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小弟子:在一思一念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还有几天我就九周岁了,我是墨尔本明慧学校中班的学生。那天上课时,老师给我们读了明慧网上“多伦多明慧学校夏令营”的稿子,也给我们留了个同样的作业,“如何在一思一念中修自己”,我回忆这一年的修炼,想和同修们分享几件事。

二零一三年的澳洲国庆游行前,在一次大组学法时,一位协调人奶奶走过来跟我妈妈说,今年的游行有莲花车,问我愿不愿意坐在莲花车上面打坐,其实我很想答应的,因为莲花车那么漂亮,我坐在上面,大家一定都可以看到我,我就会很威风。可是我又一想,每次游行都是排一个多小时的队等着,然后再游行半个小时,那不就是要打坐两个小时嘛,而且坐在上面又不能随便动,我就跟妈妈说,我不想坐。

回到家里,妈妈问我,“为什么不答应呢?”我跟妈妈说,“我坐在上面,万一不小心动一下,多不好看呢,会影响大法形像的。”妈妈就开始劝我,说游行这么神圣的事,师父都会加持的,我一想也对啊,于是我就答应了。

可是,当我告诉那位奶奶我愿意的时候,她说今年机动车不让参加游行队伍。为此,我难过了好几天,我悟到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机会曾经摆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错过了就不会再来,就象修炼的机会、救人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样,大法修炼是严肃的。

明慧学校冬令营开始了,我们在一起炼功,看师父讲法录像,打语音电话,上文化课,做游戏,别提有多开心了。我以前从来都不吃剩下的饭菜,但是在这里我变的可以吃剩饭菜了。那天中午吃面条,一个小同修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老师说这碗面留下来给她晚上继续吃。可是到了晚饭的时候,老师叫她先把中午没吃完的面吃掉,她有些不愿意,后来,老师又问大家,谁愿意帮助她一起把剩面条吃掉,桐桐是第一个举手的,我也勉强的把手举了起来,后来其他的小朋友也举手了,我们几个就把那一碗剩面条吃的干干净净,然后又去盛饭吃,吃的可香了,我每次都是把碗里面的米粒全部吃掉,因为我知道一粒米在另外空间看来,就是一座山,所以不能浪费。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执著玩,每次妈妈叫我学法、炼功的时候,我都是拖时间,总是跟妈妈说,再让我玩一会儿吧,玩啊玩,时间就这么被我浪费掉了。自从在网上有了明慧学校这个学法房间后,我就很自觉的每天坚持在这里学法,第一天上来了五个小同修,我们一人读一段《转法轮》。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有时就两、三个小同修,其中有一个小同修读法很慢,而且还有很多字不认识,我就告诉她,可是同一个字我都告诉她好几次了,她还是每次都不记得,我有些不耐烦,态度也不好,我在心里抱怨:“我都告诉你好几次了,你怎么还记不住,你怎么这么笨啊?”我没说出来,只是在心里这么想的。

第二天放学回来,跟妈妈一起炼功,当作到“头顶抱轮”的时候,我就感觉整个头都被压住了,怎么也抬不起来,特别的累,特别的心烦,几分钟的轮感觉好象过了几个小时一样,抱完轮我就跟妈妈说,“我今天抱轮好难受,手很累很酸,心里更难受。”妈妈说我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向内找找看吧!

我就想今天在学校里,也没跟小朋友发生矛盾啊,再一想,是不是昨晚在学法时,嫌人家读法慢,心里埋怨人家,怪不得我今天心里这么难受,可能是报应。我让妈妈买了好多小零食,带到明慧学校,我就拿出来叫那个读法慢的小同修吃,她吃了好多,我心里就在想,“我虽然抱怨你读法慢,给了你德,但是你也吃了我好多小零食,我俩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后来我在学法时,悟到其实我这种想法也不对,这是向外去求了,真正对一个人好,是发自内心、不求回报的。后来把心摆正,在平台上学法,就感觉她读法比以前好多了,我们的速度也快了。

最近我特别的想在泰国的爸爸、姥姥和姥爷,每次看到别的小朋友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我就很羡慕。我第一次和家里人分开这么久,每次我读法的时候,我就能想起我四岁的时候,姥姥、姥爷带我读法的情形,我知道我这是对亲情的执著,越执著旧势力就越会干扰,后来我知道姥姥在RTC平台上打电话救人,我跟妈妈说,我也要上平台去救人,这样就感觉好象和姥姥在一起,一家人就可以形成一个整体。

九月二日,我第一次上平台,我先来到小弟子学法房间,跟着亚洲组的小同修们一起学法半个小时,然后再听他们打电话劝三退,同修阿姨给我发来了稿子,她叫我照着读就行,我没有跟他们一起打电话,我在心里帮他们发正念。九月四日,我第一次打电话,同修阿姨又给我发了一篇短一点的稿子,我开始拨号码,第一次是一位阿姨,她可能之前听过真相,当我提到法轮功的时候,她就说知道了,不说了,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第二次是一位叔叔,我就跟他讲:“叔叔,我是海外的小朋友,我想告诉你,法轮功是好的,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法轮功洪扬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刚念到一半的时候,叔叔就挂了,后来同修阿姨说,你再拨一次这个号码吧。

于是我就接通了叔叔的电话,“叔叔,还是我,您能听清楚我说话吗?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三退保命!”这两个号码我打过去,他们都是听一会儿就挂了,我并没有救到他们,我就问平台上的同修阿姨,“阿姨,怎么样才能救他们啊?”阿姨说,“其实你刚刚在读稿子的时候,他们的脑海里面已经有了个印象,这两个号码明天我还会继续打,劝他们三退。”我听了好高兴,真希望他们能够三退得救。在平台上学法打电话,感觉真好,能量场很强,各个国家的小弟子比学比修,我很喜欢这个学法救人的平台,可是到了十月份,我们澳洲就要進入夏令时了,要比北京时间快三个小时,他们北京时间七点开始学法,就是我们这边的十点了,真希望我们澳洲能够成立一个“澳洲组”,这样我们全澳的大法小弟子,就可以上来一起学法打电话,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知道我是为法而来的,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作为一个小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有欢乐也有泪水,我一定听师父话,在一思一念中更好的修好自己。谢谢师父!

(二零一三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