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咸宁市杨小华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杨小华,女,现年五十三岁,原咸宁市温泉副食品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十四年来的迫害期间,她曾经七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多次非法关进洗脑班,多次非法抄家,多次被敲诈勒索钱财,在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名誉上、家庭上等多方面遭到巨大损失。以下是她的经历:

修炼法轮功之前,杨小华女士的丈夫因患重症肝炎过早离世,留下两位老人和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她又当父亲又当母亲,还要侍候老人,积劳成疾,她患上了多种疾病,如:胆囊炎、胆结石、胃病、肠炎、子宫肌瘤、附件炎、头痛、腰痛,等等,整天痛苦不堪,到处寻医问药治疗,效果不好。

一九九五年十月听说法轮功祛病效果很好,杨小华就抱着治病的心去开始学法轮功。真没想到,学法轮功不久,全身的各种疾病都痊愈了,全身轻松,那时才真正感受到没有病的轻松和愉快。通过不断学法和修心,她知道法轮功原来是修炼,她就想修炼。从此,她就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脾气变好了,心情舒畅了,身体健康了,她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简直变了个人。在父母面前,她是好媳妇;在儿子面前,她是好母亲;在单位同事面前,她是好职工;在邻居面前,她是好人;在亲朋好友面前,她是值得信赖的知心人。人人都夸她炼法轮功真是好,法轮功真是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听到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的消息时,杨小华非常不理解,认为是政府搞错了。她就到武汉省政府去依法上访,向政府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是,她在去武汉的途中,在纸坊就被截住,纸坊派出所的恶警还非法逼供,后被非法送回温泉,非法关押到岔路口派出所一天,恶警还非法审讯她,要求她写“不上访”的所谓“保证书”,她借此机会写下了“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上交给警察,警察就把她放了。

回家后,杨小华逢人就说“法轮功是冤枉的,是政府搞错了。”单位的领导和商业局谭细珍主任多次找她谈话,嘱咐她不要到北京去,不要到武汉去,限制人身自由。她没有答应。

一九九九年九月,温泉非法办了很多洗脑班,如:131宾馆洗脑班、建筑公司洗脑班、粮食局洗脑班、温泉镇洗脑班、韵泉宾馆洗脑班,等等。杨小华就被非法关押在温泉镇洗脑班,洗脑班里已经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个洗脑班上,恶人禁止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禁止打电话,禁止通信,恶人每天要求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读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报纸杂志,要求写所谓的“保证书”。开始规定办半个月,后来又延期。这个洗脑班的负责人是:温泉镇的顾小飞和付松文,温泉公安分局的宋瑞生,等等。杨小华认识到恶警是私设牢房,是违法的迫害行为,就开始在洗脑班上绝食,抵制这种非法的洗脑迫害,同时讲真相,揭露谎言。后来知道,这次洗脑班从她的工资里强行非法克扣一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单位的郑爱平以“单位找她有事”为由,把她骗到单位,结果被绑架到温泉镇洗脑班,洗脑班里又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这期洗脑班仍是由顾小飞、付松文、孙国成等人负责。看到洗脑班的墙上贴有诽谤大法的标语,法轮功学员李萍就上前去撕毁了邪恶的标语,立即遭到了恶人们的谩骂,恶人们正准备殴打法轮功学员李萍时,杨小华站出来制止,结果温泉公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政保科长度志祥把她和李萍非法送到通山县看守所异地关押。

在看守所,恶人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不准炼功,不准接见亲人,要求背监规,杨小华都不配合,还绝食五天抵制迫害。恶警度志祥非法提审她,要她交代,她一概不配合。恶人还非法拍照,侵犯她的肖像权。绝食五天后,恶人怕担责任,就把她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杨小华依法进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场前派出所附近,就遇到警察。警察问他们:“你们来干什么?”她说:“来上访。法轮功是冤枉的,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恶警马上就绑架了她们。恶警想知道她们是哪地方的,她们都不说;恶警就用伪善的手段套出了她是湖北人,就把她送到湖北省驻京办事处,在地下室非法关押了一天。湖北省驻京办事处的恶人问她们是哪地方的,她们又不说;恶人就装出同情她们的样子,与她们随便的“闲聊”,从谈话中又知道了她们是咸宁人。恶人就打电话给咸宁驻京办,咸宁驻京办来人就把她们带到咸宁驻京办非法关押两天后,咸宁温泉的恶警钱凡等人把她们带回温泉,非法关押到双鹤桥拘留所迫害。在二零一零年单位解体时,单位经理以到过北京为由,想强行扣除三千元工资,她坚决反对,结果恶人的经济迫害阴谋没有得逞。

