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中的难忘历程和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正法的進程突飞猛進,自大法传世,已经过去了二十一年。在这二十一年里,自己一直处于修上来和掉下去的状态,一直让师尊费心。在修炼的道路上,一点一滴中体会着师尊的慈悲与伟大,内心是无以言表的敬意与感激。谢谢师尊的苦度!作为年轻大法弟子,希望同修以我修炼过程中的不足为前车之鉴,放下人心,勇猛精進。

一九九八年,我和母亲得法。通过修炼,母亲的疾病消失了,也渐渐明白了大法的内涵。为了不落下我,母亲开始教我背《洪吟》。那时我刚刚八岁,不明白什么是修炼,由于玩心很重,并没有体会到法的内涵。在一次突如其来的腹部疼痛中,我哭着跪求师父帮助。蓦然间,疼痛感消失了,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惊讶中我跪在师尊法像前郑重的说:“老师,我决定炼功了!”

修炼后,我经历了多次难忘的经历。如师尊在讲法中说到的:“你说你要修炼了,它可不干了: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长出功来,我都够不着你了,我碰不着你了,它可不干了。它千方百计的阻挠你,不让你修炼,所以采取各种方法干扰你,甚至于真会来杀你。”[1]

但在师尊慈悲的呵护,让我在梦境中度过了劫难。

一次,睡梦中突然间出现了两个“小鬼”,拿着刀追杀要我的命。我一跃从二楼跳下,头也不回的一直往前奔。眼看就要被那“小鬼”追上了。就在一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大佛,披着黄衣,坐在一个法轮上。我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大佛。大佛单手一挥,两个小鬼瞬间被收入旋转的法轮中。我连忙感激的跪下,大佛将我扶了起来,冲着我笑呵呵的。梦一下子就醒了。

在此之后的第二年,也同样在一个梦境中,我被人用斧头在后背砍杀,当即从梦中醒来,后背隐隐有痛感。我知道,我欠下的债还清了。内心中感激着师尊的慈悲呵护。

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儿时的自己,本性纯净,所以正念很强。为了维护大法,我和母亲两个人连夜来到了北京,并住到了一位同修的家里。在那里,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四十多名大法弟子。那晚几十位大法弟子挤在一个屋檐下睡觉。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叔叔阿姨都把自己的食物节约下来分给我。他们对我开玩笑:“如果警察把你抓起来了,抢你的大法书,你怎么做?”我严肃道:“死也不给他,他们打死我好了。”屋子里的人都笑了。那一刻,所有的大法弟子的心中都很坚定,看透了生死,为了维护大法,心中没有畏惧。在公安局的院内关着几百名大法弟子,填表后所有人被排队问话。警察问我什么,我都义正词严的回答。他们开始嘲笑我装模作样,捉弄我。师尊慈悲呵护,我和母亲没有受到严重的迫害,被连夜送回了当地派出所進行非法关押。那时,感觉空气中沉闷不已,各处都是黑暗的,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家庭和学校中的全力反对造成我不断的转校。师尊为了鼓励我坚定修炼,在一次打坐中,师尊让我看到了从下世到现在的所有轮回转生。我一边打坐,一边流泪。深感师尊的伟大与艰辛。

小时候不懂修炼,只知道师父说什么就要做什么。由于当时的我还保持着纯净,所以正法的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落下。从发正念,到诉江案,到讲真相发资料,再到师尊的每一次讲法,我都目睹了那神圣庄严与洪大。那时的邪恶很多,犹如波涛一般,敲锣打鼓的从四面八方涌来。当正念很强时,师尊就会加持。每一次见到师尊,心中都有说不出的喜悦。穿越一层又一层,每一层中都有无量的众生。他们注视着,也在翘首企盼。旧势力会从深处开始干它们要的。一层又一层。每一层中,如果大法弟子没有正念,那一层的生命就归了旧势力,从而影响了下一层。有时发正念经常会很久,腿开始隐隐作痛,不时的从定中出来。我开始让五个副元神作为护法,围成一个圈子,瞬间能量更加强大。邪恶幻化假师父开始干扰我。我不动摇,心想着:“坚修大法心不动”[2],并大声说:“我是李洪志老师的弟子!”法轮在天地间旋转,将邪恶打回原形急速收入,灭尽了。师尊慈悲呵护,每一次学法炼功都在身边照看着我,那种祥和与慈悲,让我每每想到就会流泪满面。

为了救度众生,我和母亲夜间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母亲在电线杆上贴真相贴纸,我就在一边发正念。有时就会看到警车路过。师尊慈悲呵护,我和母亲平安的在城市和农村之间散发真相资料。有几次我和母亲分路而行。天黑路窄,耳边不时的伴有很微妙的声音。我害怕极了,不敢前行。于是我一遍又一遍的念正法口诀,提醒自己要做下去。每当这时,都会感受到师尊在背后照看着自己。有一次在检察院门口持续的发正念,天气突然阴沉,下起雨来。我正念求师尊加持,并开始与另外空间生命進行沟通。瞬间雨停了。一直等到我和母亲安全到家,雨才重新下起来。在沐浴着师尊的慈悲中,每一次奇迹的出现,都让我更加坚信大法。

