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机缘 在大法修炼中回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初中到大学,本来就是塑造性格的年龄,在我们还没有过多的接触社会这个大染缸的时候,法轮大法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人生观价值观,让我明白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要返本归真,人世间的名利情仇不过是过眼烟云,了结一段缘的同时,也是一个修正自己的机会,心中时常记着师父说的“真、善、忍”,这让我变得十分平和。

得法修炼

最早接触大法缘于母亲同修。那时母亲得了不治之症,医院已经放弃对她的治疗,母亲的朋友借给她一本《法轮功》的复印本,母亲想反正都这样了,也就放下一切炼起功来,或许是我那时年纪不大,并没有一种对死亡的恐惧,也从未想过,如果不是因为大法,母亲在那时就将永远的离开我了,后来也确如大多大法弟子身上发生的奇迹一般,我的母亲也奇迹般的没有通过任何的现代医学的治疗而康复了,并且身体越来越好,原本脾气暴躁的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家人其乐融融。

经历了这一切,我的父亲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姐姐是一个酷爱读书的人,看了大法书后觉得有道理,也跟着母亲炼起功来,只有我贪玩又不喜欢看书,母亲屡屡劝我,但又说不过我(那时候母亲并没有意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只是从身体的感受上对待大法,所以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后来有一天,母亲对我说,她的大法书是别人借给她的(复印本而且字迹也不太清晰),希望我能帮她抄一本。正好是暑假,我就答应了。可就是这样,也没能让我真正的走進大法,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真的是被尘封的太久了。

所幸的是师父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我。后来我上了大学,闲来没事,随手翻出母亲给我带的《转法轮》看了起来,这时同寝室的同学突然问我看的什么书,我把书递给她,我看到她激动的手都在发抖,很是诧异,她说,怪不得,一進门就看到满屋子的彩色小球在飞(她还不知道是法轮),我手里的书闪着耀眼的金光,书里面层层的佛道神她都看到了。我一听原来母亲说的都是真的啊,我这才认认真真的看起书来,并和同学回我家跟母亲学了五套功法。

对我们年轻人来说,大法对我们心理上的影响要远远大于身体上的,或许是因为本来就是年轻人的缘故,身体上的感受不会像母亲那般强烈,最明显的一次就是,我从小牙齿就不好,经常痛的满地打滚,什么药都吃遍了,偏方都用尽了,后来只能打麻药来暂时止痛,有一次又痛了起来,母亲就给我念《转法轮》,念了两个小节,我的牙龈上突然长出一个很大的脓包,越来越大,然后就破了,之后十多年来就再也没有痛过了。

大法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人生观、价值观,让我明白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要返本归真,人世间的名利情仇不过是过眼烟云,了结一段缘的同时,也是一个修正自己的机会,心中时常记着师父说的“真、善、忍”,这让我变得十分平和,同学们都喜欢和我在一起,有时候有的同学心里有了矛盾了,也喜欢找我诉说,我总是用我悟到的大法的法理开导她们。

那时我们周围还没有认识的同修,就只能每天在寝室里炼炼功,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走在校园去图书馆的路上,不远处有人在做宣传,我一向是个不喜热闹的人,就直径向图书馆走去,奇怪的是脚不听使唤的就向那个宣传点靠近,凑近一看,原来是我校的同学在洪法呢,就这样,我们在校园里建立了炼功点,一起学法炼功交流心得,周末就一起到附近的小区里去洪法,把大法的美好告诉那里的人们,陆陆续续的一起炼功的同修也越来越多了。

说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真的就是这样。从小我学习就很一般,特别是数学,可是到了高中莫名其妙的我居然学了理科,更加离奇的是到了大学我進了数学系学计算机专业,在那个计算机和网络还没有普及信息又很封锁的年代,这无疑为我今后的证实法创造了条件。

