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绑架反复抽血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去年,我被绑架后,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 “被体检”,被抽了满满一针管血;随后被非法关押在上海第三看守所,大约十来天吧,我又被抽血。整个过程很诡异:先是警察找我去办公室谈话,然后被带下楼,我问干啥,说去了就知道了。不知啥时候,边上跟着一个劳改犯。出了大楼,沿着南墙走,警察说不能踩黄线,否则岗楼会开枪。

半路上,冒出个矮个警察,姓林,自称以前是301医院的,声称是炼法轮功的。问其啥时炼的,说是二零零一年。问看什么书,说是小册子。后又说你身体要是好的,我也练。

走到西侧围墙处,有一扇铁门紧关着,有块小牌子,好象写着卫生所之类的,但看上去更象车库,不起眼。

等铁门缓缓拉开,一所正规的医院出现在眼前,各个门上挂着各科室牌子。那个劳改犯就在大方厅停住了脚 。而我则被带到各屋被体检,被做了心电图,被透视胸部和肾部,那里的设备超过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但医生的眼神发木,在和透视室一大玻璃窗之隔的办公室看屏幕。

当时我还被抽了两针管血,其中一个针管很粗,都是满满的。我在想,庞大的活体库的数据储存又多了一份信息。

那个劳改犯始终站在原地,也许他的信息早就被储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