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广昌律师被解除“监视居住” 律师证仍未恢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济南律师、法轮功学员陈广昌目前被解除“监视居住”,但律师证还没有恢复。陈广昌在二零一二年几次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被监视居住,期间他的妻子和八岁的女儿也一度被绑架、关押,导致其女儿患上恐惧症,岳母闻讯中风,妻姐急火攻心而流产。

据悉,在给陈广昌解除“监视居住”的会议上,青岛铁路公安处还宣称非法扣押的法轮功书籍、真相币不退还,而且日后还可能追究陈广昌。企图为再次迫害做铺垫。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陈广昌律师在乘火车出差期间,被青岛铁路公安处警察以修炼法轮功为由非法拘留,后取保候审。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陈广昌再次被绑架,当晚被放回。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陈广昌与妻子李凡丽和八岁的女儿陈清悦被济南市历下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一家三口被扣押二十四小时,随后李凡丽被拘留十五日,后因李凡丽身体虚弱、血色素不足五克而提前放回。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陈广昌被强行带到济南市洗脑班(对外称法制培训中心)迫害。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青岛铁路公安处对陈广昌改为更加严厉的监视居住,并没收了5000元保证金。在此期间,总计扣押、没收了陈广昌一家大约两万元的物品、钱款。当前,监视居住虽然被解除,但是陈广昌的律师证还没有恢复。

无端的迫害给陈广昌一家造成巨大的苦难。陈广昌八岁的女儿陈清悦因为目睹了父母被绑架、拘留等,在二零一二年秋冬患了恐惧症,不愿意上学,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才康复。

二零一三年初,陈广昌的母亲去世。在母丧之后不久,陈广昌将父亲接过来居住。此时,取保候审期满,本应解除。但青岛铁路公安处却对陈广昌采取了更加严厉的监视居住迫害,导致陈广昌无法外出,律师证无法注册,从根本上失去生计。在重重困难交织之下,陈广昌只好把父亲送到哥哥那里去住。

陈广昌的岳父母在两年期间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李凡丽和八岁的女儿被绑架后,她母亲闻讯立刻病倒,不吃不喝不睡。二零一三年四月底,陈广昌被“监视居住”,失去生计后,李凡丽的母亲闻讯后立刻发生脑溢血中风,李凡丽、陈广昌却无法探望。李凡丽的父母担忧女儿一家,十分痛苦,但也无可奈何。近期,李凡丽的母亲再次发生脑溢血急病,入院抢救。幸亏陈广昌被解除了监视居住,全家才可以在十一期间去探望。

李凡丽的二姐在听到陈广昌被监视居住后,由于担心妹妹一家的安全和生计,焦急不堪,令怀有两个月身孕的她在二零一三年四月底流产。陈广昌一家遭邪党迫害的详情可见明慧网以前的报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