毕业后,回到家乡,我顺利的到了一家电脑公司上班,没多久,迫害开始了,好像是一夜之间,我们就与世隔绝了一般,除了邪党对大法的恶意诽谤与栽赃,听不到一点对大法的公正报道,偶尔很艰难的从外地同修那儿得来一点点资料,而且是复印的很不清晰,字也很小,只能是我读给大家听。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资料的最后有一排网址,我想既然是网上来的,我为什么不能自己上网下载呢,于是我按照上面的网址上网去找,却发现无法访问,正当我无奈之际,慈悲的师父安排我认识了一位同事,他非常精通电脑,他告诉我如何设置代理绕过封锁,当我第一次登录大法网站(那时叫《法轮大法在北美》)那鲜艳的蓝色边框,金黄的色彩,看到法轮,看到国外大法弟子举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驾着莲花法船在街头游行,我不禁泪流满面。从此我们不用再为资料犯愁了,我买了打印机,开始把看到的国际上的关于大法的真实消息传递给大家,把好的文章打印出来,和大家一起交流。

有一天,我看到一篇同修的文章《给善良的人们的一封信》觉得写得非常好,说到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修炼后如何的身心受益,不仅是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以致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等等,心生一念,要是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篇文章,了解到最真实的法轮功信息该多好啊,第二天出门看到墙上贴的广告纸,突然想我为什么不能把文章贴出来呢?这样大家不都能看到了吗?我连夜打印了500份,让母亲和其他一些同修去贴,就这样,开始了我的证实法之路。

技术在同化法中提升

虽说我学习的是计算机,但计算机应用涉及的非常广,很多方面我也没有涉及过。

那时候网上还没有排版好可供直接打印的大法书籍,《洪吟》刚出来,很多人都想能有一本微型本放在身上随时读就好了,当时我也只是知道一些最基本的word排版方法,要排一本书,还真不知道从何做起,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把一张纸画出八个方块,正反面对齐,再往方框里填文字和页码,用美工刀将纸裁剪成小块(那时也不知道有裁纸刀),再按照页码将这些小方块垒起来,用订书机一钉,用厚纸做成封面粘在外面,可是三道边一点也不整齐,还是爸爸想的办法,用钢尺压紧书边,再用小刀沿钢尺将不整齐的边划掉,就这样第一批《洪吟》出来了,同修们都格外的珍惜。

当时会电脑的同修非常少,所以那一块同修写的文章和揭露迫害的材料基本都是交给我,由我负责上传,那时网络封锁的非常严重,稍微有些所谓敏感的字句传送后都会变成乱码,要如何把这些珍贵的文章传到明慧网呢,偶然间我从网上得知了一种国外的加密技术,正暗自高兴,下载后顿时傻了眼,操作说明全是英文的,望着一堆待发的稿件,我把心一横,管他呢,看看再说,说是奇迹一点也不为过,如果要我去句句翻译,我是肯定翻不出的,也不知怎的,看着看着好象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没几天,居然看到明慧网上也出现了推荐此方法的文章。

随着正法的形势,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料,从最早的油印机到黑白喷墨机到彩喷机、激光机,从买墨盒到灌墨水到连供,从刻光盘到光盘的编辑制作,无一不倾注着师父的慈悲,每当我需要突破一个新的技术时,师父总是及时的安排人来帮助我,好让我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而且只要是正法需要的,我也总是能学的特别快。随着资料的增多,送资料也成了问题,那么多的资料,而我又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我想要是用电动车送就好多了,想着我就到了电动车市场买了一台电动车,老板告诉我左手刹车右手油门,我学也没学就骑回去了,回去后家人吓了一跳,之前我可是连自行车都骑不好的。

正法進程的推進,更多的同修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越来越多的同修希望参与到真相资料的制作中却苦于不懂技术,我想,是啊,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要去帮助更多的人学会技术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啊,于是我又开始帮助想要建家庭资料点的同修。并把我的经历告诉他们,只要你的心是在法上的,师父就在你的身边。

十几年来也曾因为有执着心被钻空子,而正念又不足的情况下被迫害,曾经很多次的机会,亲朋好友也劝我出国,我说既然选择了中国,也就是我当初的选择吧!

回首过往的点点滴滴,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此刻我的心更加的明晰与坚定,这就是我的路,是师父的安排也是我当初的选择、我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