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各有命”说开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日】在《忆师恩》一书,大陆同修写的文章中说:

师父来山东冠县办班,使我最难忘的一天是初见师面。那天吃过晚饭到县委招待所见到了师父,师父说我天目是开着修的,问我能看到东西否?我说:“看不见。”这时师父就对着我的天目发功。过了一会又问:“看见否?”我说:“看见了。”“看见了什么?”我说:“开始是一块白云似的东西在眼前浮动,后来成了一个胖乎乎的人(实际是佛的形像,当时不知道)。”师父笑了笑说:“我给你请位菩萨来。”

这时眼前就飘来一位全身穿白服饰的菩萨,嘴里还讲着话。师父问我:“说的是什么?”我说:“我听不见。”一会又问,一连问了几次,当时我悟性差,始终说:“听不见。”最后师父微笑着说:“你有什么要求给菩萨提吧。”我当时悟性上不来,就说:“保佑我一家平安无事吧。”师父笑了笑说:“人各有命。”

前几天,我去一位同修家,他不在家,就去了附近另一个同修家,她对我说:老马的女婿得白血病了,花了七十多万元了,她还告诉我,另一位牛姓同修的孙子也是白血病。

我把我知道的其他同修的情况说给她听:有个老同修,女儿患脑癌,几次進医院检查,都查不出来,同修悟,是师父不让同修知道,怕她被情魔魔着,延误了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進程,那个老同修的女儿后来查出脑癌,在医院准备手术,剃光了头,没上手术台,咽气了,老同修真是好样的,停了两天,就去学法了;当学到有关情的内容时,有同修注意到,那个老太太,一滴眼泪没掉。

还有一位老同修,女儿被查出肾病,先天一个肾,医生说:假定别人两个肾,活八十岁,这一个肾就活四十岁,那年她整四十。老同修让她跟着炼功,她就跟着学师父讲法,一学法师父就开始给她消业,可是回到家里,她那个受邪党毒害的丈夫给她下跪,让女儿也给妈妈下跪,哭哭啼啼不让炼,她也就不炼了,花钱去换肾,出现排异反应,人死了,老同修依然修炼。

但有不行的。一位李姓同修的妈妈修炼被邪党迫害,关在监狱,这同修的弟弟是常人,被人砍死,在监狱的老同修听说儿子死了,转向了,背叛师父,离开大法。

象这样离开大法,这几年,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件。我想写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时,师父点化我,让我写。但是因为我们层次境界不同,所以我说的也只是我的认识,和几千万同修的认识都不会一样的。

同修们,我们修炼,修炼为了什么呢?我觉得就是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谁得病也好,死了也好,绝症也罢,你是给他修吗?他是你的亲人,他不修炼,师父管的是修炼的人,不修炼不能管啊,你一气之下,或你不理解,不能够接受来自情和精神的打击,你就不修了,你给谁修的?你不上了旧势力的当了吗?旧势力就是用人的情把你往下拖,那些神也是,师父说:“我今天对任何一个高层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说你来当大法弟子,一秒钟都用不了,只要我话一落他立刻就跳下来,简直乐坏了”[1]。他们就是给咱们大法弟子安排这样的关难,看你修不修,你不中了邪恶诡计了吗?

有的同修说:“其实就让这个家人横下一条心,炼法轮功。”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说:“有病的那个思想一样,你是为了让我给你消业,你才炼的,也不行!反正任何事情你都不能够执著,得有正念。”

我觉的他即使学法炼功,他不真修,不精進也不行,照样会死,这几年我们经历的不少了。

在人中,我们和这些亲人这一生一世的缘,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可是我们为了得法,有的轮回千万年。你因为什么亲人生病了,死了,你就不理解了,就不修了,你知道他的阳寿有多长?他前生做过多少坏事,才招致这样的恶果啊?他不修炼,死了消掉业力,也许曾因为和你有缘,还有个好的去处,你有什么放不下的?你不修了,你的亲人得承担多大责任?因为你的亲人的原因毁了一个大法弟子,他会永世不得超生了呀?傻不傻?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咱们这些亲人,越让咱放不下的,越是咱欠的,全是来要债的,就不让你安心修炼,你要执着,你就错过了师父,错过了大法,你就错过了千万年的等待。而师父和大法也不是千万年就能让你遇上的,你不珍惜?多可惜?你知道你不修,慈悲的师父多着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发表的文章《在帮同修的过程中修自己》中,同修天目看到的师父的承受:“师父的背后总也形不成完整的肌肤,每时每刻都是在持续不断的爆炸中血肉飞溅的大血窿……”“现在的时间就是这样一分一秒的在师父巨大承受中延续下来。现在人所享受到的一切幸福,世间的所有财富都是师父的血换来的,为的是给生命时间和机会选择未来,给弟子时间建立威德,救度众生。”

