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我真佩服你们师父,把你这样的人都给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

一、弃恶从善

得法前,我是一个处级干部,所在单位,按常人来说,是最有油水的地方,管理运输车辆的地方,又掌握着财权,其实说白了就是通过关、卡、要从车主客户身上揩油水,作为生财来源。在这种污浊的环境中,人们已分不清善恶廉耻。

在此环境中,我争强好胜,人尖上拔尖,眼睛向上看;专权为利,唯钱是瞻;得风便是雨,有我满堂红,没我就搅了局,对人世间的纷扰困苦已经麻木了。就像师父讲的:“你都不知道他活的有多累,他吃不好,睡不好,做梦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损失。在个人利益上,他往牛角尖里钻,你说他活的累不累,他一生就为这个活着。”[1]

我虽然恶业满身,却生来信仰神佛,相信人有六道轮回。在单位里从不惧老虎,却怕绵羊,对弱者处处庇护照顾。在家里,老公虽为私企老板,但性格刚烈豪强,一山难容二虎,夫妻俩经常吵嘴干仗,心里很不痛快;加上单位里烦心事多,应酬多,把自己落下一身病。面对风雨人生,幸福何在,目标何从。一个人独处时,心里十分苦楚难耐,曾经也想到过逃避,打算和老公离异,但总是于心不甘,我余生信仰神佛,见庙就烧香磕头,心里常想,这神佛在哪?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我在公园接二姐,见到二姐从前的病秧子,身体瘫软下不了楼,现在竟飘飘然向我走来,心里悠然升起一股敬佩感,心想,她怎么这么精神焕发,光彩照人?我向二姐打听:“你说修法轮大法好,好在哪?快说说,那书里说到世道衰败、道德败坏了吗?说到六道轮回了吗?说到如何做好人了吗。”二姐点点头说:“说到了,都说到了。”我应允她:“我看这社会就是不行了,我也跟你们去炼法轮功。”

二姐给我请了《转法轮》,我读了一晚上,第二天在单位午休,我就梦见自己飞天上去了,醒来后,心里有一种美妙的感觉,庆幸自己得到真法。接着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炼功时,从口鼻中往出排黄脓水,二十多天里,公园炼功时,天天往出排,排出去足足有三、四大盆黄脓水,排出后,轻松多了,渐渐恢复了健康体魄,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畅快。

随着身体的变化,通过学法和一关一难的考验,心性在逐步提高,对权欲名利,也在逐步看淡,不再去争权夺利了。做事开始从别人的利益着想,努力从“真善忍”涵盖的法理中衡量是非曲直,为多数人、弱势群体安排工作、权衡利益,而不是一味的顺着上司,对不对的地方,就善意解释,或建议可行的办法。对于自己的疏忽或大意,就主动向领导作自我批评。对待家里的矛盾,已能隐忍大度,即使来自对方的严厉呵斥,我也能委婉的规劝或笑脸相迎,让即将发生的暴风雨,瞬间烟消云散。对待亲戚朋友,我一味本着吃亏付出,从未想到过得失,如公公去世,公公家里人忙着偷偷私分遗产,没有给我们家里分文,可是打发公公的安葬费用,我们全部承担,并利用此机会给全家人讲真相,让他们全部做了三退。

通过学法修炼,我真正明白了做人不是争强贪占,而是返本归真。也明白过去的路,是走向罪恶深渊的初始,如果没有师尊慈悲救度,我将坠入地狱成鬼,何来有今日的幸运。

二、放下名与利、归正人生路

我过去接触的工作,处处都在和权钱打交道。面对客户,顺手捞钱,已是寻常事了,和大法的要求那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如果随波逐流,你也许安逸自在,按法的要求做,也许险阻重重。那我干什么来了,是来修大法来了,即使千难万险,我也一定走下去,跟师父回家,决心从自身做起,“截窒世下流”[2]。于是我把权下放给大队,嘱咐他们秉公办事。

有一次,他们扣留几辆违章运货车,我只叫其补交车辆管理费,没有让罚款,让客户赶快把车领回,以免耽误运营业务。客户十分感动,几次三番的要把钱往我兜里塞,我婉言谢绝,并晓之以理,告诉他,我是修大法的,不能要别人的钱财。他激动的说:“这样的人现在太少了,大法弟子太好了,你们法轮功真是块净土。”

还有一次,有人托我走正常渠道办点事,可现在不认识人,就是拽着不给办。我帮助办完后,他们很感激,要拿钱来酬谢我,我说现在修大法了,要按师父的要求做,不能要别人的钱。也是几次三番的被我谢绝了,并向他们讲了积德行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理。他们异口同声:“法轮大法真好,你们师父真好,我们也修炼。”后来他们单位五个人全部做了三退,现在也得法修炼啦。

三、学法正自身、助师救众生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一念一行,关乎修炼自身的升华、并影响着救度众生成与败。师尊嘱咐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实践史前的大愿。我是怎么讲真相的呢,先从家人做起。

刚开始时心里很着急,真相讲不到位,尤其是二哥不听真相,还冷嘲热讽,我拿他没办法。后来我静下心来向内找,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对亲情的执着,其中融入了一个强大的“私”,而不是把它当作“普度”的众生。所以几次讲真相没有效果。

过一些时日,我又从另一个角度,从自己修炼几年的身心变化方面讲,对待兄嫂姐弟他们的宽容忍让,让他们品评。尤其这几年对卧病在床的母亲,接屎接尿唯我一人悉心侍候,他们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话到嘴上,是真心的感谢和佩服。要是过去,我真饶不过他们,要争个高下的。过后把真相资料给二哥看,他欣然接受了,表示要好好看看。

二零一一年一天,二哥突然找到我,说他到医院检查,和母亲同样得了直肠癌。医生说这种病是遗传的,那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恶性。因为和母亲一样同在一个位置。他问我怎么办,我说已经这样了,我建议他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他每天到公园树林里,放开嗓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些时日,心里有点不放心,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是良性的,医院给做了手术。这件事对二哥震动很大,这时我劝其再把党退了,他欣然答应,很快退了。现在他主动要求听师父讲法录音,并影响嫂子、侄子都三退,听录音。有一次,我去发资料,拿了很多,他主动要求拿一部份,让他去发放。渐渐的,我把大哥,小弟他们家都给做了三退。

与此同时,我也利用节假日,走亲访友讲真相。向民工、菜农、小商贩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讲三退。接触的各阶层人群中,对贫民大众讲真相容易接受;而那些当官的,富人就相对难。但我从未因此而畏难退缩。师尊教诲我们:“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在神的眼里看,生命是同等的,阶层是人类社会划分的。”[3]

在我们局,主管运营的局长,因为是我直接上司,我经常向他讲真相。当时正值我刚刚主动要求调离原单位后的几天,又去向他讲真相。他曾体谅的对我说:“你刚刚把工作理顺,按理说挖钱的机会来了,你却主动要求退下来,我实在惋惜和无法理解,我真佩服你们师父,把你这样的人都给变了。好人难做啊。”他看到我把权钱都能舍下,又真诚的为他着想。同时我又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讲邪党的腐败,讲贵州“亡党石”等诸多天象变化。他终于爽快的做了三退,并嘱咐我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只要你抱着一颗慈悲的心,按照师尊讲的去做,才有法的威力,才能真正的救了人。

以上是我几年来学法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点滴体会,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