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市万柏林区法轮功学员14年被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是太原市工矿企业集中的地区。是包括太原重型机器厂、太原化工集团、西山矿务局等大型国有企业的所在地。法轮大法弘传三晋大地后,这些工矿企业中有大量人员欣喜得法修炼,身心健康得到极大改善。

正当法光普照,大法弘传不断扩大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公开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运动。十四年来,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及其所属的十六个派出所,对该区的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的进行了一波一波的迫害,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抄家、监控、绑架、关押、洗脑、酷刑及残杀,无所不用其极。

据不完全统计,太原市小小的万柏林区,十四年来,被绑架、拘留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两百七十一人次;非法劳教二十三人次,近三十人被非法判刑,至少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在殴打、电击和各种酷刑折磨中被迫害致死,四名法轮功学员因枪击、殴打而被迫害致残。下面以年份记述万柏林区法轮功学员十四年遭迫害概况。

一九九九年:绑架、殴打、拘留、勒索钱财

西山矿务局法轮功学员杨文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被警察从家里绑架,其妻子也因此被解除工作,在无生活来源的情况下,带着身孕回了娘家。

法轮功学员郑瑞叶因去北京上访,被杜儿坪派出所牛春凯等绑架到市看守所迫害十五天。街道办张姓工作人员,还到家索取所谓路费钱,被家人拒绝,后又到其丈夫单位索要二千元。

法轮功学员秀梅去北京上访,被西铭派出所从北京带回,所长张成龙、王建伟把秀梅上衣拽开,打了好多耳光,腿上踢的黑青。平儿、永芳等六人都被殴打。

法轮功学员李棉珍去北京上访,回来被西铭派出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十二月,万柏林分局建矿派出所所长孟学锋、教导员张东明将法轮功学员王翠英绑架关押,逼迫家人交三千几百元(其中三千元有条说是押金,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虐杀一人,俩人因迫害离世

三月,太原西山煤电集团的法轮功学员田云飞,被万柏林分局杜儿坪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伙同单位公安科张旭屏非法以“扰乱社会治安罪”为名绑架,送万柏林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犯人让田云飞蹲在厕所脱光衣服用凉水浇遍全身,冻得田云飞全身发抖,上下牙打架。晚上让手掌扶墙呈九十度,犯人用胳膊肘在命门穴猛击,名为“吃肘子”。

三月,西铭矿法轮功学员富贵去北京上访被接回后,遭大虎沟派出所绑架。所长赵志勇毒打富贵近五个小时,先是打耳光、用皮鞋踢,然后又用皮带抽。打的富贵浑身是伤,头上有血。之后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六月的一天,大虎沟派出所所长赵志勇又把富贵叫去,问富贵还炼不炼,富贵坚定的说炼。赵志勇气急败坏,一下把富贵铐起来,不准回家。第三天将富贵送万柏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富贵被迫害的一身疥疮。

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段凤琴、李棉珍、吴栓林三人被西铭派出所所长张成龙、副所长秦俊明、恶警王建伟绑架,之后非法关押一个月,并各被勒索了两千三百元。

十月十九日,太原市重型机器厂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守仁,去北京向国家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遣送回和平北路派出所,最后被非法关押到太原市万柏林看守所。恶警先打耳光,打得张守仁头晕眼花冒火花(过了两天眼里充满了红红的瘀血,左脸也肿的比鼻子还高),接着就是用胶皮棒子打,打累了休息一会儿再打。当打到第二轮时,张守仁头晕目眩,浑身发抖,站也站不住,话也说不上来,恶心想吐,直流口水,就坐地下,好几天两腿发软走路没劲。张守仁的儿女多次找派出所要人。恶警勒索了一千元,才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将张守仁放出来。回家后的张守仁身体状况一天天下降,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十一月二十八日,万柏林区公安局政保科长郑永生与和平北路派出所的王震海把重机法轮功学员梁彩珍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六天。临过新年的一天,向万柏林地区的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每家勒索五千元才把人放出来,没有给开收据,还让家属写保证看人。

十二月二十一日,太原市西山煤电公司官地矿综采二队法轮功学员杨庆敏,在上班时被官地矿派出所恶警抓走,当晚即被虐杀,然后凶手用小车将遗体拉至官地矿区二号楼后的高坝上抛下,并欺骗百姓说是杨自己掉下去的。官地派出所杀人凶手害怕承担责任,与官地矿党委副书记魏占军密谋以“工伤死亡”处理。

刘铭忠,男,六十八岁,西山煤电集团公司杜儿坪矿职工,于二零零零年底上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被当地派出所不法人员抓捕,非法劫持回太原新店劳教所,受到劳教所恶警的酷刑迫害,被扒光衣服,用冷水从头灌到脚;强迫他睡在地板上冻着不允许起身;用扫厕所的扫帚往他身上刷水。遭受折磨了几天后,刘铭忠已经奄奄一息了,被保外就医,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含冤去世。

西铭村法轮功学员冀德莲、串莲、金莲上北京上访,被西铭派出所带回。所长秦俊明打冀德莲十多个耳光,踢十几脚,威胁游行示众,其他人也受到打骂。村书记白全锁,找到冀德莲的大儿子说:“要把你妈接回,要上交一千三百元,砸房子,卖地也得交。”后来家里凑了八百元,另两个法轮功学员也各交了千元左右。十二月冀德莲被非法劳教一年。

冬天,法轮功学员段凤琴等三人到太谷讲真相被绑架带回,段凤琴身上的四百元钱被万柏林分局抢走。同年把段凤琴的二儿子开的煤场非法没收。恶警还扬言:“你不‘转化’,你们的东西就都没了。”迫害压力中,二儿媳离婚。

