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者为何还如此叫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明慧网上报道了一个迫害案例: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程丽静,今年六月五日被绑架。在农安县古城派出所,恶警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有个恶警要扒她的裤子耍流氓,她就大喊。国保大队长唐克让其他警察拿来手铐,开始给她上背铐。并自我介绍说:“我叫唐克,国保大队的,在明慧网上有名,法轮功学员于长丽就是我打死的。”程丽静拒绝回答恶警的问题。唐克就和七、八个警察把她按在地上,恶毒地在背后往上掰她的胳膊,反推她的胳膊直到和头平齐。程丽静疼得昏死过去。

对于绝大多数杀人凶手来说,杀人后,考虑的是掩盖自己的罪恶。而这个农安县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却敢扬言自己打死了人,可见他有多狂妄!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象他这样的恶人却不止他一个。明慧网上报道了许多这样的恶人,例如: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师赵昕,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到紫竹院公园炼功,被抓至公园派出所,后被海淀分局押走,非法关至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关押期间于二十二日被打成颈椎四、五、六节粉碎性骨折,生命垂危,送往海淀医院抢救,很快单位及家属接到病危通知。赵昕于十二月十一日离开人世。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当时预审曾对她扬言:“打死一个法轮功算什么?!我都打死五个了,赵昕就是我打死的!”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凌空派出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伟勋。李伟勋绝食抗议,恶警就打她的头、脸,还将她背铐在椅子上折磨。恶警用皮鞋踩着她的脚趾来回碾,踢她,还用铁管打她的小腿骨。后来铁西公安分局又来了两个打手,其中一个说:“钟恒杰就是我打死的。”另一个补充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自称打死钟恒杰的凶手粗暴凶狠地将李伟勋拽到他跟前,左右开弓打她耳光。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黄玉萍,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晚遭到绑架。在派出所,恶警万泉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搭在另一个椅子上,恶狠狠地说:“王秀霞就是我打死的。”而此时王秀霞的丈夫孙洪昌,在二楼一直被恶警用五马分尸的酷刑上刑,被打得撕心裂肺地惨叫,腿当时就被打折。

湖北省应城市七二八盐厂职工熊文德,二零零七年七月,他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郎君派出所绑架。郎君派出所副所长李京波公开叫嚣:“詹炜就是我打死的!”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正阳派出所的恶警赵世民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一见到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就拿起绳子大喊大叫:“你说不说?不说给你捆巴捆巴扔炼人炉里,也没人知道。老马头就是我打死的,打死白打死……”

上述这些案例中的杀人凶手无一例外的宣称他们打死了法轮功学员,这些恶警也真是张狂到了极点。那么这些恶警为何会如此狂妄呢?除了恶警本身的低劣,主要还有以下的原因:

邪党恶毒的迫害政策让这些恶警有恃无恐,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这成了这些恶警杀人的依据。既然“打死白打死”,那又有什么不可炫耀的呢?而且,江泽民团伙为激起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对迫害有功者还给予奖励,作为他们晋升官职的一个重要筹码,所以打死了法轮功学员,他们不但不觉得自己有罪,反而认为有功,这才是他们口无遮拦的一个主要原因。

打死了人,还敢进行炫耀。迫害政策该有多么的邪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