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深深忏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我是一个曾烧毁大法书的大罪之人,今天我要借助明慧网深深忏悔我的罪过:一是向大法师父认罪;二是希望可贵的同胞们以我为戒,敬重法轮大法、爱护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因为那是我们得救、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啊!

我近八十岁的老母修炼法轮大法快二十年了,她刚刚修炼不长久,身体所有的病全都不翼而飞,这二十来年没吃过药,偶尔有点不舒服很快就好,今年有一次得了中风,嘴斜眼歪,全家人都劝她去医院,她就说没事,果然。十几天后,一切正常。

老母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节假日我们一大家人凑在一起,老母为我们做上丰盛的饭菜,我们这些儿女们感到万分幸福、其乐融融。我们都知道这是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支持老母修炼法轮大法。

特别是我看过几遍大法书,看过许多真相资料,还有老母不断的给我讲大法中的事情(因为我与母亲住的近)。我知道这是宇宙的大法,是末法时期来慈悲救人的,我知道人不是猴子变的,神佛是这浩瀚宇宙中的高级大智慧生命,他们创造了宇宙,管理着宇宙,呵护着人类。获诺贝尔奖的大科学家们有百分之九十六是有神论者,他们说:“宇宙是神的杰作”。第一次登上月球的宇航队员们全部由无神论变成了有神论者。宇航队长说:“外太空千奇万妙宏伟壮丽,这样的巨系统,没有大智慧的生命在管理它、规划它、开创它,那是不可能的!我想,管理那些事的大智慧的生命就是神佛!”(这是我在真相资料中看到的)这些都是我非常认同的,大法和真相资料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使我从谎言和谬误中脱胎出来。

所有的宗教、预言都在揭示着一个话题,就是这个时期人类要有劫难,虽有难,又有解救之法,佛经中说优昙婆罗花开,转轮圣王下世度人,明朝军师刘伯温说:“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我知道“法轮大法”就是转轮圣王下世度人的大法,亿万大法弟子就是行大善之人,是救世人躲过劫难的神的使者。

我的老母那样的高龄,她只有两年的文化,几十年不用,早都忘光了。神奇的是:她修了大法,很快几十本大法书,她全能认下来,更神奇的是有一些老太太本来是文盲,修大法后都能读大法书,其它地方的字一个不认识。怎么解释呢?这不是明摆着的是神佛的加持吗?当有人说法轮功搞政治时,我也思考过,大法弟子中得有多少是我老母这样的老人,还有多少是病人走入大法的。法轮功要这些没用的人搞政治?还有世界上哪个搞政治的人有能力让一亿人无病一身轻?能让文盲看书?普通的人即便是总统、科学家,谁有这个本事?所以说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超越于人的科学那就是超越人的高级生命才能做的到的。

我深知大法的美好,支持母亲。

可是有一天,母亲因发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我得知消息,把母亲的大法书等迅速转移,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把我们全家人都吓坏了。几个小时后,母亲回来了。母亲要书,我就给她拿回几本。

出于对邪党的恐惧,因为我知道它们迫害的手段太残忍、太没人性、没底线。我终日担心老母的安全,终于有一天我不知哪来的邪念把母亲的大法书全烧毁了。母亲知道后,心痛难忍,比烧她的心都难受的无数倍,她难过的样子无法形容。看到母亲这样,我好后悔,我对不起母亲,我伤透了她的心。母亲一边哭一边说:“你犯了滔天大罪,那是宇宙的法呀,你也看过书,没少看资料,你什么不明白?你为什么干这种事?你将来去哪里?你还怎么活?

这时我才惊醒,意识到,我真的犯了滔天大罪,顶尖的罪。大法是来度我、危难来前救我的。我却把他烧了,我去哪里?

十八层地狱都不止。让邪党把我吓成这样,太可怕了。我自责、内疚、痛悔不已。母亲说:“还不快给师父跪下认罪!于是我跪在师父法像(我不配叫师父,但我发自内心的想叫)面前,深深的忏悔。母亲说:“起来吧,半小时了!”我说我还要跪!最后我说:“请师父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今天我能写出此稿,如果能在网上刊登,如果能使别人引以为戒,或许这就是我赎罪的一个机会吧。

最后我要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