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醒悟是我们的心愿

给公检法人员写劝善信、发短信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人类走过的漫长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人从来就没有逃过天惩的!甚至罪过太大而偿还不尽的时候,子子孙孙都要跟着遭殃的。这样看来谁才是最可悲的生命呢?不知不觉间,心里充满了对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的可怜与悲悯,于是想尽力唤醒他们早日醒悟而不做中共的牺牲品。

生命醒悟是我们的心愿

我经常给当地“六一零”头目邮寄真相信。一段时间后他告诉我:为了远离迫害,他主动辞职不干了,并感谢我对他劝善。我更意识到寄信劝善效果好,又给新上任“六一零”邮寄真相信。一天有人打电话向他举报法轮功学员散发资料,他说法轮功资料多的是,你能管得过来呀?那人消停了。

后来有人拿着资料去派出所举报,警察接二连三的追问:资料哪来的?发资料的人长啥样?说不出来你就是炼法轮功的,先去你家翻完再说。那人吓得连连说错了,并保证再也不敢举报了。还有一次,当地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说他们收到过很多真相信,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儿,当天就把她俩放回家。看来我们的信件作用很大呀。

一天上午,我在去外地的火车上忽然想起邻市一同修就在近日面临非法庭审,于是给那里公检法人员发去两条短信“擦亮眼”和“做好官”,期望唤醒他们不再协同中共迫害好人。当时使用两部手机给七十人发过去的。没想到当晚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正好在我发短信的那个时间,法庭上显得有些异常。象突然接到上级命令一样,几十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几十人几乎同时看短信,之后面面相觑,显得震惊而尴尬。旁听的同修家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默默的观察等候着。这时只听审判长突然宣布休庭,并说择日宣判。大家往外走的时候,法官对同修家属说他们也不想“判”,希望能托关系赶紧放人才好呢。这件事对我鼓舞很大,我更相信公检法人员中还有很多好人,他们是不甘心被中共呼来唤去干坏事的。

今年过年期间,我给本省省委人员发送短信和彩信。有一次我给他们发去一条香港法轮功学员洪法场面的彩信,公安厅有人给我回空信。我想他可能明白真相,只是迫于压力不敢说什么才回空信的。于是立即给他回信说:“这场迫害好人的人类浩劫就要结束了,真相即将大白于天下。在善与恶的较量中,世人一定会见证到天理昭彰的伟大时刻!法轮功学员真诚的祝福所有善良人幸福平安!”后来那人就关机了,我更确信他是真正明白了。

有一段时间,我把明慧网评论文章《迫害者的可耻下场》做成彩信大面积发给山东省公安人员,之后把山东各地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整理成彩信发过去,同时打语音电话进一步劝善。有个荣成市的女警察吓得不敢接电话,让丈夫接,丈夫按了免提。只听女的说:“快听吧,是法轮功。可了不得了,出了大乱子。这帮人‘作’过头了,人家法轮功找上门来了。”俩口子嘀咕嘀咕的小声说着,一直听完还不舍得挂电话。一听这家人挺善良,我随即发去一条彩信“龙年送福”鼓励她。

一天我想起曾经迫害过我的劳教所里几个女恶警,就给她们发去彩信“王立军事件的警思”。万没想到名声最坏的女恶警王某居然给我回信了,并问我是谁?这一问让我想起了往事,想起她对很多法轮功学员酷刑迫害的场面。我便问自己:恨她吗?假如大灾难来临,假如眼见她掉进水火之中而面临生命危险,我还会拉她上来吗?这样一想,大法弟子的慈悲心油然而生。于是调整好心态,专门给她写了一封劝善信发过去。那一刻我对她曾经的怨恨全部荡然无存,唯有对一个曾经作恶多端的生命的担心和可怜。而在发短信的当晚,我梦见她在我面前掉泪了。