太原重机法轮功学员自述:“我是山西太原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简称重机)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久,江××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控制电视连续播放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假新闻。我是大法一员,我应该去上访说明真相,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我坐火车,次日到达北京。下午二点我在北京天安门前证实大法好,北京警察把我抓去问我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警察说你不愿意回答那你就快走吧。我顺利的走出了派出所,然后就回家了。从北京回来一个月以后,也就是七月十一日中午,我正要吃饭,和平北路派出所侯竹梅带三人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一本《精進要旨》,把我关入和平北路派出所的一个黑屋里。下午他们上班后,警察赵小花训我,我不配合。后叫来派出所的李副所长,一点儿也不文明,开口就是脏话,老是骂人。我不理他,他骂得更厉害了。晚上八点多,和平北路当时专管法轮功的所长庄汉斌和重机公安处的王太生决定送我去拘留所。警察于丽丽把我劫持去拘留所。这个于丽丽也是一开口就骂人。拘留所说啥也不收我,又把我拉回派出所。于丽丽一直给拘留所打电话联系,半夜三点又把我送去拘留所。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73天,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五点多,和平北路派出所把我拉回派出所。当时是星期六,所里就庄汉斌、王太生两个人,向我大儿子勒索了一千零五十元,没开任何收据。从拘留所回家后,和平北路派出所对我没完没了的骚扰迫害。隔不了几天,侯竹梅就领二、三个人来抄一次家。有一次晚上十二点以后,侯竹梅带好多人咚咚敲门,把家里人吓的不知所措。”

法轮功学员郑瑞叶自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晚上十二点来钟,杜儿坪派出所敲开我家抄家后将我和我丈夫同修绑架到派出所(后丈夫被放回)。十二月五号牛春凯等将我绑架到市看守所迫害四个月左右,后又劫持到镇城“法制教育学习班”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在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单位人员有:李富娥、刘宏、崔英等。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暴晒、罚站、关小号,往学员身上、被子上泼冷水,逼迫学员看诬蔑大法录相,个别学员整晚被她们几个围住拿指甲、手指掐,抠身体敏感部位,使这位学员遍体伤痕,还威胁不准说。还有不让睡觉,挑拨学员家人打骂学员,整晚不让学员睡觉,她们轮班辱骂学员,脏话不堪入耳,还调来所谓“心理学家”“科学家”给学员洗脑,有一次他们还放狗去追咬一个女学员等,手段非常恶劣。期间万柏林分局还到我家抄了一次家,街道办强迫交伙食费六百元。”

二零零一年:绑架、拘留、奴役、劳教、洗脑、勒索钱财

二月一日,太原煤气化公司法轮功学员李燕上班时被单位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骗至派出所,审讯时才知被气化公司总工程师崔桂忱举报。气化公司公安处报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公安分局下令抓人,将其绑架至太原市看守所刑事拘留四十天。其后李燕被投入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一年,被延教三个月又加期一个月。

正月十三,法轮功学员张妍被从单位绑架,关押在新店劳教所迫害一年。

七月二日早上,太原重机法轮功学员梁彩珍刚起床,和平北路派出所警察李晓明、王震海就来抄家,没有任何手续,抄走一本《转法轮》,将梁彩珍押到派出所,直到中午才让回家。

法轮功学员李棉珍被绑架至看守所一个月,随即又被送往镇城劳教所洗脑班四十多天。

太原重机法轮功学员自述:“七月四日,片警赵小花和另一个警察把我骗到派出所,说所长找我谈我工资的事。因为我的工资已停发,所以就去了。就这样把我关入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了50多天。当时所长是闫斌,副所长是庄汉斌。在拘留所50多天里,没有开水喝,夏天蚊子、苍蝇特多,没有热水洗澡,连自来水都不是常有。号房里关的人太多,床上睡不下,只能在地上睡。在拘留所,不法人员殴打法轮功学员那是常事。杨干事、陈干事等好几个干事打人、骂人是家常事,根本谈不上人权。吃饭更是差,馒头常是不熟的,菜里常有虫子,豆角根本不拣,拿刀一切便行,所有的菜都只煮一下放点生油。要是抓住法轮功学员炼功,轻的骂、重的打,盘腿也不允许,见了就骂。不去那拘留所真是不知道那里的黑暗情况。电视里整天说别国如何如何不尊重人权,在中国连人权也没有。十二月四日,我去派出所交照片又回不了家了。于丽丽让我等片警赵小花,不让我回家,晚上被于丽丽送入拘留所。在拘留所一关又是五十多天。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听一个香港经济犯说,你们快吃饭吧,部队带着枪来了。在这两次拘留期间,我们和犯人都在里面给警察干活,有干私活的,有干公活的。私活是给警察做衣服,公活是做防电胶鞋和拣豆子。当时骗犯人说是干点活给改善伙食。我两次拘留期间被勒索六至七千元,全无收据。”

二零零二年:大规模绑架事件——枪击两人致残、非法判刑二十三人、七人被虐杀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月,太原市发生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导致两人遭恶警枪击致残,被非法判刑达二十三人,七人被虐杀。此冤案直到二零零五年还在不断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投入监狱。

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为捞取政治资本,伙同邪恶的太原市公安医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灭绝人性的残害:毒打、高压电棍电击、绑死人床、迫害性灌食……以致迫害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

十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康治国在太原市兴华南小区散发资料时,被邪党人员绑架,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由此抽调三十名恶警组成的“101”专案组,由万柏林区公安副局长杨梅喜、缉毒组郑永生任正副组长。邪恶蓄谋已久,对太原市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大型资料点进行了突然包围抄袭,由于资料点联系广、运作大,超过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恶警采取了分区域立案迫害的形式,仅太原市绑架后非法判刑关押至山西省榆次女监和祁县男监进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十三人,另外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未入狱是以“另案处理”为借口,通过非法勒索巨额钱财私下解决的。万柏林分局还绑架多名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关入太原“610”在市镇城劳教所办的洗脑班,妄图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在这次疯狂的绑架过程中,毫无人性的恶警居然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开了枪,恶警郑永生开枪当场击中法轮功学员崔中江和孟峰伟腿部,两人两腿均被射穿致残,鲜血直流。