不过,渐渐的,在大陆的学校中受到污染。不知从何时开始,心中脱离了大法。虽然年龄还不是很大,但是已经学会了虚荣、攀比、嫉妒、面子、拉关系、追求名利情等等这些东西。母亲叫我和她一起学法,心里开始排斥,甚至和她争吵。黑灰色的物质开始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了我,不再能看到我的真体。实际上,就是从一名大法弟子堕落到了常人。由于长时间不炼功,腿也不能双盘,经常被邪恶干扰而出现病业现象。执著在常人心的驱使下越来越强。终于有一天,师尊严肃的对我说:“你已经不是原来的刘杨了。”但是我没有醒悟,还是执著于常人的一切。那时的天也是昏暗的,甚至做什么事情都不顺着自己的意愿。因为自己脱离了大法,走入了旧势力安排的道路中。内心深处不断警示着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却总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远离大法。又一次来到北京,站在天安门广场,心中却有了极度的恐惧。回想起了反迫害开始那一年,只感到自己惭愧无颜。我心中仍没有正念。神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我却不敢再做一个证实大法的修炼者。

师尊慈悲,没有放弃我。那一次母亲说得到了一个光碟,是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当师父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眼前时,我终于忍不住了泪水。师尊在怎样的承受着这一切!我感到了自己的不争气,因为有我这样的弟子,师尊才会一拖再拖。我幡然醒悟了。由于自己的差错,被安排到身边等待救度的生命就此失去机会。我决定要在摔倒的地方爬起来。

接下来的一次政治课上,老师突然当众诬蔑大法。一开始我的怕心又在作祟,我犹豫不决,怕被学校开除,怕被家里人骂。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要为大法辩解。咬牙站了起来,大声的告诉老师他说错了。教室里顿时很安静,所有人都很诧异的看着我的举动。这时,我心里也一下子平静了,我感到了师父的加持。于是我讲了法轮功的真相,讲了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说完后,没有意想到,所有人居然向我鼓起了掌。我知道,这是师尊慈悲的点悟。这些生命听到了期盼已久的真相。我也决定要回到修炼的道路上。但是学校还是把我“劝退”了。后来母亲决定把我送出国,不希望我在国内继续被污染而堕落。

来到海外,当我在迈進真善忍画展门口的那一刻,当我看到师尊无比洪大的画像的那一刻,我已经泣不成声。像一个离家多年的孩子一样,那种心情无以言表。现在与曾经不同,我在修炼中的认识更加清晰了。在海外,没有了中共邪党的束缚,所以在学校的每一次演讲中我都讲述着大法的美好和神韵晚会。一位已经明白了真相的老师,非常支持我,竟然带头为学生讲起了中共的邪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了愿望,师尊才会慈悲的加持我。

在加入新唐人项目后,显示心便开始加强,几乎不易察觉。节目做的好和不好都会产生人心。实际上,就是没有认清 “助师正法”的意义。

师尊说:“作为学员,要助师正法,只能怎样圆容好师父要的,才是你该做的,怎么能叫师父助你呢?怎么能在正法中用大法圆容你人的想法呢?”[3]

我忽然发现,自己和曾经的我不同,曾经的我没有那么多人的后天观念和执著心,从而很单纯的听师父的话。而现在“听师父话”这么简单的修炼,却做不到。其中包含了多少常人心,以致被邪恶干扰,造成一时糊涂,过不去关。

师尊说:“我们讲这样一个道理,我们现在物理学研究物质成份,从分子、原子、电子、质子、夸克一直到中微子,再往下有多大?到了那一步显微镜已经看不见了,再往下极小的微粒是什么?不知道了。”[1]常人是看不到一层法理的,迷在自己的这一层次之中。如此,身边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那么偶然的,眼睛一过一看中,都是这一层法理在人中的体现。当我在正念松懈的时候,人这一层的物质自然就会跑到自己身上来,因为符合了这一层的物质状态。而我认为的那些涌上来的欲望和很多常人的思想来源,都是错以为自己想出来的,从而没有坚决否定这一切。

每当悟到些法理之后,眼中总会有些泪水。因为自己的怕吃苦的心,在摒弃很多执著心的过程中,总是要迫使自己做到修炼中的精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尊知道我的努力,把一些物质悄然拿下去了。当我发觉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沐浴着师尊的慈悲,我深深的为自己平时做的差而感到羞愧。

师尊通过梦境不断点悟我应该多救人,抓紧时间。一次,整个世界的地面垂直了过来,这时海浪几百米高,向这边奔涌而来,大水掠过之处,人们都被淹没,高楼房屋被冲垮。大水来到我面前把我孤立了起来,不断有人伸出手臂让我救他。整个世界充满歇斯底里的哭叫声,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我惊呆了,面对着无数被淘汰的人们,身体无法动弹。我大声哀呼,心如刀绞。我哭醒了,这边的自己也泪如雨下。

今年,在一个特殊的梦境中,世界已经清理完毕。师尊带着大法弟子来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空间中。弟子们围着师尊团团而坐。师尊讲了一段法,继而走到每一个大法弟子面前,轻轻的在额头上一点。顿时,身体没有了束缚,非常美好,这时的思想也和宇宙沟通上了,智慧无限。大法弟子都归位了。这时梦醒了,身体还在不由的颤动。这是唯一一次大劫难之后的梦境。时间真的不多了,如果做不好,真的没有颜面面对师尊,也没有颜面面对错失机缘的生命。

希望各位大法小弟子、年轻大法弟子能够以我的不足作为修炼中的参考,引以为鉴,真正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希望还在常人中徘徊的大法弟子尽早醒悟,不要辜负师尊的苦度,也不要辜负宇宙的重托。希望我们在真修的道路中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不要在最后的审判中后悔晚矣。

我们修炼的路很窄,在放下执著的“苦难”中,在救度众生的艰辛中,一切事情都是要靠我们的一颗心,一个正念—— 一个坚定的助师正法的信念,一个坚修大法不动摇的决心。“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4]。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以上为个人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法轮大法 〉

(二零一三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