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正念 一路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九七年走進大法的,今年五十九岁。

二零零四年,师尊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和同修学习交流后认为,这是大法赋予我们又一特殊使命,刻不容缓。于是我带上一百多份真相资料、《九评》、真相信、踏上回老家的归途。下午在亲友家落脚。晚上八点多钟到十多里外的乡镇上发真相资料,那里人烟密集,传真相快而广,我路上边发正念边清场,到达目地地,在师尊的呵护下,很快将所带真相资料全部发完,返回时才十点多钟。

因为我老家是山区,很偏僻,右边是一条河,左右两边是高山,山路弯曲,略有几户人家,十来里外不见人,当晚没有月亮,天黑,显得格外寂静,当时我走着走着怕心起来了,转念一想怕什么?师父在我身后看着呢,壮起胆子边发正念边继续向前走,正在这时,周围忽然亮了起来,我开始还很惊奇,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师父给的光啊,伴随我走过一段又黑又可怕的山路,消失了,过一会儿又出现了。就这样师父一直护送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回老家时发现:这次乘车未从国道走,而是从六十年代修建的老公路走,这路有十几年没走过了,这里居住了很多人,我悟到,师父把我带到这里来,是让我看到,这也有一群和我结过缘的人,要救度啊!我顿感此行不一般,事后和同修交流达成共识。可我总想找个同修一起前往。结果几年过去了,还未能起行。向内找:有怕心、依赖心、疑心。我认识到,这是师父交给我的责任,怎么能依赖别人呢?这不是错了吗?我深感重任在肩,横下一条心,一个人去。

二零零五年,我带了几十份真相资料和自做的小帖子,再次登上回老家的征途。时间选择在夜晚,路线是从老家通往县城,有一百多里地,落脚点那家跟我是朋友。非常善良,我给他们讲过真相、做过三退,他们向来都支持我洪扬大法也痛恨邪党。晚饭后说明来意,九点左右,我踏上了严肃又神圣的证实法之路。一路上正念不停,有师父在什么都不怕!有人的地方发真相资料或贴不干胶,我通常贴不干胶是从上往下贴,那次小帖子刚靠近电线杆,下端已牢牢贴住了。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师父帮徒儿做呢,激动之中更增强了我的信心,按预定计划,从起步到老公路一个交通要道口五十多里路,有人的地方都有大法真相资料,时间已到后半夜,真相资料也贴完了。清晨七点必须赶到老家县城。公路一边靠山,一边是悬崖或深沟,对面又是山,边走边发正念,一点不敢懈怠,路黑的几乎看不见就尽量靠山走,突然我的空间好亮,那神圣的光出现了,公路清晰的显现在我眼前,我的内心升腾出对师尊的感激呀、幸福啊无以言表,一会儿那神圣的光消失。当我又走到很黑的地方,那光又出现了,更高更大范围的光使我的空间都通亮起来,因为好奇动了常人心很想看看师尊是啥样的,刚一回头,唰不见了,这一下非同小可,以下的路黑的确实不敢下脚,试探着走了这一步,下一步象要踩空,望望对面山上有微弱的月光,可这边就是黑一会儿左前方出现了一排柏树,那就象阴魂一样两手抱肩,叹长气,我发出更强大的正念:就不承认旧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后悔自己不该“自心生魔”自找苦吃。

大概凌晨三点多钟左脚磨的很痛,踮着走也不行,坐下来向它发正念:你就想不让我走,没门,解体你制造泡的一切因素等,半小时后,好多了,又走了一段路完全恢复正常。早上七点多,离县城公共车站还有十来里的样子,速度越来越慢,再也无法坚持,心里不停的求师父赐给我一辆三轮车坐。那些各种车辆从身边驶过又不好张口,几分钟后一辆摩托车开过五十多米的样子突然停下,那人扭过头说:“你上哪?坐车吗?看你走不动,我带你。”这可是师父安排的呀!八点钟后,我顺利搭上公交车安全返家。

体会:大法弟子只要破除一切旧的观念、执着,修出神的状态,把自己溶于法中,一切都从法中来、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都会显出神迹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