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建国的言行看中共法官枉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日】二零一三年九月初,河北武安市法院对王爱英的二审判决再次被邯郸中院驳回重审,这一事件在海内外引起不小的震动。在这个案件中,最为关键的人物就是武安一审法官陈建国,他被中共操控的上蹿下跳、表现失常,从他所言所行中完全可以看出这些中共枉法法官的流氓特色,我们来分析一下。

一、面对责问 法官陈建国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

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早晨,河北武安法轮功学员王红亮、王爱英夫妇被武安市“六一零”、国保等恶警绑架、抄家抢走多种私人物品和一万四千九百元现金。随后武安检察院对二人予以起诉,由武安法院刑一庭立案,陈建国负责主审。

二零一二年二月,作为主审法官的陈建国在明知刑法三百条不适用的情况下,知法犯法,以党为大,凌驾于法律之上进行枉判。在没有通知受害人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陈建国直接非法枉判王红亮刑期三年,王爱英刑期四年。

十四年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中,中共法官面对所有律师的辩护,学员和家属的质问,从来都不作任何法律上的答复,都是在黑箱操作,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滥用法律,枉法判刑。陈建国也是这样,其不通知当事人的律师和家属进行偷判正是中共邪党流氓特色的表现。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日,王爱英的家属打电话到刑一庭时才得知亲人已经被判刑的这一情况。面对追问,陈建国俨然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你们不要找我了,要找去找派出所,你们也可以到邯郸去找。”

看看,陈建国迫害好人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已经完全是好坏不分,正邪颠倒了。他的意思就是这件事自己没有责任,是上面这些人让干的,要追究就找他们去,与我何干?

二、言行恶劣 陈建国把法庭变成耍流氓的场地。

后来我们了解到,陈建国在一审非法开庭时和公诉人于卫平狼狈为奸,对王爱英夫妇的辩护律师十分粗鲁,经常蛮横的打断正义律师的发言,有意为难、侮辱律师。难道陈建国不知道法轮功真相、不知道学员是好人吗?其实他早就知道,可是他已经完全被邪党操控,利欲熏心,分不清善恶是非了。

陈建国他们以各种手段刁难、阻止、打断正义律师的辩护发言,很明显这是在剥夺法轮功学员王爱英夫妇的辩护权利。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他早就听过法轮功真相,早就知道法轮功不是邪教。他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是根本不会加害于他,所以他才敢为所欲为,在法庭上不计后果的大耍流氓,把法庭变成耍流氓的场地。

三、道德败坏 想邀功请赏是陈建国执法犯法的基础和原动力

十四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名和刑期都是“六一零”和政法委内定好了的。武安法官陈建国和二审法官董光辉等人实际只是中共的傀儡和传声筒,其进行的所谓一审、二审庭审目的就是欺骗外界的走过场而已。

十四年来,中共号称依法迫害法轮功实际上是个彻底的骗局,所谓“依法”实际上根本没有法律依据。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在哪都要做个好人,这恰恰有益于法律维护的公平正义的宗旨,陈建国等却以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诬判法轮功学员王爱英,属于蓄意错用法律条文,反而已构成渎职罪,徇私枉法罪等等罪行。

陈建国、董光辉(二审法官)等道德败坏,一心只想向中共主子邀功请赏,他们甚至用不着邪党操控就主动卖命替中共争当迫害急先锋,他们这样的品行怎么能不让中共邪党用起来顺手?所以迫害法轮功,想邀功请赏是陈建国之流执法犯法的基础和原动力。

目前,武安陈建国等五十余名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已经被国际追查,他们最终是逃不脱天谴和人间法律的制裁的。就是在邯郸地区武安本地区,有关揭露陈建国等所干的丑行传单发放的到处都是,他们的亲人一出门就会经常看到,如果他们善恶分明,肯定会为此而感到无颜见人。

四、 无理判决屡遭驳回,武安法官为何还不醒悟?

一审判决被驳回之后,无疑对陈建国之流的武安法官是当头一棒,迫于压力,武安法院只好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王洪亮。然而,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不思悔改,怀恨在心,继续利用二审构陷迫害王爱英。为达到目的,二审时公诉人于卫平竟然出示一份由恶警提供的五年前“听别人说的”所谓 “新证词”,不可思议的是,二审法官董光辉居然采用了这个“新证词”,诬判王爱英三年刑期。

当事人王爱英不服,再次上诉。二零一三年九月,邯郸中院法官权衡之后,就又把武安法院无理判决驳回重审。从一审到二审,再到马上所谓的三审,王爱英已经被非法关押八百八十多天,武安法院将以何种形式收场,这才是当下很多人关注的焦点之一。

最近,又有消息透露,武安法院将于十一月对王爱英进行所谓的三审,我们不禁要问:无理判决屡被驳回,武安这些法官为何还不醒悟及早作出赎罪之举?!

结语

在中共邪党的体制下有的法官可能显得很无奈,但也不是没有回旋余地。象邯郸法院的法官把这个案子的一审和二审驳回武安就是在想方设法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是明智之举啊,这样的法官能没有美好的未来吗?反观武安法官能够赎罪用于自救的时间真的是不多了。

窥一斑而知全豹。我们不难看出,从迫害元凶中共党魁江泽民到武安的这个小人物陈建国都是道德败坏、正邪不分的邪恶之徒。他们甘心出卖人性良知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他们践踏法律,把司法系统沦为犯罪系统,在法轮功问题上不同程度的制造着不可饶恕的罪孽,这就是中共这些枉法法官共同的流氓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