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依兰县“三•二九”绑架案始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依兰是黑龙江省著名的历史文化古城,素以历史文化名城著称,是金祖的发祥地,满祖的故里,其版图状如枫叶,地形同蝶状。中华传统文化遭到中共邪党疯狂破坏后,传统民间修炼以气功祛病健身的形式再次出现。十八年前,佛家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随着气功的高潮传到古城依兰,从此,历史文化古城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中,“真善忍”的法理指导着五千多修炼人,净化身心,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对整个依兰的道德回升起到了不可估价的作用。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初春晚上,依兰的平静,再一次被一阵阵急促的砸门声而打破,一伙伙警察、便衣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的家,骚扰、围困、抄家、抢劫、胁迫、绑架。据不完全统计,共有61人被非法抄家、绑架、审讯、拘留、骚扰、围困、流离失所。

在二零一三年过新年时,黑龙江中共省长王宪魁到各地巡视,在哈同高速公路依兰至宏克力地段,看见跨线桥上悬挂的“法轮大法好”、“法办周永康”等内容的标语和用彩色喷漆罐喷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真善忍好”的标语后,大为震怒,直接下令黑龙江省公安厅长、省政法委副书记孙永波立案追查。黑龙江省公安厅技术处长亲自到依兰县指挥“破案”,成立“专案小组”,通过特务手段获取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号码,每半个小时一次跟踪定位,对不知道手机号码的法轮功学员,就到其家附近蹲坑,3月29日当晚依兰县、方正县公安局各自派出所警察同时统一行动,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

近日,依兰县十四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判刑,刑期从三年至十三年,其中包括几名六、七十岁的老人,突显中共政权在摇摇欲坠之时的惶恐及末日疯狂。费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莫志奎、张惠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左振岐、吕凤云被非法判刑六年,孙文富、张金库、陈艳、刘凤成、孟凡影、段淑岩被非法判刑五年,姜连英、徐峰、李大朋被非法判三年。

一、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三月二十九日晚六点,哈尔滨专案组、依兰县公安局倾全县之警力(全县所有带有警字的人员全部出动),省里来了三台监控定位手机的专用车,大批警察几人或十几人一组,同时到达连河镇、三道岗镇、道台桥镇、团山子乡和依兰县城内法轮功学员家,敲门、砸窗户、手持电筒跳杖子、翻墙跳进院里、登堂入室、抓人绑架、抢夺私人财物、持续蹲坑卑鄙等手段,绑架、抄家、围困、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其邻居家。

