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儿子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们好!

我居住在重庆市的一个小县城,今年已有七十四岁了。九五年十月法轮大法的佛光终于普照到了我地,我是当地第一批得法的老弟子。一步步的走到今天,靠的是师父的精心呵护,证实法中,点点滴滴都很伟大。在这里我把自己亲身经历大法的殊胜与神迹写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不当之处请指正。

我在医院工作,吃药看病都是很方便的,再好的医疗条件都不能使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那时严重的肾炎使我全身浮肿,睡不着觉,身体无力,不能坚持上班,出门都累,医生说如果再保养不好会导致成尿毒症。疾病与痛苦时刻伴随着我,真是生不如死,那时每月工资才一百多元,而我的医药费每年要用一千多元,给家庭和单位增加了负担。修炼大法后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一天一天的健康起来,体会到了无病的美好,性格也越来越好了,做事能多为别人着想,心里时常感到轻松愉快,真是千言万语难谢师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全国性的诬陷、迫害法轮功。看着师父蒙冤,同修们受迫害,我不能只顾自己躲着炼功,就与一些同修到北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被本地“610”(专门抓捕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接回刑拘了一个月,出来后我继续学法炼功,与同修一起向世人发送大法真相资料,向他们讲清真相。由于同修没注意安全,把我供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某日晚上七点左右五六个“610”把我强行绑架到公安一科(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他们逼问我资料来源,还让我女儿、儿媳又哭又闹劝我说出来,我就对孩子们说:“我的事你们就别管,我不会说的。”“610”没办法就让我一直站军姿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半夜我小便胀得慌想解手,他们不允许,非让我说出来,反复几次都这样,我没办法只好默默求助师父帮助我,过了一会儿,就不想解手了,也不那么难受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我家唯一的儿子在二零零五年发烧很长一段时间查不出原因,后来在肿瘤医院被确诊为艾滋病,他当时只有三十六岁,正是风华正茂、事业有成的黄金时期,突如其来的绝症使我们全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时,他吃不下东西,瘦得皮包骨骨,全身无力的躺在病床上靠输液度日,医院都不医治了劝他出院,医生说最多能活三个月,并且随时有死亡的可能。亲人们都为他哭泣,在如此绝望之中,我儿子的朋友把他从医院护送回我家交给我说:“孃孃,让他跟你一起炼功吧。”他的话点醒了我,我说:“对的,只有师父才能救你,只有大法才能改变一切。”儿子以前虽然没修大法,但从我的变化中他看到了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能使身体健康的好功法,所以很支持我,经常资助我出去洪法、买资料。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我严肃的告诉他,什么心都要放下,只要诚心的相信师父相信法轮大法,坚定的走修炼的道路,而不是求治病,师父才能管。儿子欣然同意了。刚开始连看书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卧床听师父讲法录音,四、五天就能進食,一星期就可下床。我就陪儿子回到他在外省的小家。媳妇由支持到与我们一起修炼,全家三口人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开始炼第二套抱轮时,只能抱一分钟,然后是一分钟一分钟的延长,精神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月就能炼完整套功法,四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儿子在慈悲伟大师父呵护下能正常的上班了,到医院检查各项指标都合格,只是营养差点。他朋友和同事们有许多因此明白了真相,有五、六人还得了法。

在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把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我随儿子到外省去了,家里无人居住,不知在什么时候,家里的防盗门被谁撬坏了,可坏人无论怎么都没有進的了我家,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有任何损失。可我隔壁家在有人居住的情况下,被小偷光顾了几次。

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我们全家无不感到师恩浩荡,我们一定不辜负使命,在今后的修炼中,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用师父给予我们的无量智慧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