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巧合,是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六日】我家住湖北省黄冈市,今年六十七岁,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曾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

我一生命运不济,两次大病险些丧命。二十多年的乙肝大三阳变成肝硬化,九一年在武汉肿瘤医院诊断为早期肝癌,九三年胃部大出血,几次休克,医生说生存无望。妻子比我更惨。生下五个女儿,三个男孩都夭折,流产两次强行堕胎一次,卧病榻二十八年,我们走过几个省的许多大医院。在万般无奈之下,皈依佛教寻求庇护,又学起气功想祛病健身,但都无济于事,家庭境况凄惨不堪。零一年决定将三女儿留在家中招上门女婿,照顾病中的双亲。零二年,我家双喜临门,我与老伴喜得大法,开始真正实修法轮功,三女儿生下一个男孩,愁苦的家庭就像久旱的禾苗得甘霖一般,充满了生机。

(一)两个难忘的日子

零四年九月二十四号,秋风飕飕,村民们正在灌溉农田,沟渠中流水淙淙。

吃过早饭,女儿带着孙子去路边小店里玩。小店建在灌溉渠上,店屋左侧在沟渠上搭了三块预制板做人们来往的通道。这时刚学会走路的孙子来到桥上和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女孩玩耍,三女儿正在与人玩扑克,不知谁提醒她“孩子不在店里”,她慌忙跑出屋外,四处寻找不见,急忙跑回家问父母,我说:“你的娃儿还不很会走路,怎么会回来呢?”她急得大哭,又跑到小店前问那个小女孩,小女孩指着桥下说:“我把他推到水里去了。”三女儿伸头望去,只见一个小脑袋紧贴着沟渠边的墙壁,水从胸前流过。女儿跳下水将孙儿抱回家。人们都惊奇的走出屋外,感叹不已,议论纷纷:一米多深的流水,这娃儿在水里怎么能站起来,应该是随水流的,是什么力量把他送到墙边?就算能淌到墙边,应该是小手扒住墙,而他却背靠着墙就像有人抱着,真是不可思议。一位退休老师意味深长的说:“奇怪,发票都开了,就是不报销。”明眼人都说:“这是法轮大法好,他们家要得福报!”

还有一件惊心的事。那是二零一零年八月间,我抱着三岁的小孙子在附近一个废弃的小学玩,八岁的大孙儿自然跟着。闲置的教室里养了十头牛,我逗小孙儿看牛,谁知大孙子儿扒上窗子去玩,窗子两米见方,中间有十几根钢筋,就见他脚踏木窗门上的格挡一步一步向上爬,叫他下来,已经晚了,说时迟,那时快,爬到上面,窗子失去平衡,轰然倒下。在附近屋子里玩牌的人被巨大的声响震惊的都跑出来了,看到孙子摔到地上,反弹两米多远,无不惊讶,伟大的师尊护佑着我孙子,安然无恙。

更使人难忘的是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阴历三月十九,一个卖菜卖鱼的人,驾着三轮车,开到村头,我三岁的小孙子正走在路边,司机开着车子喊叫卖菜,没发现孩子,突然小孩“哇”的一声被车厢角挂倒,他婆婆一下惊叫起来,千钧一发之际,司机在无意识之下刹住车,车轮紧贴着小孩的腰部,人们都惊得魂不附体。我飞跑过去抱起了这个超生的罚款儿,眼泪沾湿了衣襟。司机吓得跪在地上直磕头,生怕伤了小孩。我忙拉他起来说:“这都是法轮大法的师父保护了我们。”本村的前任书记摸着小儿的头说:“这是你爷爷学了法轮大法,行了善,积了德,才有了福报!”