法轮功学员的车辆、财物均被掠夺、没收。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后,一律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进行电击酷刑后才进行非法审讯。其中法轮功学员康淑琴,被全身电击,脸部被电击到针头大小的部位都没拉下,脸被残害的非常厉害和难看。就这样,许多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学员被非法判刑。

太原市万柏林区法院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八至九日开庭,非法审判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八日早晨,太原市电闪雷鸣,暴雨倾泻,邪恶之徒不敢让普通市民到法庭旁听,把票发到有关单位及各居委会,并指定人员入场。即使如此,旁听后的群众仍被法轮功学员的浩然正气震撼。他们说法庭上审的都是好人,是非颠倒了,并找法轮功学员打听真相。九日全体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同声高呼“法轮大法好!”邪党法庭无法继续“审判”,一度只好休庭。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最小的才十六岁。非法判刑的年限从四年到十一年不等,有刚从学校毕业的青年到白发苍苍六十八岁的老人。

法轮功学员自述遭受的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太原市北屯派出所在我工作期间把我带到派出所,当时是“重案组”。当时抓的法轮功学员不少,警察一个个凶神恶煞,对法轮功学员严刑拷打。把我的双手背铐,不说就抓起铐子往上提,当时手的皮就没了,血糊糊的,整个手都肿了起来。一个姓刘的恶警口口声声说:让你知道共产党的厉害,这下知道了吧。一边打一边问。叫来五个警察用椅子把我压住,五个人压住我身体的各部,用电棍不停的从头打到脚,打了不知多长时间,姓刘的恶警用警靴踩住我的脸,审问着,看到我不说就用“健身棒”不停在身上打,打不动了,换一个警棍接着打,然后再让跪酒瓶子。一直折磨了七八个小时才送到太原市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因为手肿的厉害,手铐都打不开,用了好长时间才打开。恶警提审时嫌我穿着棉衣打不动,就把我的棉衣撩起来用大皮鞋使劲踹。五、六天后把我和侯立军从看守所提到办案单位,当时就没有认出侯立军,因为他的头比以前打的大了许多,他一定是受到更加严酷的拷打。送到办案单位关在铁椅子上用高压电棍不停在身上打。挽衣服时内衣都被血和肉粘在一起。在看守所一呆就是一年,在这期间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河北的)被铐在一个刑具,是门板上有四个单铐子,把人大字型铐在上面,再把人头朝下,经过一个多月的折磨就被迫害致死。还有一个是英语翻译(北京人)。最后邪党安的罪名“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我七年。”

法轮功学员郑瑞叶自述:“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杜儿坪派出所牛春凯,社区崔雪逼迫家人到外地亲戚家找我,搞的人心惶惶,大约十月下旬全市绑架了好多法轮功学员,当时我丈夫同修给亲戚家干活不在家,派出所牛春凯、薛世峰为了逼回丈夫同修就去学校逼迫孩子,使孩子精神受到很大伤害。大约十二月二十七日半夜派出所杜玉祥、牛春凯等,将我丈夫绑架,并抄了家。第二天我去派出所找人,看到家人被关在铁笼子里。下午我又去找,人已不知去向,我问他们把人弄哪了,他们互相推,后来才说是“专案组”绑走了,丈夫情况不明,家里还有未成年孩子。派出所牛春凯、社区崔雪又密谋绑架我到洗脑班迫害。大约十月三日一大早派出所、街道办、社区开着警车来我家敲门,并切断了我家电话线(目的是切断我与外面的联系)我不开门,他们又来了几辆车,还有警车围在我家楼前后,晚上又搬来沙发守在我家门口,整整两天孩子不能上学,丈夫同修情况不明,我决不能让他们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再迫害,情急之下本想走脱(当时境界)不料从4层楼摔下造成右胳膊肘、手腕、右大腿股骨,骨盆粉碎性骨折,腰椎骨受损,脑震荡。众目睽睽之下将我送医院抢救,他们却造谣说我是擦玻璃掉下来的。当时他们怕出了人命造成影响,大夫说我的大腿股骨如不换只能维持两年,右胳膊也不能再干重活。现在我虽然胳膊上、大腿还有钢钉钢针(出院后我就再没有去医院)但我恢复的挺好(我真的感受到师尊为我调理身体)是师尊的呵护,我唯有勇猛精進让师尊少一份操劳。”万柏林公安分局疯狂犯罪后,曾向外界公开宣扬其罪行,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及被他们搜刮来的资料点钱财、机器等拍成照片,做成宣传展览大肆鼓吹自己的罪行,前后共“展览”三个月左右,唯恐世人不知。万柏林分局还绑架多名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送入太原“610”在市镇城劳教所办的洗脑班,妄图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大绑架导致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流离失所在太原的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丁立红,遭到万柏林公安分局恶警酷刑逼供,他绝食抗议被送至公安医院即山西省109医院残害,最后因遭野蛮灌食被迫害致死。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毛延平,被万柏林公安分局刑警李静峰毒打致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山西法轮功学员王志明,北京中国服装集团公司翻译,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在监禁中被迫害致死,死时大脑已经萎缩。

山西法轮功学员康治国,监禁中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栾福生,栾福生在非法监禁中几乎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监狱为逃脱杀人凶手的恶名,才将几乎已近死亡的栾福生送出医院。栾福生回家19天后,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夜含冤离世。