三月二十九日晚,九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孟凡影、左振岐、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坐着车牌号L11L31的银灰色五菱之光微型面包车在三道岗镇林场、丰旺、丰城发“2013神韵晚会光盘”。由于费淑芹和莫志奎的手机早已被定位车定位,所以恶警在丰城屯北公路上制造撞车假现场,等待并非法拦截法轮功学员面包车。当场驾驶室挡风玻璃被砸碎。九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微型面包车被扣押,车库被非法抄出光盘五千张,大法书籍五十多本,真相资料一千多本,自喷漆7罐等……一切私人物品全都被非法抢劫到公安局。莫志奎在依兰看守所时戴着一体的手铐脚镣(重三十斤),遭到哈市副市长等组成的“专案组”和依兰县公安局警匪的非法提审,遭受到“苏秦背剑”的酷刑,被非法冤判12年。孙文富被绑架到依兰看守所遭到非法审讯,警匪用打火机烧伤他的手,并遭暴打,被非法判刑五年。张金库在依兰看守所遭到公安局恶警严刑逼供和暴力取证,张左肋被打成重伤,造成肺部感染成肺结核,牙被打掉,身体被摧残的虚弱不堪,警匪把他打的神智不清时,拽着他的手强行按手印取证,被非法判刑五年。刘凤成在依兰三道岗暂住打工,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在依兰看守所,受到刑侦科恶警刑讯逼供,右眼被打的青紫,被非法判刑五年。陈艳家住三道岗镇,在二零一三年新年前夕患有脑梗、中风嘴斜眼歪,万般无奈,炼了法轮功几个月病就好了,三月二十九日晚被绑架后非法判刑五年。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依兰县恶警去法轮功学员段淑研家扑了个空,但非法抄家抢劫,恶警通过手机定位跟踪到段的侄子家,将其绑架。段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七十多岁的婆母没人照顾,段的丈夫只好把婆母送走。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多,两台车在法轮功学员张惠娟家附近蹲坑的警察,因确定不了哪个是张惠娟的家,蹲坑的警察跳进张西院邻居家的院子里,被邻居老头大骂一顿,警察灰溜溜的从院墙跳出来,在张家门前两头的道口两辆车一边一个蹲坑等待。十点钟张惠娟回家时被绑架,邪恶的警察们将其家门玻璃砸个粉碎,进屋到处乱翻,连仓房都翻了,抢走两台电脑,十二台打印机,刻录光驱4个,刻录塔一组7台,三部手机,光盘两千张,现金一千元,夫妻俩的工资卡和一万余元的存款折,电子书等大量个人物品,装了两面包车才逃跑。当天晚,恶警把张惠娟丈夫葛艳忠暴打后,也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第二天才放回。葛艳忠几天就瘦了五十多斤,腰疼、心脏病都犯了,身心疲惫、精神崩溃,还不会做家务,一度产生了轻生的年头,就去松花江边,呆呆的坐着流泪许久,然后就急奔江心走去……被在江边的几个学生看见后,把葛劝回来了。

三月二十九日徐峰被依兰县公安局警察在依兰县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期间,遭到刑讯逼供,恶警用酷刑 “熬鹰”折磨他:用二百度大灯泡烤他的头顶心和两脚心,同时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睡觉,以此让受害人精神崩溃。“熬鹰”这种长时间不许人睡觉的酷刑,是一种非常残忍的迫害,并不留外伤,让人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在近五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不法狱警还纵容犯人打他,教唆犯人向徐峰成千成千的要钱,不给就往死打他,还不叫吃饱饭。看守所给徐峰吃的是带泥的菜汤,就这样的汤,也被恶犯倒进厕所不让喝,一顿只许吃一小块小馒头,徐峰被折磨的枯瘦如柴,人早就脱了相,看上去人老了二十多岁。徐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被送到佳木斯监狱继续迫害。佳木斯监狱医院检查,徐峰因营养不良,造成严重贫血和脑血栓症状,左手行动不便。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半,李大朋在接补课的女儿回家的路上,被手机定位、跟踪的哈尔滨警察伙同依兰县恶警,将其绑架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他被依兰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三月二九日晚上九点半,依兰县五国城派出所刘玉和带着两个便衣警察,敲开杜静邻居家的门,闯进邻居家的院子爬到杜静家的房子上,跳进杜静家的院子里打开门非法入室,刘玉和手里拿着所谓逮捕证和搜查证说:上边来人让我抓你,你炼法轮功,杜说:我炼法轮功没犯法我不去。丈夫和妹妹都上前阻拦绑架,刘玉和打电话叫来所长韩建忠和五六个恶警,强行把杜抬到面包车里,后边跟着一辆警车押到五国城派出所,抢去大法书30多本,把杜扣在铁椅子上进行非法审讯,问杜家里有没有电脑,大法书是哪来的,杜静只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在30日清晨两点左右,把杜静送到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天,又转押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关押半个月放回家。回家后政法委610头子徐海波指使乾德街街长、委主任、文书多次到杜家(洗车场)恐吓骚扰,还要把杜送洗脑班,在本人和家属的正义抵制和抗争下未得逞。恶警对杜绑架审讯、恫吓干扰,使丈夫和儿子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父子俩一齐病倒,洗车场曾一度停业好几天。杜静在非法拘留时经常来刷车的司机们,自发的到公安局多次要人,要求立即放回杜静好为他们刷车。

