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多伦县闫秀荣被非法劳教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报道)闫秀荣,女,内蒙古多伦县居民,一九九四年走入法轮功修炼,自身疾病不翼而飞。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闫秀荣多次被绑架,她曾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到种种折磨。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闫秀荣去女儿家,晚上八点回家后,不到十分钟,恶警闫奎带着四个恶警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抢走两盘炼功录音带,两本明慧周刊,一部手机,两个电话本。随即将闫秀荣绑架到桥东第一派出所。恶警们轮流对她非法审问,不让她睡一会。

第二天中午,闫秀荣被劫持到看守所。她曾绝食七天反迫害。(看守所的伙食极差,每天早晨吃的是咸菜条馒头,下午土豆白菜馒头,别的就什么都没有,有一次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菜里吃出羊粪蛋。)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后,闫秀荣被恶警张振宇、两个女警秘密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

当时,北京转来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到劳教所,就被体检、验血、量血压、称体重。闫秀荣先被关押在所谓活动室一个月,被迫睡在地上三天。这一个月里,恶警用伪善、恫吓、谩骂、监控等各手段对她,并强迫她包装一次性的筷子。

一晚,闫秀荣被叫到办公室,三个吸毒犯强行把她按在地,并掰她的手在所谓的“三书”上按手印,当时她大拇指就被掰伤了。第二天,她被转到车间做奴工,有一吸毒犯专门监视她,所谓严管期,不许说话,不许随便上厕所,时间长达三个月。可是过了所谓的严管期,恶人也一直在监控她。在车间经常超时劳动。她经常遭恶警体罚、谩骂,参与迫害她的有队长王某、李丹,她先后被非法加期八天、十天。

在劳教所每天六点起床跑步半小时左右就去车间劳动,七点半左右去食堂吃饭,而且早中晚饭前都要唱歌颂邪党的歌,还要感谢恶警给饭吃。恶警不高兴就罚站,一直到吃完饭,为省钱,劳教所从外面买来过期变质的牛奶,有时看到牛奶上漂着蛆,吃的菜不是蒸南瓜,就是炖茄子,想吃点别的,就花高出外面百分之五十的价钱买劳教所的食物。中午吃完饭本应是休息时间,恶警根本不让休息,还逼她们搓围巾穗子,下午继续下车间干活。一天被奴役长达十三到十六小时,有时达十八个小时。这期间还免不了要被罚站,洗脑,被逼背、抄邪党历史。一个月只能给家打一次电话,恶警还从头听到尾,法轮功学员的信件也被扣押,往往是石沉大海。恶警还用减刑作为诱饵,指使劳教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劳教所里都是黑工厂,有织毛衣车间、洗碗车间、缝皮壶(蒙古酒)的、手工织毛衣的、手工缝制手套、机制手套、订拉花,装一次性筷子,那筷子一袋子一袋子的用车拉,装卸女工全是服刑的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存筷子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浴池,包装上写着已消毒,其时根本没消毒,不管洗没洗手,随便装。即使这么恶劣的环境,法轮功学员还被经常被搜身,搜床铺、翻行李、翻床头柜,翻得满床满屋都是,一片狼藉。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恶警大队长陆俊青在车间谩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杜秀琴站出来当面制止,被恶警铐上手铐关入小号。闫秀荣找陆俊青说理,陆俊青将她弄到办公室,拉上窗帘,反锁门,然后打她耳光,用电棍电她,两把电棍轮流充电,电的她起不来,还恶狠狠的用脚踹闫秀荣,叫嚣要迫害死闫秀荣,后见她起不来就用凉水浇。过后,陆俊青让包夹犯人把屋子打扫干净,又强行把闫秀荣抬回号房,第二天继续逼她去车间干活。因闫秀荣的身体被迫害严重,恶警小队长李丹把闫秀荣弄到办公室交给陆俊青迫害,陆俊青隔离关押她,逼她“转化”。一天下午,闫秀荣因腰腿被打伤疼痛难忍,不能上下楼,恶警才拉她去医院拍片。此时恶警陆俊青用姐妹伪善的称呼闫秀荣,怕她说出是陆俊青打的。但等拍完片说没事,陆俊青立刻就露出恶狠狠的嘴脸。

二零零九年九月,闫秀荣被转到二大队,又遭恶警大队长彭秀梅、刘岩关小号迫害。直到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才结束冤狱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