文舒依然戴着几十斤重的脚镣,恶警强迫他俩跪下,均遭拒绝,瞬间,十几根充足电的电棍便劈啪作响的同时往他俩身上、头上到处乱捅,四、五个恶警狠狠的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猛踢他们,发出的声音都很大,他们两人被踢倒在地上,依然是十几根充足电的电棍捅上来:一道道闪闪的蓝光,一股股焦糊的气味,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直电的两人浑身痉挛、抽搐不已,惨状令人目不忍睹,但他们依然没有屈服于邪恶的淫威。恶警还故意专门电他们的手心、耳朵等敏感部位,边电边穷凶极恶的疯狂叫嚣:“认不认罪?干不干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猛踢

在场的在押人员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尤其平时对庄文舒更是尊重,尊称他为“庄大哥”,看到恶警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两个善良的文弱书生,敢怒不敢言,很多人都忍不住哭了。

恶警们在疯狂的施暴过程中不断的大放厥词,并威逼利诱所谓的犯人“代表” 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这是中共邪党惯用的“挑起群众斗群众”的卑鄙手段。之后就严禁任何人同他们说话。随后恶警又将庄文舒双手双脚同时铐在铁椅子上连续迫害长达四十多天。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邪恶的“批斗会”远非迫害的结束,仅仅只是一个序幕而已。到二零零四年十月,罪恶而系统的“转化”迫害开始了。一开始是恶警整天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法轮功学员坐在小圆塑料凳上,两边各有一个刑事犯,手里拿着笔和本子,紧紧盯着法轮功学员,记录法轮功学员的每一个细节动作,甚至每个眼神的变化。如“十点十三分,庄文舒向左边看了一下”、“十点十四分,庄文舒双手交叉,左手在外”、 “十点十五分,庄文舒皱了一下眉头”等等。这些荒唐可笑、可怜而又可鄙的所谓“记录”,在当时的极限环境下,却会使人感到难受、恶心,甚至窒息,在无形之中给人施加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古语有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很快四会监狱受到了现世现报。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两个刑事犯因不堪长期折磨,越狱逃跑,一人被电死 ,一人被捕回,此事使四会监狱在广东省司法系统创建所谓“部级现代化监狱”的计划彻底泡汤了。之后各监区接二连三的发生恶性刑事案件,如某监区发生罪犯组长殴打犯人致残案,两名涉案罪犯组长均被加刑;医务中队迫害绝食法轮功学员后,医务中队警察受贿,帮某普犯搞假“保外就医”而被查处。恶人本想通过迫害法轮大法来捞取资本,不想自作自受,落的个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

接下来,恶警对庄文舒和黄奎采用了“各个击破”的办法,把黄奎隔离起来,而让庄文舒正常随“出工”犯人到奴工产品加工点。恶警还曾经玩弄拙劣的把戏,故意将庄文舒秘密转移到另外一个监区,以给黄奎造成他已不在十五监区的假相,然后再将其偷偷调回。

无论如何,理论上讲,黄奎和庄文舒是没有见面机会的。恶警们认为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相互鼓励非常重要,用他们的话讲,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四目对视就是“核爆炸”,所以要将他俩完全隔离。

然而,有一天早上,庄文舒正在等待出奴工的队伍中,黄奎被阴错阳差的带到监仓门口,与出奴工队伍仅隔一道纱窗。庄文舒知道了黄奎在后面,他边站起来、边转身,然后向黄奎挥手、点头、微笑,黄奎也向他示意。此时好象空气都凝固了、时间都静止了。那时黄奎已被隔离迫害几个月、睡眠严重不足、恶警花很大力气、用尽各种手段,蓄意给他造成“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还在信法轮功”的假相,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和庄文舒的对视中而化解,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在自由世界,两个人的对视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在那样的极限情况下,两个共同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对视,却包涵了太多的意义,那是相互的鼓励,那是默契的配合,那是对整体的圆容。但外界无法想象的是,就因为庄文舒这一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举动——向一个老朋友微笑示意,立即被某事务犯告发而遭致不可想象的疯狂迫害……