三月二十九日晚十点,东城派出所宋志带着七八个警匪到倪春燕家敲门没敲开,就从邻居家跳进院子,用带来的事先准备好的铁锤子使劲砸门上的锁头,婆母怕砸坏门,就把钥匙给了警匪,警匪闯入屋里,非法抄家,抢去师父法像、MP3和EVD影碟机、手机10部,在抄家时恶警田野发现一部价值上万元的苹果手机,倪发现后先把手机抢到手里交给婆母,警匪李阳打婆母一巴掌,把婆母打个趔趄,抢去苹果手机,倪婆婆说:你怎么打我呢?李阳说:谁打你了。倪春燕说:把他警号记下来,李阳吓的一把撕下警号。倪春燕被绑架到东城派出所关押一夜,30日早上五点被非法送到依兰县第二看守关押,三十一日被强行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放回。

三月二九日晚九点左右,依兰县东城派出所副所长和指导员李大伟带着七、八个恶警开着一辆面包车和一辆警车到唐立飞、姚怀英家跳进院里、打开大门、非法入室,抢去《转法轮》两本、MP3一个、两部手机、僵持半小时后把夫妻俩都绑架到东城派出所非法审讯后,30日早送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关押,31日早八时由国保大队长张英铎带着一名女打字员,伙同依兰第二看守所所长孙成林,把夫妇俩送到哈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三月二九日晚十点左右,吴英秋在家里睡觉,被依兰县东城派出所所长宋志和指导员李大伟带着五、六个警察,非法撬开大门闯入家中到处乱翻,抢去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和真相小册子还有五部手机,皮大衣兜里380多元钱也不翼而飞。不法警察把吴英秋胁迫到面包车里送到东城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三十一日早五点,把吴英秋送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四月五日下午把吴带到拘留所的二楼,有五六个警察,对吴英秋非法审讯,有录音设备录音,两个小时后恶警叫吴回到监号里,拘留十五天,勒索伙食费六百元,放回。五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三个警察把吴英秋胁迫到东城派出所,依兰县610的头子徐海波也在那里等候,徐叫吴配合他,让吴按照他的话说,吴不配合,徐就说我花七千元钱雇一辆面包车把你送洗脑班去,吴英秋就被依兰县的610副主任徐艳和经贸委(老吴的主管单位)张先生,公安局一个乔性的警匪,加上司机姓井的,一行四人一起把老吴胁迫到一台高级黑色的能坐七八个人的面包车里,由徐艳带队把老吴非法押送到哈市江北,过松北大桥很远的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屯子,小屯都是小草房,只有一个灰白色的小二楼,小楼前面有一个长约六十米宽约三十米,一共一千八百平方米的养鱼池。把老吴关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由张先生二十四小时看管,他们整天给老吴放录像洗脑,校长是一个1.8的黑脸大汉,副校长是1.6米的小个子,做饭的是一男两女,在那里迫害四天,徐艳等人把老吴押回依兰县放其回家。