我把关于王立军的彩信发给本省政法委、公安厅及省会城市公检法头目一千人。没想到这条短信的震慑作用可真大,陆续有人回信。而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本省省会城市最大的公安头子居然回信了。我便及时编辑针对性的劝善信回过去,并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为什么让人念诵“法轮大法好”。我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一个人一旦迫害了佛法的信徒,就是犯下了滔天的大罪。然而佛法无边,‘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本身就带有佛法的力量,就能消减人的罪业。因此想悔过自新的人更应该坚持念诵‘法轮大法好’。”

那天发完彩信回家后,一眼看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一段话:“你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够使今天邪恶受到震慑,能够使邪恶大量的减少、抑制住它们,使邪恶害怕、迫害不起来,最后使这场邪恶的迫害不得不结束。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间之前做出来的,了不起。”[1]当时心里特感动……

用“心”在写劝善信

当提笔给他们写劝善信的时候,更体会到修炼人的“慈悲”了,就感觉每句话都是对收信人当面说的。因为是用“心”在写,每句话每个字词的斟酌选用我都加以善念,避免过激的语言,更避免触及人负面的东西。那不只是娓娓道来,更是诚恳的交心。同修看后都说劝善信太感人了,既讲了大法真相又讲了做人的道理,说要复印一些给亲朋好友看。

对于劝善的范围,我最初围绕明慧网发布的本省迫害消息撰写劝善信,辅助做一些外省的。浏览明慧网时知道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就立即下载相关的报道打印出来,然后写劝善信一并寄给参与迫害的人。后来我想到用大量的真相资料洗涤公检法人员被中共灌输的思想毒素,并决心把唤醒公检法人员作为制止迫害的主要项目做到位。

接下来繁琐的工作开始了,为了查询真相资料我天天在网上找。由于开始没经验,加上用网卡下载速度慢,我时常在网上选文章,下载之后再编辑,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时常下半夜一点钟还在网上查看着。后来安装宽带又换了新本子,上网下载的速度很快,我查询资料也有经验了。一个月的时间整理出四十个版本的明慧网评论文章,这样真相信的内容已经丰富而有力度了。接下来我把明慧网发布的省内公检法人员名单分类存档,之后有序的给他们寄信,并保证每个人至少收到十封。

在资料的搭配上,一般根据收信人职位和大概年龄来选择。文章长短的搭配合理而不浪费纸张;一封信尽量多装却不超重。而在编辑、排版、打印、叠资料、写信封的每一个细节上都以纯净的心态做。比如对打印中的每一份资料要一张一张的检查,一旦打出的资料不干净或因放偏了纸而打斜了,就立即重打。折叠资料时要把手洗干净,不能将中线折叠到字迹上,以保证资料整体形象的美观;书写信封时字迹要清晰工整;粘贴信封时,不能粘不严,更不能把浆糊粘到材料上;粘完后认真检查信封有无漏处,还要将信件抚平。此时一封真相信掂在手里,真感觉它确实很珍贵,心里充满了踏实的感觉。

邮寄时穿插着本地的、外地的,内容丰富却不杂乱。有时在本地邮,有时去外地邮。只要确定了跟踪明慧报道有时效性的,就必须风雨不误的及时邮寄,为此经常赶去邻近市县邮。这样一旦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不法人员就会收到来自各地的真相信,因此而受到很大的震慑。而每次去外地寄信回来时都不觉的累,有时反倒觉的脚步更轻松。

粗略计算一下,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和同修已累计寄出近万封真相信。近万封信陆续飞往都市、飞往县城和山区,去唤醒那些被中共谎言冲昏头脑的公检法人员。当然这么大的工作量也需要巨大的付出,在制作真相信的两年多时间里,从来没在十二点之前睡过觉,经常熬到下半夜一、二点钟。有时也想:能用纯善的心态去劝善迫害我们的人,那不就是以德报怨吗?这样的事除了大法修炼者之外,恐怕也只能在神话故事中听说了。

