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征签联名按手印救人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六日】我地有一A同修春天农闲到外地打工讲真相时遭恶告,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入看守所。

这位同修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好人,在父母面前是好儿子,在孩子面前是好爸爸,在妻子面前是好丈夫,邻里之间有什么困难,大家都找他帮忙,他都乐意帮助父老乡亲,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遭到迫害。同修的妻子(同修)奔波于拘捕A同修的派出所、看守所及各个执法部门多次要人,要求无条件释放A同修,到现在已有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结果,学法小组同修基本上都同意,先去征得百姓签名及手印再去要人,大家也都分头去做了。

被问到的世人都乐意在征签表上签字按手印,大家都做的很认真,结果达到了预期效果。

我们大法弟子每做一件事都有对大法弟子的修炼因素在里边,而且旧势力也虎视眈眈的来干扰:乡镇、村政府人员接到县政府指令,要求把常人中为同修征签按手印的人找出来,并在他们提前写好的诋毁大法的悔过书上签字,当同修得知邪恶要迫害同修及世人时,有部份同修产生了怕心,B同修就对自己在征签中是自己找的征签的人说:“如有人问你是谁叫你在征签簿上签字及按手印,你就说是一过路人。”更有甚者,C、D两个同修同时做的征签,在这时,C同修叫D同修去告诉世人,征签及按手印的事邪恶正在查此事,自己却不敢去说,D同修马上指出:“如果你那样去做,你救人的威德就全给我了。”同修恍然大悟。

但也有做的好的。F同修没有怕心,正念很强:我们大法弟子在做世界上最正的事,始终心中装着师尊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没有怕心的同修没有被这些假相所迷,也没有去通知他叫征签按手印的世人该怎样怎样,可是到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根据上述情况有三点看法,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1、修去怕心

对于每个同修来讲,可能不同程度都存在一些怕心,在我们的修炼过程中慢慢的修去它,有人只想从大法中获取而不想付出,也知道大法好,真正触及到自己个人的利益时就把自己混同常人,这种做法你是真修还是假修?是为谁而修呢?我们应该理智的对自己所触及到的环境负责,时时刻刻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就不会犯错误。

2、基点摆正了,邪恶害怕了

F同修始终心里装着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同修的基点摆正了,师父就给同修加持能量,师父不就是要我们的正念吗!只要正念一出,师父马上就把旧势力全部销毁了。

3、学法小组应积极配合营救同修,不该麻木

为了更有利的营救同修,同时以此向更多人讲真相,协调的同修在大组学法时交流此事,可是大家都保持沉默,当协调人讲出自己的想法后,有的同修不是具体讲如何配合、补充,却用师父的法来找借口,自己也提不出具体的建议。协调人觉得营救同修的事不能拖延,就通知各学法小组的同修去征签。于是各小组的同修行动起来。后来发生了邪恶要迫害同修和世人的事,有的同修就有对协调人产生了怨气。认为协调人考虑不周等等。

在这里,我想交流的是,我们做任何证实法、讲真相救人的事,都有修炼的因素,而旧势力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如果我们在某方面做的不在法上,很可能就会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从中干扰、破坏。那么,对协调人有怨气的同修,我们是否也站在协调人的角度考虑了呢?我们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基点而从开始的时候表现麻木、不愿意配合呢?救人的项目需要大家的协调和配合,过程中,必然会有矛盾的出现,心性的撞击,如果这时,我们不是从个人的利益、个人的角度出发,而是从整体的大局出发,从救人的基点出发,我们就会更多的放下自我,去配合协调人,去补充不足,那样我们才会形成一个坚实的整体,让邪恶无空可钻,才能渐渐达到师父所要的。

部份同修虽然修了很长时间,但做证实大法事时,却表现麻木。主要表现在:遇事时做“好好先生”,任何事不参与、不争论,这可能就是属于“不会做错事”的那种人;另外一种是明明知道应该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可是触及不到自己的利益就去拖延。师父教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正法已经走到了最后的阶段,同修们,我们应该清醒,师父说:“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4],我们更应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自己是在修炼。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