同修说的我眼泪直流。

在《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因为当时铺天盖地压下来的邪恶非常的大。我们在明慧网上看到登出来的图片,看到地球象撒旦脸的形象,那只不过是地球上业力的表现形象。因为每一个业力的微粒它都有不同的业力形象的,那么它也有整体形象,那就是业力的形象。可是呢,当时那个邪恶啊远远超过了这些业力很多倍,对许多层生命来讲都是极其可怕的,不只是地球被邪恶覆盖了。它们认为要不经过这样大的考验,那就不应该成为这么大的法;可是它们也知道这么大的难下来,人承受不了就将毁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难在这样的难中走过来的;可是它们也想毁掉就毁掉了,它们甚至把我都当作修炼的人。它们认为要证悟这么大的法,那就得这么大的考验。大家想一想,讲起来容易啊,实质上是极其可怕的。当时那个环境是无法形容的,极其恶劣。但是我们无论国内国外的学员哪,当时都有那个感受,也都看到了那个邪恶在世间上表现出来的那个邪恶的成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种人的表现,而那实质上那种邪恶的因素它在操纵着人。这个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在极力的销毁它,但是太庞大,因为你销毁它再快,也得有一个过程,九个月的时间哪才把它销毁掉,这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非常的大。当时因为这个邪恶太大,学员们不可能承受的了它,那么不去承受它,在考验中它们就不算,你光消灭它还不行,所以还得承受。可是呢,我知道学员如果去承受的话,那就很难走过来了,所以我只能让学员去承受人所表现出来的邪恶,而这个实质的东西,我就把它承受了。(鼓掌)这里不是给你们讲师父怎么了不起,不是这个意思,是给你们讲这个过程。”

师父说:“不管师父在正法中能力有多大,表面上这个旧的势力在起着间隔作用,它把师父的巨大能力和表面间隔开了。一般情况下它是间隔不住的,但是它们用众多接力的方式及巨大的体积和体积内的漫长的时间空间作为间隔。在天体外看很快就冲破,但是在人类空间内的时间中感觉就是几年的时间。但是一旦冲破了,就是整个宇宙正法做完了,所以在冲击的这个过程中,它们对师父也会做一些个手脚,对师父这个表面身体也会有些影响。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干了很多的坏事,这些我不太多讲了,那么大的邪恶师父要清理,很多学员的业力师父要承担,所以对表面身体也有一定的伤害。”[2]

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是在为众生受苦才被邪恶攻击的。”“过去他们表现的和人一样的苦,甚至比人还苦,是因为人难度,神自己替人承担罪业,也为了身教于人、叫人学,有意的给人这样做,叫人做好。神没有罪业怎么会有苦?是被人的业力所累”。

我炼神通加持法的前半小时腿不疼的时候,我感到的是一种美妙、舒服,但是我听到师父让变掌的时候,我听见师父的声音里疼的发抖的时候,我不敢再微笑着美了,心变的严肃,从我们炼功开始,师父就在给我们消业,不管你感受的到,感受不到,我们修炼的成长过程,是师父辛苦着,操心的,疼痛的付出的过程,这是师父的佛恩浩荡,师父对弟子的洪大慈悲,在《转法轮》中师父说:“我们给你这么多东西,叫你知道了这么多常人不该知道的理,我把这个大法传给你,还要给你许许多多的东西。身体给你净化了,而且还牵扯其它的一些问题”。我们有这样的师父,为什么不珍惜啊,我们就应该好好修,才对得起师父为我们承受的、付出的。

同修,你看到这里是怎样的心情?可不可以感受一下你的心,一颗感恩的心,你有吗,师父不要我们对他感恩戴德,但是这最基本的东西你有没有?我们不要做狼心狗肺的人啊。这些年,师父从一九九二年传大法,我们最早的同修修炼二十年了,少的也有十几年了,师父为我们付出多少?做了多少?承受了多少?