为了大面积劝善,我又学会用手机打语音电话,学会群发短信和彩信。而在使用手机的过程中,也常常面临恒心与意志的挑战。一旦看到明慧网报道说哪里正发生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就立即把文章下载下来编成彩信。再从明慧网和常人网站搜集那个地区的手机号码,其中包括公检法人员、职能部门和普通百姓的,而从常人网站搜集号码难度会更大。之后将号码整理合成,再分成几十人一组,以适合手机短信或彩信群发的数量要求。而难度最大的是把手机号码‘十个一组’装入彩信号码文档中,常常是密密麻麻的号码看得直花眼,常常因为长时间盯看号码累得眼睛疼。彩信做完后要从电脑传到智能手机上,再由智能机传给语音手机。单说这个传送的过程,就涉及到极大的安全隐患问题。而这样的隐患和风险几乎每天都要伴随我,伴随我们这些制止迫害而顾不得个人安危的大法徒。

发送短信的时候也不容易。中共惧怕法轮功而在通讯方面大力搞破坏,使用什么“金盾工程”过滤短信内容。如果短信里有“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或“大法好”的字样,短信就会被拦截。因此法轮功学员要表达清楚一个真相内容,编辑难度就很大。制作真相短信时都得反复推敲,尽量避开所谓的“关键词”。然而即使这样也常常因为一个词或一个字被拦截而发不出去,于是不得不经常重新编辑。

曾经好多次,顶着风雪走出去很远的路,却因为中共的文字过滤而连一条短信也发不出去。又因为群发短信的编辑需要使用电脑和软件,因此不得不再顶着风雪往家走。改完之后再去试,不成功还要回来改。一次次的试,一遍遍的改。有时候为了及时曝光邪恶而不得不赶时间,在零下四十度的奇寒天气下独自走在漆黑的夜里发短信,回家后发现脸上的霜雪冻成了冰,那时候真说不清心里啥滋味。

劝善的同时要有忍耐力

平时具体做事的时候还需要极大的忍耐力。常常在寒冷的日子里,刚发出一条短信,手就冻的生疼而不听使唤了,脚冻的象被猫啃着一样痛。那还发不发?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尽管每一次都被冻的大半宿缓不过来,心里却不觉的苦。有一次我发高烧,第四天的时候浑身痛的起不来了。更可怕的是身上长满了血点子,就连眼皮上都有,真是又痛又痒,我是从睡梦中痛醒的。身体难受到这种成度,我心情很不好,甚至想要一连睡两天。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受中共迷惑的公检法人员参与迫害,一想到他们将面临的灾难和报应,还是一骨碌爬起来,照常出去发短信。

心里想的都是这些事,有时生活上也会放弃享受的东西。我平时很爱喝冰红茶,隔三差五喝,尤其出远门的时候都要准备一瓶。后来越来越重视发短信的事,就想尽量省钱都用在这上面。有一次算了一下:一瓶茶三块五毛钱,如果用这钱发彩信,能发给十个人,如果发普通短信,能发给三十多人。十个人也好,三十人也好,哪怕其中一个人因为一条短信而不再参与迫害,那不是很值得吗?于是每当茶瘾上来的时候就“忍一下”过去了,后来干脆不舍得喝了。