(二)八旬老母奇遇记

我的老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九六年瘫痪在床上半年不起,后来一直靠拄拐杖走路,自从和我们一起炼法轮功后就丢了拐杖,还能天天上街与老人们一起谈天说地,听古书,老有所乐。

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我的正读中学的小女儿,挽着奶奶往她的小屋走,走到离小屋不到十米处,只听得一声摩托车鸣笛,小女儿立即撇向右侧,老母亲拐向左侧,不巧被飞驰而来的摩托撞出两米多远,“啪”的一声象摔门板似的倒在路边,母亲立时昏迷过去。小女儿拉着奶奶放声大哭,卖菜的人抱起老母亲大哭起来:“老奶奶呀,我们今生无仇,前世无冤,为什么会这样,我将怎样向您的亲人交代呀!”村里的人说:“快快送医院抢救!”一会儿,老妈睁开眼说:“孩子别哭,我没有死,法轮大法好,我有师父保护,不会出问题的。”老妈妈慢慢的站起来说:“你把我送到我大儿子家去,他会有个说法的。”开车的人颤颤惊惊的将老妈妈扶到我家,他惊呆的像个木鸡似的,说不出话来。小女儿说明了情况,我开始一惊,马上又镇定下来,安慰开车的人说:“没事的,我妈妈学了法轮大法,不然今天就要出大事!老人家风烛残年,平地上走都怕跌跤,何况被车撞倒!你放心,我们不会找你的麻烦、赖你的钱花。你就在我家吃饭吧!”开车的人千恩万谢的,说了许多对不起的话,硬是要给我们钱,我们谢绝了,并诚恳的请他在我家吃了饭。我妈妈不久就完全恢复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天,老妈像往日一样上街,与老人们坐茶馆、听说书,午后顺便买几块豆腐回家。五月的天气,阴雨连绵,那时还没有村村通公路,道路上坑坑洼洼的,积水很多。老母走到铁路桥下,正在上坡,后面开来一辆摩托,不知是转弯太急,速度太快,踩急刹失控还是其它原因,摩托车向右侧的老妈撞去,连人带车,压在老人身上,骑车的人惊叫地大哭起来,我妈妈却安慰他说:“我没有撞着,别哭,不碍事的。”骑车的人连忙起身,拉起摩托车,放正,再扶起我母亲,问道:“老奶奶,哪里撞坏了?我们去看看吧?”老妈妈说:“没事的,法轮大法好,我有大法的师父保护,要不然我们俩个都要吃大亏的。”母亲回到家里,一家人见她老人家满身泥水非常吃惊,她却笑容满面细说了事情的原委。

老母亲遭遇大难,却安然无恙,多大的福份哪!看看我们周围,交通事故频频发生,非死即伤,轻则几千,重则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医药费、赔偿金,出事的双方都痛苦啊!而且像她这般年纪,健在的已不多见,要不就是瘫痪在病床上,要人服侍,拖累的晚辈们心力交瘁。而我的母亲却能轻松自在的活着,自己快乐安康,生活的质量很高,又不拖累儿女们,并且每每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都是修炼法轮大法,享受着佛恩浩荡,内心的喜悦和感激无以言表啊!

(三)感恩的体会

亲爱的世人啊!当我写出这些文字的时候,有人会说这是巧合,正因为有大法的机缘,才有今天的巧书。

我自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人变、家庭变、事物变,我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重获生机,又成为一个真正的庄稼汉。六十岁以前,我一直种二十多亩地,每年都能卖给国家万多斤粮食,几千斤棉花,几百斤芝麻、黄豆,在我家走入逆境时,全家七口人,就有五个人染上肝病,所有的亲戚朋友来到我家,都不敢端一下茶杯,更不敢留在我家用餐。现在三女儿在家,在大法的熏陶下变得非常贤惠,两个孙子也天真活泼,亲戚朋友们也乐意来我家做客用餐,真是新旧两重天,两个最小的女儿相继大学毕业,在两个不同的進出口贸易公司工作,月薪分别是三千多和五千多。两个最小的女儿从出生那天起,就没有吃一口奶水,全靠米糊和少量的奶粉糊口,所以她们都很瘦,老五读大二时,就开始无偿献血。我说:“你在学校节衣缩食的,为什么还要献血呢?”她说:“我看到父母往日疾病的痛苦,如今世上还有许多人在病苦中煎熬,我献点血算什么!”我会心的笑了,觉得女儿也会体贴关爱别人了。

常人总说:“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吃药。”以此为口实诽谤大法,其实翻遍所有的大法书,都没有说炼功不能吃药的话,实在是所有的修炼人,炼功后疾病解除,体质增强,用不着吃药打针,何苦硬要一个健康的人吃药打针呢!

