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新弟子 我在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个得法比较晚的弟子,虽然在迫害前我也接触过大法,也跟着学了几天,但没学到心里去。所以没学几天我也就不学了。

在二零一零年,我去南方儿子家帮他照看孩子,当时我并不想去,因我身体不好,是个药篓子,人家都叫我“十不全”。特别是肝病、胃病、肩周炎、高血压等病。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头痛病,痛起来恨不得去撞墙。经常半夜起来吃药,不吃就受不了。我就带着这样一个病身子到了南方。

到了南方儿子家,刚买的楼在装修,我去帮儿子买材料,碰到本小区的一个邻居,她说她家装修的很好,很新潮,我就随她去了。到了她家看到她家挂的护身符挂坠,我当时高兴的喊了起来:找到了!找到了!我可找到了!这位邻居大姐问我找到了什么?我指着护身符说,我找到大法了。因为这些年的病痛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我就又想起了大法。可是刚到南方又不认得几个人,到哪去找呀,我就这一个想法,师父就帮我顺利的找到了同修。很快我就参加了学法组,和同修们共同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做着我应该做的一切。

我有一次找衣服,一只脚踩在床头柜上,一只脚踩在床上,把床头柜踩倒了。当时就把我摔晕了。头部、腿上都起了大包,腰部也摔破了,当时后背疼的直不起腰来,可把儿子、儿媳吓坏了,张罗着要把我送医院去。我说没事,哪也不用去。当时我心里只有师父,只有法。我就打坐、发正念,第二天就好了。通过这件事,大法在这个家中得到了证实,被邪党吓破了胆的儿子、儿媳本来是反对我学大法的,从那以后,再也不反对了。

大法的神奇转变了家里人

孩子大了点,我从南方又回到东北,丈夫看到我说我象变了个人似的,气色也好了,精神头也足了,病也好了,但丈夫被邪党的谎言吓破了胆,不敢让我讲真相。可后来通过几件事,我丈夫再不管我了。

我丈夫的一个朋友得了肝癌,已经晚期了。我带着大法书、影碟、录音机和丈夫到医院去看他,他当时肝痛的很厉害,非常遭罪,我让他看师父的讲法,听录音,我和他谈了我学法后,我身体好了,还谈了很多重病人学法后康复了的故事,他听的很认真。到第二天,我又去看他时,他竟不痛了,坐那和好人似的,没有一点痛苦的样子,很快他就出院了。

还有我老公公九十多岁了,家中雇了个保姆,四十多岁。我和保姆讲了真相,给了她护身符。她很认同,也做了三退。后来她不做保姆了,去木工厂上班。有一次车间不知什么东西爆炸了,和她一起工作的三个姐妹都被烧死了,可她刚巧被调换工种,躲过了这场灾难。过后,她高兴的和我说这法太神奇了,真象你说的能救命呀。

我个人也好几次险些丧命,有时骑着自行车或在路上走都会被突如其来的摩托车撞上,有时撞的真够狠的,有时被摩托车和自行车同时压在身上,我却啥事都没有,可把司机和骑车的人吓坏了。我当时的第一念就是我有师父管我,啥事都没有,我得救他们。所以每遇到这样的事我都是一个不落的全都给退了,并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还有一些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我这里就不举了,还有很多。

我丈夫也遇到过两次险事,但都安然无恙。通过这一件件的神奇事,我丈夫彻底转变了,现在也不管我了,无论我讲真相、发资料我都可以当他面做。

一路正念证实大法

因为我得法晚,救人的事耽误了很多,所以我想我一定要补上。师父说:“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要做的事情,特别是这三件事,不能放松,千万不能放松。你们的威德、你们的修炼、你们所承担的那一切,都在其中。”[1]这些年当中,在救人这条路上,我从没停止过,无论大街小巷、无论公共场所、还是民工工地、无论打扑克的还是玩麻将的,无论商店、饭店、游戏厅、网吧、无论劳务市场还是开车司机,以及客运站都有我的身影。反正哪热闹,我就到哪发,哪热闹我就到哪讲。有时还挨家发资料,因为在我的头脑中,没有那么多的怕。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在发真相资料和光盘时,也碰到不要的、说三道四的,有的还当面给撕了的。有的说,你不怕我们举报你吗?大白天的,你就光明正大的发。我说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人,能去举报我吗?我是救你们,为你们好,咱老百姓得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看到这真相就是福份,谁接到谁有福,谁看到谁有福。有的还竖起大拇指说,她不怕,她是这份的。我看到后,知道师父利用他竖起的大拇指在鼓励我呢。

有一次,我到车上去发神韵晚会光盘,车上的乘客都抢着要,司机问我可以在车上放吗?我说当然可以,这么好的东西,大伙都看,多好呀,这可是世界第一秀呀,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但有时也碰到不认同的,当时也接了,但我刚从车上下来,他随后就给扔了下来。

还有一次,看到好多人在那玩,我就过去和他们搭话,给他们光盘和真相资料,大伙都抢着要。可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接过后给撕了,旁边有人和他要,他还不给,我心里好难受,和他说,“你不想得救,也不能让别人不得救呀。”我很是为这个生命惋惜。

有时我到工地发,因为这些人起早贪黑的只知挣钱,我得让他们知道真相。大部份人都能接受,很多人接到后都说“谢谢”。有的还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好呀!

我只有一个心眼,就是多救人、快救人。师父告诉我们:“成就大法弟子,可不止是个人生命的解脱,大法弟子也不是为了自己来的,身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3]。有时一天我能面对面送六十多套光盘,还不算资料,有时送挂历也能送六十多份。街上很多人都认识我,有时,看到我就说又带来好东西了。

我每次出去救人都穿的很整齐,面带微笑,很有礼貌的大哥、大姐叫着。这些年,我发放的神韵光盘和挂历,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救的人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一直做着我该做的,我头脑简单,没有任何顾虑,只有一念:这么好的法,我决不偷偷摸摸的,象见不得人似的。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做。

现在留给大法弟子的时间已不多了,我们真应该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坚定实修。我下决心,放下一切人心和执着,扎扎实实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