后来,庄文舒又被劫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监区洗脑迫害,曾被长期整天罚坐小板凳迫害,从早六点一直持续到到晚十一点。在那里庄文舒还曾被连续罚戴手铐、脚镣逾两年,身体被折磨的极其虚弱。

之后,庄文舒又被转移到三监区,期间他写了封检举信,细述在专管监区所遭受的种种令人发指的非人迫害,结果该监区的书记吓得先通风报信给专管监区书记张春平,将信压下没上交,张春平则吓得赶紧四处做善后工作。自认为消灭罪迹,平安无事之后,又得意洋洋地向林瑞刚等一众邪恶夹控人员炫耀其“一手遮天”之能事……

在深圳西丽洗脑班遭受野蛮洗脑

七年的冤狱迫害,在人间魔窟身心备受煎熬整整七个春秋,九死一生,二零零七年,庄文舒终于走出四会监狱的大门。然而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深圳“610”的一手操控下,冤狱期满后的庄文舒却又被当地派出所伙同街道办直接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深圳西丽洗脑班进行迫害。

深圳西丽洗脑班
深圳西丽洗脑班

深圳“610”先后在当地非法设立了两个邪恶洗脑班,残害了上千名法轮功学员,造成深圳无数主流社会成员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西丽洗脑班至今还在制造着罪恶。 继二零零一年设立在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龙珠大道南侧收容所里的第一个洗脑班于二零零三年解体后,二零零四年,深圳“610”又在西丽收容所设立了第二个洗脑班,为掩人耳目改名为深圳市法制学校,该洗脑班直属深圳“610”,每年拨款二百多万,将原收容所里的两栋旧楼改成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邪党用了很多纳税人的血汗钱办洗脑班,光装修两栋楼房就花了五百多万,在深圳特区内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建洗脑班的地皮就可以卖几千万,还不算两栋楼近三千平方米的物业。邪党恶人吃着、喝着、用着纳税人的血汗钱,迫害起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来从不手软,可谓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好人。这些恶人还享有加班费、夜宵,还有长假补休、来回往返双飞旅游等特殊待遇。

洗脑“转化班”三个月一期,每个学员的“转化”经费是三万元,邪恶的转化手段包括:围攻、殴打、下药、不让睡觉等等。在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二楼,有一间202房是禁闭室,在里面,恶人们三班倒轮流给学员“洗脑”,天天罚站。开始时每晚可以让学员休息三、四个小时,到后来每天二十四小时恶人们加班轮流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刻不让闭眼,天天站着。因为怕人听到看到他们的凶恶吼叫、大声谩骂及各种罪恶手段,这些恶人们把门窗紧闭,并拉上厚厚的窗帘。他们凶残的殴打法轮功学员、罚站军姿,或把法轮功学员的脸顶着墙做各种动作固定着,消耗学员的体力,有时还动用保安员来协助迫害。据可靠消息证实,深圳西丽洗脑班恶人还经常在法轮功学员喝的东西里投放不明药物。

庄文舒在邪恶的深圳西丽洗脑班被非法拘禁和折磨了整整七个月才获得自由。

再遭绑架,在广东省北江监狱备受折磨

二零一零年,邪党利用亚运会,掀起又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风,至少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前庄文舒又被广东惠州“610”一伙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囚禁在惠州看守所。随之而来的是再次的冤狱迫害。第二次冤狱庄文舒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北江监狱。但具体被绑架的时间、非法诬判刑期待查。

广东省北江监狱位于广东省韶关市,是广东省另一个大规模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据点。

据悉,在北江监狱,自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以来,已有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广东揭阳市东山新河村村民黄涌忠、广东省梅州市蕉岭县优秀个体企业家赖佳淼分别于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九年被北江监狱迫害致死。由于邪恶的严密封锁,至今北江监狱的大量迫害真相仍被重重掩盖着。

北江监狱分两个关押点,原来共有十五个监区,主体在韶关北江区十里亭黄岗,还有几个监区在山焦。其中一、五、十二、十三等几个监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三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点黑窝,该监区分五个管区,其中三管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五月起,为欺骗世人,很多监区进行了合并。