太原市西山建材厂七十多岁的退休职工杨长江与六十五岁的老伴甄莲花,因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开始后,太原市六一零万柏林分局、杜儿坪派出所、西明派出所多次骚扰,绑架杨长江老人。二零零二年十月,太原市万柏林分局六一零专案组将老人绑架酷刑折磨,并送往万柏林看守所迫害,至身体极度衰弱后非法判三年缓五年刑期。回家后老人坚持修炼身体康复。恶党人员一直视老人重点,看管,一到敏感日、恶党人员便上门骚扰,杨长江老人因精神压力过大,常有精神恍惚的现象出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家人发现时二位老人已双双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十、十一月被绑架的部份河北石家庄及山西法轮功学员: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

1.丁立红,男,36岁,石家庄市铁路分局机务段司机,十一月一日左右,流离失所的丁立红被绑架。

2.毛延平,34岁,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毛延平因被石家庄市当地警察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太原市。十月三十日,毛延平在做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绑架。三天后,刑警李静峰将毛延平毒打致死。

3.王新中,王博的父亲,四十多岁,石家庄市铁路分局机务段干部,十月底在山西省临汾市住所遭绑架。

4.何文(化名),女,四十多岁,大年初六在住所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支队绑架,一直拒绝报姓名地址,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持续绝食抗议半年左右,至奄奄一息时被放。后流落到山西太原,十月底同王新中一起在临汾市被绑架。

5.仇丽华,女,石家庄市井陉县6410军工厂职工,曾被非法劳教,后以“保外就医”被放回;十月中旬在太原市(一说是在太谷县)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6.栾福生,男,河北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房管处电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十月中旬在太原市(一说是在太谷县)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7.黄秀萍,女,四十多岁,石家庄邮政局助理工程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住所被石家庄市红旗大街派出所绑架,后被关进“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强制洗脑,放出后于二零零二年夏再度流离失所,同年十月中旬在太原市(一说是在太谷县)遭绑架。

8.周立,男,一九七五年六月出生,北京大学生物系二零零零年硕士生,二零零一年八月被石家庄市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市第一看守所数月,后以“保外就医”被放,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太原市住所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9.寇立荣,女,三十多岁,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与周立等法轮功学员在太原市被绑架,后送至太原市公安医院残害,持续绝食绝水一个月,就剩最后一口气时才被放回家。

10.宋海鹏,男,十七岁,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因制作真相资料被山西太原公安恶警绑架。

山西法轮功学员:

1.王志明,当年三十一岁,原北京朝阳区团结湖炼功点学员,中国服装集团公司进出口部翻译。在监禁中被迫害致死。

2.康淑琴,女,一九四八年八月出生。太原四十五中教师。两次被关押、批劳教,二零零一年底释放后离家出走,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太原市河西区万柏林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3.崔中江,男,一九六五年五月出生,(晋阳县人)太原市西山官地矿电气通讯工程师。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

4.孟峰伟,男,一九七六年三月出生,山西省五台县东冶镇南大兴村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

5.毛爱萍,女,一九六三年一月出生,山西平遥县个体诊所大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曾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6.康淑梅,女,一九六二年七月出生,煤炭部七处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河西区万柏林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7.杨素贤,女,一九四五年八月出生,太原三益电子计算机公司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

8.马廷红,男,一九七二年三月出生,山西省五台县东冶镇永兴村人。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9.唐存新,男,一九六五年一月出生,山西焦煤集团西铭矿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10.任志杰,男,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出生,山西平遥南城第二建设队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11.申国胜,男,一九七六年六月出生,太原小店区人民医院医生。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12.赵国华,男,一九三八年六月出生,太原市晋源区北堰村人,务农。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3.裴旭滨,男,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出生,古交屯兰煤矿工程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

14.张保军,男,一九七二年十月出生,太原重机厂助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5.李国政,男,一九五四年五月出生,山西焦煤集团官地矿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6.康治国,男,一九五四年三月出生,山西焦煤集团官地矿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7.聂新荣,男,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出生,山西寿阳人,个体家电业主。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8.张存娥,女,一九四零年四月出生,山西定襄县造纸厂退休工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19.王树兰,山西晋城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初在晋城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20.张斌,男,三十多岁,在西山矿务局工作,上班时被绑架。

21.侯利军,男,三十多岁。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释放后离家出走,十月再次被绑架。后正念走脱,至今下落不明。

22.王俊娥,女,五十八岁,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后,正念出走。

23.田云飞,男,三十五岁,杜儿坪煤矿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被绑架后,正念走脱。

24.郑润叶,男,二十九岁。做大法真相资料工作时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

25.宋翠萍,女,三十多岁,西山煤电八处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两年。

26.许反成,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二年被绑架。

27.李方娥,女,五十六岁。二零零二年在南郊遭绑架,家中几个年幼的小孩失学,无人照看。

28.杨长江,男,一九四二年一月出生,杜儿坪矿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29.刘毅,男,一九五五年七月出生,山西针织厂机修车间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30.徐改玲,女,一九六七年七月出生,太原市新鸿雁物资有限公司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31.张丽文,女,六十岁,西山煤矿机修厂退休职工。讲真相时被抓。

32.刘茂睿,女,二十二岁,在临汾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33.曹占清,男,五十多岁 太原水泥厂职工,与其妻(姓名不详)讲真相时被西铭开城里派出所绑架。

34、富贵,男,西铭矿职工。被大虎沟派出所绑架。抄家、毒打后因无证据被迫放回。

二零零三年:绑架、拘留、劳教

四月份,李金兰、李锁莲、曹占清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去化客头乡的四个小村庄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几天后,先后被当时的化客头乡派出所所长田平生、西铭派出所薛二才等人绑架到西铭派出所。第二天送往万柏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因当时非典取保候审回家。九月份,万柏林分局包宏斌等人致使田平生等人再次把李锁莲、李秀莲、贾爱妮、赵冬花、曹占清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劳教所劳教一年。