同修们,九个月时间,师父在无休止的为我们承担邪恶的攻击,尽管我们大家知道师父是神,但是表面肉身上的痛苦,连续不断的九个月,你怎样理解?你看看《九评共产党》的视频中师父在给弟子纠正炼功动作时,你看师父多么年轻?你看看“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师父,你做何感想呢?

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师父说:“作为人来讲,看不到人类社会的轮报过程,也看不到因缘互相起的作用”。

当你轻言放弃的时候,当你为一个人的“情”字执迷不悟,出口“不修”二字的时候,是否想过,师父是怎样的伤心?是谁真正对你好,给你消业,为你讲法,为你付出,对你负责,不要你任何回报。在人世上你生病的亲人让你为他花钱,让你为他牵肠挂肚,让你不得安宁,不能安心修炼。但有没有谁替你遭罪?替你生病?把你的疼痛拿过去,他来承受,师父是唯一啊,你知道不知道?

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宇宙中有无量无计的佛,数不清的神,而且在一个众神都认为宇宙已经高到顶头了、上面再没有生命了、往上什么都没有了的情况下,其实在更大的境界中还有更加无比大的无比高的境界、更加无计其数的佛和其他的神,他们看下面的神都认为是常人一样。”

我设想:假定把无量无际分成几千万个一兆个兆,我们这几千万的大法弟子,就是一兆个兆中的唯一,你不珍惜,多可惜?就糊涂到这份儿上了。我建议同修们看一看明慧网上《忆师恩》这本书。

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师父说:“你是个修炼的人,你是超越于常人的,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知道她这辈子是你妻子,下辈子说不定给谁当妻子?这一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辈子他是谁的孩子?”同修们,快醒醒吧,我们多学法,法能给我们指明前行的方向,放下人的情,情魔就没有办法魔到你。

师父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旧势力干扰的因素还在起作用。我以前讲过一句话,我说,宇宙中的神并不把人当回事。人们都说神是慈悲的,对,他们是慈悲的,他们修的就是慈悲,可是他们的慈悲并不等于是对人慈悲,他跟人是不相干的。虽然他和人接触的时候人会感觉到他有强大的慈悲,可是他就是那样的神,他并不是专门为你慈悲,慈悲就是他的状态。其实很多旧宇宙的神觉的,大法弟子你们修那么高,你们将来决定着宇宙的未来,那你们差一点我都不会让你上来的。在这方面虽然不能说这些生命狠,那是绝对不会网开一面的,不会因为你做了好事就放宽你的。”[3]同修,你不修,你就上当了。

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说:“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因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们要走正。常人认为不好的,作为修炼人——想离开这里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认为是和常人一样的想法,你就永远是个常人,你就永远离不开这里。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为什么不这样看呢?”

在我写的这篇交流文章中,大段的引用了师父讲法,但是我好象还嫌不够,同修赶快学法吧,赶快从人的情中走出来吧,别再迷失在人中了,师父在等着你呀。

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那么也就是说,释迦牟尼佛所讲的这个弥勒,实际上就是在末世的时候,在人类的最后要下世去救人的弥勒佛。其实这个事情人世间也有一些人知道,不只是在东方,在西方社会里有些人也知道,真正要来的是弥勒,因为此时佛号中的神是宇宙众生唯一的拯救者,天上万王之王的无上王,以弥勒佛号拯救宇宙众生。既然是以弥勒佛的称号,那么他在下世之前是谁呢?是从更高处下来、在不同的众多层次都转生过的,层层下走中曾经是过层层的很多神,都有那时不同层次的法号,下到法界的时候就是法轮圣王,也叫转轮圣王。”

同修,请珍惜大法,珍惜师父,就象师父写的歌词中说:“机缘只有一次”[4]“抓住这万古机缘”[5],快快学法,好好修炼,我们和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修的好的同修,可能看到我写的交流文章有很多的情的因素,情也是我正在努力修去的,看出来就看出来吧,我眼下就这层次哦,大家多理解吧。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不要再徘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