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工地受重伤 大法救人显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从一九九一年夏天开始学练气功的,前后练过很多种,结果呢?浪费很多钱,也没得到什么。九三年在北京,我遇到一位在《周易》研究方面很有造就的人,这以后我就开始進行易经、命理、风水、奇门等方面的研究。也许是缘份吧,我会经常在不经意的时候遇到一些修炼的人或者是武术玄学方面的常人成为“异人”的人。这就使我在《周易》研究方面越来越投入。我希望学有所成后,能象周公、孔子、诸葛亮一样对社会有所贡献,可由于我的愤世嫉俗,在常人人群中很显的格格不入。

二零零五年冬天在一位法轮功学员处我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读完以后我感觉这就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我隐隐觉的,这本书所讲的可能要超过我以前所学过的各家、各门、各派的东西,随后我便工工整整的抄下这本书。二零零六年正月二十日,我决定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割舍我十三年来苦心钻研的易经、武术玄学等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很残酷的事。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得到宝书《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经文,得法后,跟很多精進的学员相比,我却是显的有些放松,有时我很苦恼,为什么找寻了十五年才找到的大法,得到后却没有倍加珍惜?

二零一一年八月初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让我感到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事情。我那天早上给别人盖房,干活时不慎从三、四米高的脚手架上掉下来,摔在了砖头上,当即就昏迷不醒了,在我慢慢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浑身痛的厉害,却动不了,我就在心里喊:“师父救救我。”当我听别人说打电话叫急救车,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会有事。”并要求把我送回家,可现场的人执意要送我去医院检查,在送我去医院的路上,我想:“今天回不了家,明天一定要回去,我不会有事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

入院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头上两处伤不要紧,身体其它部位无大碍,最主要是腰脊椎骨骨折,而且离神经线很近,要赶快做手术,不然的话会导致下肢瘫痪。并说医院有一个象我这种情况的已经瘫痪了。第二天早上,我要求妻子(常人)赶快把我送回家。我们找同修商量,同修给我很大鼓励,到第二天傍晚,在同修的帮助下,没让任何人知道,我回家了。

第三天,八月初五。很多人知道我从医院回家都感到很意外,一拨一拨的跑来劝我回医院治疗,说很多人受这样的伤,一年做两次手术还没有痊愈,时间拖长了做手术也很危险。我觉的很烦,只是守着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事的。”到大约第五天,晚上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清清楚楚听见腰部受伤处“叭”发出响声,声音很大,震到体外来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治伤。第六天,我手拄棍子下了床,受伤的地方很痛,又上床躺下。到第八天的时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炼功,我不能躺着。”于是我拄着两根棍子下床了。还是很痛,可人能站稳了,慢慢去了卫生间,回来后,我靠着桌子,放下棍子开始炼第一套功法,等炼完第三套功法,我感觉我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又躺回床上。就这样每天起来炼第一套、第三套功法。

就在身体快速恢复的时候,新的问题出现了。我的左肩疼痛难忍,晚上难以入睡,象肩周炎一样,使我炼第二套抱轮时举不起胳膊。这还不算,嘴角出现火疮症状。

大约第十五天,我开始炼第五套功法,从开始坐十分钟、十五分钟,一点点慢慢延长,到后来能坐五十分钟、一个小时。这期间我也坚持炼第二套功法,把左胳膊靠在衣柜上一点点坚持。炼第四套功法弯腰很困难,同修跟我说:“求师父帮你。”可我想:“师父为我承受的已经很多了。再说大法弟子人很多,每个人所有的业力都让师父承受的话,师父也太辛苦了。”就没有求师父。终于在我受伤快两个月时,我能一次炼完第四套功法。

三个多月后,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精神状态也很好,除重体力活,其它轻活都能干。住院手术需要一年才能达到的效果,而我没手术,没吃药,在大法修炼中三个月就达到了,那些一次次劝我去医院治疗的人,现在也佩服大法了。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这就是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我是闭着修的,通过这件事更深刻的体悟到,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由于我对自己的放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才闯过这个大难关。还要感谢无私帮助我的同修,让我们谨记师尊的教诲:“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成为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负担起洪扬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责任。”[1]精進实修。

最后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印度首届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