九月,万柏林分局杜儿坪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杨毛小、马悦朋等多名警察闯入太原西山煤电集团法轮功学员田云飞家中直接绑架。田云飞奋力抵制,拒绝配合,出现昏迷,恢复意识后被送往太原新店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绑架、抄家、勒索钱财、劳教,一名法轮功学员因迫害离世

四月,化客头派出所田平生、西铭派出所郭庆等四人伙同万柏林分局的两男一女恶警强行将西铭村女法轮功学员李金兰从干活的地里绑架,四、五个人把她抬上警车,送到264医院体检。因体检不合格,恶警又走关系最终将李金兰送入太原市新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之后,恶警们又采用更卑鄙的手段将同村的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许春香绑架到新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恶警欺骗这位女学员说:只要你交九百元钱到派出所就没事了,还让这位学员请他们吃了饭,这位学员照他们说的做了,结果还是被劳教。

六月份,西铭乡派出所恶警又开始了对其管辖范围内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搜查,妄想得到他们所希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线索。

许万香,女,五十五岁。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乡西铭村法轮功学员。在妹妹的引导下修炼大法后,原先的癌症、各种疾病好转,生活得以自理。九九年7.20以来,太原市万柏林分局西铭派出所对村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经常去家里骚扰她,一次一次的逼写保证,不许她炼功。二零零三年她因向世人诉说自己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情实事,西铭派出所要送她劳教,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在五月份,妹妹许春香被骗交九百元后又被非法劳教,因妹妹、妹夫都被关押,孩子们没人照管。许万香在很大的精神压力下病倒了,可是西铭派出所警察们仍在骚扰她。六月十七日,由西铭派出所所长带着警察闯进许万香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后来她说她是拼上命才夺回了自己的炼功磁带。在这样的精神打击和迫害下,许万香于七月二十五日离开了人世。

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太原法轮功学员荣美琴因散发真相资料,被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汇丰派出所非法抓捕,并于当日下午四点,在太原市尖草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李建茂、阎××伙同汇丰派出所全副所长、田教导员和万柏林区派出所三人对荣美琴家进行非法抄家,抢劫了所有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还强行撬坏家里的一个柜子。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荣美琴在汇丰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汇丰派出所刘所长和田教导员在她的头部被严重撞伤、奄奄一息的情况下,不顾家人的强烈抗议,非法将其送入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绑架、劳教

一月二十六日,一群恶警非法闯入太原市法轮功学员裴秀英家中,将其强行绑架。

七月一日,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建矿派出所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只因在张秀英(音)家有大法书籍、资料,就非法将她送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绑架、抄家、1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三月十九日晚八时左右,山西省太原市家住杜儿坪派出所对面小区的法轮功学员赵巧梅在太原市万柏林分局建矿派出所的恶警韩志亮住所附近发真相传单时遇到正回家的恶警韩志亮(建矿派出所副所长,家住杜儿坪,原在杜儿坪派出所工作),被韩志亮绑架到杜儿坪派出所并加以迫害。晚九点多,韩志亮又带杜儿坪派出所恶警共四、五人非法闯入赵巧梅家中搜查。

十一月十三日,太原市公安局伙同万柏林分局、西铭派出所警察庐红岩等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棉珍家中,将李棉珍、史宝琪、段凤琴、刘润莲一同绑架,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看守所。恶警将她家中大法资料及电脑等设备抢走,家里的一辆桑塔纳轿车被扣,至今未归还。次日,恶警又闯入史宝琪家中,抢走大法资料。

之后,太原公安局成立由西铭派出所和建矿派出所形成的专案组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迫害。恶警张起富、包宏斌打李棉珍,一巴掌打得李棉珍什么也不知道了,问不出,就又打。先在西铭派出所关了一天,然后送看守所,然后又提回西铭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秦俊明把李棉珍铐在护栏上,又一次铐在地暖气管上,站不起,坐不下。李棉珍的母亲段凤琴六十多岁,绝食抵制恶警的迫害,身体极虚弱,看到她的人觉的她好象会随时摔倒死去。恶警给刘润莲上老虎凳,把头强按到大腿根部,三次被打的昏死过去。恶警把师父法像放在地上,然后恶警把刘润莲抬起来蹲在师父法像上,连续几次。他们将刘润莲塞进一个大方凳的四条腿之间,身体根本动不了,双手背铐,极其痛苦,并使用电棍、木棒毒打,刘润莲被打昏,使劲掐人中才醒,人中被掐破,数十日才褪掉结痂。据悉,史宝琪被绑架时身上就有血迹。绑架后恶警们轮班打史宝琦,为了不留外伤,恶警将史宝琪身上捆上报纸毒打。史宝琪在看守所遭受了残忍的折磨。十二月五日,史宝琪被送往公安一零九医院,在输入药名不详的液体不久后,他突然大汗淋漓,被送入监号后随即去世,年仅四十岁。最后参与“治疗”的医生是李雅琴(女)、主治医师刘××(女)。事后,警察妄图以五万元掩盖真相,遭到史宝琪家属的拒绝。最后,李棉珍及其母段凤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刘润莲因被严刑拷打伤势过重,被取保回家。但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又被恶徒从家中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十一月二十四日,专案组张起福、庐红岩几名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张妍的丈夫从单位中绑回,逼迫其打开家门。恶警闯入家中将家里的大法资料,两台电脑及两台打印机,裁纸机等设备抢走。抄家时,茅台酒、缝纫机、闹钟等东西都拿走,后发现戒指、项链都丢了。抄家的同时将张妍绑架至另一处大法资料点,闯入资料点将所有大法资料及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复印机等设备抢走。抄家后将张妍绑架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之后又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零七年:绑架、抄家、抢劫、劳教

