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滴滴中修去抱怨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我意识到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和抱怨心。这个争斗心和抱怨心时不时的会表现出来,有时表现的还很突出。有时,好象不直截了当的表现出来,但也以其它的形式表现着、存在着。

我发现我很乐于发表自己的见解,而且经常会顶撞别人,反驳别人。别人每提出一个主意、一个设想,或者安排一项任务时,我总是在极短的时间内首先用自己的标准也好、观念也好去衡量一番。而结果是赞同、佩服的时候少,否定、排斥的时候多。有时甚至吹毛求疵,即使总体上觉的还可以,也要在小的方面找到一点什么东西在心里计较计较。

我还意识到,在我质疑别人时,与人辩论时,甚至在自己独立表达时,话说的往往很不好,不论说话的内容、措辞,还是说话的语气、态度,经常是带着刺的,具有攻击性的。粗声大气,急嘴急舌,带着很强的那么一种东西在表现自我,非要说明我所说的是对的,或者我的出发点是对的,带着显示心和争斗心。我很羡慕有些同修能够不紧不慢、有条不紊把自己想说的东西表达出来。但我好象很难做到,说话时很少是平静的、和善的、不急不躁的。

争斗心其实由来已久。总爱争个对错,辩个是非,即使是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闲谈时也是如此。这个争斗心的形成,与从小接受党文化的灌输关系很大。在读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之后,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一直在提醒自己在这方面注意。但一次又一次意识到又没做好。

比如最近有一次,在两天之内,先后与两个人讲话,从对方的反应来看,都明显感觉到我所说的让他们不舒服。一个是天国乐团里的一个同修连续几次没来排练,我见了她就说,“你为什么总不来排练?你还想不想吹了?你应该重视乐团啊!”她直截了当的说我:“你的话怎么那么冲啊?我没有不重视啊。”可以感觉到,我的话让她不舒服。

第二个人的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我得知一次星期六去参加大组学法时,当地一开车的同修为了让他也能一起乘车去学法,导致已经坐在车上的人等了很长时间。我给他打电话说:你以后可以约好时间来搭我的车,或者搭一个住的离你近的另一个同修的车。他给我解释说,那天的情况比较特殊,平时是不需要耽误那车人的时间的。而且他说,他还是要去搭那辆车,因为那个同修“好说话”。而且在交谈过程中,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还是可以感受到,我说的话,令他不舒服。

在两个人身上都体现出来同样的结果,而且那两天之内似乎还有另一个人也与我交谈过,结果也类似。我的话让别人觉的不中听,让人不舒服。这让我也感到不舒服。我想,我是好意啊,这都不是为了我。为什么结果会这样呢。

紧接着,我就想,我是修炼人,我得向内找,越不舒服的时候,越是要看自己的时候。在不止一个人身上都反映出了同样的结果,问题肯定出在我这里。我的话真的说的对吗?说的好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我就不必感到不舒服了。这是好事,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我经常有说话不顾及别人感受的问题,这不又来了。虽然我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自己,但说话的时候,还不是把自己认为的东西硬强加给人吗?我考虑他们的感受了吗?我询问、关心他们的具体情况了吗?我做到了善吗?这下就明白了。我的话中带着很强的自我,带着很强的争斗心和责备的心。我要引以为戒。而且,其中一人不经意间还提到另一个同修“好说话”,这不就是人家善的体现吗?我在这方面显然还差不少。

与显示心、争斗心密切相连的是抱怨心。这个抱怨之心也是伴随我多时了。客观环境不称心时,一件事情的发展不符合自己的期望时,别人与自己的想法、做法不一致时,看到别人有问题时——当然,或许别人真有问题,但多数情况下是自己认为人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抱怨心就出来了。经常第一念就是“怎么搞成这样?”“是谁干的?”这有时会表现出来,导致他人的不快,团队内的不和谐,从来起不到什么好的作用。有时不表现出来,藏在心里,搞的自己情绪不佳,倾向于负面思维,不象一个修炼人的状态。