三月二九日晚九点多钟,关岳派出所一帮警匪把张国栋一家三口围困在家里,恶警不停的象疯了似的砸门, 24小时两班轮换在楼道里蹲坑监视,围困了四宿三天,才撤走。给张的一家生活上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精神上受到莫大的伤害。在围困张国栋的同时,警匪们还毫无人性的去张国栋老父家砸门骚扰,不修炼的老父亲吓的惶惶不可终日,给老人带来很大伤害。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10点多钟,李艳艳打车回家接孩子去母亲家时,出租车到高速公路家属楼的家中,把孩子从楼上领下来,一开楼道防盗门时,就被在小区里面蹲坑守候的警察,绑架到东城派出所二楼非法审讯后,第二天送到依兰看守所。李艳艳在接孩子前给好朋友打过电话,她好朋友的电话号码被东城派出所恶警记下后,恶警通过电话监控定位去朋友家骚扰,企图绑架其朋友,其朋友不得不离家出走。李艳艳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被放回后,政法委610头子徐海波指使东城派出所、委主任多次到依兰第一小学(李的工作单位)骚扰,并要把李艳艳绑架去洗脑班未果,邪恶仍不甘心,最终把李艳艳和不修炼的丈夫一起绑架到哈尔滨市洗脑班(黑监狱),丈夫陪同李艳艳在洗脑班三天后放回,李艳艳被洗脑迫害五天才让回家。邪恶一同绑架李艳艳的丈夫其险恶用心,是达到离间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使李的丈夫对妻子产生怨恨心,达到挑拨离间、夫妻不和的目的。

三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多钟,有八九个便衣警察闯进邱雨芹家,其中一人掏出警察证件说,我们是警察,然后就有个人蹲下到邱母亲住的床下看了一眼说,什么也没有,把邱强行胁迫上警车,管邱雨芹的家人要走邱的手机,到达连河派出所非法审问,他们还向县局汇报,县局让达连河派出所抄家,抢去电脑一台、手机两部、在依兰看守所关押两天,后转哈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放回。回来后,单位书记又通知邱说要罚款,邱雨芹说:“我根本就没做错什么,罚的什么款?这笔款叫什么名?理由是什么?”她也说不清,后来才知道,单位拿出2700元交到了县教育局党委才算了事。

三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多,有十多个恶警闯进郑臣家,先问郑有什么大法书和资料,让其主动交出,同时在屋里乱翻,进行抄家,抢去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抢去两部手机,电脑一台,电脑屏一个,身份证和挎包一个,包里有1200元钱。强行把郑胁迫到达连河派出所,他们追问书籍和资料哪来的,最近与谁联系接触,还逼迫郑与搜去的书籍资料拍照,接着把郑送进了依兰县第二看守所,3月31日被送进了哈市鸭子圈,非法拘留了15天被放出。回来后,郑去达连河派出所要回了身份证,两部手机,电脑他们不给,说市局在查电脑里是否有法轮功的东西,要电脑屏(其本身是个电视)他们也不给,问那包里1200元钱,所长刘某说没有钱。

三月三十日早五点多钟,西城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匪,带着面包车、出租车和警车共有七、八辆,把张丽珠围困在家中,并在张住的楼外缓台下,停一辆面包车里面坐着六个警匪,两班倒轮流二十四小时围困张家,一个小头头带着两个恶警,到五楼先敲张家的门,张对恶警说敲门干啥,干扰居民休息,我也没犯法,我也没做任何违法的事。警察不听更加使劲的砸了二十多分钟门,张说,我和女儿都是癌症患者,因没钱医治,我们母女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不然早就没命了,是大法救了我们全家。我告诉你们,一我没干坏事,二我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三这门我就是不开,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恶警对张说:只要你到公安局去对质一些事,拘留15天就没啥事了。三十一日早八点恶警们威胁张说:再不开门就接上电,把门锁钻开,过了一阵又说把云梯调来砸楼窗户玻璃进去,僵持到中午,公安局李柏河让张的妹妹给张打电话说:告诉你姐准备好一会儿云梯就到了。这时张毫无惧色的对门外警察说:法轮功学员是能放下生死的,你们再使用这些下三滥的伎俩逼迫我,我就跳楼。主管围困张的恶警头头,向公安局副局长李柏河汇报了情况,李怕出人命担责任,整出事来给省长抹黑丢了自己的乌纱帽,直到四月二日早九点多钟,李就开会决定换一种方式抓张,把警察和警车撤到小区大门外继续监视张丽珠。张夫妇俩被围困在家中三天三夜,不修炼的丈夫吓的寝食难安。恶警们在围困张时使出恶毒的招数,先后三次在楼道里拉开张家的电闸,使其不能做饭,还买来包子引诱张上当受骗开门,好心人三次帮助张家推上电闸。