十月中旬,法轮功学员郑建英,被万柏林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看守所。

十一月九日,太原市公安局伙同万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将在太原打工的一位外地女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

十月十一日,太原西山北寒村法轮功学员刘润莲在家中被万柏林公安分局建矿派出所绑架,直接劫持到新店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十月十一日下午三点至六时,由山西省太原市“610”、太原市公安局、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刑警队、太原市万柏林派出所组成的恶警,分别闯入法轮功学员荣美琴、张凤英、王兰梅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抢劫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大法师父的法像、电子书、mp3及孩子的游戏机等物品。当晚8时许,王兰梅的儿子去万柏林派出所索要自己的工资卡、MP3,遭派出所恶警抡起铐子暴打并叫嚣:“打的就是法轮功”,并被恶警反铐双手,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放回。

此次恶党不法人员们非法抄家很仔细,好象有目的地在找什么。在非法抄家过程中,有警察说:“包宏斌(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610”头子)在临汾市住院了。接替它职务的人姓吴(吴长安)”。

十月十二日以来,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610”头目恶警包宏斌,指使分局所辖各派出所警察及所在地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见到大法书籍就抄家,绑架。

十月十二日晚八点半,万柏林公安分局“610”头目包宏斌带领千峰派出所指导员

张军及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杜彩凤家非法抄家,抢走家用电脑等物品,并强行绑架。杜彩凤被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看守所。

十月十二日晚七点,法轮功学员杨雅静外出回家,被等在家门口的千峰派出所恶警及社区人员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看守所。后正念回家。

十月十三日,和平南路派出所所长闫建平,教导员丰红,带领关建新、王丽青、梅玉光到法轮功学员杜兵(太原理工大学一名英语教师)家骚扰,进行非法抄家,将杜冰绑架到太原市看守所。当时参与绑架的警察均未穿警服,他们也自知不去抓坏人、半夜却私闯民宅抓好人!自知理亏,但仍在杜冰父母两位老人的指责声中强行将杜冰抓走。后来,非法上报检察院的虚假材料被退回,检察院没有受理此事,仍然被万柏林公安分局非法关押。

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李香平在杜兵家也被非法抓走。

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一点多至四点,由太原市“610”、太原市公安局、太原市公安局刑警队、太原市万柏林区“610”、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太原市万柏林派出所、太原市尖草坪区公安分局新城派出所组成十多个警察,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刘素英家中非法抄家,抢劫了家中的电脑主机。抄家的警察中有姓吴的。同时被非法查抄的还有陈玉兰家(陈已邪悟,当时她不在家)。

十一月十一日及十三日带头非法抄家的是万柏林派出所恶警王增瑞。参与非法抄家的警察一律便装,都是以欺骗的方式敲开门,随后突然闯入一伙警察,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此次抄家,翻查的很仔细,连一张小纸片都不放过,似乎在有目的地寻找什么东西。过后,万柏林派出所恶警到处传谣:前段时间万柏林派出所的公章丢了,一直不敢上报,不知怎么公章被法轮功得到了,于是以此万柏林派出所的名义编“退党声明”,盖上公章到处散发,搞得万柏林派出所的所长也被撤职了。这种一听就令人甚感荒谬的离奇谎言叫人哑然失笑!公章怎么会就轻易丢失,就算是有十万分之一的可能真的被法轮功学员捡到了,别说是公章,法轮功学员拾到的财物,无论多贵重,都是如数送还失主。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这样做的。至于说什么用公章编退党声明,更是荒唐可笑。如今退党大潮汹涌澎湃,国人纷纷摒弃中共,全发自内心,谁也代替不了,冒充的也不起作用。选择美好未来,神看的是人心,根本用不着什么公章去证明。

二零零八年:绑架、抄家、非法判刑

五月十六日晚,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移村法轮功学员约十人被万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绑架,恶警抄走电脑、资料等物品。其中太原法轮功学员李燕、女,四十多岁,及太原理工大法轮功学员魏秀芬(女,四十八多岁),张晋生(男,五十九岁,退休工人,张月琴的哥),被太原市迎泽公安分局城管派出所恶警绑架。

七月十日上午,山西省太原法轮功学员张全锁的家被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长风派出所的指导员吴旭东和片警王春喜所抄。指导员吴旭东和片警王春喜抄家时抄的很仔细,似乎非要找到什么东西不可,在什么也没找到的情况下,他们不甘心,最后非法抢走了打印机一台,惠普掌上电脑一个,移动硬盘一个,读卡器两个,总价值约两千多元。恶警们来抄家时还带来一个用他们的话说是所谓的电脑高手的年轻人,专门查电脑,妄图想从电脑中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结果也是什么也没找到。在离开时,恶警指导员吴旭东和片警王春喜还爬上房顶,把上网的网线给彻底剪断,并叫嚣道:“你们法轮功的人就是没有权利上网”。这已经是第二次把网线给剪断了,在二零零七年中共开十七大之前就给剪断过一次了。

七月十日下午七点左右,在太原理工大学院内经营书店的法轮功学员王志刚,在路上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及长风派出所绑架到太原市万柏林区看守所。当日夜晚十一时左右,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及长风派出所非法抄家,将书店所用并放在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其它物品和购书用周转资金及生活费用六千多元一并掠夺抢走。该年冬天,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太原市万柏林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王志刚入狱前靠出租书为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诚实善良,极富爱心。一九九八年中国大陆南方遭受特大洪灾,他向灾区捐款一万五千元。当时《太原晚报》曾给予报道,因为他并不富裕,而是把几年来二角、三角出租书的收入全部捐给了灾区。他能这样做,是因为他按照法轮大法法理“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不计较个人得失,总是尽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只要对他人有益,他宁可自己吃亏,这样的事例还很多……善良的王志刚先生修炼了法轮功后,变得更加善良,是一名诚实、高尚的好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被莫须有地扣上“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被非法判刑三年。

