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带我走出绝望的深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日】我曾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二十一周岁。从小喜欢动物,十五岁时,放弃正常学业,学习了兽医专业。

由于对这个专业很喜爱,所以学习成绩很优异。毕业后在养殖场担任副厂长,后来自己创业,搞了一个小小的养殖场。创业是很艰难的,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拼搏,十分辛苦,吃不好,睡不好,有时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经过两年的艰苦创业,小小的养殖场渐渐有了起色。

可是命运似在捉弄人,就在这时,我发现我的腰部越来越痛,痛得直不起腰,睡不着觉。开始还以为是着凉了,累着了(以前我曾经摔过),一直没在意,觉得自己年轻,没问题,也没去医院。就这样,在家休养了几天,不见好转反而严重了,就急忙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严重的腰脱(腰椎三、四、五节都有毛病,腰椎间盘膨出和突出均有),而且最可怕的是我的脊髓管外露。这个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把我打懵了。因为,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脊髓就是人的神经,它一旦有损伤,其结果是可怕的。

回到养殖场,十分痛苦,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创建的事业,只能默默流泪。几天后我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回到市里休养。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彻骨的疼痛和下肢的麻痹,大把大把的吃药也不见好转。浓重的中药味,吃下去就吐,吐了再吃。躺着无聊就看电视,无聊乏味而又千篇一律的电视节目,让我的内心更加的苦闷。

19岁啊,风华正茂的年纪,我却被判了“死刑”,成了一个废人,不能工作,不能去看外面的世界,只能在床上度过余生。几次曾经想过轻生,但是我发现,我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绝望,彻底的绝望,我掉入了没有光明的深渊,从此再也没有希望,再也没有未来。每分每秒都在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痛苦中煎熬而不能自拔……

我的母亲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身体一直很好。母亲看到我身体的这种状况,曾几次劝我回到大法中,但都被我拒绝了。

今年三月五号,在病痛折磨的万般无奈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我同意了。当天晚上,我跟母亲炼五套功法。当时觉得身上很沉重,胳膊举不起来,累的直哆嗦,满身的汗水象刚洗过澡。当炼完五套功法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腰不疼了。激动的泪水奔涌而下,真的太神奇了!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

现在我已经修炼一个多月了,腰完全好了。甚至可以搬动一袋儿米。这是在一年多的卧床中无法想象的。法轮大法的神奇不是人类现在的科学可以解释的。

可是在中国—我所热爱的这片土地上,这么好的功法正在无端的遭受着诽谤、迫害。这些善良的人们正在承受着疯狂的迫害,被打死、被判刑、被劳教、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难道这些错了吗?共产党它就是邪、就是恶,这是它的本质决定的。那些至今还被中共邪党谎言蒙骗的人赶快清醒吧,了解真相,别再助纣为虐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