然而修炼人的“忍”最多体现在跟常人之间的矛盾上,即使为别人做好事也会牵扯到“忍”。年前圣诞节的前一天,有人回信骂人,我便编辑短信劝善。没想到晚上出去发短信的时候却被公安车跟踪定位,可以说只差几秒钟就得被绑架,真是太惊险了。幸好有师父法身保护,让我及时警觉而避免了一场迫害。当时想:天气寒冷还不是大问题,关键是处处有险滩,做好人可真难哪!次日早上,我带上连夜赶制的真相信去外地邮寄,等车的空档时间里群发短信。谁知突然收到昨晚那人的骂人短信,而且越骂越凶,回信劝善也不听。本打算在车上发短信,此时却被那人惹伤心了。心情一时平静不下来,也就不能发信了。下车后感觉天气格外的冷,也是早上没吃饭,忙的一口水没喝,此时觉得浑身都被冻透了,不光脸疼手脚疼,浑身肉都疼。也只好强挺着快点走,投递完信件赶紧买票往回返。
谁知车上暖风又坏了,坐在车里就感觉象是掉进冰窟里,冻得浑身发抖。而那个人还在追着骂。心里很难过,一想昨晚就是为了劝你做好人差点被迫害,今天这么冷的天还想着给你发短信,你却这么没素质没良心?正难过的时候,汽车广播里突然响起了优美的轻音乐,一听正是我平时喜爱的,心里顿时涌出酸楚的感觉,眼里噙满了泪水。一想我也是热爱生活的人,如今却顾不得享受昔日的爱好,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上了。这大冷的天,我却出来花钱遭罪不讨好,手脚冻坏了,脸被冻伤了,还要挨人骂。看看现在的人被中共教唆成啥样了?骂人张口就来却不觉脸红,根本不讲什么道德廉耻了。那么退一步想,如果不管这些人的事,不出来给他们寄信,我完全可以坐在家里悠闲的看电视,完全可以喝着茶水听音乐;还可以逛街买吃的买衣服,一连气想了一大堆。

可就在我伤心的时候,忽觉脚下一股暖风吹来,心情顿时为之一震。车里人惊叫着:哎呀暖风修好了!这时旁边的乘客对我说:你没看车上唯一的暖风就在你脚下,全车人就数你幸福!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身为大法的修炼者,什么样的委屈和辛苦还能削弱我们制止迫害的信心呢?我又开始发短信,这一次手机发送速度显得格外的快,而且一条失败的都没有。我也鼓励自己要有足够的善心和耐力劝导世人摆脱中共的精神枷锁。

一天,明慧网报道说山东某市恶警同时绑架了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又有不少人因此而流离失所,一时间那里风声鹤唳。当晚我就把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作案细节编成彩信,曝光给当地一千多公安人员,并呼吁善良人士帮助搜集恶警及家属的个人信息发往明慧网或发给我,以便更大力度的曝光和制止恶行。有个恶警象疯了一样的骂我,追着回信骂了三天,并威胁我再敢发信就要如何。我根本不理他,不但继续发,还给他拨打配有《梦醒》音乐的语音电话——“致公检法人员”。听的清清楚楚的,他在那边暴跳如雷的骂,还摔碎了杯子之类的东西,随后两天又发短信威胁我。这一次我几乎是没动心。我就想: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会用孙悟空的金箍棒把他敲碎了,而今已是大法弟子的我再也不会跟人干仗了,我要真正成为我师父的合格弟子。

现在想起来觉得没什么,好象在说别人的事,可在当时那真是一次又一次的磨砺呀,而这种磨砺早已数不清多少次了。不难想象,也只有在大法中修炼才能魔炼出如此的意志和心性。

此刻我想说:中国大陆公检法人员,倘若你偶然收到一封有关法轮功的来信或短信,请一定静下心来认真的看一看,那里面包含着大法弟子多少的心血,每一封信、每一条短信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呀。大法弟子用一颗纯善的心在呼唤你,呼唤你与生俱来的善良本性,期望你早日摆脱西来幽灵的精神桎梏,真正为生命负起责任来,真正活出一个堂堂正正的你!而作为大法修炼者,巨大的付出不是要换回你一声赞扬或“谢谢”。能让你醒悟回头、不再与邪恶为伍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既然赶上了人类劫难的前夕,赶上了这样不平凡的时代,赶上法轮大法救度苍生的万幸时刻,那就发出生命最真的呐喊,唱出生命最感人的歌!

最后以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作为本文的结束——《请与我比邻而坐》:“请与我比邻而坐,在寂静之处。微闭双目,发出我们心底的呼唤。为制止酷刑凌辱,为结束疯狂屠戮,为停止一切迫害,心慈意猛何惧苦?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历史改变。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众生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