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姜洪媛十四年遭迫害 家无宁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在中国公开传出,由于他教人按“真、善、忍”做人,返本归真,吸引了上亿的各个阶层的中国人,使他们提高道德水平,有了健康的身体。然而,九九年七月,中共无视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开始已经长达十四年的迫害,千千万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长期惨遭的骚扰、非法关押、判刑、酷刑“转化”等迫害,四川成都的姜洪媛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

姜洪媛女士今年六十一岁,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因为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先后被中共非法判刑两次,共计六年零六个月,二零一二年六月才回到家中;此前五次被恶警非法抓捕和关押,多次被绑架和强制洗脑,十几年来只因为做好人,没有过过安心的日子。其中,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公安分局、浆洗街派出所恶警是多年来迫害姜洪媛的主要凶手。

一、因说公道话 多次遭绑架、殴打 孩子流落街头

二零零零年五月,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姜洪媛去北京上访,半路上,被成都恶警绑架押回成都,非法刑拘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初快过大年时,中共邪党害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要求各单位“看好自家的门,管好自己的人”,辖区的邪恶之徒就限制姜洪媛的自由,她上菜市买菜,都有人跟踪监视,不准她回老家探望母亲。她只好把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和妹妹以及未成年的侄女请来成都过年。在大年三十日下午五点过,浆洗街派出所两名恶警到她家,将姜洪媛以及她的母亲、她的妹妹一同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致使她的年幼的儿子和侄女在大年夜流落街头。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姜洪媛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到浆洗街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温江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姜洪媛在上班时,被社区民警罗瑛骗去派出所,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姜洪媛回答说要炼,恶警就把她关在派出所。第二天,姜洪媛被市公安局一处副处长冯久伟、宣传处李某某秘密绑架刲蒲江县五星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审讯逼供。冯威胁说:“把你姜洪媛整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在冯的包里装着市和各县的空白逮捕证,想用哪的,就随手填,在这些恶徒的意识中,对法轮功学员的逮捕不需要谁批准,也不用走法律程序。姜洪媛在五星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天,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几日晩八时许,姜洪媛正在上班,社区民警朱培勇、武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民警武树扬等六人,以关心、谈心为借口,把她骗回家中,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真相资料、师父像片、《明慧周刊》等。恶警们把她绑架到浆洗街派出所对她进行刑讯逼供,要她说出东西的来源。武侯分局警察卿华成和派出所一个民謷非法审讯了她一天一夜,姜洪媛不配合他们。

后来,又来两个恶警对姜洪媛拳打脚踢,左右扇耳光。姜洪媛被踢倒数次,打得两眼冒金光,牙齿也被打松动了。恶警们手脚踢打酸痛了,就改用凶器打,打得姜洪媛伤痕累累,姜洪媛仍不配合,恶警们毫无办法,恶警就说,穿着警服,开着警车到学校去找姜洪媛的儿子向他施压,给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伤害。

十月初,姜洪媛被送到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武侯公安分局整黑材料想对姜洪媛非法判刑,但编造的漏洞太多,检察院退回。武侯公安分局又将她非法劳教两年,因她伤情太重,楠木寺劳教所拒收,只好一直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九月底,姜洪媛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回家后,姜洪媛身体状况较差,没有生活费,都是同修帮助。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姜洪媛找单位领导,单位才每月给三百五十元生活费。 儿子上大学,老母亲近八十岁,三百五十元钱怎么够用?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姜洪媛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

二零零四年大概四月,邪党又发文件:要求三个月内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 由于姜洪媛的身体状况,邪恶不便送她到新津洗脑班,于是浆洗街街办的“六一零” 的刘彩霞、刘晓康和王翼民要把洗脑班办在姜洪媛家里,遭拒绝后,在西农驿站租一间房,对姜洪媛强制洗脑。姜洪媛对洗脑的人说:“我保外就医回来后,行走困难,没有生活来源,你们为什么不来关心我?是我自己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基本恢复,你们却来逼我放弃信仰,为什么要逼我说假话呢?”在无法接受这种颠倒是非、摧残心灵、扼杀人性的洗脑迫害,姜洪媛被迫离家出走,在外流离失所几个月后才回家。

二、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零七年九月下旬一天下午五点多,单位保卫科长带领武侯公安分局和浆洗街派出所王副所长等五人闯入姜洪媛家中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师父讲法、炼功带、真相资料、护身符等。真相资料不够数,恶警就把师父的讲法分成一页一页的,甚至把姜洪媛的儿子写的信也作为定罪的材料。当晚,把姜洪媛关押在浆洗街派出所,王姓副所长和分局的恶警轮换着对姜洪媛逼供、诱供。没有达到目的,就把姜洪媛铐在椅子上,第二天绑架到新津洗脑班。

姜洪媛的母亲八十多岁了,看到家被抄得乱七八糟,女儿又被恶警绑架,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和惊吓,带着对女儿的思念与牵挂,含冤离世。

浆洗街派出所的恶警田亚龙带领四名治保队员,在新津洗脑班三楼包了三间房,对姜洪媛刑讯逼供,六天六夜不让姜洪媛睡觉。浆洗街办事处的“六一零”邪恶之徒还用欺骗手段,通知大石东路社区主任和凉水井社区主任到新津培训,一到新津就叫她们对姜洪媛进行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许出房门,上厕所和洗漱都形影不离,不许姜洪媛与别人说话,而且还逼姜洪媛写“三书”。 两个社区主任在洗脑班只呆了三天,就给领导打电话,说她们承受不了了,精神都快崩溃了,要来人接替她们,由此可见,洗脑班这个黑监狱是多么的邪恶和恐怖,第三任包夹人员是从社会上招来的,告知他们的家人是到新津打工,但在什么单位、做什么事都不准说,使得家里亲人担心,提心吊胆,误认为妻子被拐卖了。这也表明中共邪党办的洗脑班是非法的、见不得人的。

在新津洗脑班,姜洪媛被迫害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姜洪媛又被绑架到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九月下旬,成都市“六一零” 在武侯区法院对姜洪媛等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审理。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在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捏造罪名进行起诉。法官也不是秉公执法,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不依法审理,不但袒护公诉人,还蛮橫地剥夺大法弟子自我辩护的权利,多次刁难和打断律师的辩护发言。女检察官居然说六天六夜不让睡觉不是刑讯逼供,一付流氓嘴脸。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武侯区法院在没有任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强行判处姜洪媛四年六个月徒刑。

二零零九年三月,姜洪媛被强行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三中队非法关押。因姜洪媛不背监规,拒绝“转化”,被恶警强制半天劳动半天洗脑。曾有一段时间,是全天洗脑,晩上罚站,站到凌晨两点。不准上超市购物,不准与亲人接见或通信通话,不准与同修说话,也不准与犯人说话。警察逼姜洪媛说假话,原来乙肝、心脏病还有其它各种疾病是因修炼法轮功好了的,恶警非要她说是练其它功练好的。更恶毒的是大法弟子不“转化”,监室得不到“文明监室”,同监室的犯人都得不到加分不能减刑,用这种卑鄙方法挑起犯人仇恨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加大压力。还逼迫大法弟子看、听歪曲事实、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材料和录相,使大法弟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姜洪媛于二零一二年六月走出魔窟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