三月三十日早7点左右,依兰县西城派出所正副所长,到法轮功学员史云仙家非法抄家,并录像。史的外孙女才不到四周岁,后又调来一群恶警,一恶警说把孩子自己扔家,其母亲不同意。恶警们把史云仙和女儿张久慧及外孙女一起胁迫到西城派出所。孩子吓的哇哇大哭后被其家人抱走,走时孩子说要和姥姥妈妈一起回家。回到家中孩子被惊吓得发烧了。史云仙、张久慧被问口供、按指纹折腾一上午,中午才放回。抄家时抢走师父法像一张,香四盒。此后,张久慧被便衣警察跟踪很长时间。

三月三十一日晚6点30分左右,依兰县副县长、公安局长王庆丰亲自出马,带着国保大队长张英铎,县610头子徐海波,法制科杨科长,刑侦大队李队长,其余的是哈尔滨市国保大队的人,一共十多个,两辆车,在汪家荣家大门口,把汪绑架。当晚由警察张老大领着两个哈尔滨市国保的人非法抄家,抢劫真相资料十几份,神韵光盘十来个,师父法像一张。当晚把汪直接绑架到了依兰县看守所,看守所里非法审讯的有:黑龙江省公安厅几个人、王庆峰、张英铎、杨科长、李队长、徐海波,一进看守所二楼一见面, 汪就举报那两个警察在车里抢去汪三百元钱,身份证和银行卡,并要求马上奉还。一个警察一上二楼就抢去汪的手机,汪说;根据通讯法,你们一切都属违法!国保大队长张英铎就指使手下四个恶警把汪扣在刑椅上非法刑讯逼供,有一次将汪打的吐血好几天!让汪签字,汪不签他们就威胁把师父的法像放脚下让他踩,警察们给他照相。或把师父法像塞到刑椅下面让他坐,真是可恶至极。

二、邻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方正县沙河子村的孙文富在依兰三道岗镇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后,方正公安局与国保近二十人,非法抄家,抢走家里的一万元准备给女儿结婚的陪嫁钱,并将四月六日就要结婚的女儿孙丽丽和妻子王宏、儿子孙春雷绑架到方正公安局非法审讯后,其女儿和儿子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妻子王宏非法拘留一个多月。

三月二十九日晚10点多钟,警匪大约6、7个人(其中一名是方正县大罗密镇的警察)闯入室内见李香芹不在就逼问家人,恶警还到室外寻找两个多小时,警匪进屋后抢走师尊法像,儿子的电脑被警匪弄个的乱七八糟,李被迫流离失所半个月之久,在李返回家中时,当地政府的罗红义也随即上门逼李签字,李不签,孩子怕母亲再遭迫害无奈代签。

三月二十九日晚10点多钟大约8、9个警痞来到侯庆云家,进门就逼侯交出MP3、MP5、大法书等,不配合,他们就开始搜查,犄角旮旯全翻遍,最后只找到两个真相挂坠拿走了,还恐吓威逼侯说不炼,侯流离失所半个月,回来后政府的罗红义上门骚扰,让侯签字。

三月二十九日孙桂云被警察多次骚扰,头几次警察来见大门锁着就在门外探视,最后这次来了四个警察,车里还有一男一女(同修)戴着手铐,进屋两个警察,因孙不在家,就质问孙的儿媳,孙哪去了,并开始翻东西,看见家具上挂着的师父法像就去拿,孙的小孙子(两岁)见警匪拿师父的法像就大哭不让拿,三番五次的欲拿走师父法像,被孙桂云还不会说话的孙子打了两个嘴巴,打得警察哭笑不得,很是尴尬,在孙的屋里没找到啥又要上孙的儿媳妇屋里翻,被孙的儿媳妇拦住未能得逞,最后警匪灰溜溜的离去。