这个抱怨心,我认识到一定要去。去年元旦这天,我与孩子说,“我们应该有一个新年决心书”(we should have a new year resolution)。这种新年决心书是小孩们在一年开始时常写的,老师和家长鼓励写。因为我的孩子早已不是小孩了,所有她以为我仅仅是在开玩笑,就说“没必要”。但是我说“我有一个”,“我是认真的,那就是:不抱怨”。从那以后,我就特别注意,不断提醒自己。由于在这方面注意了,所以有了一些改善。但我发现,从那个决心至今已经一年多了,我的抱怨心并没有完全去掉。只是好了一些。我还要继续注意去掉它。不让这种心出现。一旦出现,赶快抑制它,灭掉它。

最近,到外地去参加集会游行。我们是提前到。另两个同修是当天到。她们事先约好要把行李放到我们的住处之后一起前往集合地点。但在前一天晚上,我们得知集合的时间比原先提前了,她们到了之后,没有太多的时间余地。而且我们住的地方非常难找,即使到了大门口也不一定能找得到里面的去处。她们能否准时到达?能否顺利找到我们的住处?如果不顺利,我们先到的人是按原计划等下去,还是径自去集合?而且她们已经在路上了,也没法与她们再联系。要在过去,在这种情况下,我特别容易生出抱怨心来。那就会这样想,“我们很重视这次活动,所以提前来了,为的是保证按时参加。可现在为了等你们,不一定能保证的了啦。”但是,如今我没有让这样的抱怨心生出来。没有。而且,这一次,整个活动期间,我没有看到同修们的任何不好,过去经常会觉的谁哪方面没修好,谁哪方面让人难以理解。这一次我看到的全是同修们如何好。就拿这两个当天到的同修来说吧,她们在请假不易的情况下,不辞辛苦连夜奔波都要来参加。她们对这件事的重视与用心,是了不起的,是金光闪闪的。我就与同住的同修商量,这个地方不好找,我们第二天一早轮流到街上等她们。而且,我也想,我们都是凭着一颗心来这里参加重要活动的,师父都在管着呢,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结果,第二天早晨,情况非常的顺利,去等的同修,一来到街上,马上就碰到了刚刚赶来的两位。

在做媒体的翻译校对时,抱怨心也很容易冒出来。看到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翻译错误时,看到对内容的取舍有失轻重时,就容易埋怨“怎么搞成这样?“这么简单的也能搞错?”我就提醒自己,不要抱怨,不要让抱怨心生出来。有时抱怨心还是生出来,我就排斥它。我就反过来想,大家都是尽心尽力在做,没什么好抱怨的。而且,如果真的一点问题也不会有,那也就不需要安排人去校对了。

一天晚上,七点多了,接到电话,说有几篇文章还没有校对,问我能不能帮着做一些。这一天,并不是我的班。但是既然有需要,我也就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想。过去类似情况下曾出现过一边干一边气哼哼的情况,埋怨别人没有安排好。如今没有了这样那样的想法。我拿了其中一篇文章,开始校对起来,发现问题不少,于是认认真真的予以修改。花了不短的时间才干完。上网站上发的时候,赫然发现,这篇文章已经被另一个人校对过了。可能是因为我们俩几乎同时着手同一篇文章,谁也没有发现对方也在做。我就想,我花了不短的时间,而且做的很认真,说不定比她校对的好呢。而且,既然已经做完了,尽量别浪费了,我把我的也放上去,写个便条,告诉后面的工序两个校对结果择一而用。再仔细一看,这篇文章已经進入下一个程序了,另一个校对结果已经被采用了。那么我的那么长时间的认真不白费了吗?但是,我没有这么想。有一些预想不到的情况难免会出现。而且另一个人的校对也是花了心血了,肯定也是很好的,不影响后续程序就可以了。我自己在做的过程中一直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这就足够了,以后开头时再仔细一点,尽量避免重复劳动就是了,何必计较自己花了多少时间呢,何必计较自己的工作成果是否被采用呢。

我去抱怨心的努力已经见到了一些成效。尽管我清楚,我还有很多的执著心没有去掉,这个抱怨心也没有完全去掉,但起码这一次,我没有让抱怨心生出来。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三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