王志刚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晋中监狱三队遭受严重迫害三年,出狱时双眼近乎失明。

八月二十六日,六十五岁左右的万柏林区义井法轮功学员季国丽,在家中被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及龙泉派出所非法抓捕,并直接送到太原市看守所进行迫害。

八月一天晚上,西山建矿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带着一些恶警驱车到杜儿坪大虎峪村太原西山煤电集团法轮功学员田云飞居住地进行迫害。当时田云飞不给开门,他们便翻墙而入,用脚踹开家门将田云飞双手反铐。用斧子将大门锁子砸开绑架至建矿派出所拘留室,四肢被铐在铁椅子上一晚上。第二天上午被带到楼上审讯室,同样将四肢铐在电椅子上,恶警让说出他们想迫害的事实情况。田云飞不配合,他们用电棍在头上进行来回滚动电击,下午无罪释放,让家人接回。二零零九年:殴打、绑架、拘留三月十二日,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乡大虎峪村法轮功学员田云飞,在工作单位上班时被万柏林区杜儿坪派出所刑警队恶警以在电梯内发资料被摄像为由绑架到万柏林看守所迫害。

当时参与绑架的十几恶警,一见到田云飞出手就打,同田云飞一起工作的工友误以为他得罪了黑社会来进行报复,过后才知是所谓的“警察”。几十分钟后恶警逼迫田云飞脱去工装换衣服时,工友见他身体的一侧已被打的黑紫,行动也不方便了。

他们伙同杜儿坪街办工作人员武某某、高某某、崔雪抄家抢走大法书及mp3两个,并将田云飞双手反铐呈下蹲姿势铐在派出所一层右审讯室房间铁床上,田云飞讲真相并告诉善恶有报是天理。一年轻小警察和另一个高大粗壮的警察用三十万伏小型电棍进行左大腿、膝关节、脖颈、左手大臂电击,并送往西铭进行滚大板、照相……后送万柏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星期后直接送往太原新店劳教一年。当时被恶警电击的部位已化脓,严重溃烂,血脓粘在衣服上,无法行走。

四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季国珍因讲真相,被太原市公安局和万柏林分局及小井峪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七月份,太原市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赵凯散发真相资料时遭恶意举报,被绑架到千峰派出所。

在派出所赵凯不断给警察讲真相劝三退。警察问出她的姓名后说要重判,以前赵凯曾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过。因她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现象,警察给她办了保外就医。后来警察通知她让她找律师,赵凯被迫流离失所。

九月二日,西山一中教师法轮功学员王自清、王翠兰被太原万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构陷”,被绑架、抄家。之后王自琴、王翠兰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女子看守所(义井南上庄)遭受迫害。

十二月二十九日,身患肝炎的太原法轮功学员李燕,被邪恶之徒强行送往山西女子监狱(榆次)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绑架、抄家、劳教、洗脑

一月三十一日下午,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在讲真相过程中,被人诬告,被“110”警察绑架到万柏林公安分局汇丰派出所,又非法关押在太原市女子看守所。事发后第三天,恶警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一台电脑主机。后被汇丰派出所非法劳教1年。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女子劳教所。

六月三日太原法轮功学员田江被和平南路派出所绑架在太原市女子看守所迫害。

六月十二日上午田江丈夫张保军去和平南路派出所要人时,恶警包宏斌称在田江口中什么也问不出来故不能放人。随后张保军被非法扣押并审讯,下午张又被带到太原市公安局,被太原市公安局610恶人绑架。张保军在看守所讲真相劝三退,回单位上班三天后,被阳曲县黄寨派出所再次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阳曲县看守所。

警察通知亲属非法批捕,已移交检察院、法院,中共预谋对张保军非法庭审。田江、张保军在太原市租住的房子内个人财产被抢走,有电脑、打印机、手机、真相币八百多元等物品,住房被强行退掉,家中其它物品无处存放,只得寄放亲属家。

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太原市法轮功学员尹雪梅因在万柏林区被万柏林警察绑架。半个月后,家人寻找才得知,已被绑架到太原市看守所。警察不让家人见面,日用品也不让送,警察于八月九日去家把私人的电脑和一些有用的东西抢走。

十一月二十三日,西山煤电集团金城公司公安科科长郉文元、指导员张旭屏、六一零头目李怀章,以下岗工人返岗上班需要体检为由,将正在金城公司锅炉三公司干活的田云飞骗至西山煤电总医院体检,体检时就田云飞一人。十一月底金城公司公安科让上班填表为名设下圈套,下午不让回家问何由,郉文元说学习一个月,具体地址不说。田云飞不配合,郉文元、魏沁武等多名恶警强行将田云飞从金城办公楼一层绑架,抬至办公楼后门停的车上直接送往省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一年:抄家、非法拘留

八月十八日,杜儿坪派出所几名警察上门到法轮功学员段凤琴家,搜到几张传单和护身符,段凤琴给警察们讲真相:“你们一人一份看看”。警察问:“哪来的?”段凤琴答:“天上来的救人的真相。”他们把段凤琴抬上车,段凤琴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去,不上车抬。到了,不下车抬。

九月十五日晚九至十一点左右,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统一行动,迫害、抓捕法轮功学员。