恶党在司法系统作了很周密的安排,对三管区这样的邪恶机构,拨出专门的费用支撑其迫害法轮功学员。北江监狱利用金钱诱惑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自己透露,“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主攻手”恶警两千元。据说在四会监狱是三万元,为此北江的恶警们还很不平衡;同时为了更有效利用下面的恶警,北江监狱专门提拔了几个积极“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如把原来一监区的恶警田某、方某提拔为副监区长,有些恶警便以为真的找到了升官发财之路,为了往上爬,就更加不择手段、泯灭人性的疯狂残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北江监狱后,首先被关在十三监区观察,然后有的会被转到其它监区,有的则被留在该监区的三管区。

在监狱的西南角有一栋两层小楼,二楼是禁闭室,位于禁闭室楼下,就是十三监区的三管区。据知情者透露,这里原来是关押患有艾滋病的罪犯的,后来这些罪犯被转移走以后,就变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黑窝,据说这里是由邪恶犹大许贤、程浩等人专门帮恶警挑选的。这个地方实际上是个半地下室,常年见不到阳光,阴暗潮湿,总面积大约五百平方米,楼梯在最东边,从二楼东侧出入口的铁门进入,下到一楼后,首先是恶警的办公室,再往里就是所谓的文化室,再进去是四间监舍,再往西是储藏室,最西边是厕所。这儿几乎与世隔绝,所发生的一切罪恶很难为外界知晓。这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由三管区邪恶的中队长霍某直接操控,配有八名专管恶警、十来名刑事犯及几个犹大,干尽坏事,可谓恶贯满盈。对如何“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们作了周密的策划和安排:通常每次三管区只安排住进一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般安排住在四号监舍;其他人员共有约十五人,包括罪犯值班员、包夹罪犯、犹大帮教等;八名专管恶警轮流值班。恶警利用手中的权力欺骗、教唆或强迫包夹、犹大帮教等殴打、谩骂、侮辱、折磨法轮功学员,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这些人扮演着不同的丑恶角色,共同组建了一个非常邪恶的环境,共同干扰、迫害非法囚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

三管区的恶警们有一些特权,他们以“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吃饭联络感情,便于做工作”为借口在办公室做饭,其实绝大部份是他们自己吃,他们找了一个专门为其做饭、搞卫生的服刑人员,每天为他们做两顿饭。这个为他们服务的人要很识相的自己买油盐酱醋等佐料,恶警们一般都是早上买点菜带来,然后就等着吃吃喝喝了。恶警们的另一个特权是以“调查法轮功学员家庭背景状况、便于做工作”为借口出差外地,往往是好几个人伙同外出,旅游观光一番,同时到法轮功学员家里招摇撞骗,偷抢卡要一番,回来还可以报销旅费。不了解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认真工作呢!