在双鹤桥拘留所,不准学法,不准炼功,她们挨骂受侮辱是常事,恶警还要求写所谓的“保证书”,还要求缴纳三百元伙食费,十五天后回家。

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到二零零一年期间,恶人破门而入,经常非法抄她的家,时常骚扰她,恶人抢走了很多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和炼功服等等。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的一天,恶警宋瑞生和度志祥把她绑架,抬到咸宁市烟厂宾馆里搞逼供,要求她交代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的来源,她不说;恶警就把她连夜转移到温泉宾馆里继续逼供,要她交代,她坚决不配合。第二天,把她放了。实质上恶人是放长线钓大鱼,把她放回后继续密切监视她,搞特务卑鄙迫害手段。可是善良的她并不知道这个罪恶的阴谋。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的一天,温泉岔路口派出所的一群恶警突然闯入杨小华女士的私人店铺,强行给她戴上手铐,直接绑架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进行迫害。

一进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恶警就强行脱光她的衣服,进行人格侮辱。不准炼功,不准学法,单独隔离关押,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体罚,强迫看邪悟者的信,一群邪悟者(历史上称之为“犹大”)围攻她,搞车轮战术,千方百计拖垮她的意志,千方百计让她糊涂。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痛苦,超过了她承受的极限,她被弄糊涂了,写下了令她懊悔莫及的“决裂书”,她“转化”了。“转化”后,恶警宋瑞生就来非法提审她,她没说什么。

尽管她写下了所谓的“决裂书”,恶警并没有放松对她的迫害,相反,她被迫害的程度进一步加大。一方面,恶警逼迫她做奴工,生产滤波器电子元件,每天十多个小时,完成不了任务还要在晚上加班加点到凌晨,一方面恶警要求她写“思想汇报”、“悔过书”、“保证书”,还要求写“深挖材料”,交代她所知道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扩大迫害范围;还要求她写诽谤法轮功的所谓“揭批材料”,让她对师父背叛,让她对大法犯罪。即使到了这一步,恶警还不放心,还把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举起右手宣誓:永不回头(再修炼法轮功)。高旭梅恶警是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最邪恶的警察之一。

二零零三年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转移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大队,这个劳教所更邪恶。一方面,恶警逼迫她到室外做农活,或者在车间做彩灯,每天十多个小时,完成不了任务还要在晚上也逼迫加班加点到凌晨;更可恶的是,即使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恶警把她逼到那种地步,恶警还是不放心,还把她多次送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去“学习”和“工作”,一方面进一步“巩固”恶人们的转化“成果”,一方面把她培养成所谓的“帮教”,再通过她的手去亲自“转化”那些法轮功学员,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大恶事,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骨干,让她对师父对大法彻底的背叛。湖北省沙洋劳教所所干的这种事,比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更邪恶和更隐蔽,更有欺骗性。因为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让彻底背叛师父和大法的法轮功学员的灵魂死亡,让活着的肉体去迫害“转化”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同时用表面的伪善欺骗世人,掩盖邪恶黑窝的罪恶。

二零零四年杨小华从劳教所回家后,恶人还是对她不放心,岔路口派出所和桂花路社区派人经常监视着她,怕她从新修炼法轮功。湖北省洗脑班还邀请她回去当所谓的“帮教”,协助恶警恶人去“转化”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她做生意很忙,没有去。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温泉石化疗养院洗脑班请她去当“帮教”,她认识到了,这是站在邪恶的一边,是在帮助恶人迫害好人,她以做生意很忙为由,断然拒绝了,也没有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法轮功学员的耐心帮助下,杨小华终于清醒了,冲破层层阻碍,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

二零一二年五月份的一天,岔路口派出所恶警、温泉公安分局恶警、桂花路社区人员二十多人突然闯入杨小华的私人店铺里,把她绑架到“天照生态山庄”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隔离非法关押,每天谈话,企图“转化”她。她不停的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身边的人讲真相:讲自己如何做好人,如何重德行善,如何多次遭到迫害,法轮功如何祛病健身有奇效,共产党如何用谎言骗人,等等,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她的家人也去洗脑班要人。一周后,她回家了。不久,邪恶的洗脑班解体。


参与迫害的主要单位和个人信息
谭细珍 咸宁市商业局主任
顾小飞 咸宁市温泉镇干部
付松文 咸宁市温泉镇干部
孙国成 咸宁市公安局恶警
宋瑞生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副局长,恶警,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
度志祥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政保科长,恶警,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
陈迪坚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温泉岔路口派出所,恶警,到现在还迫害法轮功
白玉平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
温泉岔路口派出所
桂花路社区居委会
温泉双鹤桥拘留所
温泉公安分局
咸宁市公安局
咸宁市“610
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
狮子山戒毒劳教所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大队
湖北省驻京办事处
咸宁驻京办
天安门广场场前派出所
武汉市江夏区纸坊派出所
通山县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