我们家有六个人是农村户口,每年都交医疗保险费,可医疗保险卡从来都没有谁用过,交医保费就算为社会献爱心吧!我们一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浩荡之中,比参加任何保险都保险。前年,我的上门女婿在济南打工造房子,离过年还有十多天,一户人家叫去抢修外墙,正在高空作业时,跳板栓断了,两个青年泥工从高空摔下来,一个腰椎跌伤治疗半年,花了很多钱。我的女婿回来高兴地对我说:“爹,我在掉下来的时候,就象有人扯了我一下,落地很轻,是法轮大法的师父保护了我,逢凶化吉啊!”

自修炼以来,我们家与乡邻和睦相处,十几年的仇家变为友人,兄弟妯娌之间的格格不入不见了。我们虽然不富裕,却能乐善好施,经常周济有困难的人家和孤寡老人。在被别人蒙骗,吃了大亏时,也能处之泰然,与人交易,人家多给了钱,主动退还人家,路上拾到财物,找到失主送还。与他人发生矛盾,不争吵、不申辩、不患得患失,经常教育孩子们说:“吃亏是福”周围的环境也就归正了,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啊!

近年来,因要照顾两个孙子,接送他们上学,也种了八亩田地,除了留足口粮外,还向社会出售两千斤粮食,几百斤黄豆芝麻,千多斤棉花,万多斤瓜果蔬菜。

说到卖菜,我们修炼人绝不会短斤少两的。来买菜的人,形形色色的,有斤斤计较的,有爱占点小便宜的,我一般的都不与人争吵,宁可自己吃亏,尽量让别人满意,有人买点菜,拿出大票子找不开,就不收钱,有人称好菜,付了钱,走时却忘了把菜拿走,我一定要追上去把菜给他。卖瓜的季节,我就选品质好的甜瓜,虽然产量低点,但消费者满意,用低于市场的价格卖给人家。很多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心地善良,诚实好说话,乐意买我的瓜。见我汗流浃背拉到街上,还来不及从车上卸下来,就有几十人围上来,自己抬下车,解开袋口,倒在地下,你挑我拣,把自己满意的瓜装在袋子里,一时间你要称,他要付钱,我忙不过来,有的顾客就从旁边找来秤自己称,我相信大家都是良心善念,只需照人家自报的数目收钱。

我这个曾经重病缠身不能动步的人,今天六十多岁了,还能为社会发光发热,知足常乐。看今天人世间黄、赌、毒、坑、蒙、拐、骗、偷、抢、贪十恶俱全,道德败坏,世风恶化,我们深感痛心和忧虑。因私欲熏心而却缺少关爱,我能否用实际行动唤回他们的良知?这是时刻萦绕在我心中的问题。女儿们常打电话说:“老爹爹不要再种地了!”我说:“我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为什么不做事呢!”有道是“伟大出自平凡”。我们修炼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实实在在的修,活得充实,活得纯正。我们中国历史上出现过“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开明盛世,现在看来,极其的虚无缥缈,其实“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1]

十多年来,亲身经历的许多修炼故事我不能一一提起,只能说在佛恩浩荡中熔炼自己,慢慢改变自己不好的东西,人变从心变。今天写出一点,表示对师尊的敬意。写稿时,常常不禁潸然泪下。我每天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在为名利、为生计甚至为亲人的病苦而奔波,心情非常沉重,在这万载难逢的机缘中,圣王来人间传法度人却茫然不知,可惜可叹。我真希望像我以前身处逆境的人们尽快闻到佛法,从无尽的苦难中解脱出来,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拥有美好明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