在恶警办公室的对面,凸出了一间房,大约五、六平方米,被称为“谈话室”,“谈话室”里有一台多媒体电脑,电脑中储存了大量用来迷惑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资料,这些资料一些是中共制作的诽谤攻击大法的邪恶黑材料;一些是其它宗教中的资料,“谈话室”没有报警器材,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殴打谩骂也无法报警,但是这里装有监控器,监控器连接到恶警的办公室,据说还连接到监狱及省监狱管理局,但是恶警办公室里面却有一个按钮可以控制监控器,按钮一旦启动,监控器往监狱输送的画面就会被定格在启动按钮时的状态,而此后“谈话室”里发生的一切就只有三管区恶警办公室里才知道,当恶警指使包夹、帮教打骂折磨法轮功学员时,或恶警想在里面睡觉时,就启动按钮,其实都是在逢场作戏,监狱的其他恶警也心知肚明,但为了达到他们共同的罪恶目的,根本不过问这些。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被强制坐在谈话室里看这些邪恶材料或听帮教的谎言,之后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思想汇报、写诬蔑大法的黑材料,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顺从,就开始用各种卑劣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迫害、体罚虐待,如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坐在板凳上不许动、或罚站,罚抄书等,长时间不睡觉当然会困,但是法轮功学员只要一闭眼,旁边的包夹罪犯就拳打脚踢,恶警们则坐在办公室里悠闲的“欣赏着”监控画面。几年来,在这个阴暗的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被邪恶利用的恶警及所谓的包夹罪犯、帮教等不断的干着罪恶的勾当,疯狂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被转移到其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则或是和其他服刑人员一起被奴役,或是被恶警进行隔离“转化”迫害, 四、五名夹控犯人包夹一位法轮功学员,以强制洗脑、体罚虐待、不许睡觉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二零一零年,因散发真相资料再次被非法判刑后,庄文舒被劫持到北江监狱迫害。实施迫害的主攻手是恶警张继文。该恶警是湖北武汉人,四十多岁,原来是十二监区分管所谓教育的副监区长,在十二监区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目。此人性格极其暴躁,本性异常凶残。据说他在十二监区时经常对犯人大打出手,能把惹事的犯人一脚踹出几米远,该监区的罪犯看见他都不敢抬头,好像看到麻风病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该监狱的政委知道后却认为其人“有水平”(恶党就是这种假恶斗的衡量标准),于是加以“提携”。谁知该恶警不争气,有点权力之后又想以权谋私,多弄点钱花花,结果玩过了火被人告发,事情败露后由于涉嫌经济犯罪,被恶党一脚踢回原点,继续到基层带班,利用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黄涌忠被迫害致死,他当时正是所谓的“主攻手”,是第一责任人。该恶警经常自我吹嘘,曾经公开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整你们的方法多的很,我是整人的专家!这样的“专家”恐怕只有恶党才能“培养”的出来。由于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该恶警造下了巨大的恶业,导致其五官歪斜,面目扭曲狰狞。

恶警们把庄文舒限制在“谈话室”迫害好几个月,除大便外不准外出,几个包夹犯人轮班在旁边拳脚相向,开始是每天给睡觉五、六个小时,到后来通宵达旦不许合眼,稍一闭眼几个包夹罪犯陈庆凯、王抗、曾永新等恶人便拳打脚踢,全身除头部、腹部外,其它部位全部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邪悟犹大周玉春受恶警刘亚军(陕西人,三十岁左右,河北保定某司法学校毕业,据说整人非常有一套,招数层出不穷,因其本性极其凶残,该恶警被称为是三管区的一把尖刀,其人原来在十三监区的严管队带班,后被恶党看中,弄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人平时对犯人很凶,犯人们背后称其“流氓”。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先用谎言欺骗,当欺骗不成时,就原形毕露,这时就派出刘亚军这把尖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伤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法,逼迫法轮功学员攻击大法。)指使,对庄文舒更是恶毒的打骂,经常用力敲打其前腿骨,踹其腰背,甚至用膝盖撞击庄文舒的头部,使其头部严重肿胀变形。恶警刘亚军还多次对庄文舒施以体罚虐待,逼迫其夜间抄写抹黑诽谤法轮功的黑材料。恶警张继文更是对庄文舒百般辱骂,诓骗其父母来监狱不成,还辱骂两位老人毫无人性。恶警沈某(四十多岁,为向恶党表现其工作认真,经常和法轮功学员谈话,往往对法轮功学员讽刺挖苦,乃至斥喝咒骂。后被调到其它监区带班)对庄文舒也竭尽凌辱之能事。恶警霍某某(三十多岁,广东本地人,戴眼镜,是个阴险狡诈之徒,是北江监狱一手“培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分子。他负责管理三管区的日常工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化”具体方案,都由其制定,此人为了捞取资本往上爬,不择手段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表面一套,暗中一套,花言巧语、威逼利诱)更是多次策划安排对庄文舒的迫害方案。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如,二零一一年三月中旬起,北江监狱恶警们运用车轮战术对庄文舒进行轮番围攻洗脑两个月,仍没有达到逼迫他放弃信仰“真、善、忍”的邪恶目的,于是北江监狱副监狱长刘东明、十三监区三管区中队长霍某某主导,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开始,对庄文舒进行剥夺睡眠的迫害。以下是几经辗转从狱中传出的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北江监狱剥夺庄文舒睡眠的犯罪记录中的一段内容:

日期5/16 5/17 5/185/195/205/215/22 5/235/245/255/26
睡眠时间(小时) 010000不详0000

这是一份无声的控诉,更是中共邪党迫害好人的罪证。

从此睡眠时间记录表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北江监狱的邪恶程度。最后,庄文舒的身体极度虚弱,身体根本无法保持平衡,精神出现严重混乱现象,头发也白了很多。恶警们却厚颜无耻的说:“我们是在帮助你。”期间,为达到不让庄文舒瞌睡的目的,恶警对他施以用力抓掐身体,用刺激性药物抹眼睛,弹眼球,用东西乱插鼻孔和耳朵,猛跺双脚等卑鄙手段进行摧残,恶人还常用硬物敲打庄文舒的小腿胫骨,以致很长时间后,庄文舒的小腿仍有瘀血肿胀。

酷刑演示:用力抓掐身体
酷刑演示:用力抓掐身体

酷刑演示:弹眼球
酷刑演示:弹眼球

酷刑演示:猛跺双脚
酷刑演示:猛跺双脚

恶警们不仅剥夺他的睡眠,而且只给他极少量的食物;同时伴随的其它迫害方式还有:逼迫他看抹黑法轮功的邪恶录像资料,其中充满了诬蔑谩骂侮辱之词;还不停的折磨辱骂庄文舒,强迫他长期罚坐小板凳,坐直不许动,导致庄文舒的臀部严重溃烂流脓血。北江监狱的暴力洗脑迫害,致使庄文舒身心均受到极大的伤害,人已奄奄一息……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至今,庄文舒仍在北江监狱饱受摧残,处境十分险恶,但暂无任何其它消息传出,请知情者提供详情。同时敬请广大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邪恶的迫害。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分来早和来迟。”在此,我们正告那些至今仍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庄文舒的所有参与者,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补罪。否则,在不久的将来,当全球正义力量清算中共这个西来邪灵时,你们就将成为中共邪党的替罪羊,千万不要等到那时追悔莫及。

最后,我们真诚的希望你们不要继续追随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远离邪灵,在职权范围内力所能及的善待和保护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部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庄文舒的福田区 “610”恶人榜

深圳市福田分局,办公电话:0755—82918777;
福田分局政法委,办公电话:0755—82918524;
黄涛(音),男,政保科科长。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品行恶劣,干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于二零零五年十月突然遭恶报死亡;
王祥,男,原福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由于迫害法轮功卖力而深得上级赏识,已调到市公安局任处长。此人心狠手辣,福田区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是经他手被判刑、定劳教、拘留的。干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 办公电话:0755-82718666转8542、8543、8545,手机:13902434068, 宅电:0755-82718033;
初文波,福田区“610”办主任。办公室电话:0755-84461598 84461599 手机:13902939916;
吴主任(副),福田区政法委“610”办副主任,办公电话:82718514  手机:13392816163;
罗科, 福田区公安分局“610”(维稳办)恶警;
成焕军,福田区辖区片警: 手机:13603042811 办公电话:83166244 。

部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庄文舒的四会监狱恶人榜

广东省四会监狱地址:
四会监狱的电子邮箱:shjyst@163.com
网站地址:http://www.gdjyj.gd.gov.cn/news_view.asp newsid=74
四会监狱通讯地址:广东省四会市290信箱 (邮编:526237)
地 址:广东省四会市济广塘镇 邮政编码:526237;(特注:610办公室门牌叫“01办”,给610写信请写“01办”某某收。)
该监狱所有电话前四位都是3301,尾号至少已达到878。.公开监督电话:办公室:0758-3301002,政 工 办:0758-3301003,监察室:0758─3301004,刑法执行科:0758-3301008,狱政管理科:0758─3301012。从0758-3301001 到0758-3301012应该都是四会监狱的电话。
传真电话:0758─3301275
办公室时间:周一至周五,上午:8:00─12:00;下午:2:30─5:30
参与迫害执行人员、办公电话:
四会监狱监狱长:尚东平 0758-3302632(每个月某日的定期接见电话,时间是待定的);
副监狱长:罗祖彪,叶长明,何海龙,刘某;
政  委:黄跃群;
“610办”(01办)人员(共四人):
监狱“610办”主任:凌烈洲,电话:0758-3301760;
监狱“610办”副主任:朱锡鹏;
610科员:甘辉,叶柏泉;
原狱政科科长:张磊光;
专管监区恶警:张春平(邪党委书记),秦建民(副监区长),刘助成(副监区长)
“洗脑班”(教育科)人员:
监狱洗脑班负责人:张春平;
洗脑班办公室主任:刘某;
洗脑班管教:刘 填;
洗脑班管教:秦 刚;
洗脑班管教:蓝 某;
教育科干事:许嘉谋;
狱政处警察:林琦、肖品、张磊光、潘美燕、黄兴天、张伟强、梁瑞明、严世腾、李晓鹏、王信强、何超、邱小翊、李容亮、肖锦源、刘团义、黄跃群、李冠 ;
广东监狱管理局长:王保忠。