三月二十九日晚9点多钟,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痞翻墙入室,两人架住王洪珍的胳膊不让动,进行非法抄家,把师尊法像以及给师尊敬的香、大法书籍、电子书、MP3、两部手机、现金千元左右等私人财物抢走,这突如其来的恐怖气氛,把王吓休克了,恶警企图绑架,见状作罢,在精神上给王造成了极大伤害,曾一度精神压抑,第二天又到王家把收看新唐人的大锅抢走,由于邪恶对王的迫害及对家人的恐吓,给不修炼的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三月二十九日,李增云受到骚扰流离失所,六月下旬的一天,当地警察王洪远带领片警侯春阳,假借查户口的名义上李家骚扰,见到其丈夫说:你家在这住啊(因刚刚搬家)当时李不在家,就向她丈夫要电话号码,并拉开柜门,问不修炼的丈夫有没有师父法像。

三月二十九日晚9点多钟,大门锁着, 7、8个警察闯进李红梅家,丈夫质问你们干什么,他们说找你媳妇,李的丈夫说:不知道,你们谁能找你们找吧,东屋门锁着,他们让打开,丈夫说没钥匙,其中一警察还拿着一部手机不知是录像还是在录音,临走时丈夫说没大门钥匙,我拿大斧把锁砸开让你们出去吧,他们说不用,不用,灰溜溜又跳门走了,李流离失所一个月有余,给家庭生活造成极大困难和经济损失(当时家里正摆木耳袋,都是邻居帮忙干的)李回家以后当地派出所王洪远、侯春阳借查户口名义索要家人手机号码。

三月二十九日当晚10点多钟,6、7个警匪闯进翟厚诚屋内,问翟一些还炼不炼之类的话,在屋里四处看了一番就走了。大约一个多月后,当地派出所警察王洪远,侯春阳说是查户口,又到翟家索要电话号码。五月二十七日,王洪远、赵德才、刘海军又开着警车来翟家,王洪远和赵德才在外面不知说些什么,刘海军一人进屋抢走师尊法像,他还说些恐吓的话,就扬长而去。翟厚诚在修炼前被白草耙子(带剧毒的飞虫,一旦被这种飞虫叮咬后会毙命)叮咬过,修炼后虽然保住一条命,但是身体处于不正常状态,行走不便,并且眼睛、面部、头、四肢和整个身体没有规律地颤抖、吐字不清,没有劳动能力。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钟,李伟东带一帮警察闯到王志民和李冬梅家骚扰,王志民无法正常工作、生活,给他们心里造成很大压力,家人和朋友都受到伤害。

四月二日,方正县国保将曾经修炼法轮功的王子军绑架、非法拘留,警痞说:你不炼功也得关你半个月。

三•二九绑架案,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61人,通河县7人,方正县17人,勃利县2人,依兰县35人。在61人中有14人被非法判刑,有15人被非法拘留,有11人被干扰,有10人流离失所,有2人被围困,有2人拘留后又送到洗脑班,通河县7人受迫害情况不明。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法轮功群众,在全国实行“从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残暴、凶狠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依兰的法轮功学员也无所幸免。小小的依兰看守所在2000年曾一起关押过109位法轮功学员,当时法轮功学员们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坐刑椅、暴打、野蛮灌食灌浓盐水、冬天往身上浇水到户外冷冻、夏天强行赶到外面暴晒、用硬物和小勺刮肋骨、牙签扎手指、苏秦背剑、熬鹰、刨锛儿(用皮鞋跟狠砸腿肚子)、用皮带打手、手指缝夹着筷子然后用力攥四个手指、开飞机, 56岁的张敏被公安局政保科长韩云杰活活打死,年轻的姑娘们也难逃酷刑的多次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6/哈尔滨依兰县“三--8226-二九”绑架案始末-280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