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回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那时心情特别好,真的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奇妙感觉。就举一例:有一次我在山里清花生棵,九分地的花生不到一上午就清完了,而邻地的父子俩,四分半地还没干完。要是在得法以前,这九分地我两天也干不完,还得累得几天直不起腰来。我深知这一切变化都是因为师父的慈悲救度。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诬蔑法轮功,诬蔑师父。自己也知道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不让学,不让炼太可惜。可由于当时学法少,悟性差,压力和怕心使我没敢站出来维护大法,说句公道话,以后也就慢慢放松了修炼,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痛悔的事情,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早上,我骑自行车去买菜。走到丁字路口处,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以特快的速度撞飞我的自行车,我被撞到路中间去了。当时觉的腰象断开一样,突然想起师父讲的那个被车撞倒的老年大法弟子的事例:“那个学员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说:没事儿,你们走吧。扑了扑土,拉着老伴就走了。”[1]我费了很大力气爬起来。骑摩托车的小伙和旁观的人都吓的够呛,要我去医院检查,我谢绝了,对小伙说,你走吧,以后骑车要注意,真要花钱我也不会向你要。我拖着疼痛难忍的腰,推着车链被撞断好几节的破自行车回到家。妻子和孩子们都埋怨我不去医院拍片检查,我说:你们放心,一定会好的。不长时间我的腰就恢复了,到现在再也没痛过。当时我就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好象师父还没放弃我,还在为我承受,保护我,要不今天我不死也残废了。从此大法和师父时刻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二零零八年我到城市里打工。一次去超市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大姐给我讲真相、劝三退。当时我惭愧的告诉大姐,以前我也学过大法,虽然这几年没实修,但心里总是放不下。大姐安慰我说,现在马上回来也不迟,师父慈悲,在等着我们,盼着我们呢!

就这样看似偶然的机会,师父又把我拉上了法船,使我从新走上了回归之路。那几日我高兴的几天睡不着觉,经常泪流满面的对师父说:师父我回来了,您不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同修大姐经常和我切磋如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及时送给我师父的新经文、每周的《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和光盘,直到现在。我知道在邪恶迫害下,长期做资料的同修的艰苦,我每月从不满一千元的工资中拿出二百元用做资料。后来我把老板给加的工资全拿出来,可同修怎么也不要,说我家在农村,上有老下有小的也不容易,可我觉的这钱花不了。

我是在一个公寓二十四小时值班的打工者,没有机会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于是我严格要求自己,抓紧时间学《转法轮》和师父的所有讲法。每天通读一讲,有时三讲。零九年我向师父保证并做到了通读大法一百遍,接着开始背法。第一遍是一句一句的背,后来一段一段的背。我也没开天目,可有一天,我正背着法眼前象真正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佛道神一样,既神圣又壮观,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弟子学好法讲真相救人。以前讲真相,要么人家不听,要么就是不退。这时我从内心发出一念:哪怕能救一个人也好。就这一念师父看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不怎么亮,公寓住的一个小伙下班后走進我的值班室坐下不走了。我说:你上一宿夜班,快回去休息吧,他说少坐会儿,和我拉拉话。我这才突然想起这是师父给安排讲真相的契机,不能错过。当谈到当今中共的贪官腐败时,他滔滔不绝的说,现在哪有个好官,吃、喝、嫖、赌、占、贪,干什么都有回扣,就害苦了咱老百姓和工人。我就介绍他看看《九评》这本奇书,就更明白共产党是什么了。接着我又讲法轮佛法洪传世界和天安门自焚真相,只有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才是平安度过劫难的一切保障。他很用心的听,我双眼含着泪问他有没有入过党团队,他说入过团,很爽快的用真名答应退了。我告诉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记住了,谢谢你。他高兴的离开了。这是我讲真相的第一个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鼓励弟子。这一天不知怎么的,我流了很多很多的泪。一想起这事眼泪就不自觉的往外淌,因为这是我讲真相救人走出的第一步,我在真正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请师父放心。

有一次,一个女孩客户,叫我帮她钉衣服挂钩,钉好后该走了,可是钳子怎么也找不到,这时我想起应该给她讲真相。她听的很认真,并痛快的退出团队组织,讲完后,钳子奇迹般的就出现在我俩眼前。以后这女孩介绍她的女友找我给三退,她的女友把家里五个亲人的名字也写上,并说,大叔,您放心,我一定告诉家人记住“法轮大法好”。后来我又送了几个护身符给她,她很高兴。

以前我每周劝退一到五人,现在每周劝退五到十三人,其中有大学教授、厂长、经理、老板、教师,也有收废品的,拉人力车的,特别是来到公寓住宿的,都是我的有缘人。我的老板也明白真相并三退,还经常来值班室叫我播放神韵晚会光盘看。

节假日回农村,我把自家亲人、街坊邻居和村委主任都做了三退。我走到哪里就讲真相讲到哪里。我非常珍惜同修做的资料,每一本真相小册子,每一张光盘都是讲完真相后双手相送。

不管工作怎么忙,我每天都保证四个整点和其它整点发正念,有时间就发,从没落下过,尤其夜间十二点更是认真对待。遇事都向内找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在师父呵护下,一直平稳的走到现在。

二零一零年一天,我把同修给的不干胶贴了两张在自己值班室的窗上边,当时只想这里流动人员多,让他们都能看到。一天让巡警发现后问我是谁贴的,我说是我。他把我带到了街道派出所,警察问我是学法轮功的吗?我说:是啊,法轮功这么好。当时我就守住一念:再问我什么也不说,决不出卖大法和同修。我心里不停的背诵师父的法。接着他给我的老板通了电话,一会就让我回来了。我知道又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事后和同修切磋,知道自己做事太单纯,缺少理智和智慧,以后接受教训,不让邪恶钻空子,走好走正修炼的每一步。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