部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庄文舒的深圳西丽洗脑班恶人榜:

周怀春,校长,男,电话:0755—26001761或26001863 住址:福田区益田村114栋11G(宅);
陈秋湖,副校长,男,手机:13322923616,电话:0755—26002893或26002981,住址:深圳市福田区新洲村新洲4街香江西院B-1201;
文川,科长,前公安人员,女,手机:13602512816,电话:0755—26792396,住址:深圳市福田区;
曹阳,科长,前公安人员,女,手机:13689536156,电话:0755—26002893;曲绍德,科长,男,四十多岁,,电话:0755—26784758,手机:13825251888;戴伟民,科员,男,四十多岁,手机:13923882666;
陈东,后勤科长,男 四十多岁,手机:13902961163;
王飞,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男,手机:13902902989;
刁文杰,科员,男,电话:0755-26002996或26788086;
贾伟斌,科长,男,电话:0755—26002996或26788086;
杨秀华,科员,女,心理学硕士;
外招聘人员
潘朝晖,女,湖南人;
所谓“深圳市关爱协会”的夹控人员(绝大部份是退休的政工干部):
徐英,女;
张玲,女;
王桂兰,女;
田革政,女,湖南长沙;
史惠贤,女,手机:13641461208;
王晓红,女,手机:13026667282;
阎爱玲,女,住深圳福田区;
周欣,女,江苏南京人 现住深圳龙岗区;
林某,男,六十九岁,原新疆石河子建设兵团纺织厂,已退休,住深圳福田区梅林;
王某,男,七十岁,原深圳大亚湾核电站工程师,已退休,住深圳福田区核电公司小区;
石某,男,五十七岁,云南人已内退,曾在派出所干过,住深圳布吉镇。

部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庄文舒的北江监狱恶人榜:

(一)部份恶警:
监狱长:王南华,二零一一年调入北江监狱;
原监狱长:邹胜宏 二零一一年调离;
政委:廖杏光;
副监狱长:王昌山,分管狱政;
副监狱长:刘东明,分管教育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副监狱长,叶长明,从四会监狱调入,在四会监狱时曾领导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北江监狱“610办公室”:有三名成员:
主任肖某,戴一副眼镜,骨子里毫无人性,其人协调安排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化”。每次十三监区三管区迫害大法的会议,他都要参加并发表一套歪理邪说蛊惑人心;
副主任关某;
科员何某,负责具体事务,拍照、录像、整理资料、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等等。
十三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地方)责任人:
监区长曾某、副监区长万某(分管狱政)、副监区长张勇军,分管教育及三管区,对迫害负主要责任。
在十三监区三管区专施迫害的部份恶警:
主任霍某;
恶警张继文;
恶警刘亚军;
恶警沈某;
廖某,四十多岁;
恶警何某,四十多岁,原来是十二监区分管生产的副监区长,据说涉嫌经济犯罪,被恶党发配到基层带班,利用其迫害法轮功学员,何某已经削职为民却总不接受这一事实,喜欢寻找当初当领导的感觉,喜欢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训斥别人;

恶警李凯,三十多岁,东北人,其人善于和法轮功学员拉家常、谈天说地,然后在这过程中慢慢欺骗法轮功学员,因夫妻分居,二零一二年调回东北工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