张金锁,男,四十一岁,是和平南路一中学体育教师,家住沙沟村,被长风派出所恶警带走,同时抄走废旧打印机一台。

长风派出所姓郭的队长和姓张的女警等六人,以“楼下漏水”为名,骗开义井化建宿舍王岚,王志刚的家门,拿着伪造的无效搜查证,抢走师父的法像和几本大法书。抢走杜彩芬家的电脑一台。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法轮功学员杨素贤在街上给一个大学生讲真相,大学生很高兴,一再道谢。但被一个便衣听到,绑架到万柏林区千峰派出所,万柏林区公安分局“610”头目包宏斌同时到场,恶警到杨素贤家搜了一番。当晚杨素贤被送到万柏林区刑警队,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看守所。杨素贤曾在山西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六年半,遭受迫害。

九月底,法轮功学员田云飞中午下班与同事乘车行驶在河龙湾马路上时,被西山金城公司公安科和不知名的公安半路拦车绑架至另一辆车上。据悉是万柏林分局,西山建矿派出所暗中指使,又将田云飞强行送至六一零洗脑班,在这期间还将田云飞居住房间、亲戚房间无任何手续进行抄家,结果什么也查不出,给田云飞的家庭、上学的孩子造成的伤害以及心灵上难以磨灭的阴影。

十二月十三日,太原市和平南路派出所副所长刘震峰等人到晋中法轮功学员郑建梅家进行骚扰诱其说出另一位同修(该同修在几年前被太原万柏林区劳教所非法关押后正念正行闯出魔窟)的下落,因同修郑建梅白天要照顾生病的母亲所以晚上一回到家就被恶警带到其办公室进行逼问,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恶警将其绑架。

二零一二年:绑架、非法拘留、关押

三月二十七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宋翠平、史玉梅在太原市杜儿坪煤矿讲真相,被人恶告,遭杜儿坪派出所绑架。

五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王翠英、刘润莲去商贸返回途中遇小井峪派出所董姓警察。刘润莲给他一本小册子,希望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明白真相选择美好未来幸福平安。他当时答应了,并说他姓董,还三退了。可他背信弃义,马上回所带人出来绑架二名法轮功学员。关押一天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送拘留所关押十五天,每天承受被脱光衣服侮辱人格的迫害。

西铭派出所警察谷庆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冀德莲让其签字,冀德莲坚决不配合,叫冀德莲化验血,冀德莲不配合,还要了十元钱。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法轮功学员陈凤英、张玉珍在太原市万柏林区千峰南路派出所附近讲真相时,被该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二人当天已回家。

二零一三年:绑架、拘留

四月六日下午四点,法轮功学员段凤琴老人、李绵珍、黄金香、陈彦华,在万柏林区彭村发资料讲真相时,被万柏林区派出所警察绑架。

部份迫害责任人

首恶:杨梅喜,一九六九年生,一九八八年八月从山西省警察学校毕业后分配至万柏林公安分局建矿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七月,任万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长,二零零五年五月至今任尖草坪公安分局局长。二零零二年七月,杨梅喜任万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长时,分管国保、内保、户政、外管等工作。负责所谓公安部督办的101专案。十月二十日,通过三个多月的布控,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64名,并严刑拷打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杨梅喜带的专案组被邪恶的公安部记所谓“集体一等功”,他本人作为主要负责人受到了元凶李岚清、罗干、周永康等“接见”。

白国宝,男,身高1.67米左右,二零零二年十月的迫害中任万柏林公安分局长,后改任小店区公安局局长、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

高返怀,万柏林公安分局副政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之一。以卑鄙手段诱骗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提供用来迫害的情报,未能得逞。

郑永生,男,四十岁左右,身高1.75米左右,普通话口音。万柏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后改任万柏林公安局禁毒大队教导员、东社派出所所长。以卑鄙手段诱骗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提供用来迫害的情报;使用高压电棍、酷刑等手段极为凶残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是枪击法轮功学员崔中江和孟峰伟腿部使之致残的凶手。

包宏斌,万柏林公安分局“610办公室”头目(前政保科长),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之一,被邪恶记所谓“二等功”。经他手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几十人,掠夺法轮功学员钱财几十万。其手机号13834201581。

万柏林公安分局使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张建刚、秦峰、常明礼(音)、梁志强、李静峰(杀人凶手)等。这几个恶警手段极为凶残歹毒,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李静峰,男,四十多岁,身高1.72米左右,体胖,山西省娄烦县口音,一脸横肉,家住太原市和平北路。有一女名李眯(音),约十七、八岁,妻子是警察。是将法轮功学员毛延平毒打致死的凶手

梁志强,男,三十多岁,身高1.78米左右,略瘦,有一女,家住太原市后王村附近。太原市口音,有一哥,父亲曾为后王村村长。

张建刚,男,三十多岁,身高1.78米左右,说话略带卷舌,太原市口音,绰号“本拉登”。秦峰,男,三十岁左右,有时戴眼镜,身高1.70米左右,瓜子脸,身材略瘦,普通话口音。

常明理(音),男,四十三岁左右,身高1.72米左右,普通话口音。

“101专案组”恶警吴长安、王健。

张志山,官地派出所所长;张世平,官地派出所指导员。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太原市西山煤电公司官地矿法轮功学员杨庆敏被绑架虐杀的主要责任人。

张起福,万柏林公安分局西铭派出所领队恶警,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绑架法轮功学员史宝琪、张妍等五人。为了不留外伤,将史宝琪身上捆上报纸毒打。绑架张妍时连家里的酒、钟表、缝纫机都抄走。

秦俊明,西铭派出所副所长。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得病遭报死亡。

赵志勇,男,大虎沟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四年调到万柏林当了刑警副大队长。多次绑架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先是平地上走路跌倒,一只胳膊摔断。后突发脑出血死亡,留下了十六岁的女儿。

牛春凯,杜儿坪派出所恶警。多次绑架郑瑞叶等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